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天下 正文 迷局(22)

两只蝴蝶飞 收藏 1 10
导读:浪子天下 正文 迷局(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冯强死了,死在了黑龙会的地盘里,死在了别人的枪口下,一枪毙命,正中心口,而且是死在了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凶手打死他后喊了一句“操你妈的,敢到我们地盘来撒野”就跑了。许多人听到了那句话。


“啪!”的一声桌子上的茶杯被震得哗哗作响,“妈的!真敢下黑手啊!别让我抓到你是谁,如果让我抓到你我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毒哥暴跳如雷,唯一的一个他最信任的人被杀掉了,他即心寒又心疼。枪口已然指向了他,今天能杀死小冯,明天就能杀死我,到底是谁哪?竟然不怕出人命案子,胆子着实不小。虽然知道是有人背后搞鬼,但是既然惹到我的头上解释天王老子也不行。


“来人!!!马上把兄弟们全派出去,立即把小冯的朋友和仇家全部给我带来!”“是!”


虽然他知道这些人不可能是杀小冯 的凶手,但有一点儿希望也是好的,他还知道那个人喊的那句话就是为了栽赃到‘黑龙会’。他更知道,人还得继续死下去,最少还得死两、三个,只不过不知道下一个是谁。k市的世道要变了,种种迹象表明,有一只黑手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他向来佩服自己的头脑,因为自己总是比别人看的更高更远,虽然这一次自己虽然看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儿,可就是算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谁。


电话响了,是黑龙帮帮主打来的,毒哥抄起电话说道:“喂!哪位?~~噢!李子波,李帮主,你好啊!”“你好!你好,毒哥啊!关于小冯的死你不会怪我没招顾到吧?我也是没想到啊,竟然敢在大白天就杀人,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啊?”李帮主说道。“哪里!哪里,我怎么会怪老弟你哪!我还不是在你的照顾下吃口饭,至于我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啊!唉~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原来的江湖了!我老了,是该到了退出的时候了,现在的江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既然人已经死了,就没有了利用价值,不提也罢!还是多考虑考虑现在的情况吧,有人挑起是非的事是不能跟他说的,他如果做了防备,我就没有利益可言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拿得起,放的下,决不为已经过去的事来影响现在的利益。


放下电话,李子波对弟弟李子豪说道:“怎么这回老毒物这么好说话,不会想着耍阴谋诡计吧!我们得小心点儿,别着了这老小子的道。来人~传下话儿去,各个场子加派人手,注意陌生人的一举一动,有情况及时汇报。”命令发下去,自然有人会去执行,就听走廊里打电话的声音彼此起伏,很是热闹。


“哥!你看这件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先是毒老头的人死在了夜莺的夜总会里,紧接着又是他的保镖死在了我们的地盘上,而老毒物却没什么大的反应,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里面一定有问题。”


李子波沉吟道:“是啊!电话里听他的意思也是不想追究这两件事了,我也不明白老东西是不是脑子坏了,如果他不给自己的兄弟们一个交代的话,他的威信和脸面将会怎样,他不会不明白这样做的后果,除非他.....”李子波猛然一惊,李子豪连忙问道:“除非他什么?你快说啊!”李子波沉思半晌又说道:“除非他真的想退出江湖或者他本身就是这其中的一份子。”


说道这里猛然又一惊,说道:“光看守自己的地方还不行,小豪,你立刻去安排人去老毒物的地盘监视他们的动静,还有‘夜莺’,‘南霸天’那里也需要派人”“有必要吗?”李子豪说道。“屁话!你知道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早做防备总比没做防备要好的多。另外,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出去惹事生非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自己的兄弟总是吊儿郎当,只知道喝酒、耍钱嫖女人,什么时候能帮自己干点儿事啊!唉~


李子豪并没有将哥哥的话放在心里,‘黑龙帮’在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帮会了,上到市长、局长,下到地痞流氓哪个敢不给他面子,所以他依然我行我素,该喝酒就喝酒,该玩儿钱就玩儿钱,这不,又带着两个漂亮妞到自己的别墅喝花酒了么。


