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八篇 大洋激流 第七章 全军覆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自古以来,战场上阶杀敌三千,自损八百,而真正能够做到歼灭敌人,而自身损失微乎其微的战斗是很少见的。而这次也不例外,莫怀聪虽然战胜了吉纳的舰队,但是自己的损失仍然非常巨大!

“……损失最为惨重的是第12舰队,两艘航母战沉,一艘遭到重创,而第11舰队的两艘航母也遭到重创,只有第14舰队没有航母损失。另外,航空兵损失了15%左右,舰队的整体战斗力下降了20%……”

“记住,等下立即向海军司令部报告我们的损失情况,让他们尽快为我们补充新的航空兵,越快越好!”

张廷贵记下了司令官的命令,其实不用莫怀聪吩咐,他都要立即跟海军司令部联系,舰队最主要的攻击力量就是航空兵,而航空兵的惨重损失是必须得到补充的,不然舰队无法继续作战!而损失的战机中间还包括那些返回了航母,但是因为受伤比较严重,已经失去了修理价值,以及在战斗中,当航母遭到攻击,被迫从甲板上推到大海里的战机。这么算上来,舰队航空兵的损失就达到了25%左右,几乎1/4的攻击力量被消耗掉了!

在和平时期,每一支航母编队的核心是一艘航母,以及航母上所携带的一支战术战斗机联队。而为了便于行政管理,以及相应的训练与补充,每支航母编队所携带的战术战斗机联队基本上是固定的,并不会发生多大的变化。航母出海的时候,战机联队跟随一起行动,而航母停靠在码头上的时候,战机联队则到附近的空军基地驻扎。但是在战争时期,海军航空兵战术战斗机联队的配置却要灵活得多了,只要有需要,任何一支战术战斗机联队都有可能被分配到任何一艘航母上,但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和平时期的固定搭配基本上是不变的。而为了补充战斗中的损失,海军还专门成立了战术战斗机司令部,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航母战机联队组织的预备队,平时负责新飞行员的训练,以及战备培训工作,而在需要的时候,则可以将这些战机随时分配到出现损失的战斗机联队去。因此,战术战斗机司令部的编制是不固定的,人员与飞机随时都在流动。比如现在,莫怀聪的舰队损失了那么多战机,那么就都得从战术战斗机司令部的编制中得到补充,而不是去抽调别的战斗机联队的战机!

负责战报统计的参谋很快就做完了工作汇报。这次的损失相对来讲是很惨重的,比第三次中途岛海战的损失都小不了多少,但是比起他们获得的战果来讲,这点损失却算不了什么!

“现在,让舰队原地组织防御休整,特别要注意反潜工作,同时掩护受损的战舰撤回来。而打捞落水人员的工作必须尽快完成,特别是对飞行员的搜救工作要抓紧进行,不能拖到天黑之后,不然那些落水的飞行员就危险了!”

“是!”参谋点了点头,立即去下达命令了。

“莫司令,我们不追击美国舰队了?”这时候,开始一直保持沉默的冯国风开口了。

“放心吧,吉纳是逃不掉的,我让他逃了三次,好事不过三,这次,怎么也不会让他逃掉!”莫怀聪笑了笑,对张廷贵问到,“战列舰编队去行动怎么样了?”

“正在按照你的命令前进,但是还没有与美国舰队接触,现在我们怀疑,吉纳为了躲避我们的追击,肯定采取了最保守的办法,沿最南面的航线前进!”

“那我们部署在那边的潜艇有消息了吗?”

张廷贵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第12舰队最后攻击的时候,发现美国舰队的几艘主力战舰的速度都已经降低到了30节左右,他们没有那么快进入我们的潜艇伏击圈,大概会在今天晚上跟我们的潜艇接触!”

“很好,电令各潜艇,有机会就上去摸上一把,如果机会不太好的话,那就不要蛮干,我有的是办法收拾掉吉纳!”

冯国风一头雾水,开始莫怀聪在部署拦截美国舰队的任务时,他正在与别的作战参谋商讨进攻南太平洋的事情,所以对这一安排一点都不了解!

