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逐美录 第一卷 第五章 出手打人

默无闻 收藏 8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78/


福满楼大酒店是本市排行前三名的大酒店,可见杨峰的老爸不简单。还好离学校并不太远,不一会就到了,我们先下了车,朝大门走去,杨峰留在后面付车钱。竟然请客吃饭当然要三包啦,包行,包吃,包喝。

没想到走到大门口被一位迎宾拦了下来,态度冷漠的指了指旁边立着的牌子,上面写道:衣观不整着不得入内。


旁边的王军气愤的说:“不会吧,不就吃个饭吗?也有这么多规矩。”正想发彪,杨峰过来了,看到杨峰,迎宾马上换成一副毕恭毕敬的笑脸,对杨峰又点头又哈腰的。


杨峰说:“他们是我朋友,怎么?”


那迎宾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原来是杨少爷的朋友,请进请进。”那样态度转变之快,倒是我们所料不到的,就像那个什么什么一样,对就是它,变色龙。


我们三个人随着杨峰进了酒店的大厅,面对迎来了穿酒店制服的女人,朝着我们打招呼:“杨峰,你们来了。”


只见杨峰好像并不是很喜欢她:“是啊,我爸呢?”


我仔细瞅了这个女人,属于波霸型的,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接过杨峰的话道:“董事长有事出去了,让我来招待你们,包厢已经准备好了,在206号,请跟我来”边说边引我们朝二楼的包厢走去。


进了包厢后,那位女经理招呼我们大家坐下,就让服务员上菜。先来了十几道冷盘,并亲自给我们倒酒,她自己也倒了一杯:“你们是杨峰的同学,我代表我们董事长敬你们一杯。”说完就一饮而尽。我们也不好意思不给面子,端起酒杯就把酒杯里的酒也喝了。


杨峰沉着脸对着她说:“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的同学我自己招呼。”


那个经理显得有点尴尬,脸色有点不好看,对杨峰说道:“那杨峰你招呼你的同学,我先去做其它的事情。有事情叫服务员找我。”关了门走出去了。


见她出去后,大家就各自放开了。我们的情圣吴道明说:“杨峰,这个女的看起来对你蛮好的嘛。“


王军跟着走起哄说:“是啊,是啊,你看她胸前那对大波。”


“你们二个色狼。”杨峰笑了笑说,“她是这个酒店的公关部经理,外兼我爸的人秘书。她对我这么好,还不是想攀高枝。”


举起酒杯,对我们三个说:“来来来,大家干杯。”并招呼服务员上菜。菜色可真叫那个丰富,从天上飞的,到水里游的,摆了满满一桌.


大家伙可不客气了,风卷残云一般的扫了个精光。酒也喝的差不多,我拍了拍肚子,打了个饱嗝说:“杨峰,今天可是大出血啊,这么一桌,少说也有二三千吧。”


“兄弟之间还谈什么钱啊。”看得出杨峰喝的也差不多了,如果来干一瓶,他就倒了。“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伙还想干嘛啊。”


吴道明嚷着:“去酒吧,那边妞多。”就你花头多,王军打了吴道明一个响头。一行众人从酒店出来,大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惊得那些行走在路边的女人惊走不矣。


酒店旁边的酒吧倒是蛮多,我们选择了夜猫子酒吧,门口都能听到里面音响喧闹的声音,还不时伴着男女的尖叫声。进去后,每个人占了吧台一个位置,王军向吧台小姐要了一扎百威后。各自拿了一瓶踫了就喝,一边喝一边欣赏T台上的表演。我和杨峰闲着没事,向服务员要了筛子玩了起来。吴道明则看着到T台上那些小姐的跳的劲舞,扭动那浑圆的屁股,眼睛都直了,还不时的哇哇乱叫。我们都摇头不矣,就这德性,还自称情圣,上不了场面啊。


“黑皮,好久不久啊。”(黑皮是王军在道上的绰号)就见我们对面走过来一男一女,那女的显然不愿意,是被那男硬拉过来的。男的头发染着杂色。嘴里叼着一根烟,旁边的那个女的烫了一个爆炸头,脸上化了淡妆,穿着一条皮短裤和长筒靴子,我和杨峰停下了玩筛子手,回头打量着这二人。


王军显然不愿意看到他这个人,冷冷的说:“排骨强,你来这里干嘛,而且还带这个女人来。”


“你好像很不愿意看到她嘛”排骨强说:“喔,忘记了,她以前是你的老相好吧,唉,可惜啊,现在被我上了。”旁边的那个女的,一直低头着不吭声。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以前一定和王军有什么关系。


“马上从我视线中消失,”王军发狠的说道。


“怎么,看到旧情人在我的怀里心里不舒服啊。”排骨强硬把那个女人拉到怀里一阵强吻。那女的一阵挣扎,被他打了一个巴掌,骂道:“死婊子,装什么清高。”


旁边的人都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看到这样子连我都看不过去,忍不住出声:“我说兄弟够了,你这样折磨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排骨强见有人敢在这里出头,骂道:“你他妈算哪根葱啊,管老子的闲事。”并把嘴里的烟头向我吐了过来,被我一闪吐空了。被我闪掉的烟头掉到地上,惹得他好像很没有面子,就一把抓过来,拎着我的衣领口。旁边的王军和杨峰见状都就准备动手,被我拦了下来,对他们说:“你们先别动手,现在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你小子,嘴还蛮硬的,是不是不想活了。”排骨强嚷道。满嘴烟味闻着真不好受,而且领口被勒紧,让我感觉很不爽。用手往旁边摸了摸,刚好摸到一个啤酒瓶,就向他头上砸了下去。他的拎住我的手一下松了开,双手忙抱着头蹲了下去,鲜血多他的头顶上流了出来。


领口一松,感觉轻松多了,朝他吐了口唾沫,“操,真是给脸不要脸。”旁边的人一见这边有人打架,而且还打出血来,有不少女孩还尖叫不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