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少将:中国特种兵不可战胜

dagang1012 收藏 137 66390
导读:土耳其少将:中国特种兵不可战胜

深秋时节,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走出一名身材魁梧、虎眼剑眉的青年军人。

他叫陆勇,是兰州军区某部一名中尉军官,是一名出色的“三栖奇兵”,曾被誉为“西部刀锋”。两个月前,他与10余名战友前往号称“世界级山地反恐特种兵摇篮”的土耳其宪兵突击学校留学。

在处处充满残酷挑战的宪兵突击学校,陆勇发扬中国军人大无畏的战斗精神,与世界多个国家的100余名队员同台竞技,经受了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用实力为中国军队赢得了荣誉。

“火炉训练场”,他一个月瘦了15公斤!

宪兵突击学校的训练营位于土耳其第3大城市伊兹米尔。这里山势险峻,而且气候酷热,最高温度达到47℃,被各国军事留学生称为“火炉训练营”。一个正常人即使在室内静坐不动,也得喝上两升水。就在这个训练营内,却有着号称“亚洲第一障碍场”的山地特种训练场。该训练场总长3公里,设置了近40种带有实战背景的险难障碍。受训期间,先后有10余个国家的学员倒在训练场上。陆勇就曾亲眼目睹了一名外军学员右腿被摔成断裂性骨折,黯然退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勇和战友们在“火炉训练场”接受严酷考验。

在这个充满残酷磨难的“火炉训练营”,陆勇一次次经受前所未有的超强度训练:6分钟内,完成1.5公里冲山头;2分钟内,完成80个俯卧撑;8分钟内,完成200米山石路低姿匍匐;每天90分钟的耐力跑;75秒内,必须完成100米捡手雷往返跑……这些看似简单而枯燥的训练是陆勇每天的必修课。

在宪兵突击学校,“学员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将要干什么”、“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也永远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为了达到训练标准,陆勇在“火炉训练营”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在翻越障碍时不知摔了多少跟头,脸上胳臂上不知受了多少伤……一个月下来,陆勇的体重由出国时的90公斤减轻到75公斤,足足瘦了15公斤!

安卡拉,他与“恐怖分子”零距离激战

安卡拉是土耳其首都,也是宪兵突击学校经常选择的演练地域。陆勇在该校强化训练的第5周,就在安卡拉国际机场参与了一次反恐演练行动。

在这次反恐清剿行动中,教官明确的任务是:一批“恐怖分子”正在临时休息,要求队员在“5分钟内投入战斗、5分钟内结束战斗”,并鼓励各国队员提出自己的作战方案,争取担任行动指挥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陆勇在演习中带领队员全歼“恐怖分子”。

翻译将教官的意图传达后,所有队员均面露难色。因为这些队员均来自发展中国家,类似的演练对于他们来说是第一次接触。特别是他们对教员提出的战术要求产生了畏难情绪。

陆勇在头脑里紧张地推算了一遍自己的方案,随即举手示意。得到教员应允后,他走到演练示意图前,将作战环境和“敌”情一一明确,建议此次行动采取“定点突入”、“分区清剿”的战术手段,并明确了参演小队的分组及任务。

待翻译将陆勇的战术建议转达给教官后,教官伸出了大拇指,并指令陆勇担任行动指挥官。陆勇带领队员们乘武装直升机扑向目标,利用山高坡陡林密的特点,多路迫进、向心攻击,只用了3分半钟就将5名“恐怖分子”一网打尽。

爱琴海,他面临生死考验

爱琴海是宪兵突击学校进行水下训练的天然训练场。这里的海水昼夜温差大,常年风高浪大;海底环境复杂,暗流涌动,暗礁密布。多变的水文环境无疑给队员的训练带来一定难度。

在一次夜间训练中,海面上忽然刮起大风。载着队员的橡皮舟在浪涛中四处乱撞,一下子在礁石上划破了舟舷,随即沉入海中。陆勇被泄了气的舟体倒扣在水中,一张口便被灌了一肚子海水,加之夜黑如墨,根本辨不清舟体,只能凭感觉拼命向上冲,才脱离险情。

