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兴亡录(原名: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八章 千里奔袭(全)

凝固时间 收藏 0 19
导读:王国兴亡录(原名: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八章 千里奔袭(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大陆历2002年4月28日,匈奴南方草原腹地。

天气初暖乍寒,辽阔的草原上依然苍茫一片,一股凄冷的东北风迎面袭来,仍是冻得人全身哆嗦,不由自主的缩起了脖子。

草原上,隐隐的马蹄声从西北面传来,一支百余人的骑兵无比轻松地奔驰,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漫不经心的表情,他们全部穿着标准匈奴人的游骑兵装束,只有一件极普通的护身短甲,形如背心,单单护住身躯和腹部,头、手、脚具是暴露在外。

这些是轮班在匈奴草原上巡哨的游骑兵,因为他们并不急于赶路,所以仅用一种松散的队形策马徐行,不时还相互间聊上几句话。现在他们巡哨的地方,正是匈奴草原的腹地,由于根本就不可能有敌人出现,这些匈奴骑兵倒也显得十分放心。

空气中的寒风越来越小,已经是接近中午时分了。

忽地,在匈奴游骑兵的前方不远处,不知何时跃动出一骑模糊的人影,那是一名顶盔戴甲的白衣骑士,骑着一匹毛色血红的高大骏马,手持一杆丈二长的4段绿色风系魔晶长枪,他全身上白下红,给人一种美得眩目的感觉。

“是自己人么?又似乎不像。”一百多匈奴骑兵疑惑的你看我、我看你,而骑士却踏着沉重的马蹄声,独自向他们迅速冲来。

一步,两步,三步……骑士很快拉近了与匈奴游骑兵间的距离。

“是帝国人的骑兵!”终于有人认出了骑士的身份,那盔甲前飞扬跋扈的黑色猛龙,正是轩辕帝国北方骑兵的最明显标志。

“就一个落单的帝国骑兵也敢向我们挑战?!”还未等领头的匈奴队长发话,数名彪悍的游骑兵就已经脱离队伍,各自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直奔骑士而去。

“笨蛋!”匈奴游骑兵队长忍不住大骂一声,在这样的情势之下,而帝国的骑兵竟深入到匈奴草原如此腹地,这绝对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果不出所料,这几名匈奴骑兵刚冲到一半,只见那个英俊的帝国骑士矛头一指,立刻从其背后涌现出了数十名黑色骑兵,他们迈动着整齐的步伐,呈扇形掩杀过来。

几百米的距离,眨眼之间就撞接到了一起,数名匈奴骑兵竟全部被骑士一人挑翻在地,引领着迅速跟进的帝国骑兵,骑士势不可挡的继续挺枪向前。

意识到情况异乎寻常的糟糕,匈奴游骑兵队长不敢力敌,立刻打马回旋,口中大喝道:“撤退!”

但是为时已晚,无数的黑色帝国骑兵从四面围了上来,长枪如林,完全将这一支匈奴游骑兵压在当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突围的机会。

“不行,撤退不了,我们拼了!”愤怒的咆哮声与震耳的喊杀声混杂在一起,匈奴游骑兵们终于拔出腰间的弯刀向帝国骑兵发起反冲锋,最后的挣扎,拼一个算一个。

首当其冲的十余名游骑兵纷纷落马,接着不断有匈奴人从马上落下,很快匈奴游骑兵队长难以置信的发现,仅白衣骑士一人便遏制住匈奴人的反攻。

什么时候起,白衣骑士身上的铠甲和长枪,都已经被喷溅的鲜血染成了赤红色,通身的红盔、红甲、红枪、红马,浑然一体,透着一股浓重非常的血腥味。

小规模的冲突后,百余匈奴游骑兵无一幸免,而帝国骑兵仅有数人轻伤。

一名挂着帝国百骑长军衔的军官,策马来到“红衣”骑士面前,强忍着作呕的冲动,面色苍白的说:“禀告海将军,敌方阵亡112人,我方轻伤3人,没牺牲一人。”

“哦。”骑士若无其事的回答着。遥望北方沃野的海鹰扬,5日前便与林河分道扬镳,一人向北,一人向南,分别攻击巴尔虎、巴雅特两大匈奴部落。恍惚间,他又忆起了出征的前夕……

那时侯的林河就曾下命令道:“我们有足够的战马,不会骑可以学。”

同时,并把7000~8000远东军杂牌骑兵,与3万多素质最差的长矛步兵,总共超过四分之三不会骑马的“轻装骑兵”交到了自己手中。

是啊,匈奴草原上的千里奔袭,从路程和时间上讲,确实都足够任何人学会骑马,可是这是来打仗,而不是去旅游,学快了还好,学慢了便有掉队、牺牲的危险。所以不管怎么说,林河那看似简单,且充满自信的命令,等于变相要求所有远东军的弓步兵迅速掌握骑术,不然一旦踏上匈奴千里草原,便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当时没有人表示异意,那是因为帝国军的三条军规规定:第一是服从、第二是服从、第三还是服从。

