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序章 二 谍影现京城

天地1沙鸥 收藏 5 26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序章 二 谍影现京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20××年的夏天,正是艳阳高照、繁花似锦的季节。街道上人们偶尔会哼起一首歌,歌名叫做《宁夏》,歌词前几句是这样的:


宁静的夏天,

天空中繁星点点,

心里头有些思念。

思念着你的脸。

我可以假装看不见

也可以偷偷的想念

直到让我摸到你那温柔的脸

知了也睡了,

悄悄的睡了,

在我心里面,

宁静的夏天。

......



华夏夏夜的天空确是繁星点点,但这个夏天却未必宁静。奥运的盛会即将在华夏的大地上召开。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五环旗帜和五星红旗在大街小巷飘扬。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显出从未有过的热情和自信,他们谈论着开幕式会是怎样的盛况,憧憬着体育健儿们将会作出怎样出色的表现,中国是否能够挟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夺得有史以来金牌第一的名次。商人们个个更是笑逐颜开,北京城里就连街边卖盒饭的小贩收入也比往年这个时候多了好几倍。大大小小的酒店更是人满为患,据有关部门估计,在奥运会举行期间露宿街头的旅游者将达三十万人之多。


各国的观光旅游者蜂拥而来。热情好客的中国人民张开宽广的怀抱,迎接来自五洲四海的人们。奥运的盛会确是体育的盛会,友谊的盛会,她的意义远远超出了盛会的本身。同时,台湾代表团也抵达了北京,——这是除大陆外第一个抵达奥运村的体育代表团。代表团受到了民众超呼寻常的欢迎,各界团体纷纷到奥运村看望海峡对岸的骨肉同胞。并且代表团受到了国家重要领导人的接见和慰问。两岸奥委会甚至在商讨开幕式上共同作为一个东道主团队出场的可能。因为奥运的缘故,台湾第一次开通了和大陆为期两个月之久的包机直航,以及客轮直航福建港口。从情势的发展看,非常有可能把这种直航延续下去的趋势。大陆和台湾两地的航空、海运公司甚至已经在私下商谈今后如何直航的事宜。局势的走向,似乎越来越向着有利于和平统一的方向发展。


在最近的一个季度里,台湾到大陆观光旅游的民众络绎不绝,人数比过去同期增长了十倍不止。似乎,两岸因为奥运盛会的召开,互相之间的关系变得从未有过的密切。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觉察到,在一片歌舞升平,莺歌燕舞、其乐融融的表象下却是暗流涌动,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中、美、日,强大的情报部门和策略机构都已经预感到在奥运会召开的期间,肯定会发生些难以预料的事情。正因为难以预料,所以各方对此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毕竟,在历史尚未成为事实之前,谁也无法左右历史进程的发展。况且。在如此重要的盛会召开之时,谁也不愿意大煞风景,先行披露出来,一旦事情的发展和预测大相径庭,只会贻笑大方,徒给国际社会留下居心不良、幸灾乐祸的口实。而且,很明显未来又是身处冲突之中的国家,一言一行更要小心谨慎,故此,都是三缄其口,秘而未宣。所以,普通民众对局势虽然有所猜测,但是,因为笼罩在盛会召开的喜庆情绪之中,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


一晃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中华世纪坛上竖立着的奥运会倒计时钟只剩下二十四小时就将指向它的终点。第一次在华夏大地上的奥运盛会很快就要召开。在这特殊的夜晚,有多少颗激动的心怦怦跳动,有多少双企盼的眼睛彻夜难眠!


