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田军爬在浅浅的战壕中,把机枪抱在怀里底着头躲避着尖啸着飞过的子弹。发烫的枪膛透过胸前的警用防弹衣让胸膛感到微微的暖意。

身上的防弹衣还是在医院值勤时穿上的,当时邢澜发给他时他还不愿意要,因为他知道防弹衣并不多,这件应该是邢澜自己的配备。但是邢澜一定要他穿上:“我一直在指挥车里,用不着这个。你在医院值勤,外面又有敌人的别动队,你比我需要。”当来到522高地时,他得知邢澜也在的时候。想把防弹衣交还给邢澜,但是邢澜已经上了阵地。

昨天夜里他们突击了敌人,夺回一线阵地后,他就到处寻找着邢澜。

虽然他刚刚上班几个月,但是对于自己的顶头上司却非常的有感情;这不光是因为邢澜在工作和生活上对他的照顾,也不光是邢澜刚直的性格,还有来自两个人相互之间相同的部队经历。邢澜一直像一个部队的老兵对待新兵那样关心着他,让刚刚从部队回来的他感觉到了在部队时的那种战友之间的无间。

但是他跑遍了整个阵地,就是在敌人的炮火进行急袭的时候也没有隐蔽。就是没有找到邢澜。他的心里一种阴暗的感觉开始滋生,杀戮和血腥开始在他的脑海中蔓延。

死在医院里的表亲,失踪了的邢澜队长,还有在他周围呻吟和惨叫的伤员,伴着四周燃烧着的火焰,让他的眼中迸发着红色。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依仗着在不部队中的艰苦训练,他在自己所属排的阵地上来回的变换着自己的位置,手中的机枪不停的喷吐着致命的火舌。他总是出现在火力最薄弱的地点,用密集的火力解救着几乎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战友。同时还大声的指挥着这些虽然经过训练但是全是菜鸟的士兵更好的掩蔽自己和更有效的打击敌人。

虽然说起来田军自己也没有经过战争的考验,但是在部队是参加的演习和严格的训练还是要比这些只是经过简单训练的消防兵和警察要强的多。

指挥他们排的是几个武警战士,他们军衔最大的也不过是个中士。开始他们还担心田军在瞎指挥,但是看到田军的战术动作和战斗方式比自己还要标准和有效,又知道了他是从部队刚刚回来的,再加上面对他们也从没有经历过的战火,自己也是心惊肉跳的,反而开始配合田军的指挥,依靠地形不时的变换着射击位置,在他们控制的阵地上打的是有声有色。几次敌人几乎要冲上阵地了,就是因为他们阵地的有效防御和反击,把快要被突破的阵地又稳定下来。

因此,他们所在的阵地也是敌人火力的重点攻击区域。

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他们排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战友,但是就是这样,这些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士兵还是牢牢守在自己的阵地上。而幸存下来的人,已经不在是慌乱和不知所措的新丁。

他们在血与火中学会了战斗。

田军身上的防弹衣其实也快成布条了。做为轻型的警用装备,它可以提供的防御能力极其有限,但是就这还几次救了田军的命。对于军用武器它也许没什么用处,但是面对纷飞的弹片和四溅的碎石,它使得田军免除了受伤的可能。

底下的敌人也不在攻击,只是用机枪和装甲车上火炮压制着山上的火力,同时使用狙击手对山上暴露的反装甲火力点和机枪火力点进行精确射击。

双方僵持在这个高地范围里了。

奥吐.卡兹中将看着电脑上的战场形势图,微肿的眼睛中布满血丝。

他没有想到,本来被认为是大锤砸小钉的行动竟然遇到了一块大大的钢锭,只是在短短的一夜,他的部队就伤亡了上千人。这是二战后美军历次战争行为中单次战斗极为少见的重大损失。即使是在中国行动的前期,也没有哪次战斗中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虽然说,绝大多数的伤亡发生在中国军队的“天雷”攻击下。想到“天雷”奥吐.卡兹中将就想骂人:该死的情报,在我遇到损失后才告诉我攻击我的是什么。他们还竟然借口说在以前得到这个情报时,分析人员和武器专家认为中国的这种武器其实就是二战时日本发明的防空迫击炮弹的翻版,对气候和使用环境要求太苛刻,没有什么实战价值而把它丢到了一边。

该死的,难道这些混蛋的武器专家没有发现,中国人用它要对付的是预定航线的巡航导弹吗?尤其是对付自己这样的大规模直升飞机机降作战,效果还真的是可怕。中国军队,真的让人看不透!奥吐.卡兹中将郁闷的想。

现在天已经亮了,随机携带的弹药和给养也因为没有预料到的激烈战斗而大量消耗。预定建立的直升飞机前进基地还没有建立起来。巨大的损失也惊动了盟军的上层。更让他操心的是,中国人的空军恐怕现在正在飞来的路上。而预计今天就要到达的地面装甲部队也因为中国部队的阻击,还在山路上缓慢的攻击前进。