“小冯,我们来看看吧!”莫怀聪似乎看出冯国风的不解了,反正他现在也没有多少事情做,就把冯国风叫到了电子地图前。“很明显,吉纳受到了我们的三轮攻击之后,他就只有逃命的份了。而以吉纳的精明,他不会想不到我们要对其进行拦截。所以,他会选择最稳妥的航线撤退,那就是沿着萨摩亚群岛南面向东航行,直到库克群岛,再转为向北,返回圣诞岛。当然,此时他也有一个选择,及可以继续向东航行,去塔希提岛。但是不管他最终去哪,都要经过两处地方,一是萨摩亚群岛南面,而是萨摩亚群岛到库克群岛之间这近700公里的航线!”

“莫司令,那你是准备在这两处地方对其进行拦截了?”冯国风点了点头,这是吉纳选择稳妥路线所必须要走的航线,而且这也是能够对其进行拦截的地方了!

“对,要在萨摩亚群岛南面对美国舰队进行拦截,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调动水面舰队,如果事先安排的话,肯定会引起吉纳的猜疑,从而使他不走这条航线,那我们的水面舰队也要扑空!所以,在战役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命令在这附近活动的潜艇都集中到萨摩亚群岛的南面去,先用潜艇冲击一下!虽然现在只有几艘潜艇到达了埋伏海域,不足以对吉纳构成十足的威胁,但是却能够迫使他更加慌不择路的逃跑,为我们水面舰队的拦截提供机会!”

“我们还有舰队可以使用?”少校愣了一下,在他看来,所有的水面舰队都已经投入战斗了,现在哪还有更多的舰队呢?

“我们的战列舰编队!”张廷贵插话进来。

“对,就是我们原本在塔瓦拉岛附近支援登陆作战的战列舰编队!”莫怀聪笑着点了点头,“我已经在12小时之前就让他们撤出了支援登陆作战的行动,并且开始向东航行,而此时,他们应该已经到达了法考富环礁的东面,但是并没有遇见撤退的美国舰队,所以可以肯定吉纳走的是萨摩亚群岛以南的航线,而我们的战列舰编队有足够的时间冲上去拦住吉纳。这次,就算吉纳长了翅膀,他也飞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这时候,冯国风才明白,莫怀聪不但看到了胜利,而且还早就已经做好了痛打落水狗的准备。而这就是一名参谋与一名司令官的差距了。参谋更注重的是眼前的事情,而且更多的时间用在执行司令官的命令上。而司令官则能够对全局进行统筹考虑,做好一切准备,在必要的时候,这些准备工作就会显示出其效果来,从而决定战场上的胜负!

海军司令部很快就答复了莫怀聪的要求,补充的战斗机部队是直接转场飞到关岛来的,随后将补充到各舰队去。这让莫怀聪也定下心来。现在他手里拥有7艘航母还可以继续作战,而且航空部队齐装满员,这让他对未来的战斗充满了信心,这支庞大的力量足以横扫美国在南太平洋上脆弱的防线了!

吉纳此时的心情却很不好,或者说是很焦虑。舰队已经撤退了4个小时,现在正航行在萨瓦伊大岛的西南面,即将进入萨摩亚群岛南面的航线了。但是,到这个时候,莫怀聪的追击部队还没有赶上来,难道中国的指挥官又有什么新的花招吗?

“侦察机有情况了吗?”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吉纳让两艘受损的航母派出了几架战斗机,去寻找中国舰队的下落,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遭到中国舰队的突然袭击,那样的话,他们可顶是无法撤回去了!

“暂时还没有,我们的战斗机已经出发了快2个小时,但是仍然没有发现中国的追击舰队,难道他们放弃了?”史密斯少校吃了几片镇定药物之后,此时也平静了许多,他似乎把几个小时前的惨败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可能的,我们已经在莫怀聪的说里逃过了三次,这次,莫怀聪拥有这么大的优势,而且又没有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扰,他不可能轻易的放弃追击行动的!”吉纳很肯定这一点,“也许,他正在考虑用别的办法来消灭我们!”

“这附近,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大概就只有中国的潜艇了!”

