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中篇小说《D城无雪》

JJ白白 收藏 33 403
导读:(转)中篇小说《D城无雪》

第一章


也不知古人怎么就给这个小城取了个“阝彖土”城的名字。笔法多,写起来麻

烦;字也太生僻,不查字典谁都不知它的读音。于是就有人找了一个同音的“地”


字代替,叫地城。地城叫了许多年,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有人又动开了脑子

:既然“地”也是替代字,那就干脆再替代一下,用英文字母“D ”,不是既简单

又时髦吗?于是就叫D 城了。


D 城人喜欢听房,以至成癖。新婚夫妇入洞房,那是必听的。那个年月,两地

生活的夫妇很多,谁家的家属来了,久别胜新婚,也是必听的。因听房,里面吓得

不敢动作,外面的人等急了,曾有出言威胁的:有本事你就忍着,明天还听,后天

还听,听你一个月,看你能忍到啥时。有意志坚强者,不管你说啥,我就是不动,

外面急得干瞪眼,没办法。也有熬煎不过的,就对妻子说,反正就这么回事,家家

都一样,爱听让他们听吧。外面的人终于听到想听的内容,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听房在D 城是不受谴责的,它成为一种风俗,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一直沿袭

至今。


哪家结婚没人听房,那是一种缺憾,做父母的就要在门外立一些扫帚、鸡毛掸

子之类的东西,以替代听房的人。五六十年代,听房比较容易。那时D 城还没有楼

房,所谓宿舍全是平房,等次好坏,是以间数、新旧、朝向来体现的。门窗全是窗

棂格子糊麻纸,基本没有隔音功能,只要趴到门上,微小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也许这正是D 城听房风盛行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时代在前进,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进入九十年代以后,D 城出现了宿舍楼。楼

房设计复杂多了,进了第一道门是过道或者客厅,进卧室还有一道门,这样趴在第

一道门外听房,显然是不可能了。但是D 城的听房风并没有因此而杜绝。那些听房

的高手们对此并不悲观。他们说,楼房没啥了不起,只要我们想听就能听得上。我

们正在策划听王大美人的房,你就等着瞧吧。


他们说的王大美人叫王玫丽,容貌出众,是人们公认的绝色美人。因找对象过

于挑剔,大龄三十才完婚。男方外号马千万,实际上资产早已超千万而逼近亿元,

是全县首富。一个绝色美人同一个全县首富的新婚之夜,自然很有诱惑力了。可这

两人的住宅也绝非平房那样好窃听,二层小楼,三百多平米,院有围墙,墙高三米,

养了一条狼狗,白天拴住,晚上放开。哪个胆敢越墙进院,无异于白白送死。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些听房高手们全不把这当一回事。你墙高狗凶,

人家就不进你的院,在墙外手里拿个录音机就啥都有了。因为人家的人早已打到内

部,在布置新房时,就把微型窃听器隐藏在床上面十字拉花的交叉处。听法也是极

现代化的,录完一盘磁带就走。回到家里,放到桌上,一圈人围了边抽烟喝茶,边

细细品味机内的语言和使他们兴奋不已的声音。某个地方没听清,或是还想再听一

遍,就倒回去重听。听完还要复制,拿回家又有朋友复制,这样一夜之间就有几十

盘磁带传开。有人评论说,这次听房的科技含量、现代化程度以及传播之快之广,

都是D 城听房史上前所未有的。


对于磁带中的内容,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磁带传到县政府办公室主

任魏吉民手里时,他对夫妻俩的一段对话感了兴趣。因为对话涉及到的副县长高非

峨,既是他的上司,也是他的朋友。他把那段对话转录下来,匆匆去找高非峨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