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2.3逼迫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

只要在我们的正式计划运转以前公开召开一个酒会就可以了,公开宣布和我家雅蕾定婚就两全其美了,既不影响我们的计划也不会对我家雅蕾产生名声上的恶劣影响,对外还可以震慑企图对我们井上家产生觊觎的势力。

当然,这话不能说,至少目前还不能说出来,否则只能让对方看轻自己。

特别是当知道了司令的身份以后,井上端午最关注的就是如何能够有效地掩藏自己的真实目的,好一步一步地把对方给套进来,“我看,这事情还需要小张多费点心,我们家庭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你看。。。应该如何来做呢?”。

球又被踢了回去,话说得多漏洞自然也就多,特别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是言多必失。

还是华夏族的古话说得好,沉默是金,言语是银。

就是再迟钝的人,也可以从对方的神色和语言中判断出初步意图了,但是张凌风第一个想法是好笑,甚至很生气。

好笑的是,对方竟然看中自己想让自己当上门女婿,不过我能够给你们这个商人之家带来什么利润增长点呢?我,不过是个一个小少校而已。有点生气的是,在现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竟然还要来这样打主意,这可不可以算是威胁?

内心里面的不满在悄悄出现,这是一种完全可以消灭对方整个家族的怒火,稍微有一点点的刺激,或者说是不正面的引导,这种怒火必然将全面地爆发出来。

吓了一跳,看见对的脸色有点阴沉,这是不妙的事情,有了这个想法的井上先生立即按照自己预定的想法来解决,“其实,我们李家早就决心和国家,当然,在这里国家就是善后工作委员会,而你也就是善后工作委员会的全权代表,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爱国的华人,我必要把我,我的家族对国家的某些期望说出来。小张同志,没有意见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现在人家这样郑重其事地在将国家和民族的问题,没有说话,司令员的脸上却渐渐地舒展开来,为的是让对方说完以后再决定自己的想法。

“我想,我作为他的父亲自然有必要上门来为这个事情做一个了断”

了断?

他竟然说想要了断?

什么了断?

“哦,我呢,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雅蕾其实对小张还是有一点好感的,不过她却比较脸薄,害怕因为自己的日籍身份而遭到拒绝。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在日的华人家族总是家庭里的女孩子在外面上当受骗,因此从小到大一直管得都比较严一些,所以我冒昧前来。。。想知道小张是个什么态度,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能否现在就给我一个比较明确的答复”

张凌风吃惊地看着对方,什么拐弯抹角的话都没有,直接就帮自己的女儿上门来说亲?

没有一点点的客套和托词,就这样也行?

他却不知道对方已经决定破釜沉舟,一次性地把自己的话题全部给堵死。

“你肯定会觉得我比较市侩,和你一点都不熟悉就看中了你的身份,你。。。肯定是这样认为的吧?不过请一定听我讲完再回答我的问题”,瞄了对方一眼,继续自己的演讲,“我们这些在日的华人家族很辛苦的,其实,不仅仅是钱的原因。为了保持我们的根也为了不因为婚姻而被融入日本,我们改姓的这部分人经历了100多年的抗拒,而为了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华裔结婚对象是很难的。就比如我吧,我今年62了妻子只有49,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当时找不到合适我的华裔女子,为了不被日本人同化我35岁才结婚。说句不好说的话,我24岁的时候就认识内人了,当时她才多大呢?11岁,你不相信吧。可这是事实,也可以这么说,不仅仅是我们李家,就我知道的在整个日本和我们差不多的家族可能有十来个,几乎家家都是这样。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认定了一个目标,对不起,我把你说成是目标了。只要我们认定了一个目标整个家族都会高兴的,因为我们。。。后继有人了。所以,这是我们家族认定你为目标的原因”

粗略估计,在1895年至1945年的日据台湾期间先后有500多家约7万多台湾人移居日本以求得生存,在前后150多年的时间里,在他们中间有部分人逃回了祖国,有部分人融入日本而背弃了自己的祖宗,也有部分人就如井上家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离开日本,被迫掩藏下来继续艰难地生存着。为了保持传统的文化,为了保持高贵的血缘,为了保持自己的信念,一个字,难。

常常很小就定下亲事长大了以后再结婚,如果听说哪里迁移来几家华夏人,那就是天大的喜事,多少人都要围上去打听一下家里有没有未婚的子女,看看可不可以先定下来。

个中的滋味,不是背景离乡就可以说得过去的。

“。。。不过,在大浪淘沙过后,留下来的就全是金子”,这是几年后某位同志闲暇时在日本3年的调查结果,后来还因此得到了北京民族和谐发展委员会的高度重视,专门派遣审阅组来日本针对这些华人的情况进行仔细和审慎的调查,看看是否如书中所说的那样。

但是现在,就在井上端午前面的年轻人,还没有从惊讶中回味过来。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想就是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的,作为一个商人,虽然我爱自己的祖国,但是祖国的代表~~不能在我们没有得到切实保障的情况下让我的家族放弃500亿日元的财产”,挥手制止了对方的插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在你的计划中,比如在赌博和色情行业甚至以后其他行业中你会给我或者是我的家族一定程度上或者是很大程度上的政策倾斜,但是说实在话,首先这些投资是我们自己的积蓄,其次,我们同样还是需要承担很大的经营风险,所以,我需要一个明确的承诺。。。才行”

或者,开门见山是比较好的方法,这样可以免除其他的很多麻烦,譬如,因为某种原因上含混其词而导致误解的发生,这就是很不好处理的事情。

轻轻摇动着眼睛前面的云烟,从里面抽出一支来,半天却没有点上,还在继续考虑对方的话,话说得很中肯,听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是,我怎么就象是对方需要我签订个卖身契一样呢?

