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兄弟 第一章 深入敌后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5/

“鸽子!”

刚走出指挥部的帐蓬,还有些怨气的林革听到这声自己最讨厌的称呼,不由的一股怒气冲了上来,对着来人喊骂道:“我他妈拿枪的!不是叨橄榄枝的!王八蛋!再叫我鸽子!我他妈炖了你!”

“呵呵!怎么这么大火气啊?怎么说我也是个营长嘛!”来人笑呵呵的走过来搭上林革的肩说道。

“切。。。”林革发出一声冷笑“赵大营长?不介意的话,我就留几个火力点让你好好偿偿?”

“唉!这哪的话!我都跟我那帮兄弟说了,能不能回家抱上媳妇,就全靠你们了!你们尽管大胆的去偷偷摸摸!嘿嘿。。受了窝囊气到时有我们帮你揍他娘龟儿子的”说着伸出一只手掏林革胸前衣袋里的香烟。

林革推开他的手,闪到一边,拿眼瞪着他。

偷袭不成,有些错愕,来人马上堆起笑容:“呵呵!你晚上不是还要摸那边去吗?这玩意肯定是不能享受啦!还不如留给哥哥我,要是一个不小心你留在那边了,看你胸前鼓鼓的,人家还止不定怎么摸你呢!光荣了还要被一个男人这么摸来摸去多恶心啊。。。。。。”说着又靠前一步,再次把手伸向林革胸前。

林革退后一步把他的手挡开,用很暧昧的眼神在来人身上四处打量着问道:“你不是男人?”

来人被问的很突然,愣了下!很肯定的摸了把下体说道:“操!我当然是男人啦!”

“我现在还没光荣呢!你这么摸我不更恶心?”林革挥挥手自顾走了开去。

来人一时接不上话,看着杜兵跟着林革而去问道:“这个是新来的指导员啊?。。。。。这个谁。。。。指导员!你可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他,一点同志战友情都不念!妈的!”骂完转身走向指挥部帐篷,看来也是来领任务的。

看着整个经过的的杜兵,跟在林革身后,对那人的讲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

天黑了下来,月牙儿挂在天空。一百多人在一堆帐篷中间的空地上列队站着。

“这是我们新来的指导员---杜兵!”站在队前的林革指指身边的杜兵:“大家应该都见过了!我就不介绍了!嗯。。。杜指导员!今晚的任务你有什么意见啊?”

“大家好!我刚来,对。。。。。。。”

“那行!那就我来安排吧!”林革粗鲁的打断了杜兵的发言“郭东,宋健,潘一民,丁丁。。。。妈的,这什么鬼名字,每次叫你我都起身鸡皮疙瘩!”

“哈哈。。。。”底下一片大笑,那个叫丁丁的战士有些脸红的应了声:“到!”

林革没理底下人的笑声,依然大声的念着名字:“陈海东,王杰,刘伟,王建设,李中国,李敏,郑河,我叫到的这十一个人出列!”

“连长!怎么又是他们几个啊?该换一批了!”队伍里传来一声抗议声。

“少废话!我他妈哪有空一批批的带啊?老实的给我待在这边,战一打起来有你死的!”林革无情的浇灭了抗议声,提出抗议的战士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

林革没去理会接着说道:“老样子!今晚去明晚回!丁丁,李敏你们两个背电台,除了武器、干粮和水,所有人都给我把身上的玩意收拾干净!别到时他妈的叮当响!铁柱。。。。。。”

“到!”从队列第二排排头处跑出一个人,大声的应着。

“你给我机灵点!要是再出错!我收拾你!”林革把脸贴近喝斥道。所有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心里的紧张甚至是恐惧是在所难免的。铁柱带的接应组昨晚居然错过了两个接应点,让侦察组的十几个人背着受伤的王海找了半个多小时。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铁柱肯定的大声说道。

“妈的!前天你也这么说的!。。。。。。。晚上正面警戒侦察你负责!”林革命令到,他们连不但要负责对敌的侦察还要负责反侦察警戒任务。

铁柱没有应声,只是拿眼偷看了眼站在边上的杜兵。

林革这时才想起自己已经有指导员了,改口说出一个“复杂”的命令:“由你负责,听从指导员安排!。。。。。。出发的人赶紧收拾,十一点出发!解散!”