此时,教官却命令陆勇和其他学员:在不带任何装具条件下潜入15米的深处!陆勇掉头潜入10多米深的海底。组织水下训练的教官又向其示意:潜游到5海里以外的荒岛上,侦察“敌”情后返回。

当陆勇游至两公里时,右脚抽筋,身体失去了平衡。教官发现后,立即将他拉到救生船上。医务官检查后向教官建议:“停止训练!”喘息片刻,陆勇感到抽筋症状有所缓解,立即请求教官允许自己继续参加训练。

征得教官同意,陆勇再次跳入冰冷的海水中,铆着劲儿向前游去。哪知,他前进还不到500米,左脚却不慎被漂流的海胆刺破了皮肤,流血不止。但他全然不顾,坚持着奋力游向终点,将岛上的“敌”情一一侦察清楚,给本部带来了翔实准确的情报,赢得了教官的称赞。

“死亡之谷”,“中国突击队员不可战胜!”

距宪兵突击学校20余公里的地方,有一处长数百米、深八九十米的峡谷。此峡谷两侧均为悬崖峭壁,谷底犬石交错,水流急湍。接受训练的队员必须从落差70余米的瀑布中间才能成功攀上此峡谷。此峡谷因其高度和险度被人们称为“死亡之谷”。

陆勇攀至山崖30米高处时,由于山崖长满鲜苔,又湿又滑,不慎一脚踩滑了,脸面重重地磕到了坚硬的崖壁上,受伤出血。他本能地腾出右手触摸伤口,哪知刚一松劲,身体不禁被急湍而下的瀑布冲得失去重心,险些摔落山崖。陆勇心里一惊,本能地缩回右手,双手用力将攀登绳抓牢,一鼓作气攀到了崖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爱琴海畔接受教官的严酷训练。

悬空倒滑更是一道险关。该课目要求队员必须在悬空15米的高度,不借助任何辅助器材,仅利用双腿夹住绳索,采取倒向速滑的方式,呈大鹏展翅状由高向低通过30米长的距离。在一些外国军队学员看来,这几乎是一项无法完成的训练课目,“是惨无人道的人性折磨,而不是训练”,并先后有3个国家的学员提出强烈抗议。

从中东战场上归来、被称为“红衣主教”的中尉教官阿卡当场做了一遍示范动作后,带着傲慢轻蔑的口气说:“你们谁敢上?”见各国学员沉默不语,他指着一名本国学员说:“来,你第一个上!”那名学员面带惧色,连连摆手喊道:“哟克!哟克!(不!不!)”边喊边退后几步。

“红衣主教”当即暴跳如雷,对那名学员大骂:“你这个胆小鬼,从这里给我滚下去!”尔后,他指着那名学员向大家训斥道:“如果在一分钟内没有队员敢上,他就是你们的下场!”时间一秒秒过去。陆勇见其他队员面面相觑,心里也是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没有把握。面对训练场上的“拦路虎”,面对“红衣主教”不可一世的样子,面对各国集训学员恐惧的目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涌上心头,他决心放手一搏。

陆勇攀上15米高的悬空塔后,按照教官的示范动作,用双腿夹住绳索,快速倒向下滑。每倒滑一点距离,他的裆部就像撒了辣椒的伤口一样,疼痛难忍,身体因此数次险些失去平衡,随时都有跌落的危险。面对接二连三的险情,陆勇始终冷静应对,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滑到了终点。在各国队员热烈的掌声中,“红衣主教”也主动走到陆勇面前,深表敬佩。

在宪兵突击学校举办的毕业典型上,宪兵司令麦里德少将、校长侯赛因上校等军方官员亲自为陆勇和其他学员一同颁发了毕业证书,并称赞陆勇说:“cinkomandooyenilmez!(土语:中国突击队员不可战胜!)”(来源:中国国防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