不过一路远行至此,海鹰扬真可谓有苦难言,为了更好的控制远东骑兵,他几乎把所有嫡系部队里的高级军官都指派到了那里。而另一方面,想要长矛步兵更快的学会骑战马,海鹰扬不得不又把基层军官,以及普通士兵都暂时委任成教官,让他们教授马技、马术。

就这样,海鹰扬手下3000多从居庸关带出的精锐骑兵,都化整为零的消于无形。

最终,致使海鹰扬费了好大劲,又招募了一些远东骑兵加入,勉强才维持了成建制的1000名精锐骑兵,并把他们分成10个小队作为前锋,统一在大队人马前方铺开,而那7000~8000远东军骑兵护在两翼,保护正练习于骑马的长矛步兵团不被匈奴游骑兵突袭到。

说学习骑马难,其实也不是太难,海鹰扬很快就惊喜的发现,绝大部分的长矛步兵都能在10天以内掌握骑马的基本技巧,他们不再害怕那个曾经摔下他们无数回的庞然大物,也习惯于平时大大方方的骑着马走,而不是战战兢兢的牵着马走。

会骑马的人越来越多了,海鹰扬的行军速度也从开始的每日推进20里,一直到后来的每日行军40里,速度虽然提高了一倍,然而40里是什么概念,不会比步兵急行军快多少,会骑马是一回事,能把战马当作一种交通工具,熟练的使用又是一回事。

现在海鹰扬军队的推进速度,跟帝国标准骑兵的每日的行军100里却是相差2倍多,而且骑战方面,海鹰扬更是不敢有任何期望,除了那些原本就归属于骑兵的7000~8000战士,三万多长矛步兵们能骑在马上就已经不错了,待战斗时他们还得下马步战。

“这场仗该怎么打?”眼看匈奴南方6部之一的巴雅特就在近前,而海鹰扬却实在没有多少信心,惟有企求林河的十万骑兵能迅速克敌制胜,然后同南下的四万帝国轻装骑兵汇合,一起来覆灭巴雅特。

北方,巴尔虎部落前。

二十万匹战马相对而立,浓重惨烈的气势在战场间徘徊、蔓延着。一方是磨刀霍霍的帝国军,而另一方是退无可退的匈奴人。

面对10万良莠不齐,男女老少兼有的匈奴骑兵,当他们背靠着简陋空旷的圆形聚集地结阵时,不能不让人猜想怀疑,是否后面所有的“匈奴人”都出来打仗了。

反观帝国军方面,整齐的列阵,威武的气势,站在最前沿的是两万举盾横刀的帝国重步兵,接着是中阵林河的一万主力青狼重骑兵,最后面两万帝国长弓兵拉弓填箭,而叶赫人的5万骑兵则平均分作两翼。

“进攻……”伴随着“咚咚”的战鼓声,两万帝国重步兵缓缓向前逼近。他们发出沉重的气势,使那些从未上过战场,或是宝刀已老的匈奴人完全失去了冲锋的勇气。

时间在无声中流逝,直到两万重步兵整齐的踏过半场,匈奴人才大多迟钝的拉紧马缰,安抚暴躁不安的战马,知道他们此时已经无路可退。

最终,匈奴人堪堪分成四个集团,他们发出不甘的咆哮声,2万余匈奴骑兵随即迎头、怒吼着冲向了面前的重步兵阵。

感觉大地上传来的强烈震动,2万帝国重步兵立刻自觉的原地止步,迅速把手中尖盾的底端深深扎入到脚下的草原里,然后摆出一种支撑盾牌的防御姿态,准备迎接匈奴人眨眼将至的第一拨冲击。

嗖嗖嗖……破空的弓弦响,带来漫天的箭雨,几乎是一瞬间,二、三千正在奔驰中的匈奴骑兵就马前失足,刹时倒下了大一片,而紧随而来的却是第二拨箭雨。

嗖嗖嗖……当三拨箭雨过后,2万匈奴骑兵终于拉近了与帝国重步兵间距离,不过他们为此也付出了三分之一以上的代价。这会无论是士气,还是力量都无法攻克面前的2万帝国重步兵了。

