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现代麻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华北集团军为了迎接日军大规模的扫荡,专门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提前进行战斗动员,立即进入紧急状态。也就制定作战计划问题收集大家的意见,集思广议各抒己见,充分发扬我军的军事民主。根据中央军委两大野战军联系会议的精神,华北平原不宜进行阵地战,为了消灭敌人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我军的损失,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将敌人的战线拉长拉散,断其后路分而歼之。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如何在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同时,将我解放区的损失降到最低。一部分同志反对诱敌深入,认为这样打法会使解放区的群众损失很大,刚刚建立起来的家园又要遭到破坏,坚持御敌于国门之外,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解放区。理由是,我军的素质较国民党军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日军,不仅士气高昂,武器装备也较日军先进,并且是在家门口打仗弹药供应充足,完全有条件有能力同日军打阵地战。持这种意见的同志都是后加入我军的干部,绝大部分都曾经是国民党军的下级军官,来自未来的干部没有一人持这种意见。

另一部分干部赞成诱敌深入的理由是,这次敌人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不仅兵力远远超过我军,并且有大量的飞机和坦克配合行动。为了避其锐气,采取诱敌深入,发挥我解放区日趋完善的地道作用,在野战军,地方军,民兵的联合打击下,能够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战果。如果硬同敌人打阵地战,以我军的目前装备和士气,完全有可能达到御敌于国门之外的目的。但是,这样的后果是,我军也将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总体上打成了消耗战,实在不划算。

集团军司令员钟国兴认真听取了大家的议论,在最后总结时说:同志们说的都有道理,事实上任何一种打法都有利有弊,关键是我们如何权衡利弊,扬长避短,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首先一点必须肯定,我们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军委联席会议上制定的作战方针,那么,为什么中央军委这样制定华北的作战方针,难道军委和各集团军的首长们,不知道诱敌深入会打烂一些坛坛罐罐?华北战局的结果决定敌我双方的命运,我们胜利,日军将在中国大陆再无立足之地,离彻底失败的日子就不远了,反之亦然。所以,小日本是在倾全国之力要夺回华北,华北之战是一场决战,很可能持续时间较久,我们应该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同日寇打一场持久战。不知道同志们是否知道,在热带有一种植物叫做“捕蝇草”,它就是把活蹦乱跳的苍蝇不知不觉中扣住,用无数细小的纤毛吸收苍蝇的营养,最后将苍蝇全部消化掉,只剩下一副空壳。如果把日寇比作苍蝇,那么,在华北大地上的无数地道、地雷、狙击组、武工队、军队、民兵包括所有老百姓,就是消化它的纤毛。如果把日寇比作一头野牛,我们根据地的军民就是斗牛士,消耗尽它的力气,放干它的血液,在它用最后一点力气作困兽犹斗时,用一把利剑插进它的心脏,使它最后毙命。这就是人民战争,人民战争的威力,要远远大于军队单纯抗战的力量。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一定会彻底淹没日寇这头气势汹汹的野兽。我建议,将这次华北战役的行动计划,命名为“捕蝇草”行动。