夜莺接到手下的报告说自己的场子里出现了‘黑龙帮’的人,人数还不少,不过不像是来砸场子的,好像是来监视我们的。


夜莺的头疼的厉害,自己一个女人创下这一片家业不容易,早先靠自己的美貌与手腕儿傍上了一个副市长,在他的照顾下打下了一点儿基础才慢慢发展到今天,‘毒’‘黑’两家怕得罪了市长才没敢动她,等那个市长调走了,没人再来照顾自己了,他们想吃掉自己已经晚了,因为自己已经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可他们要是真的狠心吃掉自己,自己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的。那些老是来白吃白喝的科长、局长、处长别看没事的时候满嘴应承什么事儿都没问题,要是真到了有事儿的时候就一个个溜的比耗子还快,一见是自己的电话不是不接听电话,就匆忙关机,没一个好东西。


她罢罢手,没说话,端着一杯鸡尾酒依然苦恼的想着;难道我真的没办法了吗?难道我真的要舍去自己辛辛苦苦创下来的这一片家业?不行!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平白无故地拿走属于我的这一切。想到这里,拿起电话就拨了一个号码“喂!三狼吗?我是夜莺,我想雇你给我办一件事,对..价钱好说,对..嗯!好的!好的..后天下午..嗯!好的,后天见..好,再见”


公安局刘局长是依靠他的姐夫才爬到这个位置的,他姐夫是省政治局常委马子瑞。此人会吃、会玩儿、会耍钱、会嫖女人,正要是玩儿的东西他都会,要论真才实学他却没什么能耐。他只会对上级点头哈腰,拍马奉承,活像一个三孙子。对手下人谩骂侮辱,苛刻要求,就像一个天王老子。破不了案,他就破口大骂,就好像手下人个个是酒囊饭袋,破了案子后大肆宣扬,荣誉他自己全包圆儿,没其他人什么事儿。就像上回夜莺夜总会死的那个案子至今未破,包括刑侦队长自上而下全部都挨了骂。因此从他到来的那一天起,公安局里总是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氛,干警们没精打采,不愿动弹,就算这回冯强的死也没有激起他们破案的心情,虽然是个大案子。三三两两的干警们打着找线索的名义出来喝酒、打麻将,以避开那看着就恶心的刘局长。


我仔细地分析着兄弟们收集来的情报,对各个帮派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动静还小了点儿,还得加强他们之间的矛盾,不然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干起来。我对毒哥的反应感到一丝好奇,难道他看出了点儿什么,是他不愿挑起事端,还是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好一举成擒,把他们一网打尽?又或者跟我一样等着坐收鹤蚌之利?此人的心计极深,我得相当小心为是,看来我们这边同时也需要弄出点儿动静了,不然老狐狸会起疑心的。


“大哥”我对萧野说道“你看,他们的矛盾还聚集在引而不发的情况下,我们得想个办法让他们干起来,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发展我们的实力,另外,老狐狸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可能嗅出了点儿什么,为了不让他起疑心,我们得做点儿什么,好让他不要往我们这里怀疑。”


“是啊,这个老狐狸不简单,他头脑相当灵活,如果我们平平安安没什么动静的话,他也许会真的怀疑我们,帮主,你放心,这件事我去安排,保证闹的他热热闹闹,让他决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好,你办事我放心”和萧野又商量了半天,制定了下一步的计划才匆匆吃了点儿饭。


第二天上午十二点左右,正是下班的时候,一个不太宽敞的街道上,从南向北有一伙人正挨家挨户的收取商店的保护费,他们是‘青虎帮’的人。突然,从南、北两个方向冲出了两伙人,蒙着面手里提着片刀、钢管、木棍向‘青虎帮’的人包围过去。米大正领着小弟们收着钱,就听其中一个兄弟大喊道:“不好!我们被包围了,快喊人去!”可是,已经完了,包围圈已经形成,他们没有退路了,只好背靠背面向外形成一个圈子做着看似徒劳的抵抗。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你们难道不知这是谁的地盘吗?”米大故作镇静地大喊道。


