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郑和海啸

2010年。

3月1日,中央军委下达重新对东南亚联军加以打击的命令,批准首先拿下苏门答腊岛的“郑和海啸”作战计划。

事前,高层内部对此曾有争论,有人主张应等待联军先发动攻势,然后我地空配合,以泰缅后方基地的强力支援消耗联军刚恢复生气的空军,再后发制人。

但最后决策考虑到东西两方的日本和印度正蠢蠢欲动,留给我们专心打击美国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不能等待,必须迅速击败联军,腾出手来对付新的敌人。

3月12日午夜11时35分,前线指挥部从吉隆坡发出总攻令。一千多架飞机和数百枚导弹立即腾空而起------

3月13日0时30分,作战情报源源涌入前指:左翼机群完成任务已返航,不过飞行员报告他们炸的好像大部分是假目标。

右翼机群遭遇敌优势机群,轰炸分队被迫返航。

中央机群正向右翼迂回支援,但失去与我预警机联系。

敌在海峡用火箭布水雷,海军陆战队1师第一攻击波被阻。

我西线空突部队的蛙跳基地被敌偷袭,数十加油站被毁,机群被迫返回进攻出发地------

3月13日深夜,前线总指挥看着手中的当天战况汇总:我军死伤人员超过五千,损失飞机三百多架,舰船共七万吨------他咬紧牙根下达命令:继续进攻!

3月14日,在解放军不惜代价浴血苦战下,空军夺回了马来半岛和马六甲海峡上空的制空权,海峡的水雷也被清出几条通道;作为预备队的第39和65集团军正通过克拉地峡向西马来西亚进发;海军航母编队已向马六甲海峡靠拢。我军凝聚力量,准备对苏门答腊展开最后一击。

孰料天有不测风云——

3月15日凌晨2时,美国从本土使用几千枚原要报废的洲际导弹,换上常规弹头,大量发射向克拉地峡。正在行进的中国装甲部队几乎全被命中,未及疏散的油车引发了大火,十余万中国军队被地峡周围山地绵延几十公里的大火包围,在不停落下的美国导弹和愈演愈烈的山火中死伤惨重。战区的陆路交通被完全切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军处境维艰,面临崩溃------

3月18日夜,此前行踪诡异,一直在印度洋查戈斯群岛以南洋面徘徊的美印度洋舰队,携六艘航空母舰突然驶向马来半岛。

与此同时,中国第7航空师机场的停机坪上停靠着26架J-11F,这是中国航程最远,最先进的战斗机。飞行员们整齐列队在飞机前,我军前敌总指挥一一向每位飞行员敬礼并握手,最后笔直地站在队前,大声喝道:中国兴亡在此一战!祖国和人民将感谢你们!

空7师长随即命令:弟兄们,跟我上!

机群呼啸升空,飞向茫茫大海。

美国庞大的印度洋舰队气势汹汹扑向马六甲海峡,准备最后收拾掉中国残军。一路上它被十几艘疯狂的中国潜艇不停袭扰,好在它的“海狼”和“洛杉矶”级核攻击潜艇,反潜飞机和“佩里”级护卫舰不离左右,通吃真假目标,付出了几艘军舰和潜艇的代价后,终于让这些中国潜艇永远沉在了海底。

它还把在岸上使用的燃料空气炸药防御系统搬上军舰,弥补“宙斯盾”系统抗饱和攻击的不足,有效应付着中国飞机发射的巡航导弹;并把自己的全部战斗机联队派往400海里外拦截来袭的中国空军机群。他们知道只要缠上几分钟,不给中国人发射巡航导弹的机会,便可迫使中国飞机回航,因为那已是中国空军的最大作战半径。

然而他们不知道有26架J-11F已从另一个方向的“空中隧道”超低空突破了外围防空网。这些中国飞行员没有打算回去,等美军的E-20预警机发现时,他们已经义无反顾地冲到了舰队上空。庞大的舰队如同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扒掉内裤的男子,极不自然地暴露在大胆闯入的中国飞行员面前。

自杀攻击机!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马上联想到了六十几年前的日本“神风”敢死队。各种防空火力迅速在舰队周围竖起火墙。而中国飞机却像磁返老鼠,远远徘徊着。很快美军水兵就明白这是为什么了——舰队上空先后出现了几百个火球。

又来了——有人不屑地嘟囔着。舰队立即开启了功率强大的电磁干扰,这是根据前两次实战破译掌握的昆吾II型导弹频率规律和工作方式施放的干扰,应可有效排除导弹的威胁。

可是,没用!水兵们惊恐万分地发现这次来袭的是落后的昆吾I型导弹。

美舰开始各自逃命,防空效率大减。早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中国敢死队员驾机灵巧地穿行在弹幕中,冷静的把一束束昆吾弹头群引向笨拙躲闪的美国军舰------