布列斯中将坐在装甲指挥车也正郁闷地抽着香烟,他的部队和协同作战的日本仙台师团开始时攻击的非常顺利,在大炮和飞机的掩护下,中国军队的防御被轻易的撕破了。钢筋混凝土的阵地被炮火夷平,老式的中国坦克和装甲车被M1A3的大炮摧毁。虽然说中国军人极其顽强的抵抗着强大的美国装甲部队,但他们的抵抗面对火力占据优势的美国装甲部队几乎没有起多大作用。

但在突破中国人的第一道防线后,趾高气扬的美国大兵们就开始了几乎可以说是噩梦的战斗。

中国人在每个阻击阵地上都是一触既退,在杀伤敌人之后,不等敌人的重火力的攻击就主动撤退,还把沿途的的桥梁和险要的峡谷地段炸毁。并派出大量携带反坦克武器的小分队攻击修复道路的敌人和对行进中的敌人进行骚扰性的攻击。同时还派出有坦克和防空车辆的装甲分队对行进中的盟军进行伏击,利用熟悉的地形打了就跑。大大迟缓了盟军的攻击速度。而盟军的空中支援也在神出鬼没的防空武器的攻击下不敢追击暴露的中国小分队。地面部队也不得不在地雷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的狙击手和反坦克武器的攻击中艰苦的在前进。

布列斯中将没想到开始和他们大打阵地战的中国正规军会忽然打起了游击,威力巨大的M1A3在丘陵水田中暴露出了车体笨重的弊病,较轻的日本74式坦克数量不多,但机动能力也不那么乐观;相反的,中国挂了反应装甲的老式88坦克利用只有不到40吨的车体灵活的在水田丘陵打了就跑,威力巨大的125坦克炮打的日本79坦克和美国M2战车烟火滚滚,就是装甲厚重的M1A3也被在中近距离上被击毁。更先进的98式则在远距离上利用炮射导弹攻击和在有利地形上进行阻击。使盟军空有先进的技术装备,也因为环境的原因,被迫在复杂的地形上和中国军队打一场古怪的战争: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进攻和防御。

在战局形势图上,盟军的兰色箭头已经离小城不足一半的距离了;但在战场上,被地形拉成了长长的一条凌乱的一字长蛇的进攻中的盟军装甲部队却被一个个像蚂蚁一样的小分队咬的遍体鳞伤;虽然也消灭了许多的中国小部队,但同时付出了不亚于对方的损失。

更严重的是:盟军指挥官发现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空有强大的火力却找不到有价值的攻击目标,在拉长了的阵型上,也没法集中有效的优势兵力去攻击发现的敌人,往往是刚刚集中兵力,却发现面对的敌人已经不见了,但你正要继续前进,又发现道路上被布满了地雷。派出的工兵人员又会被黑暗中射出的子弹击中。

好不容易开辟了道路,部队刚刚开始前进,山坡上或树丛中又有中国人的坦克冲出来轰几炮就跑。要不就是有单兵导弹和装在越野车上的重型反坦克导弹飞过来。炸的车队烟火四起。中国人也不选择目标,是见车就打,打了就跑。空中的直升飞机刚刚飞去追踪攻击,不知道哪又有单兵导弹飞起,有时甚至是一群火箭弹飞起来攻击飞机。击落击伤多架飞机后,直升飞机也不敢乱飞了。

盟军发现自己引以自豪的装甲部队就像被一只掉进泥沼的豪猪,被粘粘的陷住了。

让布列斯中将担心的是,M1A3是有名的油老虎,对后勤的要求非常大。可是后勤车辆几乎没有什么装甲防护,在中国人的攻击下被大量击毁。而且部队一直处于战斗中,几乎没有什么时间进行有效的补给行动。

从小城传来的消息也不妙,奥吐.卡兹中将率领的82师和日本空降部队一部,也遭到了顽强的抵抗,并且遇到了一种新式武器的攻击,损失了许多的直升飞机和人员,到现在还没有占领那个地图上的小点。

本来82师是为他率领下的装甲部队开辟前进阵地的,但是现在好象是他的部队在赶着去救援奥吐.卡兹中将似的。

强烈的对比反差让布列斯中将感到头皮发麻。

“轰”剧烈的爆炸响起,布列斯中将的指挥车猛的停了下来,车顶上的机枪开始了猛烈的射击。

驾驶员的脑袋从前面的小窗口露了出来:“长官,前方的桥梁被炸了,我们需要停留一段时间。”

“该死的,派日本部队的轻型装甲部队围剿中国的战斗分队,把那些该死的苍蝇从我们的周围赶开!”布列斯中将把烟头狠狠的按灭在烟灰缸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