吉纳一愣,目光停留在了副官身上,接着说到:“对,肯定是这样的,立即加强舰队的反潜防御,把驱逐舰都派上去,有反潜能力的巡洋舰也用上,不管怎么样,中国潜艇肯定已经布置好了埋伏圈,我们此时调头已经太迟了,必须要挺过去!”

吉纳的推断很快就应验了。当舰队刚刚进入萨摩亚群岛南航线的时候,在舰队前面担任反潜巡逻任务的驱逐舰就已经发现了不明的声响信号。接着,一直伴随舰队行动的几艘潜艇也各自发现了海里的目标。反潜作战立即开始,而当吉纳看到各反潜部队送上来的结果时,却是苦笑不得!一个小时不到,就干掉了好几艘中国潜艇,这有可能吗?要知道,即使是专业的反潜舰队,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效率。中国的攻击型核潜艇的偷袭能力是出了名的,他们在太平洋上的破交作战更是战果显赫,有这么容易就被反潜战舰给干掉吗?

“这些很可能都是中国潜艇放出的诱饵,他们的伏击圈在后面!”

“对,这表面上的东西根本就不可相信!”吉纳虽然不算是反潜战的专家,但是他也明白,潜艇要想设伏,这简直太容易了,而且要想攻击隐蔽下来的潜艇,这是最为困难的,特别是当潜艇停止前进,完全安静的停下来等待猎物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发现这些埋藏在深海里的杀手!

为了避免遭到中国舰队的追击,吉纳没有下令降低舰队的速度,现在他只能拼一下了,潜艇可以偷袭,但是绝对难以一口气吃掉这么多的战舰。所以,在吉纳看来,即使受到潜艇袭击后会有所损失,但是这绝对比让中国舰队追上来,搞得个全军覆没要好得多!

舰队继续前进了2个小时,当第一次鱼雷袭击警报响起的时候,吉纳的心情紧张了起来。中国的潜艇终于动手了,而这次,担任反潜任务的战舰甚至没有提前发出一点信号,也就是说,中国潜艇的隐蔽非常到位!而那些为舰队护航的美国潜艇也立即投入了战斗,利用鱼雷的航行线路迅速的寻找着发动攻击的中国潜艇。

海面下的战斗暂且不说,海面上,十多艘美国战舰艰难的躲避着成群而来的鱼雷。虽然反鱼雷防御系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大部分的鱼雷都被拦截下来,或者是受到干扰偏离了目标,但是这种被动式的防御,不可能消除所有的威胁!

当“斯普鲁恩斯”号航母的舯部因为大爆炸而被抬离水面的时候,吉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接着,才穿来了猛烈的爆炸声。击中航母的是一条智能鱼雷,而命中点就刚好在航母的弹药库旁边!虽然航母上的弹药库早就已经注水,并且被隔离开来,但是鱼雷战斗部里的大量燃烧剂产生的高温是不可阻挡的,而海水,在很大的程度上反而助长了鱼雷战斗部爆炸产生的威力!很快,被命中的这座弹药库里的上百枚炸弹就猛烈的炸开了。这些弹药都是用来打击战舰的,现在却摧毁了自己的母舰!

弹药库爆炸,任谁也拯救不了“斯普鲁恩斯”号了。舰长几乎是在中弹的同时就下达了弃舰的命令,但是这道命令仍然太迟了。很多原本在动力舱内抢修的官兵都没有来得及逃出来,只有在上层甲板,以及飞行甲板上的官兵来得及坐上救生艇,逃离就要沉没的航母。短短的15分钟之内,这艘排水量达到了15万吨的超级航母从海面上消失了,而伴随着它一起沉入海底的还有上面的1000多名官兵,而海面上的数百名官兵则在等待着营救!

“让各战舰尽量加速,反潜驱逐舰近距离掩护,把鱼雷与反潜诱饵都释放出去!”此刻,吉纳也顾不上那些落水的官兵了,萨摩亚岛上的守军肯定会来营救他们的,而此时舰队如果停下来的话,就会成为中国潜艇的靶子,而为了几百名官兵,任何一名舰队司令官都不可能拿他的整支舰队,上万名官兵去冒险!