“啪!”的一声枪响从营地边一个警戒战士的枪膛里发出,接着就是警戒战士吹响了嘴里的哨子。所有人都本能扒到地上,抬起头在四周搜索着。

“妈的,居然被你们摸到这里来!”林革扒在地上嘴里狠狠的说着,心里早把前边一线的人咒了一百遍,后面两百米可就是师前指的指挥所了。

不远处的山林里传来一声步枪的点射声,接着就是持续的三发连射,朝营地这边胡乱的喷吐着子弹,枪口的火光把他的位置暴露无疑。离他们不远的营地边角一挺座式高平两用12。7毫米机枪,在战士拼命摇着圆型摇柄下,黑洞洞的枪口缓缓对准林子枪火起处。伴随着一阵子弹出膛的爆吼声,枪口闪起的火光把垒在一边的沙包及其周围照的黄亮。凶猛的弹幕发了疯般的扫进林子,断了的枝干成片的往下跌落

“铁柱。。。。。”枪声中林革大声喊到,抬手对着树林里指了指嘴里念叨着:“王八蛋!你们还嫩了点,居然敢开枪!”

铁柱点点头,向手下挥手招呼了声,提枪起身猫着腰就向林子里跑去,七八个战士尾随着跟了上去。

看到林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林革站起身冲着机枪位置大声喊着:“停火!停火!清场!”

也看到铁柱几人正往林子里摸去的机枪手听到喊声停止了射击,整个营地一下子变的安静下来。

这是杜兵第一次碰到交火,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猛烈的机枪吼叫声,两耳被震的嗡嗡直响,看到林革站起身来,也慌忙站起来,一时还有些发呆的看着林子里。

听到林子里只有传来几声听不清楚的战友的咒骂声,林革重重的往地上吐口痰大声喝道:“瞧你们这些熊样!都他妈的给我回去。。。。。晚上出发的人抓紧时间睡一下!”说罢拿眼瞄了一眼正看着林子里的杜兵,从其身边往连部帐篷走去。

“林连长!我有事跟你谈!”杜兵赶紧追上喊住林革。

林革停身转过头来,还是用那种无视的眼神瞄着杜兵,嘴上却是笑着开场说道:“嘿嘿嘿!杜指导员,我们俩个搭伙,是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谈谈,不过不是今天!我晚上要是留在那边了,你后天不是还要跟新来的连长再谈一遍?你看我这还要去给师部报告一下刚才这里发生的事,完了还要好好睡一下,这一到那边可就没得睡了,你不想我打完盹醒来他妈的成俘虏了吧?”

“我要跟你谈的就是这件事!”杜兵很认真的说道:“我想晚上带队过去!”

“嘿嘿嘿。。。。”林革的笑声很长,显得有些阴阳怪气“你?。。。。。杜指导员!别开玩笑了,国家刚动乱完,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花这么大代价培养你难道就为了让你晚上过去一趟?你不像我,就我这在连里一抓都一大把,少了一个也无所谓”林革抬手阻止正欲说话的杜兵接着说:“好了!行动任务本来就是我这个连长的事,让你带队过去干吗?给那些王八蛋做思想工作吗?要做的通中央早就做了!都到这会儿,干的就是玩命的活!你还是安心的待在这,我保你平平安安的,等战事一完也就高升了!”说罢也没给杜兵争论的机会,转身就走去连部。

杜兵一时气急的站在那里,

铁柱手里提了个已被机枪打的稀烂的无线电台,叫了声指导员就从其身边跑过去,大声的喊着:“连长!你看!两只老鼠加这玩意他妈的全烂了!”

林革看看还在冒着烟的电台,看到电台上还有一片血迹,皱皱眉头:“操!”

“嗯。。。。”铁柱把电台扔到地上犹豫着说:“连长!晚上还是让我带队吧?”人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事情,在面对两具血淋淋的尸体时都会变的苍白,做为副连长的赵铁柱,也是跟林革从新兵连就待在一起的战友,对这次任务的危险性有了更直观的认识,不由的想把这种危险揽到身上来。

“你他妈的也跟着发神经啊!?”林革看了一眼杜兵“放心吧!!我们这是第二次去,轻车熟路!顾好你自己!”

林革心里也明白,这第二次去绝对不会比第一次轻松,何况昨晚王海触雷的爆炸声也肯定已经让敌人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