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台湾老兵的回忆(小说,第一章:旧上海的忧郁)

白鹤白云飞 收藏 4 1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续:一序幕章)白韩飞在黄浦江边上,边走边抽着烟,闪烁里带着沉思的眼神飘到江面上。江面上停靠着的那几艘军舰,显得那么的沉默,那么的郁闷。军舰上的士兵,不断地来回奔走着,吆喝着什么;因为有点远,我也懒得去听了,胸口还有点儿闷得慌。

战况并未随时间的消逝而平静下来,反而更加的激烈起来了。在上海城区这几天里,慌乱奔走的市民少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国军官兵,还有那傲气和凶巴巴的宪兵大队。在上海主要的街道和桥梁,军队不断地修筑军事工事;这里一堆那里一垒,更加使气氛越来越阴沉。我所在的军港更加的繁重,好在巡卫营是有点休息时间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从军舰上卸下大批的军备物资,有一箱箱的弹药和重型机枪等等。在巡卫营值勤处的门口,几位国军长官在互相地客套着,但脸上除了挤出的笑容外,更多的是焦虑和深沉的目光。

到了下午六点正,轮到我可以轮值休息一下了。出了军港转过几条大街,迎面急匆走来几位慌忙的市民;左手拧着鼓鼓的麻袋,右手提着藤编制的行李箱。“唉……这年头够糟糕的,国军看来也守不住上海了……听说解放军战无不胜的,打到哪解放到哪……哦……有当兵的,小心。”这几位市民慌张地从我身旁走过,消失在大街的转角处,我的脚步和他们的步伐是那样的不协调。我向着伤兵护理处的方向,慢慢地走去;因为在脸颊伤口上缝了三针,伤兵护理处的军大夫吩咐我,记得要回去消毒伤口和看看什么时候拆线。前方的一块大招牌映入我的眼中,上面写着“祥兴绸缎庄”;手上的美国佬香烟快抽完了,我停下脚步再拿一根慢慢地点上,跟着往招牌下的柱子靠了过去;接着左手把头上的钢盔拿了下来,右手顺便把头上冒出的热汗擦了擦。“站住,出示证件。”突然在身后传出一声吆喝,吓了我一跳,把口里吊着的香烟吐到了地上。转头一看,五个手持美式冲锋枪,身穿墨绿色军大衣,左胸上别着“宪兵”字样的大兵,拦在我身前。“唰”的一下,我原地立正,左手赶紧把头盔往头上扣去,右手行军礼。“报告长官,我是后备团军港巡卫营士兵白韩飞。”口里一通地把身份报上,连忙从衣袋掏出证件来;手心在冒冷汗,头顶都发凉了。“哦……你在这干嘛?”为首一位长官模样的向我问道。“报告长官,我的伤口要到伤兵护理处去处理。”我赶紧接着说,他们那黑洞洞的枪眼正往我的身上瞄准。“唉……把我当特务了……”我心里嘀咕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