说到御敌于国门之外,敌人这次扫荡集中了千余架飞机,试想,在华北和西北不是很大的一片地方,集中了这么多的飞机,还有前方和后方之分吗?再坚固的阵地只能阻挡地面部队,能阻止敌机轰炸后方吗?能阻止敌人在后方空降吗?所以,最有益于我军的形式应该是犬牙交错,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使敌人的空中优势难以发挥。而我们就能够发挥我们的地面优势,利用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破袭战等有效手段,大打人民战争,把敌人拖死耗死,给主力部队创造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机,最后胜利必然属于我们。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华北集团军司令员钟国兴提出的,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破袭战等有效手段,并不是原来历史进程的中这些战术的原版,准确地说应该在前面加上“现代”二字。因为由于来自未来的力量和技术,又赋予了这些打法新的内容。以麻雀战为例,在原历史进程中,中国的抗日军民创造的麻雀战,许多个由2-3个人的民兵小组,以步枪袭扰鬼子,打完就跑,这也打,那也打,就像麻雀满天飞。这种打法的确给鬼子造成一些杀伤,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袭扰鬼子的作用,但是,由于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的限制,不能给鬼子造成更大的威胁。而“现代麻雀战”,按照华北集团军的训练教程,由3-5人组成,主要攻击武器是1-2支高精度,远射程的半自动狙击步枪,其余为各种自动火器,由冲锋枪或轻机枪组成,主要用来掩护狙击手。远距离时用狙击步枪杀伤日军,如果近距离遭遇日军,有自动火器密集的火力在短时间内占据优势,掩护价值不菲的狙击手和狙击步枪撤退。还配备了先进的通讯工具,每个狙击组都有一部报话机,既可以单独执行任务,又可以联络其他组共同执行任务,遇到紧急状况下可以呼叫支援。具体要求也别具一格,狙击步枪的杀伤顺序为鬼子军官,迫击炮手,机枪手,通信兵,马匹,普通士兵。要求一枪爆头毙命,只有普通士兵例外,只要使其失去战斗力,打身体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这样要是打起来,对日军的整体战斗力的消耗是惊人的,尤其是造成的心理恐惧,收到的战果是事半功倍,也是传统意义上的麻雀战不能相比的。现代麻雀战除了狙击组的形式外,还有以武工队的形式。武工队的规模和杀伤力就比狙击组大多了,一个20多人的武工队不仅有狙击武器,自动武器,还有火箭筒、60迫击炮以及夜视装备,还可以伺机搞爆炸、暗杀、绑架、破坏等恐怖活动,除此以外还可以执行地道战、地雷战、破袭战、心理战、伏击战等多种战术任务。如果条件适合,还可以就地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招兵买马扩大武装,所以,武工队的潜力和破坏力是不可估量的。多了不讲,只是20个武工队的战果加起来,所产生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将会是什么样子?因此,在华北集团军制定的“捕蝇草”行动计划中,现代麻雀战的内容和要求占了相当的比重。

“捕蝇草”行动计划的主要内容是:以阵地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原则,在石家庄要同鬼子展开阵地战,巷战,依托城市给予鬼子巨大杀伤。其他地区以游击战术为主,从现在开始对鬼子实施以现代麻雀战为主的游击战,目的是迟滞敌人的行动,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破坏敌人的补给线。

华北集团军抽调正规军1个旅,又在地方的独立师、县大队、区小队、民兵营等抽调一大批军政优秀者,分别组成500个武装工作队,渗透到敌占区划片包干,各个武工队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可以任意从事破坏和骚扰行动。如果越界行动或联合行动,必须报旅指挥部批准,由旅指挥部负责协调指挥,在敌占区造成到处都有战斗,没有一片安宁土地的局面。

地方军的独立师化整为零,以连为单位加强到各村民兵排,在日军深入我根据地后,同民兵配合开展以地道战为主的游击战,大量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主力机动部队和平原地区的老弱妇孺转移至山区,依托沿平原地区和交通要道处的山地坑道,建立最后一道防线,如果鬼子敢进山清剿,无疑必遭全歼。

待鬼子将兵力全部展开后,我军以大集群的装甲部队多路出击,直取日军的各个补给点,这一手是华北集团军的拿手好戏,历次战斗屡试不爽。本来在军委联席会议上,要对鬼子的补给点和其他重要设施进行导弹攻击,目的是削弱日军战斗力减少我军的伤亡。钟国兴司令员极力反对,提出以陆军航空兵配合,大集群的装甲部队快速突袭,夺取日军的所有辎重的构想。钟国兴心里有一本帐,诱敌深入肯定要被打烂一些坛坛罐罐,不管怎么说那也叫损失不是,饶着浪费了宝贵的导弹不说,还炸个稀巴烂什么也缴获不到,纯粹是败家子作风!如果能夺取敌人大量的物资,用来抵消根据地的物资损失可是绰绰有余,能够大大减轻根据地人民的负担。

