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三十一章 外围一

红色海盗 收藏 3 28
导读:幸存者 第三十一章 外围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就在苏畅在山坡上殉身的时候,在小城中的他的朋友们也正挣扎在铁和火中。

奥吐.卡兹中将在地一批援兵和巷战装备到达后,不等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的头昏脑涨的士兵们喘息过来,就把他们和已经在城区战斗了两天的士兵混编成巷战小队,投入进黑暗中的小城。

他不得不把他的士兵驱赶进现在更加凶险莫测的城区,甚至为了更快的让他们熟悉地形而打乱了巷战部队的编制,让与他们配合不那么默契的别的部队混编在一起。因为事态的变化是任何人和任何计划都无法预料的。

中国人的顽强和出人意料的作战方式已经让他吃了个闷声亏,他现在还无法向上级和国内的媒体交代为什么精锐的空降82师在空中支援下,竟然被杂牌军般的中国民兵和守备部队打的损兵折将;在加上莫名其妙的毒气事件;来直军事高层和政治高层的压力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直接压到了他的头上:国会竟然已经成立了一个听证委员会,派出了几个议员到中国战场上来调查美国大兵是不是受到了愚蠢上级的指挥和不平等的待遇。

而军事高层则直接了当的告诉他:总统和五角大楼需要一个胜利来结束战争,否则就是大家一起完蛋。

做为一名对战争有着深刻研究的军人,他知道军事行动是为政治服务的,但如果军事行动因为政治原因更改了自己的行动目的,那么军事行动的失败就在眼前。

现在他面队的就是这样的环境:因为那个奇怪的毒气泄露事件使得国内舆论的焦点停留在了现在的军事行动上,而巨大的人员伤亡又让把人命看的比天还大美国公民们激动起来,反战的呼声和对战争的置疑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上了各家媒体的头条。执政党和总统被舆论的一句问话压的抬不起头:“我们美国的年轻人为什么要为中国的一个岛屿的分裂去流血?而那个岛屿还被我国承认是中国的一部分。”

战争顺利开始时的‘维护民主自由的台湾’的口号已经不见,那些叫这句话最响亮的媒体现在叫的最响亮的是:“让我们的孩子回家,中国的事让中国人自己解决!”

奥吐.卡兹中将对自己国家对战争伤亡的承受力感到悲哀:美国军队也许是世界上打仗最多的军队,但自韩战之后,对手几乎全是一些小不点的国家和地区,美国军队几乎不用动用地面力量,就可以凭借强大的空中力量解决问题了。一连串的胜利和几乎是零伤亡的战斗行动不但膨胀了美国人“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同时也让他们失去了对战争的正确认识和对一场大规模战争应该承受的损失的承受能力;那怕这场大规模战争是以局部冲突来掩盖的。事实上,他们对一场局部冲突中遭受到的巨大损失更难以承受。

他有时甚至在想:也许利用强大火力的毁灭性打击的理论并不是解决战争的好手段,针对承受能力底下的小国家这样的方法也许是有效果的,但对一个承受能力和战争潜力巨大的国家,这样的方式就不那么有用了,因为再多的精确制导武器也不可能炸掉一个国家的全部目标,解决问题的最后手段还是要由人来进行地面战斗。

但美国大兵已经被飞机和大炮的保护下变的不再像他的先辈们那么具有献身精神,在失去了庞大火力掩护后,他们的战力让奥吐.卡兹中将感到愤怒和失望。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刚刚的到国内将要派出调查员调查美军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伤亡的通知后,北方阻击中国援军的那个空降团就发来了紧急求援的电报:中国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发动了强大的进攻,阵地遭到远程火箭和大口径火炮的强烈打击,人员伤亡严重;要求紧急支援。

他出于军人的直觉感到了危机的逼近,在向北方派出支援后,他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预备队。如果现在中国人发动反攻,他将失去目前的绝大多数的阵地。

好在巷战部队的到来让他感到了轻松一点:如果在最短的时间里攻下城区,并和前来接应的装甲部队会合,那么依靠小城城区就可以建立一个坚固的棱堡牢牢的守在这里,像块吸引蚂蚁的蜜糖那样吸引着企图围歼他们的中国军队的集结。然后利用美国军队强大的火力对中国军队进行毁灭性的打击。最后再利用开辟的通道让强大的盟军装甲集团冲进大平原,把中国最富饶的地区分割开来。让中国失去战争的经济潜力,完成战争计划的最后目标。

如果顺利的做到了这点,那么战争会很快结束,他就不会因为政治原因成为政客的替罪羊。

但要做到的话,不但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占领小城,还要求指挥装甲部队的布列斯中将也必须尽快突破中国军队的阻击与他会合。

