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神医[转]

青平者 收藏 8 448


第一卷 初露锋芒 第1章 痛经魔女



“还要脱啊?”李岚攥紧衣角,可怜巴巴地看着华新。


“废话。”华新一脸的严肃,心里却乐开了花:哈哈,小魔女啊小魔女,你也有今天!这衬衣不脱倒也可以,但老子不抓住机会折腾你,那还算人吗?


“怎么这么麻烦,哎哟,痛死了。”用劲稍微大了点,胸部又是一阵绞痛,李岚的大眼睛里冒出两点晶莹的泪珠。


“真笨,好啦好啦,我帮你。”华新一把将李岚的衬衣扯了下来,18岁少女淡粉色的胸罩便骄傲地凸现在他眼前。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华新忽然傻了。怎么回事?自己全身为什么突然热血奔涌,为什么眼睛盯着那胸罩舍不得离开?别看了傻瓜,华新命令着自己,可眼光却好象有了自己的意识,就是不肯挪动半分。


“新新,下面怎么办?”


“啊?”华新陡然惊醒:“躺到草地上。”他一下变得殷勤起来,帮李岚垫好衣服,温柔地扶她躺下。手腕一翻,手指间已经捏了四根银针。


“你能行吗?”李岚看着华新尚存了几分稚气的脸,又担心起来。


“小小岔气而已嘛,我这小神医的外号是白叫的吗?再说了,”华新板起脸:“记住,不可以对男人问‘你能行吗’这四个字。”


“为什么?”李岚傻傻地问,浑然不觉银针已经插入她天宗、章门、云门、大抒四穴。


“真笨,假如以后你对老公问这四个字,他会认为你不相信他的能力,他肯定就真的不行了。”华新双手闪电般地提插着银针。


“哎哟,酸死了。”李岚大叫起来,兀自好奇地问:“他什么不行?”


“笨死了,他帮你生小宝宝的能力不行啊。”


“啊?你这坏蛋!”李岚明白过来,也不顾针还插在身上,猛地起脚踹向华新。华新哈哈大笑,身形急退,银针已经拔了出来,手腕再一动,银针又回到了腰间的针囊。


李岚起身欲待追击,忽然醒悟过来:“怪了,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


“当然了,神医出手,一针见效。”


“哼。”李岚伤痛解除,立即神气起来:“新新,你敢欺负我。刚才求我什么来着?”


啊?华新想起自己先前跟李岚谈的条件——我帮你治岔气,你就不把我打架的事情告诉我爷爷。不禁暗暗后悔:我干吗要逞言语之快啊。他立刻换上嬉皮笑脸,讨好地对李岚道:“好岚岚,亲爱的岚岚,看在小人治岔气有功的份上,您就放俺一马吧。”


李岚穿好衣服,伸手捏着华新的脸,嘴里啧啧连声:“装什么可怜,你刚才嘲笑我的时候,怎么那么神气?我偏要说。”


华新傻了眼,突然跳起来,一巴掌打开她的魔爪,大骂道:“臭女人,刚才胸痛求我的时候怎么说的?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无情无义,以德报怨……”


李岚毫无愧色,得意洋洋地听着,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华新想起有小辫子在她手上抓着,再想起爷爷一天天升级的“刑罚”,不由越骂越低,最后嘿嘿地干笑一声:“好岚岚,我请你上一小时网还不行吗?”


李岚丝毫不为所动:“不行。”


“两小时。”


“不行。”


“三小时。”


李岚干脆转过身去,给了他一个冷漠的后背。


华新对着她的后背伸拳踢腿,咬牙切齿了半天,最后悲愤地道:“这个星期的网费我包了。”


“耶!”李岚单足一个旋转,再次面对华新时,已经是一脸亲近:“说话算话,骗人的网聊遇恐龙,约会霸王龙。”


华新刚想朝她比出一根中指,忽然十几个人急匆匆跑来,当先一人满脸横肉,赤裸着上身,胸脯上的肌肉块块坟起。旁边一个肥胖的少年指着华新大叫:“就是他,打得我好痛。”


李岚惊道:“是屠夫!新新快跑。”


