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一章 潜龙入水 14.想摸鱼?请搅浑水

fishdb328 收藏 28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1927年8月1日,大家都明白这个日子的神圣。可是向念恩在这样一个神圣的日子所做的却是让人到国内乘着血腥和战乱招募大量的雇佣兵到南洋。雇佣兵有的标准很简单,就是当过士兵并且在战场上活下来的有战斗力人员,身上有在身体前半部分的伤痕。至于那些伤在背后和当了10年兵没有伤过的人向念恩并没有信心让那些因为银圆来到南洋的老兵油子成为英勇的战士。而且在今天向念恩作出了一个自己内疚一生的决定。这个决定最直接的后果在之后的两周内完整地体现了出来。

8月5日,大约5000印度尼西亚“独立联盟”成员在其魁首陶.阿兰(陈力)的带领下在帝力总督府外的广场集会。要求葡当局给予东帝汶自治的权利,要求结束殖民统治。

8月6日,陶.阿兰在帝力总督府外的广场发表题为《马来西亚自己主宰自己》的演说:阐述了印度尼西亚是一个由华人,马都拉族,爪哇,巽他族为主体由100多个民族组成的国家的观点。要求结束殖民政府制度并给予东帝汶民众选择的权利,并且号召广大东印度群岛民众为自己的权利战斗,为民族独立战斗,为幸福生活战斗。

一时间群情激愤,集会民众在少数造势者的怂恿下冲击葡属东帝汶总督府。葡军警开枪示警,结果“独立联盟”魁首陶.阿兰被意外击中受伤,倒在血泊中。于是大部分处于观望状态的“独立联盟”成员失去控制,产生大规模骚乱,葡当局不得不开枪驱散人群。当日大约有200多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其中葡军警死亡3人,受伤60余人,造成“8.6惨案”次日在《中兴医院》处于重伤状态的陶.阿兰被葡当局驱逐,被迫前往已经被“独立联盟”控制的荷属奴沙登加群岛西帝文古帮市。

之后两个星期不断发生骚乱“独立联盟”抢劫葡萄牙人的商店、工厂、农庄.......葡殖民政府由于只有不到1000人的军队对整个东帝汶无法有效控制只能将侨民接往帝力总督府以保证安全。

8月20日,《田中奏折》(《田中奏折》是一份征服世界的蓝图,1927年由当时的日本外相田中义一男爵制订。“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这是他们疯狂的梦想: 第一步,征服满洲,获得原料。第二步,逐步吸收中国的人力,不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第三步,横扫南方,获得东印度群岛的资源。第四步,向东扩张,摧毁美国。)的主人日本帝国外相田中义一男爵公开表示由于整个东印度群岛治安恶化已经影响到了日本在当地的投资和侨民,还威胁到了大日本帝国命脉马六甲海峡的安全。日本希望出兵帮助荷兰政府平息当地暴动,并郑重征求荷兰政府同意。并且声明根据事态发展在必要的时候自主派遣军队保护侨民。

次日,在美、英、法的支持下日本的提议被荷兰拒绝。欧、美洲各国也公开发言支援荷兰武器物资,资金足见雇佣军帮荷兰评判。最后还不忘记告戒荷兰政府:希望荷兰政府在平息暴乱之后逐步给予当地居民自治的权利。并向给予世界各国在东印度群岛荷兰所享受的同等权利。英国还宣布驻新加坡英国海军将在23日于门达里岛附近海面举行演戏。

同日东帝汶《民族报》刊出消息,击伤陶.阿兰的葡萄牙士兵录袄.甲尼以及6日冲突中受伤葡军40余人正在帝力兴中医院接受治疗。

22日,“独立联盟”在兴中医院集会要求医院交出“8.6惨案”的凶手。医院本着等伤员治愈后由政府审判的立场予以拒绝。并由保安人员扣留了一个试图携带刀具冲入医院的“独立联盟”成员,引起双方冲突。最后在13名保安受伤的情况下“独立联盟”冲入医院,挟持了葡受伤军人,只有录袄.甲尼在医护人员的协助下成功逃脱。葡总督路义斯.非哥葡军700人前往解救人质,冲入街区对 “独立联盟”开火。“独立联盟”所属独立同盟军潜伏在东帝汶500于人随即加入战斗,双方战斗整日均损失惨重无法统计。在战斗进行中“独立联盟”激进分子散步“华人”是葡政府走狗的言论导致情绪失控的“独立联盟”成员攻击华人商店,抢劫、殴打帝力华人,导致数人死亡,100多人受伤。世称“兴中事变”。