在与布列斯中将通话后,在得到中将的承诺后,他发动了最强烈的进攻。

洪海岛张着通红的双眼,用一个简陋的自制潜望镜观察着楼下的街道,熊熊燃烧的火焰并不能给他的观察提供什么帮助,但着是目前最安全的观察方法了。

鬼子发动的攻击和以前的方式完全不同了,没了空中的攻击却多了地面上的战车。那些轮式战车和小巧的履带式战车的装甲也许并不坚厚,但火力却非常强大,很多我们的火力点往往还没看到它们,暴雨般的30MM炮弹就把阵地打成了火海中的废墟,尤其是那些履带式的战车,甚至装有105的大炮,高爆炮弹的爆炸往往带来的是楼房的倒塌。

在城区做要点防御的我军坦克也没能挡住它们的进攻,敌人的进攻部队携带有重型反坦克导弹,数量多到在没有战车支援的地方他们用导弹攻击坚固的街垒。我们数量不多的59D在敌人的多重打击下纷纷化为燃烧着的残骸。

进攻的敌步兵也不像以前那样进行渗透;他们对每栋房屋都进行火力佯攻,当我们的战士奋勇还击时,却发现敌人的炮口已经对准了他们;或者是被突然出现的敌人从背后攻击。

敌人充分利用了自己重火力和先进科技上的优势,像一把把铁锤一样粉碎着一切敢于抵抗的阵地。幸而密布的地雷多少还是起了作用;但在敌人动用了轻型云爆弹开路后,雷场也渐渐失去了作用。

天,快亮了。

鬼子在大半夜的攻击中获得了巨大的战果,整个城区的防御在敌人战车和云爆弹的威力下被粉碎,缺少重火力支援的民兵们在敌人绝对优势的火力打击下,再多的勇气和不怕死的精神也守不住阵地。他们一步步的被逼退,战线已经退到了设在工业区的中心阵地附近。

作为预备队的“鲛”帮人员的支持下,战线勉强的稳定下来。但远远响起的发动机的轰鸣表示敌人也在调集兵力和火力,准备强攻战线。

米师衡看着战场形势图,感到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脑袋阵阵发昏:敌情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补充了人员和巷战装备的美军并不是那些民兵可以抵挡的住的;虽然民兵的士气和无畏的献身精神依然还在,但在训练、经验还有技术火力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敌人面前,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没有什么战果。

现在敌人已经接近了城区的核心工事,那里不但有临时的指挥部,还有几百名的伤兵和躲避在那里的平民;而且由于是核心工事,敌人没有能渗透进去,在一块不大的地域里,全是我们的人;这就给敌人的重火力的发挥带来了便利。

他揉揉红肿发痛的眼睛:“命令:城区核心工事里的伤员和平民立即分头撤往635高地下的摩托车厂然后转移到635高地的地下工事,派3连加强核心工事的防御,做好防炮击准备。守备部队必须死守阵地,那里是最后的防线,没有命令不许后退,违令者就地格杀!”

他看着地图:“直接向战区要求对敌人已占领区进行炮火覆盖,告诉他们,我们在城区的防御已经崩溃!”

洪察揉着满是胡茬的脸,从通红的眼角揉掉两粒眼屎,想让昏沉的头脑清醒一点。

有人碰了碰他,他回过头,是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参谋,手里端着两杯浓咖啡。

他吞下没有加糖的咖啡,苦涩的咖啡让他裂了裂嘴。

他的火力奇袭虽然重创了敌人的装甲部队,但敌人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失去了攻击的能力和锐气;相反,美国人像疯了一样向他的阵地投射着巨量的炸弹和炮火;连营级别的轮番攻击几乎没有停顿的进行着,根本不在意受到的打击和损失。

他的防线几次被敌人强行撕开缺口,又被战士们强行弥补上,将突破防线的敌人装甲部队赶了回去。但他的兵力在急剧的减少着。

他无法再退了,后面就是小城,他也没有多余的部队去建立新的防线;预备队倒是还有,但宝贵的装甲部队几乎没有了,就是剩余的坦克也是弹药将尽。

他已经接到了小城的报告,知道城区的防御体系几乎完全崩溃了,现在就还有核心工事还在。但他也明白,阵地的失陷那是早晚的事。

但是,上级还没有发来撤退的命令,也就是说,计划还没完成,他还要坚持下去。用他的士兵的最后的勇气和血肉!

