浪子天下 正文 乱(23)

两只蝴蝶飞 收藏 1 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血,是假的,是我的饭店杀鸡时留下的,没有浪费,被我利用在了这个地方,人,也是我的人假扮的,刀,也是假的,在刀把的上端有一个小眼儿,当砍到了人身上时,握刀的手用力一捏,血就顺着小孔喷射出来,不但刀身上有血,连人身上也有血,效果很是逼真。钢管和棍子却是真的,别管棍子折了,还是钢管弯了,那都是砸在地上弄的,距离稍微远一点儿根本就看不出来。


当天晚上,萧野跑到了其他三个帮会的地盘大肆叫喧了一番,意思是说;你们不要欺负我们钱少人寡,要是惹急了我们,谁也没好日子过。三个帮会的老大们素来知道‘南霸天’的脾气性格,没有人出来给他难堪,因为他们知道,他闹腾一会儿就会自己回去的。果然!见没人搭理自己萧野也觉的没意思就象往常一样自己回来了。


正如自己料想的那样,人,还得死,已经是第三个了,收拾完了‘南霸天’夜里就把李子豪给杀了,脖子上每人都挨了一刀,割破了大动脉,陪葬的还有两个漂亮的小姐,手法干净利落,这一回没留下一点儿痕迹,看样子是个老手做的,连公安也没找到有价值的线索。老狐狸为自己猜中了其中的奥妙欢喜,也为自己的性命安全而高兴,很明显,这些人只杀帮主以下的角色,为的就是挑起帮会间的误会,好让帮主下令跟其他帮派拼斗,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哼!我偏不上当,看你们拿我怎么办?目前四个帮会都遭到了袭击,现在可以肯定,这些人是外来人,在摸清我们的情况后就开始对我们下手了,到底是谁哪?


哼~就算你算破脑筋也算不出这些人就在你的周围。



夜莺开着车,心里起伏不定,想想这些日子接连发生的事,自己很是头痛,甚至有退出江湖的念头,可想想这些年的辛苦自己又不甘心。如果这一回趟不过这个坎,时间不用太长,k市就再也不会有她这一号人,也许在莫一个酒色场里偶尔还有人提起她这个曾经的一方霸主。所以自己必须恨下心来个先下手为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他个措手不及,好让自己掌握主动权。


车慢慢地停在了机场出站口,通过茶色玻璃她仔细的看着蜂拥而出的人群,她要等的人就是坐这班飞机来的,她知道,那个人一旦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不会爽约。


提着银灰色的手提箱,眼戴墨镜,白色‘范思哲’高级休闲,意大利鳄鱼三接头皮鞋,身高一米八左右,体型匀称,相貌英俊,年纪二十七至三十二左右,如果放在娱乐圈里绝对是一个当红小帅哥。他就是夜莺要接的人‘三狼’。夜莺落下玻璃,冲着他点点头,示意他上车,‘三狼’左右看了看,见没有特别扎眼不人,就快步走过来打开车门一屁股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虽然穿着一身孝衣,可脸上没有一点儿的泪痕,大厅里摆放着弟弟的灵堂,除了几个打杂的人外,没有几个人在守孝,因为所有的人都被他派了出去。如果他想替弟弟报仇,就得把凶手抓回来,没有线索就得以撒大网的方式去做这件事,所以自己的跟前儿没几个人在伺候自己。他恨那个凶手,可更恨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还出去沾花惹草,如果听了我的话就不会被别人盯上,你就会多活几年,唉!说什么也晚了,现在也只能盼着能把杀人凶手捉回来开膛摘心给忌奠弟弟了。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三狼问道。“我需要你去杀两个人”夜莺回答道。


“什么人”


“我的竞争对手,我的仇人,我的死敌”


“谁?”三狼从不多说一句废话,他喜欢直奔主题。


“李子波、毒蝎子”夜莺知道三狼的性格,所以也没有拐弯抹角。对‘南霸天’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在她的意识里‘南霸天’从来就只是个整天打打杀杀莽夫,绝对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三狼沉思片刻,说道:“很危险,他们戒备森严,警惕性很高,不容易得手”这是实情,夜莺承认,所以才请三狼。


“多少?”


