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不配当烈士

19840616 收藏 2 34
导读:公务员不配当烈士

什么是烈士?烈士就是那些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国家的利益,抛头颅、洒热血战死沙场的人!烈士在过去是个极其崇高的荣誉,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被随便称为烈士的,不幸死亡的人很多,但他们并不能都被追认为烈士。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的中国人越来越滑稽了,挖空心思地制造烈士,几乎任何一位非正常死亡的国家干部都可以被称作烈士。如果是得了不治之症而死亡的,那就叫“鞠躬尽瘁”,随即就被追认为“党员”;如果是因为野蛮执法而不幸夭折的,除了要追认“烈士”之外还要举办某某事迹报告会,策划大型文艺晚会,组织一大批演员载歌载舞地上电视。

那么多年没打仗了,烈士咋就越来越多了呢?跟老百姓打仗,结果老百姓不小心防卫过当致他死亡,他就叫“烈士”?老百姓就叫歹徒?那如果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被他打死了呢?是不是就叫“就地正法”?还是叫“当场击毙”?别开这样的国际玩笑了。烈士这个词汇具有浓烈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色彩,烈士是两个不同阶级、不同种族或不同国家之间斗争的产物,和平时期,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诞生那么多子乌虚有的烈士。烈士越多,只能说明阶级斗争越强烈、民族矛盾越恶化、国家政权越不稳。所以,和平时期,我们不需要烈士!烈士的阶级性也决定了他不可能频繁出现在社会主义政体环境中,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和平国家,烈士就是人民的敌人!

雷锋不是烈士,丛飞不是烈士,李志强更不是烈士!黄继光是烈士,邱少云是烈士,董存瑞也是烈士!雷锋是个好人,最多只算个英雄,但他绝不是烈士;李志强是个队长,任长霞是个局长,他们没一个是烈士。

如果杀害李志强的“歹徒”被绳之以法,那么孙志刚的小命有谁来偿?孙志刚用他的生命为全国人民一次性付清了全部暂住费。李志强的死,到底有什么重大意义,我始终想不出来,在他们疯狂践踏了百姓人格之后,又怎么玩起了大变活人般的烈士魔术?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人的利益而死?他好好的上班,好好地为人民服务,人民凭什么要杀他呢?人好好的一个卖西瓜的农民怎么突然就成了歹徒了呢?狗急还跳墙呢,更别说是大脑发达四肢健全的人类。从这件事我看清了一位北京流氓的下场,我也看到了野蛮执法的后果,我还得到了一个结论:阶级斗争时刻存在,人民群众不怎么好惹!


孙志刚跟我一样是个平面设计师,在他没死的时候,我一直想去广州发展,后来知道他被打死了,我一吓就没敢动,留在原地开了广告公司。今天我告诉大家广告公司跟城管之间的一些瓜葛吧。一般情况下,广告公司为客户安装的所有灯箱广告、霓虹灯、条幅以及高炮、路牌全部要以72-120元/㎡的标准向城管部门缴纳所谓的“城管费”,美期名曰“发布费”,其中还不包括环保、交通、工商等部门的费用。在广告市场不景气的条件下,面对这样的苛捐杂税很少有人能够支撑下去。当然,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生意人我很清楚这其中的法则,请他们吃吃饭,嫖嫖娼,然后象征性地缴点“发布费”就过去了。这让我想起前不久开车去外地,晚上,一交警突然从马路边的小卖部冲到马路中央把我拦了下来,如果不是我踩了急刹车他一定被我撞死了,他也一定会成为一名“烈士”,可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我很安全地停了下来,马路上留下了一条长长地刹痕。他们一行三人走过来说我超速200%,要罚款2000元,我坚决不同意,于是双方就吵了起来,他们没收了我的驾驶证,但迟迟不开罚单。后来小卖部的老头出来“帮”我说情,纠缠了好久,最后那老头叫我在他的小卖部购买600元的香烟送给那三位交警,这事就算过去。我只好掏了六百元交给老头,老头随即把驾驶证给了我,我才得以脱身。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怀疑那老头就是个交警。我又想,早知如此我就不踩刹车踩油门,把那个拦截我的人撞死算了,反正我保的是“全赔”。

关于我那广告公司后来也没撑多久,倒不是业务不好,关键我不想跟这帮人打交道。我经常看到他们开着一辆顶着警灯的翻斗车,缓慢前进,把头伸出窗外,左手抓着一把锤子,右手抓着一跟长竹竿,竹竿那头绑着一把镰刀,看到那些迎风飘舞的红色标语就是一刀,之后那块长长的红布就垂了下来,瓢荡在行人的脸上,就跟中央三套的“3”似的。

如果孙志刚不死,或许我也不会开广告公司,那说不定死在广州的就是我张怀旧,有一点我是明白的,那就是我肯定当不了烈士。


中国人有一习惯:

一但一个人做了好事,那么他就将被讴歌成从小到大从来都没做过一件坏事的好人;如果他是一不小心因公殉职,那更不得了,纪念性的文章将如雨后春笋,搞不好还要来个事迹报告会,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说到死,不让你流泪绝不罢休,只为了说明一个道理:生的光荣,死的伟大!如果这样还不行那就搞晚会、演小品,闹得满城风雨!

一但一个人做了坏事,那么他就将被批评为从小到大从来都没做过一件好事的坏人;如果他是稀里糊涂犯了刑法,那更不得了,讨伐他的文章将如滔滔江水,搞不好还要来个审判大会,从他出生开始一直说到枪毙,不让你大快人心绝不嘴软,只为了说明一个事实:死有余辜,罪有应得!如果这样还不够那就拍电影、看电视,骗人爱国主义!

很多年前,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就听说“石棉县中学初中二年级学生赖宁为扑灭山火而英勇牺牲,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革命烈士称号”这么一个消息,当时我就纳起闷来,原来除了我们课本上说的那些打枪的人是烈士,原来救火的人也可以是烈士,并且还是“革命烈士”!十四岁跑去救火,就叫革命?

对于李志强事件我知道的不多,我也不想去了解详细,但我大体上是知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道理。李志强不是烈士,也不是英雄,他属于上班时间非正常死亡,可以按照心肌梗塞的病例来处理,不必举国上下大惊小怪,搞得我们国家好象多么缺乏烈士一样。

如果城管可以当烈士,那么流氓也可以当英雄了。

不仅是城管,全国几千万公务员都不配当烈士,因为他们花着纳税人的钱,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只是一种属性,而不是一种风格。可现在全被人搞反了,在中国现代烈士群体中,公务员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如果我们到烈士陵园逛一圈,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新新烈士的大理石碑文写得比谁都漂亮,他们的风采已经完全盖过了那些革命先驱的残破坟墓。今天的某些人,没死的时候就叫公仆,死了就叫烈士,每天不劳动却拿着比劳动人民高了几倍的死工资,这样的人死了不更好吗?

请那些讲故事的人,收起你们的笔杆子,做个真正地好人吧!请那些流氓烈士的制造者不要学湖南卫视包装超女愚弄人民,烈士的评委并不是那些坐在台上的人,而是我们伟大的劳动人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