十几分钟后,闻讯赶回的大群美国海军战斗机很快撕碎了已无力回航的十几架中国飞机,却悲哀地发现它们自己已找不到栖息之地——所有六艘航空母舰都被击沉。最后只有少数几架飞机幸运地被美军加油机救回最近的查戈斯群岛主岛迪格加西亚机场。

从此,在美国对中国未完的战争中,再也见不到美军强大航母特混舰队的踪影。

参加此次战役的空7师52名飞行员都被授予“中国英雄”称号,他们中只有5人被我潜艇救起,得以奇迹般生还。

针对克拉地峡的局势,中国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由于美军的发射基地主要在本土,根据中美秘密协定不可加以攻击;而全世界几十年都没能解决的反高速弹道导弹问题我们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解决了。

与会专家绞尽脑汁,最后想到,此次与弹道导弹大范围攻击不同,是集中于克拉地峡狭小范围内的进攻,这意味着攻击弹道的高度集中,既然如此-----

次日,我太空联合指挥部指挥防空部队把从上海空运来的新型燃料空气炸药炮弹密集射入克拉地峡上空,将来袭的美国洲际导弹撕成了亿万火花。

这之后,落到克拉地峡的导弹数目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下降。

3月22日,美国发射的50多枚弹道导弹竟无一发落地。

3月25日,美国被迫停止了对克拉地峡的导弹攻势。

驻菲律宾的联军总司令曾建议把具有释放大量假弹头功能的现役洲际导弹改装为常规型,继续攻击我军,被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否决,理由是不能拿美国战略核武器的秘密冒险,万一中国人再想出了办法——到目前为止他们干得都很出色——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了弹道导弹的威胁,灭火大军很快从东岸平原陆地和西岸海上展开,救出了近五万被困军人。战区工程部队很快修复了地峡交通,并对山区公路进行改建。中国军队终于稳住了形势,开始重整旗鼓,准备反攻。

“郑和海啸”计划将重新启动。总攻日期为5月30日晚11时。

随着解放军的节节胜利,海内外的华人大财团和大公司渐渐靠向中国政府,开始竞相为战争服务。他们使用中国政府拨付的数千亿军费,购置机器,更换生产线,转产利润丰厚的武器系统,同时大量套购占领区企业的股票,债券,房地产,土地,甚至用低得可笑的价格购买油画,古董和艺术品。在解放军尚未登陆或还未站稳的地区,他们慷慨资助华人地下组织,给濒临破产的外国华人公司输血,并同华人地下组织的要人谈判,商妥买下当地最有潜力的矿山,油田,工厂和农场。

中国商人正在默默地接管战后的世界——像真空吸盘般吸进占领区的一切重要资源,再从中国农村招收劳力,从城市吸引技术和管理人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建立起了一个个新的经济王国。

中国政府因此而不必冒着破产的危险支撑战争,并把以前过剩的农村劳力和严重的城市失业问题一扫而光,国内经济空前繁荣。

吉隆坡出现了大批从国内涌来寻找机会的中国人,他们以低廉的价格向马来半岛军管会收购占领军没收的马来人的企业,楼宇和橡胶园,很快便把自己当作这里的主人:吉隆坡本来就是华人创立的城市,这回可算到家了!

5月30日晚11时,“郑和海啸”第1阶段计划开始实施,中国海空军和第二炮兵的强大火力突然向苏门答腊岛棉兰以西50公里处海岸线发难,炮火中海军陆战队1师和2师抢滩登陆,印尼海防部队丢盔弃甲,狼狈溃退。

6月12日,我海军陆战队已在苏岛西北角形成一个沿海岸30公里长,纵深15公里的滩头阵地,并派出两栖坦克部队,截断了连接亚齐省首府班达亚齐和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的铁路和公路。

联军在苏门答腊地区的指挥官,美第18空降军军长得知中国军队在苏岛西北登陆大感意外,他掌握的一切情报都证实中国的主攻方向应在苏门答腊岛中部的廖内省,也只有廖内群岛的地理条件能为中国军队提供理想的踏板------思考片刻,他下令驻廖内的第3机步师全师戒备,严守海岸,不得妄动;又令驻亚齐的第10山地师迅即出动,夹击中国登陆部队。

6月15日,我海军陆战队1师在一座深入滨海平原的小山构筑阵地,与东援而来美第10山地师展开血战。

7月1日深夜,“郑和海啸”第2阶段计划开始实施——中国第15空降军Y11型运输机群从桉城机场陆续起飞;分散在马来半岛西海岸的西部攻击群近千架直升机也分批升空。

这次空中奇袭的目标是只剩下印尼军队把守的班达亚齐。

7月3日,我军攻占班达亚齐,立即分兵包抄美第10山地师。

7月4日凌晨,联军指挥官得知了中国西部集群的跨海攻势,他的老部队第10山地师除向山区迂回的一个团外,已陷入中国军队重围。

他知道让印尼军队去进攻解放军无异以卵击石,可依靠的只有廖内省的第3机步师,占碑省的英国第1装甲旅和重新组建的驻西苏门达腊省的第101空突师及驻南苏门答腊省的第18空降军。他马上命令第101空突师和第10山地师在包围圈外的那个团去救援第10山地师主力。