“嘿嘿!我们就是冲着你们来的,甭说废话了,你们今天是讨不了好儿去的,兄弟们,上”一个看来像是领头的人一声令下,带头就冲了上来。


路人见有人火拼,纷纷避了开去,生怕一不小心挨了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有的人在远处偷偷观望,有的人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就是没人上来劝架,呵呵!谁敢啊。


二、三十个人打七、八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一开始米大他们还与他们打的有声有色,不时有几拳能打倒几个蒙面人,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不一会儿只听“哎哟!”“妈啊!”“呜!嗯”一片哎哟之声,米大的脸上好像挨了一刀,流着血迹,一边儿骂着,一边儿还着手,嘴里还喊着别人赶紧去叫人。突然一个从后背袭击的人一棍子击中了他的后脖埂,他踉踉跄跄地向前跑了几步,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地上,围攻的人一看有机会,全部一拥而上举起家伙就下起了毒手,刀面上滴着血,棍子也折了,钢管也弯了,再一看‘青虎帮’的人没一个是站着的,全部衣衫褴褛,浑身血泊,哼哼唧唧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片喊杀之声,显然是‘青虎帮’的兄弟们来支援了,“走~”呼啦一下子,头带蒙纱的人瞬时就走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七、八个受伤严重的人。


“他妈的!谁敢动我们‘青虎帮’的人,不要让我抓到你们,我操你们爹娘的”萧野破口大骂,“快!快把车开过来,赶紧送他们到医院”一辆解放面包车开了过来,萧野指挥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受伤的人抬到了车上,嘴里骂骂列列的叫司机快开车,面包车绝尘而去,警车却还没来到。路人纷纷叹息着世道的炎凉,直道社会的腐败与糜烂。


车,依然在飞奔,米大与众小弟静静地躺在地板上,萧野笑眯眯的瞧着米大那满脸是血的脑袋,“妈的,演的真像,行了起来吧,别他妈装了,再装我真他妈让你们到医院去休息休息去”米大一听,急忙一骨碌爬起来笑嘻嘻的说道:“大哥!我还没和你享够福呢!我可不想去,要去你让他们去得了。”说完指了指后门陆续爬起来的兄弟们。


剩下的兄弟们一听,立刻就喧哗起来“米哥我鄙视你,你小子重利忘义!”“就是,我们合伙把他打到医院去!你们说行不行?!”“好!!就这么办!上啊!”没等米大坐稳,众小弟一拥而上,把米大按在地板上就是一顿乱捶。直打的他嗷嗷直叫,嘴里还不服的说道:“小子们,等我起来咱们再说,看我不把你们打的不叫娘都不行”“哼~既然这样儿,兄弟们!今天我们就先把他打的直叫娘”车内空间小,米大想贩身都不行,更何况想站起来“打啊!不要让他起来啊!不然我们都得挨揍,先打服了他再说”萧野微笑着看着他妈打闹。


五分钟后,众小弟笑呵呵的看着地板上直“哼哼”的米大,米大冲着萧野抱怨道:“大哥~你怎么不给我申冤啊!我不想活了,竟然被自己的小弟给欺负了,老大!你要替我报仇啊!不然我死不瞑目啊!”他装着可怜像以博得老大的同情心。


“呵呵!他们这是太爱你了,想和你亲近亲近,这我管不了,我总不能逆了他们的好心吧?你们说是不是!”“是啊!我们就是太爱你了,米大,我们还想再跟你亲近亲近,兄弟们好不好啊!”“好~~”兄弟们齐声答道。米大一听,连忙叽哩咕噜地爬了起来坐在了椅子上说道:“好..好兄弟,下回再亲近,下回”直看得萧野与兄弟们哈哈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