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通部下发了《全国公路养路费票据式样的通知》后,11月1日起,各地的2007年养路费征收点门前都排起了长龙。广大群众积极踊跃缴纳各级公路、铁路、水路、石渣路、烂泥路的养路费,目前各地的征收点均开通了24小时服务,但仍然忙不过来,很多地方的群众开始携带帐篷、铺盖排队交费。


交通部负责人槐得筷告诉记者,今年前来排队交养路费的人数是往年的5倍。当记者诧异地问及:2006年的机动车销售并没有数倍于往年,怎么会比往年多出这么多缴费的人呢?麦露乾对记者透露:今年来排队交费的的群众70%是没有机动车的,记者当即昏倒,被围观采访的好事群众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排队的缴费者:


记者:“老大爷,请问您现在开的是什么车?”


老大爷:“俺家里有一部拉肥料的牛车。”


记者:“没听说牛车也要交养路费啊!”


老大爷:“俺知道,你以为俺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啊,这你就不懂了吧——《公路法》规定从1999年10月31日起不再征收养路费,俺现在交养路费那就是犯法。俺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从来没干过犯法的事,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次机会,可以合法地犯法,犯了法还不受追究,这可是人民公仆才能享受的待遇啊!你说俺能不来么?人家犯法不受追究,要花的钱那可比这多老鼻子了,不就几个钱么,这点钱算什么,值啊!再说这钱交一年是一年了,明年想交还不一定有人收呢,俺也是活一年算一年,此时不交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记者擦去额头的冷汗,又转向下一位受访者:“大婶,您家里有机动车么?”


大婶:“呵呵,俺家没有那劳什子玩意,送给俺都不会开。大侄子是想问俺为啥来交养路费吧?俺寻思啊,咱政府出尔反尔,说了不收养路费这还在继续收,一定是国家有难处了。过去俺有困难的时候,国家不知道;现在国家有困难了,俺知道了,俺不帮忙谁来帮?国家有难俺是匹妇有责,俺虽然没有那个啥自(机)动车,但国家有啊,俺就是来给国家做贡献的。”


记者听了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忙转向旁边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进行采访,男士清了清嗓子,铿锵有力地说:“我这次要交三部车的养路费,我家里有一辆自行车、一部儿童推车,还刚给孩子购置了一辆玩具车。我们一家三口有三辆车,身为有车一族,我感到无比的自豪。每天走在上班的路上,无论是挤公车还是过马路,都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现在我们公司的同事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你交了没有’,要是谁没有交养路费,或是只交了一部车的养路费,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排在后面的一个小女生插话说:“我爸我妈昨天为交养路费的事情还差点打起来了,我爸说要等以后我们家买了车再来交养路费,我妈一听就急了,对我爸说‘你当初娶我的时候买不起车,骗我说过几年就买,这都快十年了连个车轱辘都没见着。咱家虽然买不起车,难道还交不起养路费?我们家要是没交养路费,下回我出去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怎么开得了口?你这回要是不去交养路费,咱们离婚!’我爸听了哭到半夜,说他对不起我妈,今天一早就去卖废旧的地方买回一辆报废车搁在楼下,还用防雨布盖得严严实实的,让我赶紧请假来排队交养路费。”


记者还在排队交费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大鼻子老外,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位外国友人是来中国旅游的,他在中国并没有购置过任何交通工具。当看到这么多的中国人勒紧裤带为自己的国家做奉献,他被深深地打动了,也情不自禁地加入到缴费的队伍中来。他对记者说:“我这次来中国就是想弄明白:为什么当年中国军队仅凭借小米加步枪,就能打败强大的联合国军,我想现在我已经找到答案了——无论什么样的法律都阻挡不了中国人民的爱国热忱,无论什么样的违法行为都可以得到全民一致的积极响应,中国绝对是不可战胜的!二十一世纪必将是中国的世纪!”他的话赢得了周围爱国群众的热烈掌声,几位爱国女士迅速围上前去请他签名留下联系方式。


以上是记者为您报道的。记者发回报道之后正在匆匆赶往排队缴费的途中,据称是去补交他购车之前30年的养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