洪海岛趴在楼顶的枪堡里,用那个简陋的潜望镜观察着楼下的街道。

他现在的位置是在核心工事的外围,“海盗服饰公司”的邻街大楼上;下面就是宽阔的工业区干道和一个不大的街心花园。

更远点的地方,在通往城区的主街道两旁的商业楼上,是代号“鲛”的民兵预备队组成的外线阻击阵地,楼下则是新开来的一个连的正规军的防线。

这是他们的最后防线了,上级已经命令滞留在核心阵地的伤员和平民分头转移到635高地的地下工事。而在伤员和平民转移完以前,他们必须不惜代价死守阵地。

康世富趴在他的边上,从一个小小的射击口处将他的95自动步枪伸出去,用上面的4倍白光瞄准镜扫视着周围。

路边有人影在晃动,那是在布设地雷的战士。他们将自己改装的定向雷和反坦克地雷埋设在敌人必须经过的道路上。根据前方依旧还在抵抗的阵地报告,敌人这次的行动出现了大量的战车。

远远的,敌人车辆的轰鸣还在响个不停,但进攻已经开始。

当第一声爆炸响起的时候,担任前线指挥的米修维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敌人不是从街道上利用他们的装甲战车发动的进攻,是用突击队炸开墙壁,从另一条街道上直接突进了由他们的战士占领的商业楼。

但他并没有失去冷静,在急促的口令中,战士们迅速掩蔽在楼里已经设好的工事中;按原来的防御计划,室内的战斗应该是在楼外大量杀伤敌人后再转入室内战斗的。但敌人出忽意料的攻击使他们设好的雷区和陷阱完全失去了作用。

但室内也早已经设好了死亡的陷阱,在战士们隐蔽的同时,事先就布设好在楼梯和主要通道上的诡雷和定向雷被启用,所有枪支也按事先准备好的射界布下了火力网。

可是,敌人并没有冲进来,一颗长棒球棒样的东西打着滚飞了进来。

爆炸的气浪从楼梯间冲了上来,低沉的爆炸声震碎了窗户上的玻璃,墙面和天花板、地板上腾起了细细的烟尘;紧接楼里面刮起一股怪风,大量的气流从楼梯间冲下一楼。

楼梯间里响起几声爆炸,是地雷被强烈的冲击波和急剧变化的气压给引爆了。

“云爆弹!”米修维心里一沉:“楼下的兄弟完了!”他已经知道鬼子使用云爆弹在雷区中开辟道路和攻击坚固的街垒,但没想到他们竟然在只有一墙之隔的情况下也敢使用云爆弹而不怕误伤自己。

“投弹!”他叫道,鬼子现在恐怕已经冲进了一楼。

在二楼的战士立即将一颗颗手雷和手榴弹顺着楼梯间滚了下去,把一楼的楼梯口炸的烟尘滚滚,弹片横飞。

在手榴弹爆炸的掩护下,一个战士将几颗用37MM降雨弹改装的定向雷对准楼梯安装好,以补充被引爆的地雷。

这种用炮弹药筒改装的定向雷其实就是把降雨弹的弹头取下,装上电雷管,将发射药取出一部分换装上钢珠和碎铁片还有什么螺丝螺帽什么的,再用蜡或胶纸封死。可以在其发射正面的一定角度上形成一个弹幕,杀伤一定距离内的目标。这样的地雷“鲛帮”用从弹药库搞出来的现在没人要的人工降雨弹改装了几百枚。其效果不比正规的定向雷差。

同时,有十多名战士飞快的跑到墙角隐蔽初开辟的秘密通道,就等敌人攻击楼上时,从预先准备好的滑竿上冲下一楼反攻。

但是一阵连珠爆炸使他们不得不隐蔽起来,敌人的战车赶到了,30MM的机炮发射的高爆弹炸开砖墙,飞进了楼层里,霎时间弹片横飞,烟火四起。整栋大楼沐浴在钢铁烈焰中。

在米修维的阵地被攻击的时候,在楼上警戒的洪海岛也发现了逼近中的敌人装甲车队并发出了警报;

在交火时的闪光的照亮下,康世富被从4倍白光瞄准镜里看到的东西惊呆了,他将手里的自动步枪交给了洪海岛:“老大,你看鬼子来的是不是机器人士兵?”

听到他的话的洪海岛莫名其妙的接过步枪,向他说的方向看去,不由也吃了一惊,他看到猫着腰快速前进的鬼子兵都背着一个大大的方形背包,穿着奇怪的服装,头上带着一个半封闭的怪模怪样的头盔,手里的武器也怪怪的:“数字化步兵!!”他头上的汗立即就下来了:作为军事发烧友的他当然是知道数字化步兵代表着什么,就是在以科技含量高的美军,数字化步兵也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立即通过电话向下面的指挥员报告。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