华新早知屠夫大名,此人是本地一霸,据说曾拜名师学武,打遍全县无敌手。旁边那肥胖少年杨达少则是华新和李岚的同学,仗着老子是卫生局的局长,屠夫等流氓又跟他称兄道弟,自觉黑白两道都有势力,便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声称老师也得绕着他走。今天他在学校草坪上拦住校花韩雪要“交流感情”,把韩雪的裙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被华新撞见后,一把扔到了喷泉池里。


杨达少湿淋淋地爬上来后,对着华新破口大骂:“杂种,狗崽子。”华新自懂事起就没见过父母,最恨的就是别人拿这个骂他,当即不顾李岚的阻拦,一脚踹倒杨达少,又卸脱了他的肘关节。杨大少爷哪里吃过这种亏,到医院装好关节,就叫来屠夫报仇。


虽然自小练祖传的气功推拿术,因此爆发力强劲,对付两三个人不在话下,但毕竟没学过格斗术,华新可不认为自己能对付得了屠夫和那么多痞子。他一把拉住李岚转身就跑,谁料背后竟然也是十几名痞子,正狞笑着围将上来。李岚吓得尖叫起来,华新深吸了一口气,没办法,拼了!当即摆开电视上看来的太极揽雀尾起手式,一派内家高手风范——起码在他自己感觉里,强烈的王八之气正磅礴地散发出去。


痞子们听杨达少说起来,这个华新好象会气功,眼看他摆开架势,又是气运丹田,又是手掐剑诀,很有几分高手样子,不禁一起停下了脚步,准备好好打上一场。谁知华新摆了半天POSE,忽然大叫:“抢劫啦,杀人啦!”拉着李岚斜刺里冲将出去。


众痞子措手不及,反倒被他的鬼叫吓了一跳,待他们反应过来,华新二人已经跑出去十几米远。屠夫大怒,吼叫着追上来:“小鬼,老子剥了你的皮。”众痞子则淫笑:“那小妞正点,摸起来肯定爽。”李岚吓得尖叫连声,拼命往前跑,可是她跑得实在是太慢了,尽管华新从小被变态爷爷训练得很善跑,又努力拉着她,还是渐渐被痞子们追上。他们原先是在学校后面的小山上,距离人多的街道还有很长一段路,华新眼看形势不妙,冲李岚叫道:“快去报警。”自己转身拦住了众痞子。


跑在前面的痞子见对方突然停下,连忙蓄势准备搏斗。谁知华新竟然一脸灿烂:“误会误会,咱们是自家人,你们问问他。”伸手指向他们身后。此时已经有十来个痞子追上,听他这样说,一起回头去看。忽然同伴连连惨叫,再回头看时,已经有两个人被放倒在地上。


被打倒是技不如人倒了白倒,被骗倒就着实委屈可恨了。众流氓连声叫骂,华新却斜跑开去,不与他们动手,引着众人在小山上兜起了圈子,嘴里还大叫:“好刺激啊,好好玩啊,你们好笨啊。”弄得屠夫肝火大旺,大骂道:“没胆的小鬼。有种别跑。”


华新正想逗他几句,眼角却瞥见两名痞子追上李岚,正在拉扯,心里大急,咕哝道:“女人真麻烦。”猛地朝李岚冲了过去。


这次再无取巧机会,刚刚踹倒那两人,后心上就挨了一脚,随即陷入苦战。杨达少趁机缠住李岚,他觉得每一个漂亮的女生都是那么诱人,恨不得全部抱上床才好。一名痞子明白少主人心思,一脚扫倒李岚,杨达少赶忙扑上去,极力地寻找李岚娇嫩的红唇,却被李岚死命挡住,正恼火的当口,后脑上一痛,杨达少只觉一阵晕眩,然后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华新收回踢在杨达少头上的脚,身上已经连挨了几下。同时又有人朝李岚扑过去,她实在是太清纯了,这么纯美的少女躺在草地上,对痞子们来说是致命的诱惑。华新愤怒地吼叫着,死死挡在李岚身前,拼命抵挡着众人的攻击。无数的拳脚落在他身上,将他重重地打倒在地,他挣扎着爬起,随即又被打倒。开始时全身到处都在剧烈地疼痛,渐渐地只觉得昏沉,只想放弃挣扎,滑入黑暗,就这样睡去。可是脑海深处却有一个力量支撑着他站起,一次又一次地站起。