最后阶段我军全线出击,横扫兵力分散和失去补给的日军,而后直逼平津地区,打通同山东的联系,强制改编占领区的所有中国军队,为平津战役和进军东北做准备。

随同“捕蝇草”行动计划报到军委的,还有一个机密的“展翼”计划,钟国兴司令员野心勃勃,想乘机用“野狼团”夺取日军的机场,缴获全部的飞机组建空军。但是,飞机可不是汽车,缴获是一回事,能飞能利用又是一回事。他早就听说盘谷基地创办了不少军事院校,其中就有个太行飞行学院,这方面他必须要得到上级的支持。

组成武工队的步兵旅,是从集团军的王牌师,王志勇师抽调的。前面已经介绍过,王志勇团参加收复山西战役归建后,又马不停蹄地参加攻克石家庄的任务。王志勇团从山西归来后,1800余人的加强团,已经扩充到12000余人。由于在收复山西的战役中,他所在的团表现出色,对围歼板垣的第5师团贡献很大,西北集团军政治部建议华北集团军,授予王志勇团“能攻善守”的光荣称号,记集体二等功,王志勇本人记一等功。华北集团军党委根据王志勇的表现,批准他成为中国GCD候补党员,任命他为华北集团军第10师师长,授大校军衔。攻克石家庄的战斗中,第10师又是第一个突破防线攻进城内的,现在担负石家庄的守备任务,第10师已经成为华北集团军中响当当的王牌师。这次抽调的118旅又是第10师的王牌旅,由于部队发展迅速,成明耀已经成为118旅的旅长。这个旅的特点之一,就是戴手表的战士占七成之多,不用说,都是在参加历次战斗中缴获日本人的,说明这个旅多为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战士。500个武工队撒了出去,犹如撒出去了500群狼,在敌占区和游击区打起了现代麻雀战,搞得鬼子焦头烂额。特别是有关日军或物资的调动,经常意外地遭到袭击,运送物资的卡车经常在行进中触雷,而且爆炸威力巨大,常常可以将汽车炸飞。军营经常在夜里遭到迫击炮的袭击,在搜剿的过程中又遭到冷枪的暗算,射击十分精确,多数情况下都是爆头。铁路和公路更是经常被光顾,三天两头中断运输,尽管在津浦铁路沿线布置了重兵,军列仍然受到来自不明方向的炮火袭击。行军的队列在白天居然也被袭击,每次袭击都是冷枪,少则几个,多则十几个军官或技术士兵被击毙,派出搜索分队在搜索途中,又伤亡若干人后,及至到了袭击分子隐蔽地点,袭击者早已遁去。伪政权的办公地被炸无数,大部分已经陷于瘫痪。为日本人效力的汉奸,被镇压的镇压,恐吓的恐吓,惶惶不可终日。在保定至衡水之间的广大地域内,每天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事件,在冈村宁次的案头堆满了来自各地的被袭报告。对这种无视于大日本皇军的存在,严重影响占领区秩序的行为,冈村宁次在感情上是绝不能容忍的,动用重兵对滹沱河两岸几个重点地区进行了铁壁合围,试图彻底肃清这些地区的破坏分子。但是,每一次破坏分子都从容漏网,合围的日军除了触到一些爆炸物,白白增加伤亡外一无所获,换来的只是暂时平静一段时间,其他地方的爆炸和破坏仍然不断发生,使搜剿的日军疲于奔命,常常是按下葫芦起来瓢。无奈的日军只好收缩兵力,各据点的日伪军为了避免袭击,在周围强令百姓挖了几道又宽又深的壕沟,在壕沟之间埋设了地雷,被袭击的次数明显减少,但是同时也给自己囚禁起来,壕沟以外完全成了八路军武工队自由往来的天地。有几个工作开展得十分优秀的武工队,收编了民间的抗日武装,建立起抗日政权,将日伪政权捣毁或驱逐,打出了一片自己的根据地。

武工队的袭扰行动,确切地说是现代麻雀战给鬼子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兵力集结和物资的储运进展十分缓慢。按照计划,日军准备用2个月的时间,完成华北扫荡行动的准备,在我军武工队的干扰下,用了5个月的时间才勉强完成。武工队的袭扰行动,为我军额外赢得了至少3个月的备战时间。大量的武工队活跃在敌后,产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以及同鬼子汉奸斗智斗勇的传闻轶事,将在下一节中详细叙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