匈奴骑兵根本无力向前,后劲更显得一点都不足,就在他们像顽强的洪水一样被坚固的堤坝阻隔时,帝国军两翼的叶赫骑兵动了。

纳兰明珠带领着右翼的3万叶赫骑兵,而纳兰明云则指使左翼的2万叶赫骑兵,5万叶赫骑兵同时向重步兵前阵的万余匈奴骑兵掠去。

见此情景,剩余的三个集团的匈奴骑兵,再度又分出两股4万骑兵,化为左右两军想要拦截叶赫骑兵的突击。然而,刚行到一半,漫天的箭雨就再次袭来,比之刚才要稀疏很多,完全没有准头的降下,匈奴人也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并未造成多么大的伤害,但是一时却足以令心有余悸的他们放慢速度,躲避箭矢。

这样,一个停留的工夫,等待救援的1万多匈奴骑兵,便迅速被左右齐头并进的叶赫骑兵所吞没,交叉而过的纳兰明珠与纳兰明云,一个从右翼变成了左翼,一个从左翼变成了右翼,正好迎上失去救援目标的4万匈奴骑兵。

战斗再次变得胶着,5万叶赫骑兵对4万匈奴骑兵,虽然无论是从数量上讲,还是从兵员的质量上说,叶赫人都牢牢把持着优势,可是想一时半刻灭亡4万匈奴骑兵却也不能。

一万武装到牙齿的青狼重骑兵至今没动,那才是匈奴人最担忧害怕的存在。

“不好啦,有帝国骑兵从后面杀上来了!”匈奴人的后阵忽然散乱起来,林河的嘴角随即也划过一丝冷笑。

清一色的红色火焰,正是提前消失的林雷。

一万名赤炎轻骑兵在林雷的带领下,冲破层层阻碍,真好似猛虎进羊群,左右如无人之境,把无兵把守的巴尔虎聚集地掀个底朝天,一边驱赶着四散奔逃的牛养马群,一边还逢匈奴人就杀。

眼看一个个匈奴人的老弱妇孺无一幸免的喋血倒地,听着那族人临死前发出的哀号声,就如此近的距离,未投入战场的4万匈奴骑兵火烧眉毛的想返身救援,但是念及始终都在一旁虎视耽耽的青狼重骑兵,最后只有两万骑兵半转回身,准备离开队伍。

不过谁也没有留意,就在这个当口,2万帝国重步兵阵的中央,一个巨大的裂口已经缓缓敞露,幽幽的青光正从其间发出。

“冲——!”林河放下脸上的面甲,手中长剑往前一指 双腿一夹马腹,一万青狼重骑兵随之踏着强健的步伐,有力的加速向前,如山崩般奔驰而出。

“撤,快撤退……”一个匈奴人吼道。

“撤?往哪里撤?我们无路可退!”另一个匈奴人大声回应着。

这时,引领着1万名青狼重骑兵的林河,已经身先士卒的冲了上来,士气如鸿的他们先是各自击破了跟叶赫人纠缠的两部4万匈奴骑兵,然后便裹着不足万余的残军,连同5万叶赫骑兵一起向后阵的4万匈奴骑兵杀去。

“我们不能撤退了,后面就是巴尔虎!”也不知道是哪个匈奴骑兵大喊一声,本来被林河追赶得连头都不敢回的匈奴骑兵愣是止住马儿。

在拼命撤逃的骑兵队伍中,忽然止住马儿无疑是最不明智的,那是需要用生命去作为代价的,不过匈奴骑兵却仅仅是付出百余人的代价,一万多匈奴残军就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并且还义无返顾的准备回身朝来势汹汹的青狼重骑兵冲去。

“愚蠢。”林河眼中的嘲弄一闪而过,立刻又加快了冲锋的速度。

林河嘲笑于匈奴人的不自量力,青狼重骑兵也满不在乎匈奴人想象中的反击。一万多匈奴残余骑兵,当他们停下马,掉转马头的时候,后面的青狼重骑兵就已经迎头赶上,那些匈奴骑兵大多还没有真正的发起冲锋,便在气势磅礴的滚滚马蹄声中被从中央洞穿,旋即一分为二。

奔腾的青狼重骑兵一涌而过,只突破了匈奴骑兵的中阵,便一路继续向前。

不过,在侥幸残存的3000~4000匈奴人骑兵的反冲锋下,两翼的叶赫骑兵却被有效的遏止住了,最终致使林河想利用匈奴人去冲垮匈奴人的企图完全泡汤。

1万青狼重骑兵呈锋矢之阵,以无坚不摧之势,若秋风斩落叶般冲向面前的最后4万匈奴骑兵,这时他们已经严重的脱离本队,更把两翼的5万叶赫骑兵甩得远远的,虽然说如此是为了不给匈奴人丝毫的喘息机会,但是却着实太顾一味冲锋向前了。