吉纳的决定是相当正确的,虽然有点冷酷,但是这是指挥官必须要做出的决定。而接下来,舰队反而没有受到潜艇攻击了,大概是护航的美国潜艇缠住了伏击的中国潜艇,或者是在这一附近海域活动的中国潜艇本身就不多,是偶然遇上吉纳的舰队的,所以吉纳也稍微放下心来了,但是当舰队继续前进的时候,他却开始担心另外一件事情了!

美国在萨摩亚群岛上并没有驻扎空军部队,在库克群岛上也没有空军。而从萨摩亚到库克群岛之间有大概700公里的航线是没有任何掩护的。即使以舰队现在的速度,也需要花上半天的时间才能够走过这700公里的航程。但是对一支存心要拦截他们的舰队来讲,半天的时间已经太富裕了!

“将军,你是在担心中国舰队正在准备对我们进行拦截?”史密斯现在已经有点神经质了,看来,那几片镇定药物的效果已经过去,对他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吉纳看了一眼副官,敏锐的认识到史密斯的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因为他从来还没有遭受过这么惨重的失败。“少校,你应该去休息了!”

“不,将军,我应该留在这里,这是我的职责!”少校副官很是顽固,“将军,我怀疑中国舰队会在前面对我们进行拦截!”

吉纳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不想太过度的刺激这个年轻人,所以很轻声的问到:“那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呢?”

“将军,你说过,莫怀聪这次不会放过我们的,他已经把潜艇兵力都用上了,而他们舰队的损失并不严重,还有继续作战的能力!而我们选择南面的航线,至少耽搁了4个小时,这样的话,他肯定有时间组织拦截工作,而且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位置,那么就必然对我们进行拦截!”

吉纳苦笑了一下:“对,但是我们却没有选择,此时我们必须要通过前面的这片危险海域,而只要到了库克群岛,我们就算安全了!”

美国舰队可能会安全吗?当莫怀聪收到了潜艇发来的电报时,就已经注定吉纳不可能到达库克群岛了。

“一艘潜艇就干掉了美国的一艘航母,我们应该给那名艇长记一大功!”

“更重要的是,他迫使吉纳撞上了我们的枪口,就这点,那名艇长都可以拿到勋章了!”莫怀聪笑了起来,“现在,就要看我们战列舰编队的能力了!”

“将军,你难道不怀疑吉纳可能会提前离开舰队吗?”这时候,冯国风插了一句进来。

莫怀聪皱了下眉毛,示意冯国风说出他的理由来。

“吉纳身为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而且与克拉克的关系非同一般,此时美国舰队败局以定,难道克拉克就不会想办法把吉纳先搞回去?舰队损失了可以再建,但是优秀的指挥官损失了,恐怕就永远都补充不上了!”

莫怀聪一愣,他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在他看来,舰队司令官与舰队同进同退,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在美国,这似乎就是不自然的事情了。

“现在还来得及!”这时候,旁边的张廷贵开口了,“吉纳是一个极有荣誉感的人,即使要走,他也应该在等到舰队安全之后才撤走,所以他肯定会在舰队到达库克群岛之后,才想办法搭乘飞机离开。而以美国战术运输机的活动能力,他肯定是乘坐飞机去圣诞岛,然后转往瓦胡岛。而我们现在立即让第14舰队杀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拦在库克群岛与圣诞岛之间,只要吉纳走这一路线,就将所有的美国运输机都击落!”

莫怀聪没有立即做出决定,过了一会,慢慢的说到:“两位,你们认为动用一支舰队去拦截一名对方的指挥官,这值得吗?”

两名参谋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同时点了点头。冯国风说到:“司令官,这绝对值得,能够在太平洋上为你制造麻烦的就只有吉纳了,干掉他,比干掉一支舰队还要划算!”

“对,没有了吉纳,美国就别想在太平洋上逞能了!”张廷贵也是毫不迟疑的样子。

“那么,专门对付对方的指挥官,在道义上……”

“战争还讲什么道义?如果能够更快的赢得胜利,而且能够使自己的损失减少到最小,我看这就是战争的道义!”

“莫司令,别犹豫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不是一直在想办法消灭吉纳吗?如果这次放他回去,那我们派出战列舰编队去拦截又有什么作用?”

