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七篇 铁军驰骋 第二十四章 战火不熄

yuertou 收藏 23 111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七篇 铁军驰骋 第二十四章 战火不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魏明涛最终虽然改变了注意,但是并没有放弃歼灭俄军的想法,只是改变了战术而已,并不急于一口气吃掉多少敌人,而是把自己部队的安全与利益放在了首位!

战场上的战斗几乎是一面倒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消息让魏明涛松了口气,同时也让他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边的战争快要结束了!

从当时中国军队的战略总意图来看,攻占莫斯科,从而逼迫俄罗斯投降,是当时加快战争节奏的好办法,也是最重要的办法。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中国军队的进攻方向都是针对莫斯科的。但是,在经历了数次大规模战役之后,情况已经很明朗,即使攻占了莫斯科,也不一定能够迫使俄罗斯投降,除非再拿下圣彼得堡与俄罗斯北部地区,让俄罗斯没有转圜的余地,这样才有可能在攻占了莫斯科之后,迫使俄政府投降。因此,在进攻莫斯科战役的同时,中国军队从进攻部队中抽调了一个集团军群,专门向圣彼得堡方向进攻,并且积极策动欧洲国家向俄境内反攻,以此来加快战争的步伐!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选择,因为从后面战争的发展中可以看出来,在莫斯科已经失去了防御价值之后,俄罗斯政府已经准备转移到圣彼得堡去继续抵抗,同时,原本在莫斯科附近的俄军也开始突围。如果中国没有提前预料到这一点,并且采取了相对的部署的话,那么战争恐怕就要拖延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就在莫斯科市区内的战斗即将结束,魏明涛正忙着准备围歼向圣彼得堡方向突围的俄军时,第5集团军群已经在圣彼得堡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持续了一个月的圣彼得堡之战结束了!

为了加强莫斯科的防御,俄罗斯把其陆军的主力都部署在莫斯科周围,而且根本就没有想到中国陆军会跃进上千公里,直取圣彼得堡。所以,当第5集团军群兵临城下的时候,圣彼得堡只有不到20万的俄军防御部队。而第5集团军群本身的兵力就接近24万,要对付这么一点防御部队自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了!

圣彼得堡是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修建的海滨城市,也是彼得一世时俄国的首都。虽然圣彼得堡本身的历史并不长,但是其在俄罗斯这个民族中却占有很大的分量,震惊世界,打破资本主义格局的红色十月革命,就是在圣彼得堡爆发的,而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最终建立起苏联,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圣彼得堡都是俄罗斯的文化与政治中心,所以其城内的历史建筑特别多!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的话,那么第5集团军群根本就不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来攻占圣彼得堡!

最后一支俄军是在冬宫门前放弃抵抗的,而当初,也正是冬宫的炮声,打响了十月革命的信号。经过一个月的战斗,虽然圣彼得堡市区仍然受到了很大的破坏,但是绝大部分历史古迹都被完好的保存了下来。大概,这是整个俄罗斯战场上,唯一一座能够在经过战火洗礼之后仍然能够保存得比较完好的城市吧!

而在圣彼得堡的战斗还在进行中的时候,欧洲各国也开始向俄境内进攻,他们首先攻占的就是加里宁格勒州。这是俄罗斯在欧洲的一块飞地,历史上,这里原本是东普鲁士的领土,也就是德国的一部分,而在二战之后,苏联占据了这里,并且拒绝将其归还给德国,所以成为了俄罗斯在波兰与德国之间的一块飞地。而这里也是俄罗斯当初向欧洲发动进攻的前进基地,大部分侵欧俄军都是从这里出发的!

占领了加里宁格勒之后,欧洲军队一路进攻,先后攻占了立陶宛,拉托维亚与爱沙尼亚,很快与正在围攻的第5集团军群会师了。

现在,第5集团军群把占领圣彼得堡的任务交给了欧洲军团,并且让一部分欧洲军团继续北上,去攻占摩尔曼斯克,自己着迅速回击,目标直指莫斯科北面的数处战略要地。俄军在失去了前往圣彼得堡的可能之后,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即向北面的阿尔汉格尔斯克撤退,在这里借助地形优势坚持抵抗。所以,阻止俄军进入阿尔汉格尔斯克成为第5集团军群当时的首要任务!