夜莺知道他说的是钱“每个人五百万”。


三狼怦然心动,一千万不是个小数目,如果顺利得手的话,自己就用不着再干这一行了,完全可以拿着这笔钱到国外享清福去了。看来她确实是想彻底把他们从地球上抹去了。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如果能顺手杀掉他们的几个亲信更好,我会再加五十万。”夜莺又说道,这已经是她积蓄的一半儿了。


“你以为有那个必要吗?”三狼不在乎的说道。是啊,杀两个人就能得到一千万,谁还在乎那区区五十万。


“你的意思你是答应了?”夜莺又心喜又心痛的问道。喜,是自己又可以风光无限了,痛,是一千万马上就不属于自己了。


“事成之后,我要马上在我的帐户上看到这笔钱”


“我保证你会看到的”“那样最好”三狼说罢起身就回到自己下榻的高级宾馆了。




“帮主!‘毒蝎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大 的动静,‘南霸天’照常跟他的兄弟们收保护费、喝酒,也没什么异常,倒是夜莺在昨天下午到机场接了一个人,根据跟踪的兄弟回报,那个人在夜莺那里停留了一个小时就回到‘春江宾馆’了,晚上九点左右出去了一趟,兄弟们跟踪的时候没注意隐藏,好像被那个人发觉了,那个人带着兄弟们转了好几家便利店、商场,最后在夜市被他甩掉了,留守的兄弟直到后半夜两点左右才看到他回来”李子波的第一参谋兼军师唐元庆说道。


“哦?打探到这个人的资料了吗?”帮主李子波问道。


“还没有,不过快了,相信到了中午就会得到确切消息”唐元庆回到道。


“那你看这个人与我弟弟的死有没有关系?”


“有这个可能,那个人是十点左右被兄弟们跟丢的,二公子是夜里十二点左右被杀的,这段时间他完全有时间跑到二公子那里把他杀掉,然后回到宾馆,从时间、距离上看正好吻合,不过我们根本没证据证明这件事就是那个人干的”军师回到道。


“我不管什么证据,你给我先抓回来,管他是不是。”李子波怒道。


“可他是夜莺的人啊!我怕......”


“我让你去你就去,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出了什么事我兜着,我就不信有谁敢挡我的道儿”李子波几乎是咆哮着嚷道。


“是!我马上去布置,只要他还在k市的市面上,我就有办法一个小时内把他抓来听从帮主的发落。”“嗯!快去吧”


一个正要进入电梯的年轻客人,突然被人抓住了后衣领扔了出去,他正要开口大骂,却被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把刚要出口的话给瞪了回来。再一看,六、七个膘肥体胖的壮汉站在电梯里正默默地看着他,看这架势这些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把嘴一闭,认头的走开了。


电梯升到了八楼,这些人走到了8016号房间前面站住,根据兄弟们的情报,这个人没有出去,还在房间里,所以他们就径直奔了过来。敲敲门,里面传来了一声“谁啊?”的问话声和一阵淅淅嗦嗦的声音就没了动静。


“开门!查身份证,我们是公安局的”其中一个不客气地说道。


然而,等了足足五分钟也没看到里面的人来开门,来人又啪啪拍了几下“快开门,不然就抓你回公安局了”


依然没动静,几人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其中一个抬腿就照着房门踹去,力量极大,门一下子就被踢开了。这几个人立马就冲了进去,外间没人,又冲进里间,却见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们,“关上门!”举枪的人坐在沙发上平静的命令道。


任谁在有枪指着脑袋的情况下也不敢动,只有老老实实地听从命令。关上门后都静静看着那人,静等他发话。


“把腰带解下来,互相绑起来”他又命令道。


没有办法,只有遵从,几个大汉解开腰带相互绑了起来,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


“你”他指着最后一个人“把他们的眼睛蒙上,然后把自己的双脚绑起来”他命令道。


他见最后一个人把其他几个人的眼睛蒙上后,也把自己的脚捆完了,就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说道:“把自己的眼睛也蒙上”。然后他亲自又把他的双手牢牢捆了个结实,检查了其他人没问题后就回到沙发旁坐下,点了一根烟,透过袅袅升起的烟雾看着这几个人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没人回答,他们都在暗自纳闷;他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抓他的,难道有人通风报信?其实他们小看了‘三狼’这个人。‘三狼’是每天在刀口舔血的人,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从他们一答话就知道来人不是公安局的,为什么哪,因为这么高级的宾馆是不可能有警察来查房的,就是有也都非常礼貌,态度决不会那么恶劣,又从猫儿眼里看他们是七、八个人,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所以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另外,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抓的人是一个狠角色,以为凭着自己这么多人抓一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没人回答吗?要是我把你们的小弟弟割下来,你们会怎样?”‘三狼’阴狠狠地说道。


众人凛然,打一顿没什么,就是捅两刀也挺的住,可真要是把‘老二’给割了,那以后就没机会享受那娇滴滴的美娇娘了,所以听了这话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暗想,不会真的给割了吧?


‘三狼’拿出一把极其锋利的小刀,放在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上,让锋利的刀刃在他的肉皮儿上来回刮蹭,好让他感觉到刀子的锋利与寒意。


“我说~我说...”他浑身砺抖地说道:“我们是‘黑龙帮’的人,帮里的师爷让我们‘请’你到我们帮里去坐一坐,没跟我们说有什么事儿,别的事我们就不清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