这次,莫怀聪没有再反对了,只是慢慢的点了下头:“好吧,但是让第14舰队要小心行动,不要进入美国空军战术战斗机的打击范围,尽量不要暴露!”

第14舰队正在协助另外两支舰队打捞落水人员,而且此时负责支援登陆部队的也是第14舰队,在收到了莫怀聪所发来的命令之后,舰队立即重新组织了起来,脱离了在塔瓦拉岛附近的战斗,立即全速向东航行。

几乎同时,吉纳的舰队遭到了中国战列舰编队的拦截。当吉纳派出的无人侦察机发现正从北面杀来的中国战列舰编队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绝望。他知道莫怀聪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是没有想到,莫怀聪竟然把手里所有的战列舰都组织了起来,发动了一次远程奔袭!

“将军,现在还有机会,你赶紧撤吧,舰队由参谋长来指挥就够了!”史密斯已经表现得太歇斯底里了,在他看来,这次整支舰队都要完蛋,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反击了。

“撤?要撤,也要等到舰队安全之后,少校,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吉纳看出史密斯已经失去了控制,但是他仍然没有迁怒于这位副官,史密斯是无辜的,全舰队的官兵都是无辜的。

“司令官,中国舰队还在全速逼近,再有10分钟,他们就将开始炮击了!”参谋们的神色反而要镇定一点,大概他们太年轻,还不知道这个危险吧。

“知道了,立即让驱逐舰与巡洋舰准备发射远程反舰导弹,能够拖上一阵就拖上一阵吧!”吉纳苦笑了一下,“能够联系上塔希提岛上的空军吗?”

“已经联系上了,但是他们的战机飞不了这么远,无法为我们提供支援!”

“那再联系圣诞岛海军基地,让他们想法把附近所有的远程轰炸机都集中起来,对中国战列舰编队进行集中突击!”将军快速的做着部署,“对了,给各战舰下达命令,如果支持不住的话,可以弃舰,而不用再请示我了,祝大家能够平安返回基地!”

虽然舰队里还有一部分防空战舰,但是在面对中国战列舰编队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时,这点防空力量就太薄弱了!不要说是一支残兵败将,就算是一支完整的舰队,在面对十艘战列舰的炮击时,也会显得招架无力!这十艘战列舰一次齐射就能够打出450发炮弹,而且炮弹几乎是同时到达目标上空的。这样的攻击密度,甚至要比数百架攻击机使用反舰导弹进行突击还要大。而且,炮弹的飞行弹道更高,末段几乎是垂直俯冲下来的,速度更快,是一般导弹的数倍,这样留给防御者的拦截时间更短,同样的拦截系统,对炮弹的拦截能力也就更低了!

吉纳此时唯一感到还有点希望的是,中国战列舰编队中没有航母,也就没有能够指挥炮击的远程侦察机,所以很多炮弹都是盲目攻击的,而没有统一协调指挥的攻击,对舰队的威胁作用并不明显。这也是现在吉纳唯一可以依靠的了希望了。

炮击是从300千米外开始的,虽然战列舰的主炮射程远远不止这么一点,但是在缺乏远程侦察手段,缺乏远程探测手段的情况下,战列舰只能够依靠自身携带的几架无人机来确定目标的大概位置。而这些无人机能够飞到300千米以外,并且把目标情报发送回去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当然,因为受到体积与重量的限制,这些无人机上并没有携带指挥与引导系统,也就是手,它们仅仅能够为战舰提供目标信息,而无法引导炮弹攻击。所以,为了减少炮弹在空中的飞行时间,300千米的距离也是极限了,再远,炮击的效果将会非常的糟糕!

随着第一批炮弹落下,美国舰队里的防空战舰都忙碌了起来。上空,炮弹爆炸产生的烟雾很快就笼罩了舰队,而落在海面上爆炸的炮弹所产生的震动,连战舰里的官兵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炮弹的重量都在一吨左右,不管什么战舰被命中一发的话,那么不死也要重残了!

“中国舰队仍然在继续逼近,我们的导弹攻击没有收到效果!”

“第二轮炮击开始了!”