很快,第5集团军群的先锋部队就到达了雷宾斯克,占领了这座伏尔加河上游的重要城市。接着,从雷宾斯克分别出击,控制了沃洛格达,切列波韦茨与科斯特。基本上切断了俄军北进阿尔汉格尔斯克的通道。

这个时候,俄军才反应过来,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就失去了圣彼得堡,也失去了在北部地区继续防御的可能性。而对于已经撤出莫斯科,几乎无家可归的数百万俄军来讲,这无疑是晴天霹雷,原本还有信心突围的俄军,在失去了前进方向之后,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与中国军队战斗了!

可以说,这些消息对魏明涛来讲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现在俄军的抵抗不但越来越微弱,而且他们在失去了自己战斗下去的目标之后,意志也在迅速崩溃,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歼灭残存俄军的事情现在已经变成了小事,魏明涛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去管这些战斗细节的问题,他现在有一个大的计划,而且正好总参谋部派来的特种部队让他看到了实现这个计划的希望!

“这应该是俄罗斯政府撤退的路线,很显然,他们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走,大概是害怕目标太大,遭到我们轰炸吧!”

“魏将军,你的意思是,我们去袭击俄罗斯政府的撤退人员?”杨兴波大校是总参谋部派来的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他带领这一个特种大队,“但是,我们这次到前线来的主要任务是抓住苏亚雷这个叛徒,俄罗斯政府撤退人员可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杨大队长,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魏明涛把这名脑子有点不开窍的特种兵拉到了一边,“你想想看,苏亚雷这么重要的人物,如果他要逃跑的话,会一个人走吗?而且,俄政府也不可能让他一个人走。所以,我敢断定,苏亚雷就在俄政府的撤退人员之中,你们去袭击俄政府的撤退人员,也就是在完成自己的任务!”

杨兴波一愣,问到:“这情报可靠吗?”

“我也不瞒你,情报暂时还没有证实,但是我有很大的把握!”魏明涛摆出一副开诚布公的样子,“而且,说回来,现在你们也没有关于苏亚雷的消息,何不去试试运气呢?”

特种兵指挥官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魏将军,来之前,总参谋长就让我听从你的指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跑一趟吧,即使苏亚雷不在这支队伍里面,我们也会把他抓住的!”

“那就好,早说嘛,我也不用费这么多口水话了!”魏明涛笑了起来,“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我们集团军群的特种部队跟你们一起行动,而侦察部队则负责策应,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就现在,我们随时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魏明涛点了点头,把这名身材魁梧的特种兵送到了门外:“一路小心,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立即通知我,现在我可以让全集团军群都为你们服务!”

“谢谢魏将军了,但是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送走了杨兴波之后,魏明涛笑了起来,显然他小施技巧,就让这名特种兵大校去为他卖命了。

“老魏,看你这样子,就像只偷着鸡的黄鼠狼,怎么样,几句话就把别人给忽悠了?”

“老余,你说话可要留点口德,我这怎么算是骗呢?他们也是在执行战斗任务,而且于公于私,如果我们能够把俄罗斯政府给端掉的话,那这场战争不就结束了吗?”

“希望是这样吧!”余彬摇了摇头,魏明涛就这脾气,“我看,光派这支特种部队去是不够的,毕竟俄政府的撤退人员是有军队掩护的,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

“放心,我已经让人去安排了,我把40军的低空突击部队留了两个营下来,跟在他们后面行动,如果遇到麻烦的话,还可以再呼叫空中支援,而特种部队只是去抓人的,难度应该不大!”魏明涛点上了烟,“如果不是我们集团军群的特种部队不够多的话,我还不想让总参谋部的人来插手,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余彬没有再说什么了,对面,营地内的运输机已经起飞了,十多架战术运输机载着两百多名突击队员,以及几十名侦察兵先一步出发了。