然而,这些难眠的人中,有一个并不激动,他便是年青的新一代国家最高领导人龙翔天先生。明天就要举行奥运会开幕式了。龙翔天这些天来不像大多数人那样因为奥运盛会的到来欣喜,反而多了些忧心忡忡,他预感到有些重要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一辆吉普车载着一个男人飞快地向国务院开去。开车的男人四十多岁,身体健壮,转动方向盘时手臂上的肌肉便呈现出条块状棱角。他就是国安部中央保卫局的郝剑主任。


在大门口处,两位年青而又英姿勃勃的武警战士拦住了郝剑的车。


“快把栏杆升起来,我要进去!”郝剑放下车窗玻璃,探出头来着急地对他俩挥手。


“对不起,郝剑主任,请出示证件!您忘记了吗?”武警战士们其实都是认识郝剑的,查阅证件只是例行公事,但在龙翔天改组中央保卫工作正规化管理后这是一项必经的程序。


“哦,”郝剑眉头一皱,“我倒忘了!”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磁卡递了过去。


其中一位武警战士接过,在手持的读卡器上刷了一下,磁卡器上便记录和显现出来访人信息,稍微对照之后便让郝剑通行了。


“郝主任急匆匆的有什么要紧事吗?”其中一位门卫问道。


“是啊,我有重要的事情找总理先生。”


“哦,”门卫升起了栏杆。


“总理现在在开会,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见到他。”另一个门卫说,“郝主任不如先在这里等等!”


郝剑一笑,说了两个字:“勿需!”便开车直驱入内。林荫道旁的树木一棵棵向后倒去。夜风透过打开的车窗进入车内,感到丝丝凉意扑面。郝剑这才发觉,时间已近凌晨。心想,“总理真忙啊,这时候还在开会。”


升栏杆那个门卫对另一个门卫说,“你是新来的不清楚吧,郝主任是什么人,要见总理还用得着等?”


郝剑停好车,一个二十多岁的女职员正好从他身边走过,郝剑拦住她问道:“小晓,请问总理在哪里?”


“郝主任好,这么晚了还过来呀?总理正在和专家商讨与欧盟签署一个经济协定的会议。”那个叫小晓的工作人员给郝剑指了方向,“B二层楼第四厅。”


“谢谢!”郝剑加快脚步向B楼走去。


郝剑来到会议室走廊上,面前就是第四厅房门,郝剑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一个人影从走廊的沙发上站起来拦住了他。


“郝剑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这是一个三十多岁,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


郝剑认得是总理办公室的一个秘书,向他点了点头说,“秦秘书好,我有事找总理。”说着便去推门。


不料秦秘书伸出胳膊拦住了郝剑。


郝剑诧异地盯着秦秘书,“干吗?”


“对不起,总理吩咐过,不希望在开会的时候有人打扰。”秦秘书和郝剑都是熟人,秦秘书把声音放得很低。


“难道我也算是打扰?”郝剑倒是提高了声音。


“打不打扰我不知道,不过总理吩咐过,开会的时候是不见客人的。”秦秘书声音还是很低,但语气陡然变得坚决起来。


“我有重要情况要汇报总理,你必须让我进去!”郝剑说。


秦秘书似乎担心他擅自闯进会议室,整过身体挡在郝剑的前面。


郝剑此时真恨不得推开秦秘书走进会议室,但是,军人出身深知纪律重要的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有什么事你可以先告诉我,再由我转达就是了。”秦秘书丝条慢理地说。


“对不起,这件事不能由你转达。”郝剑非常看不惯秦秘书这种慢吞吞的性格,但却也拿他没办法,暗暗咬咬牙说,“好吧,我到外面等着。”


“这样才对啊,总理一开完会我马上打电话通知你。”秦秘书说。


“谢了!”郝剑心里着急,却对面前这个这个文质彬彬的秘书无法可想,只得苦笑了笑,转身到了屋外。


郝剑径直来到了安全中心。远远见值班室大门敞开,室内灯光明亮,当班组长,二十五岁闵鹿小姐身着便装,正在和一个男警卫下围棋,另一个警卫在旁边观战。


“郝主任好!”两个警卫和郝剑打招呼。


闵鹿也点头示意。


“大家都好。”郝剑说。“下棋消磨时间是吧。”


“是啊。”一个警卫答到。


对于郝剑这么晚出现在国务院,三个人都有些奇怪。


“郝主任,这么晚了还来查岗吗?”闵鹿敲下了一颗棋子,抬起头来,一对黑黑漆的大眼看着郝剑。


随着闵鹿的棋子落下,她对手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棋盘上。


“小鹿现在是除了棋力越来越厉害,这张嘴也越来越厉害了!”郝剑说,“小强,你不是闵鹿对手吧?”