强烈的痛楚和难以抗拒的昏沉中,他突然透过痞子们的衣服,看到了他们的肌肤,连纹身都清晰可见,紧接着又看到了骨骼内脏,这是他18年来第三次透视人体,也是即将昏迷的前兆。他眼里把众人体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连屠夫肚子里居然有一块纱布都看见了,却看不见他们残暴的眼睛里开始产生恐惧、敬畏,他只是凭着本能站着,站着……。


飘渺的空气中,似乎传来凄厉的警笛声,华新终于失去了知觉。


黑暗是短暂的,当华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头顶、墙壁,到处是雪白的一片。然后耳朵里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你醒了?”那声音甜美娇润,宛如烈日下的一杯冰水,沁人心腑。


声音就这么美,人还得了?华新忘记了身上好几处伤口还在火辣辣地疼痛,扭头去寻找那娇美声音的主人,还没转过头去,就听李岚的声音大呼小叫起来:“医生,医生,他醒了!”气得华新在心里大骂:臭丫头煞风景。他想调整一下心境再看美女,可是麻利的医生已经将听诊器放到了他身上,白大褂飘动的间隙里,只瞥见一张精致的脸蛋冲他微微一笑,是韩雪。


华新早知韩雪的美丽,也知道不知有多少人围着她,却一直没试图去接近她。倒也不是不想,其实是少年本能的傲骨推着他离开:切,校花怎么了,就要老子去死乞白赖地缠她?今天陡然听到天籁般的声音,又见到她冲自己微笑,华新忽然觉得以前那高傲是多么的可笑。


等医生忙活完离开,刚想好怎么跟韩雪说第一句话,可怜的华新就淹没在李岚兴高采烈的叫嚣中:


“哇,新新你好棒哦,一个人打那么多人,连屠夫都给你打怕了,你明明都已经昏倒在地,他还不敢上来。我开始有点崇拜你了。”李岚低头凑近华新:“我是不是得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你肯舍命保护我,身上好几处受了伤,我好象有点感动了。”


华新却一直看着韩雪,听李岚说到这里,韩雪的眼光似乎一凝。华新心头一动,刚想说什么,韩雪先说话了:“好啊,英雄救美人,你们很般配啊。”


李岚却得意地笑了:“本姑娘是逗他玩呢,就他那熊样,切。不过他今天不也救了韩姑娘你?我觉得你们两个才真般配。”


韩雪的脸登时红了,房间里好象有一股别样的空气在流动。李岚眼珠转了转,还没等她出言讥刺,房门砰地被撞开,几名警察冲了进来。一小时前,吓跑屠夫又客客气气地把华新送来抢救的,也正是这几名警察。


“不许动。”警察如临大敌地围上来。为首的警察掏出证件亮了亮:“华新,你涉嫌斗殴伤人,跟我们回局里。”


李岚连忙护住华新:“凭什么,我们是正当防卫,他为了保护我被打伤,怎么要抓他?”


“保护你?”警察们上下打量着李岚:“那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医生听到动静,拦住警察:“不行,他伤势还没稳定,需要住院观察。”


纠缠了一会,医院办公室主任亲自赶了过来,拉过医生嘀咕几句,医生就闭住了嘴巴,神色间却是满脸的愤然。


华新心想,看这样子准是杨达少那小子的局长老爸在捣鬼。自己那一脚够他受的,起码也是脑震荡,活该。他转头对韩雪道:“麻烦你通知我爷爷,电话。”突然凑近她的耳朵:“你真美,今天才后悔,没有早点去追你。”然后对一脸怀疑的李岚一甩头:“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怕什么。再说了,”他笑嘻嘻地瞧着警察:“到警察局里受审讯,一定会很刺激。”


众警察差点没晕倒,他们去传讯嫌犯时,啥反应都有,可说刺激的,这小子还是头一份。


看着他们被塞进警车,办公室主任摇摇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小伙子,你太幼稚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