吉纳坐在作战室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电子地图上的战场变化形势,这是他经历过的最险恶的一次战斗,他从来没有离死神这么近过。虽然指挥中心位于旗舰的重重装甲保护之下,但是只要“得克萨斯”号挨上一枚炮弹,谁也不敢保证作战中心不会被摧毁,里面的人员不会有事!

“司令官,我们开始反击了!”

吉纳点了点头,此时中国战列舰距离他的旗舰只有不到200千米了,而在这个时候反击,能够将“得克萨斯”号的主炮威力全都发挥出来。而其余的巡洋舰,以及驱逐舰也开始使用火炮进行反击,只不过,这些战舰上的中小口径舰炮对中国战列舰都难以构成威胁!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海战史上难得一见的炮战开始了。但是这是一场非常不平衡的炮战,交战双方的力量相差太大了,这几乎就是一场屠杀。南面舰队发射的炮弹几乎没有对进攻者构成多大的威胁,但是北面舰队的几次突击,就已经撕破了对方的阵线,开始逐个的剿灭还在顽抗的对手。太平洋上,一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近距离海战中上演的却是一幕幕血腥的场面。双方舰队战舰的排水量加起来超过了250万吨,而顷刻之间发射的弹药也达到了上千吨,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一次近距离海战,一次用炮弹来决出胜负的战斗!

此时,莫怀聪也在后方的作战指挥中心静静的看着电子地图上的战场变化。因为大部分的通信频道都已经空了出来,所以他几乎可以实时的看到战场上的变化,每一艘战舰的行动都清楚的显示在了地图上。

“莫司令,吉纳已经下令舰队分头突围了!”

“他迟早要走这一步的,看来吉纳已经绝望了!”莫怀聪点了点头,“下令继续追击,但是不要贸然进入美国空军的打击范围,这些战列舰没有航母掩护!”

美国战舰虽然已经开始分头突围,但是因为没有绝对的速度优势,而且大部分的都是驱逐舰与巡洋舰,在装甲防护上更是差得太多了。逃跑,对他们来说是此时唯一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并不意味着能够获得生存的希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电子地图上,一个个代表着美国战舰的蓝色光点逐渐消失了。最后,只有最大的那个光点,即代表吉纳所在的舰队旗舰“得克萨斯”号还在继续向东前进。而此时,就可以看出吉纳在指挥撤退上的能力了,虽然在场面完全被动的情况下,他仍然成功的让“得克萨斯”号突破了封锁,正在艰难的向着空军的掩护圈跑去,而且已经很近了。在它后面,三艘战列舰正在追击!

“让那三艘战列舰撤下来,已经没有希望了,吉纳再次用行动证明了他在指挥撤退上的能力!”莫怀聪看到这一情况,第一次下令干预了前线指挥官,“没有必要为了一艘战列舰搭上我们的三艘战舰,见好就收吧。让前线舰队尽量打捞落水的美国官兵,然后撤回来吧!”

“莫司令,第14舰队还需要半天的机动时间,我们是不是让战列舰编队机动到库克岛北面去,好让吉纳不能急着撤回圣诞岛?”

莫怀聪看了一眼冯国风,最终点头同意了这个意见。其实,在莫怀聪的心里,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吉纳是他在战场上遇到的最优秀的美国海军指挥官了,就这么用不正大光明的手段去对付他吗?但是此时莫怀聪更清楚自己的责任,如果放走了吉纳,那么美国海军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只要干掉了这个对手,那么美国海军就将一蹶不振,而中国也就更有希望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了!

当“得克萨斯”号狼狈的逃脱了打击,当数架涂着海军标志的战斗机出现在战舰上空的时候,吉纳终于一屁股坐了下来。这几个小时,对他来讲就如同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而且他几乎是擦着鬼门关走了一遭,但是最终,他却战胜了死神的追击,成功的逃了出来。

“司令官,现在就只剩下我们这一艘战舰了,其他……”

吉纳挥了下手:“我知道,让大家都去休息吧,现在我们暂时算是安全了。下一步,我们前往塔希提岛!”

庞大的战舰就如同受伤的巨兽一样,在蓝色的平原上艰难的前进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