“那末请问,您需要什么样子的承诺呢?”

“很简单,我知道你是怎么来看待我们李家的?或者说是怎样来看待雅蕾的呢?”,再次把球踢了回去。

“应该这么说,我觉得雅蕾小姐知书达理,工作认真有干劲,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只要你同意上门,我不需要你现在退役(反正能够继续在日本服役就最好了),结婚以后你就将是整个井上家族的新掌门人了,这样的钱财数据恐怕不是你或者你的家庭可以挣得到的吧?

当然,这话不能就这么说出来。

“定婚,当众宣布和我的女儿定婚”,一字一句地给对方说了出来,只要举行了正式的仪式,虽然在法律上并不受保护,但是这样一来我就不怕你跑掉,过后你可以不承认,但是你后面的家族还是需要面子的。

“这就算是一个承诺或者是担保吗?”,想通了这一节的张凌风急切地询问对方。定婚?这肯定不干,虽然以后可以耍赖,但这不是我的脾气,何况,我自己都还没有确定谁是我另外一半呢。

“当然,如果你能够拿出~~”,本想要对方拿出500亿日元资金为计划担保的,明白地想欺负对方拿不出来这笔钱,可是井上端午是谁?

一个在商场上混战了40年的老油条有什么没见过?就凭他接手掌门人以后30年时间把家族财富从400万美元发展到3亿多美元就应该知道这是个十足的商人,就譬如现在这事,他已经预感到,只要把握好家族财富将再次发生飞越式的发展。

所以,当他看见对方眼睛里面出现了一点点的喜悦之后立即刹住了车,对于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不能以常情来作出评价,他亲生母亲不是个法国人吗?他父亲不是高级官员吗?万一他就是借也给我借来两亿欧元,我不就白费心思了吗?而后面的话,自然也就需要改变一下说法,“我是说,如果你能够拿得出足够的诚意来也可以商量。按照我们的规矩定亲1年就应该结婚,但我可以给你三年时间来发展自己”

反正,不要钱来担保,还把诚意两个字说得很重。

老滑头看见对方的眼睛已经落下了刚才的那一点点喜悦,自己突然就得意起来,荷呵,看来他的确是可以借到这么多钱啊,我还是很聪明的啊~~

但是小滑头自然有小滑头的办法,假装出一个很失望的神色,“您是说,我需要和您的女儿当众定婚吗?可是您的女儿她愿意吗?”

“当然,她当然愿意。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切实的保障,我也能够安心地去流浪四方”,还故意把破产后自己需要离开串本流浪的事情也再次重复一遍,提醒对方,你看,我付出的代价这么大,不仅是钱,还包括我的后半生啊,你总不能看着我这么不安心地离开这里吧?

这是很严重的说法,也狠狠撞击了司令员同志的心,付出的代价的确是很大,计划虽然可以保证他们收回损失,但是毕竟需要先放弃这两亿多的财产,而且这么大一把年龄也需要背景离乡的生活,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他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确应该有所回报,可是难道要用我自己来回报他们吗?

踌躇了半天,“私心”还是稍微占了一点上风,“好的,我答应你,愿意和你的女儿当众定婚,请放心,我不是在敷衍,就请您费心安排仪式吧”

“好的,仪式可以安排在。。。今天是星期四,那就下周五晚上,地点就在我家”。

会这么顺利吗,有点怀疑,但自己的的确确听到的是这个。不过当然不能让对方就这么轻易耍滑头,“按照我们的规矩,你的父母亲和你的同事也应该来参加,一周时间有什么困难吗?”,哈哈,把路都给堵上你还能跑得了吗?管你的父亲是局长还是副主席,这么大的事随同的人肯定不少,官都坐到这一级上去了,还能让自己的子女轻易悔婚吗?

“没有,没有,这是应该的,到时候我会请我的父亲和我的上级来的,您的客人就请您自己来安排,至于串本方面还是由我来张罗吧”,看起来挺“诚恳”的,不过还是在给对方继续下套。

“好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好啊,终于解决了。

“男子汉,一口唾沫一口钉”,很郑重其事地和对方击掌为誓,表示自己决不反悔。

不过,当看见对方很高兴地告别准备开门离开的时候,很客气地挽留对方,“您还是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不,不,我需要回去准备一下”,急切地就想离开。

还是害怕自己的恶行最后会让木子接受不了,立即给对方说了两句善意的提醒。

小滑头也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那天,我看见雅蔺似乎对文学很感兴趣,我这里有一套精装本的《羽翼华夏》,就麻烦您捎带給她当个小礼物,您看以后还要让她多联系,别这么见外,马上都是一家人了”

现在兰子才16岁,距大学毕业还有六七年的时间,到时候可能小姑娘自己都会提出退婚要求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幸福还是很有信心的。

推开窗户,井上端午正在往自己的汽车里面钻,这个老头,还没有听出自己的话来,可能真的很兴奋吧。。。从二楼看过去,白发在海风中飘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突然有一种罪恶感从心底里面升起来,这样对待他和他的女儿是否会严重伤害一个爱国华人家族的心?

不,我也要回北京去,那里有的父亲,我要去看他,我要亲自到他的面前请他来参加我的定婚仪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