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二部:职途飞扬 第二章:折翅上海(2)

渡梦河 收藏 6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周飞这一趟很背,霉运从火车上就开始了,先是莫名奇妙的把车票弄丢了,任他如何解释,那个胳膊上箍了个“列车长”标志的胖子都不理睬,不停的上下打量着这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不急不恼的就一句话:不买票就得罚款!周飞急眼是因为那个跟在列车长后面查票的老女人,她看到周飞的汗衫上有“八一留念”的标志,错把他当作了现役军人,于是跳出来指着周飞的鼻子大叫大嚷道: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当兵的!周飞本来是强压着自己低头哈腰说尽了好话,这一激加上围过来的乘客们指指点点着嘻笑,他猛的跨上一步逼近那个老列车员叫道: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这个列车员见多了世面,根本就没把周飞放在眼里,张口就骂道:你个小瘪三,吃屎了啊?周飞瞪圆了眼,盯了那个列车员半天,然后转身跳上了座位,从行李架上拿下了迷彩包,把所有的东西倒在了座位上,一手抓起一个三等功勋章和三枚“优秀士兵”胸章,又在口袋里摸出了“退伍证”,双手捧到列车长的面前涨红着脸说道:我以军人的身份担保,我是买了票上车的,就是这个座位,你们可以去查,但是我不允许你们污辱我的人格!列车长和那个老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周飞就被一名赶来的中年乘警连扯带拉的要拖向办公室,周飞用力的挣脱了乘警的手大声说:请你注意点,我自己会走!然后收拾好行李丢在了行李架上,拿着那些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跟着乘警到了办公室里,那个长了一脸横肉的乘警只说了一句话:你给我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然后就锁上门出去了,没有人骂他也没有人听他解释,周飞一个人在那里待了整整四个小时,那天他终于看清楚了优秀士兵证章的背后那几行小字写的是什么。周飞出来的时候,火车已经到了上海站,过道上全是乱哄哄争着下车的人群,好不容易挤过了几节车厢到了自己的座位边,迷彩包已经不见了踪影。周飞郁闷的在车厢里转了一圈,然后狠狠的冲着窗外骂了句:操你妈的!幸好钱包和身份证都放在了身上,最重要的是那几件珍贵的东西现在都在口袋里好好的躺着,只丢了几件衣物和一张看起来没多大用处的“高中毕业证” 。老天还不算太绝情,周飞不愿再去与那些鬼吏们理论,毕竟人家最后还是没有让他补票更没有罚他的款。出了站台经过那个检票口,周飞没有再犹豫,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奇怪的是站在出口检票的火车站工作人员对他视而不见,没有人要看他的车票。

上海也在下着雨,这场雨在周飞待在上海的日子里断断续续的几乎就没有停过。出了火车站周飞就蒙了,商店的门口全是躲雨的人,到处都是面容憔悴拖家带口身边散落着大包小包的民工,或坐或靠、或躺或卧,迷茫的眼神在烟雾中闪烁着困苦、无奈和不安。天已经快黑了,周飞不知道要去哪里,表弟住在青浦,离火车站要好几个小时的路程,表弟在电话中罗里罗嗦讲了很多,周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只知道要转三次车。他早就下了决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去找先自己几个月来上海的表弟,表弟说工厂里管得很严,十六个人住一个宿舍,一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根本就没有时间陪他,也没有周飞落脚的地方。先弄饱肚子再找一个旅馆睡上一晚吧。打定主意,周飞冲进了雨中,没走几步就围上来好几个打着伞的妇女,手上都拿着一张彩图,拉住周飞说:老板,要住旅馆吗?周飞问道:多少钱一晚上?有三十的,五十的和豪华房,都有空调……几个女人忙不迭的七嘴八舌应到。想着三十块钱一晚的旅馆勉强还可以接受,周飞就跟了一个看起来清爽一点的妇女去了,女人说只要五分钟就可走到,周飞却跟着她七转八转走了快半个小时才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胡同里,胡同口的那条马路上正在修立交桥,看起来才刚刚动工,一台破旧的大型混凝土搅拌机差不多将胡同口堵住了一半,地面上全是积水和泥泞,周飞那双穿了三年多的“强人”军警靴不知何时进了水,走起路来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到了胡同口周飞就有了被骗的感觉,又饿又困的周飞不好意思让那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女托难堪,毕竟,人家也不容易,就硬着头皮跨进了那个半小时前还被吹得有星级设施和服务的小旅馆。“仙旅宾馆”的灯箱招牌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远远的看去好像是“山旅”,近了才发现,那个单人旁不见了踪影,只有痕迹还依然清晣,周飞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暧昧!大都市的小旅馆就是不同凡响,除了名头挂着“宾馆”外,屁大点的大厅里,墙上竟然一溜烟挂了很多个石英钟,什么伦敦时间、东京时间、温哥华时间,看得人头晕。那个慈眉善目的女人走进来就故意大声问道:还有没有三十块钱一间的房?这个小弟要一间!缩在前台的一个穿着灰色衫衣的姑娘猛的站起身来说道:没有了哦,住标准间吧,一百块一间,打八八折,八十八块!周飞吓了一跳,涨红着脸呐呐道:太贵了,不是说有三十块一间的吗?前台服务员还算客气,冷冷的说:三十块钱的已经住满了,现在只有八十块一间的标准房了,再晚点什么房间都没有了!周飞无奈的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站在身后的那个把他拐来的女人说道:你带我过来的,帮我讲一下嘛?女人拉下脸很不悦的说:没有我也没办法了,现在床位紧张的很,你不住就算了!周飞知道自己上当了,转身拉开门就离开了那个“宾馆”。周飞有点沮丧,走在来时的路上心想:狗日的仙旅,原来是把人往死里宰!

饥肠辘辘的周飞竟然找不到一家可以吃饭的小饭馆,转回到火车站广场前的那个“加州牛肉馆”,好不犹豫的就钻了进去,服务员看到形容枯槁,浑身湿透了的周飞,很不情愿的递上了菜单,周飞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咬咬牙点了最便宜的牛肉面,十八块一碗,周飞暗暗骂道:妈的个逼,一碗面顶我一条烟!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就吸溜完那碗面条,肚子里却没什么感觉,赶紧擦了擦嘴,逃也似的离开了那个看起来根本不是周飞这种人可以待的高档餐馆。

这天晚上,周飞没有再去找旅馆,他异外的发现火车站前面有一个地铁入口,那里面很凉快也很干净,打算在里面过夜的人看起来还不少,虽然脸皮薄的周飞有些不好意思,可坐卧在地上的人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懒得抬头看他。周飞远远的寻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坐在地上靠着墙,多愁善感的他并没有触景生情,忧伤感怀,甚至根本就没去想明天该如何开始。一天的周车劳顿,疲乏的周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