但对是否出动苏岛中东部的部队,他仍在犹豫不决,凭直觉他感到中国人的胃口不会只是吃下他的第10山地师------

第10山地师的告急电还在不断冲击着他的耳朵:该师四周出现的中国部队的番号除已知的陆战队外,已有四个空突军和一个数字化军之多;另据班达亚齐港传来的情报,解放军第39集团军之装甲部队已在港口登陆。

东南亚联军总司令来电提醒他不要重蹈德国人在诺曼底的覆辙,并允诺会让印尼政府出动两支精锐部队——战略后备部队和陆军特种部队——前往增援。

思考许久,他决定不去理会中国人虚虚实实的招数,按美国人的效率观念,大战中,不能容忍自己的主力部队防守没有敌人的区域——他终于命令:第3机步师,第18空降军和英第1装甲旅即刻出动,与第10山地师和101空突师会合,集中全力消灭苏门答腊西北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和其他登陆部队。

7月5日深夜,印尼陆军特种部队进驻南苏门答腊首府巨港。这支6500人的部队俗称“红帽兵”,向来负责特别军务,在前总统苏哈托执政年代,经常出动镇压民主力量,对付老百姓很有一套。这次又故态复萌,按黑名单依次绑架了巨港的华人领袖,还四处强奸华裔妇女。对该地防务反而不上心。

同时开到榜省的印尼战略后备部队更变本加利,从首府捕捞市抓走大批华人富商,装上卡车运往东部沿海的威甘巴斯大象训练中心,用四头苏门答腊象拖住华人的四肢,拷问所藏财宝的下落。问完后便把这些人分尸,投喂附近的苏门答腊虎,使这个天堂般的旅游景点变成了人间地狱。

7月6日,得知美军主力移动的情报,我军前敌总指挥下令:执行“郑和海啸”第3阶段计划!

晚11时,中国军队开始连续猛烈轰炸联军在廖内群岛,曼卡岛,占碑省及南苏门答腊省的滩头阵地。

从午夜到凌晨,我第15空降军主力分别在占碑和南苏门答腊的联军海岸防御工事后面陆续降落;第5数字化军和第14空突军的直升机在空军战斗机的护卫下,开始在廖内群岛强行着陆。由于美军主力的离去,战场上的印尼守军在解放军登陆部队如虎驱羊群般的打击下,四处逃命,溃不成军。

西部集群司令从幸存的华人口中得知印尼军队的暴行,愤然下令所属部队不准接受印尼陆军特种部队和战略后备部队的投降!

7月10日,廖内群岛和南苏门答腊首府巨港落入我手,解放军重装部队开始源源登陆。穿梭运行的大型船队不断把坦克,装甲车,自行火炮,导弹,推土机,卡车及其他重型装备送到港口。

7月17日,西部集群的第1,12,31集团军全部和39集团军的两个师已在苏岛登陆完毕。空军的四个航空师也顺利转场南苏门答腊的五个机场。

联军败局已定。

7月18日,苏岛联军指挥官沮丧地发现他最初的判断是对的,却在最后一刻作出错误选择,导致形势急转直下。

目前中国装甲部队先于英第1装甲旅抢占桶榜港,并抵达海滨封锁了爪哇与苏门答腊两岛之间的異他海峡。至此,联军被困苏岛的事实将成定局,命运不容乐观。

无奈之下,他向联军总司令发出一封措辞强硬的报告:如不想使苏岛联军全军覆没,唯有利用尚在手中的西苏门答腊省会巴东市的港口,撤退联军。

7月19日,联军总司令急令爪哇守军筹措船只,供苏岛联军撤退。焦急使他们顾不上保守秘密了,在电视和广播中向印尼全国呼吁,号召所有拥有船只的人都来加入这支敦刻尔克式的“舰队”。

数以千计的水手和业余水手驾驶各色船只闻讯赶来,这些大到数千吨位的货轮,几百吨位的渔船,和小到仅能载数人游艇很快在爪哇西南部港口汇集起来,组成一道奇形怪状的风景。

7月20日,中国空军对仓皇撤退的联军进行了三轮猛烈轰炸。望着火光一片,浓烟滚滚的巴东港,联军指挥官知道用船撤退已无可能,断然命令部队放弃所有辎重,登上运输机和直升机逃离苏岛。

7月24日,解放军先头部队突入巴东市。联军只来得及把三万六千美英军队和四千印尼军队输送爪哇岛,撤退行动中损失了140多艘舰船和220多架飞机。

整个苏门答腊战役,联军丢掉了四万七千美英军队和近十万印尼军队。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