而此刻,连同那2万刚半转回身,却又迅速掉转马头的匈奴骑兵,总共4万匈奴骑兵终于看准机会,同时向一万青狼重骑兵冲来。

返身回击的匈奴骑兵,异常的凶狠,个个都是以性命相搏,他们明知自己的短刀皮衣,正面根本无法同全身铁甲、长枪林立的青狼重骑兵正面交接,于是两股骑兵刚一接触,最前方的匈奴人便人人在马上跃起,从半空中用身体扑向帝国骑兵。

完全是出乎意料的打法,匈奴人发挥了马技的极限,他们不求夺得战马,只希望能把马上的帝国骑兵扑到马下。而疏于防备的青狼重骑兵前锋,仅一个照面就有1000多名骑兵跌落下马,并瞬间连同匈奴人一起,被后面躲闪不及的帝国骑兵践成肉泥。

9000名青狼重骑兵再度势如破竹的穿过了匈奴人的骑阵,可是伤亡却始终都在持续的增加。林河急得连连发剑,手中的黑暗军刃也一时寒光凛凛,杀气慑人。不过依然无济于事,越来越多的青狼重骑兵跌于下马,其中有7成都是曾经誓死跟随林河的楼兰佣兵亲信。

“混蛋!”由于青狼重骑兵的轻进,一时反倒让匈奴人围困,林河被迫压慢了重骑兵的冲锋速度,并暂时成松散的阵形分进合击,一面顽强抵抗4万匈奴骑兵的围攻,一面等待两翼的叶赫骑兵赶来支援。

一盏茶的工夫,然而对于青狼重骑兵的每一个战士竟是无比漫长,两翼的叶赫骑兵终于追上来了。同时,远处见势不妙的林雷也率领着1万赤炎轻骑兵穿过匈奴人的聚集地,从4万匈奴骑兵的后方眨眼杀到了近前。

很快,在帝国军的三面夹击之下,4万匈奴骑兵发出最后的咆哮,然后被逐个击破,分化瓦解,战场上独留下浑身浴血的帝国骑兵,以及匈奴人不住嘶鸣的数万匹战马。

此役,青狼重骑兵减员两成,伤亡2356人,叶赫骑兵伤亡1532人,两个师团的帝国重步兵伤亡982人,赤炎轻骑兵伤亡11人,后方的帝国长弓兵无人伤亡。

10万对10万,帝国军最终仅以十分之一的微小代价就灭亡了同等数量的匈奴骑兵,如此可以说算是大胜,但是战后的林河却始终阴沉着脸。

“10万匈奴骑兵?要是匈奴人就这么点实力,阿提拉如何敢南侵帝国?我们打败的不过是三流的匈奴百姓,比之帝国战时临时征召起来,简单武装一下农民兵的没有什么区别?但就是跟这样一支没有组织,也没有纪律,更未受过训练,装备简陋的杂牌军队,我们却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尤其是作为王牌主力的青狼重骑兵竟损员两成,有很多与我同生共死一路走来的兄弟不得不安眠于此,献身在这个异国他乡的茫茫草原之中!”

“今后也许还会有更多的兄弟献身,但是我们将一路走下去,如果现在谁想要退出,我们后面不远就是远东,我林河绝不阻拦,并帮你们安排好那边的一切。”

“将军,我们一路走来,就是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因为监管5000威严重步兵,单一的马匹不堪重负,因此姗姗来迟的卡门,正好听到林河这样一席话,没有停留的他便上前第一个表态。

“林将军,纳兰明云不会说什么,但是男儿志在建功立业,匈奴人欺负我们叶赫部族已久,今天终于到了他们该偿还的时候了!”旁边的纳兰明云也在一旁起哄,而其父纳兰明珠却紧缩眉头。

“林将军,我可以带一万骑兵返回叶赫吗?我担心……”

纳兰明珠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林河挥手打断:“我说过,当然可以,纳兰族长本来马上就可以走了,不过先观看一场好戏吧,叫我们的匈奴“同胞”看看,侵犯帝国的代价!”

林河眼中寒光一凛,旋即挥起手来。

林雷上马,再度率领几乎未受损失的赤炎轻骑兵奔向巴尔虎聚集地,不过这次在匈奴人惊恐的眼神中却并没有又冲杀一翻,而是奇怪的围堵住所有出口,然后……

嗖嗖嗖……

破空的箭声传去,漫天的箭雨竟换成了火矢,一瞬间巴尔虎的聚集地就被熊熊大火所掩盖,堵守着出入口的林雷在匈奴人的哀号、尖叫、恫哭声中,依然没有丝毫的动摇,因为如果让匈奴人冲进帝国的城市,后果绝不会比这个还好,至少……

“我们可以走了,去帮助海鹰扬,下面就是匈奴的巴雅特!”林河阴冷的话语,让所有人都不由侧目,但是林河本人却相当不以为然:“战争有正义么?战争没有正义!”

是啊,战争本没有正义,从一开始就没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