那个叫小强的警卫便是和闵鹿下棋的人,此时他正专心地注视着棋盘,似乎并未听到郝剑在对他说话。


“郝主任问你呢。”旁边观战的那个警卫捅了捅叫小强的警卫,小强这才回过神来。


“闵鹿让我四子,还能下!”说完视线又移到了棋盘上。


“我就说嘛。”郝剑恍然大悟的样子。


“先别下了,陪我四处走走!”郝剑对闵鹿说。


“好吧。”闵鹿站起身,对小强说,“我先出去会儿就来,你可别乘机换棋子,我可都记着呢!”


“你去你去,我慢慢想这步棋。”小强说。


“喂,我说,郝主任和闵鹿关系不不一般啊。”观战的那个警卫看着闵鹿和郝剑并肩消逝在门外的背影说。


“你才知道啊,他们关系当然不一般。闵鹿和郝主任在国安局的时候就在一起。她是郝主任从国安局过来的时候,带过来的五个人之中的一个。”


“哦。”那个警卫恍然大悟的样子。


屋外夜风变得大了,吹动闵鹿浅灰色的西装裙摆向上扬起,露出一段穿着丝袜的纤细如锥的小腿。


闵鹿踏在一条石头铺成的小路上,跟在郝剑身后,高跟鞋发出“嗒、嗒、嗒”的清脆响声。闵鹿很奇怪郝剑怎么尽挑偏僻的地方走,但是,根据对郝剑的了解,闵鹿知道,郝剑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段路两边都是松树,一到秋冬便会落下一地的松针,一起大风,松针四处飘散。本来过去就准备要砍掉重新载法国梧桐的,但是总理的总理,一位老一辈革命家不同意,原因是这刚劲的青松让他想起很多很多。所以,这些树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闵鹿很奇怪郝剑怎么一路走一路四处张望。接着,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郝剑离开了路面走入了松林之内,说是松林,其实也就是多几棵松树而已。郝剑站在一棵松树边转身四顾。闵鹿看着郝剑,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郝剑看了一遍四周,目光却落在了闵鹿身上。然后慢慢下滑,最终停留在闵鹿光滑的腿上,看着凉风包裹下的玉腿,郝剑自己先打了个冷战。穿树而过的风比外面更紧一些,这使得原本就合体的西装裙更紧密地贴在了身上。本来就婀娜的身段更加曲线毕露。闵鹿皱了皱眉头,心想,“郝剑主任应该不会是在欣赏自己的线条吧?


正这样想的时候,却听郝剑说:“小鹿啊,你的腿穿这么少不冷吗?”


“不冷啊,”闵鹿有点奇怪,说,“你不知道吧?现在加入了羊绒混纺的丝袜是防寒的。”


“是吗,这我还真不知道。”郝剑说着指了指四周,说,“你看还少了点什么?”


“少了些什么?”


“这边,这边,还有那边100米的地方,至少应该安装三只夜视电子眼和红外线报警器。”


“有必要吗?”


“有,假如发生一场战争的话。”郝剑说。


“那么就是说敌人会大大加强间谍活动,甚至会直接以渗透到我内部高层为目的!”闵鹿一语中的,让郝剑非常满意,心想,“不愧是自己的得力干将。”


“你尽快作一个国务院以及周边加强安全保卫的方案评估出来交给我。”郝剑说。


“要多快?”


“越快越好,三天吧!”


“好的,我尽力而为。”依闵鹿的性格,只要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完成,她所说的尽力而为,就是一定会完成的意思。


郝剑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这时候,两人头上的一棵松果开始摇动,一阵风过来,松果摇动得更加厉害。突然,松果一下离开了树枝,向两人落下了来,距离有近十米,松果不大,但密度不小,以自由落体的加速度掉下来砸在头上也会是蛮痛的。松果很轻松地就穿透了松针,笔直地疾速落下,正好会砸在郝剑头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