23日兴中会于南华大学召开大会,由会长向念恩、东帝汶分会长黄清龙先生主持。会议决定发动东帝汶华人组成以武装运输公司为骨干的“中华乡民保卫团”保护东帝汶华人的合法权益。

24日3000余人的“中华乡民保卫团”进驻帝力市区,维持次序。

当天下午在南华大学内向念恩的住所,他正用手托着茶杯出神地看着20米外的衣架上的衣服发呆。李婉辞悄悄走到向念恩身边在耳边轻声地抱怨道:“你又发呆,每次见到你都发呆。看什么呐感冒要喝热开水,水都凉了来换换。”心里却在哀怨我这么漂亮你不看你看衣服,死呆子。

“没什么,想些事情”心里却打鼓要是让她知道向念恩在看着她的内衣无限yy他还不死翘翘,头上冒出冷汗。“对了,我们的总督你让人去请了吗?”向念恩岔开话题。

“去了!看你着急的,感冒居然都急出汗了,让我做医生的怎么混?”李婉辞轻轻的帮我拭汗。

美女的芳香让他头好晕,血气上涌。两个人的亲密接触,让我感觉到她的呼吸,胸口的浮动嘴角一咸鼻血就流到嘴边。

之后..................

正在这个时候警卫员老远地叫到:“司令员,总督先生来了!”

向念恩郁闷地整理下形象在椅子上坐定,“有请!”

.........................

向念恩却不知道接下来的会谈将让世界的目光集中到东帝汶这个贫瘠的南洋小岛。也许我必须这么做,也许我错了,也许我原来就错了不得已继续错下去。



-------------------------------------------------------


作者说:看着大家的书评,很多人都认同“ 民族又或者阶级之间的仇视有很大部分是被政治野心家利用而被推向深渊!”但是这次这个野心家是我。但是由于世界强国的试图介入东印度群岛。如果我不迅速激化矛盾,找到借口我又能如何呢?

政治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很多政治家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想向念恩这个名字能让大家知道我说的是谁?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伟人在,人生相当长的时间里,工作上、对外政治上拼命作为。对于内部政治却表面上不作为,实际上偷偷作为。是什么让伟人如此不能正大光明作他想做的?还是政治,政治就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当然我所指并不是说谁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看问题有不同的角度促成了不同的行为。谁对谁错的判断在政治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更加取决于那难以让人琢磨的人心。政治上的对错有时候历史也不能解说。比如所蒋先生如果开始在东北就决心把日本人打走,会有后来民族的空前团结和凝聚力吗?那样我们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意识到国家不强大就要被人奴役、屠杀?会有朝鲜那打出来的大国地位吗?就我个人而言正是抗日战争的巨大痛苦,抵抗的坚苦卓绝才让我们的民族走向了强盛。如果没有抗日战争今天我们会是另外一个“南宋”吗?人永远无法算无遗策。不管你是当事人还是后世的评论者。所以对于即使是铁证如山的事实评论者也应当尽量试图从当事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模仿他的心理,感受他所处的环境。那么对这个人的评价就应当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来判断。所以向念恩一手做了伤害南洋华人的事情,但是他的心是为了大局。却也让一个初生的政权浮出水面处于世界强权的夹缝中。当然对于,后世的人来说他也许是为了自己的野心。那么读者你是作何感想?他是对是错?不要从我不可避免感情化的评论来下结论。应当用您自己的原则和标准来判断。您的判断告诉我之后将成为我思想的营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