为了避免遭到中国军队的打击,俄政府撤退人员一直在撤退部队的掩护下前进,而且此时他们已经不再打算前往圣彼得堡了,而是在特维尔开始向东前进,准备逃往阿尔汉格尔斯克,但是这条道路也不是很好走。所以,这支部队在前进到一个叫伊利因斯科耶的小镇子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是冰冻苔原地区了,夏天,冻土里的冰一溶解就变成了沼泽,因此,大部分俄政府官员都认为,这里是足够安全的,至少中国军队要想杀过来,通过沼泽地区都会非常的困难,但是,他们没有认识到,中国军队在很早以前,就完全可以不依靠地面道路系统机动了,而且中国的低空突击部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要克服这点地理条件上的障碍,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夜色降临的时候,伴随政府人员一起撤退的内务部队开始在镇子外巡逻,虽然大部分人都很疲惫,但是他们没有放松警惕,这里离战场不远,随时有可能遭到袭击,而且中国军队已经占领了北面的几座城市,这些俄政府官员也根本就睡不着,现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向哪个方向突围,似乎天地之大,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处!

两名俄军士兵在镇子的北面站岗,虽然已经是夏天了,但是深夜的时候仍然很寒冷,而他们身上穿的单衣根本就无法御寒,所以两人躲在一棵大树的背后,一边搓着手,跺着脚,一边抽着烟。

“伊万,你听到了吗?”

“什么?”年轻点的士兵有点疑惑的朝同伴看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天很黑,一棵星星都没有,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我们!”

“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伊万摇了摇头,拿出手电筒,准备向同伴指的方向照去。

电筒的灯光刚一出现,两发子弹就已经无声的飞到,两名俄军士兵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做出,就栽到在了地上。很快,一个黑营跑了过来,关掉了电筒,并且朝后面的同伴挥了挥手,一支十多人的突击部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在镇子里发出的亮光下显得异常的神秘。

“小罗,去布置狙击手的位置,突击队员从东西两面发动进攻!”杨兴波此时头上戴着特种兵的作战头盔,搞不懂的,还以为他是个外星人。“张德彪上校,你带着你的人绕到镇子的南面去,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进攻,俄军肯定向南突围,到时候就看你们的了!”

“放心吧,没人会跑得出去的!”

杨兴波点了点头,又对旁边的侦察兵说到:“钱广飞中校,你们的人在村子外面布置好警戒点,附近俄军比较多,如果我们的战斗暴露了的话,那么就立即呼叫支援,不管能不能完成任务,都首先要撤出去,明白吗?”

侦察兵点了点头,与这些特种兵合作让他觉得自己大有收获,至少比更一般的部队合作要畅快多了!

三人调好了表,然后就带着各自的队伍分头出发了。而此时,镇子里的俄国人根本就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他们的死期快要到了。

特种兵很有耐心的摸掉了镇子外围的岗哨。在杨兴波发出了进攻信号的一瞬间,十多组突击队员迅速的从隐蔽点跃了起来,朝镇子里冲去。直到这个时候,俄军布置的暗哨才发现了这些中国军人,并且立即开枪警告,但是此时俄军即使做任何抵抗都太迟了!

第一批冲居民的房屋里冲出来的俄军官兵几乎都倒在了狙击手的枪口下。一时之间,剩下的俄军都龟缩在了房屋里面,根本就不敢贸然的冲出去,谁也不想做狙击手的猎杀目标。好不容易开动起来的两辆装甲车也立即被突击队员发射的反坦克武器给摧毁了。而那些机枪火力点上的俄军更是死得早,他们是狙击手第一个点名清除的目标!很快,突击队员就控制了战斗的主动权,出了分出一部分人去寻找俄政府官员之外,大部分的突击队员正在挨屋清理里面的残存俄军!

杨兴波带着一个小队的特种兵专门负责寻找俄政府官员,而他们小队里多了两名侦察兵,这两名侦察兵携带的电子仪器里面储存了俄政府官员的信号特征,即使这些人躲在房屋里不出来,也会被探测到!

“左边那里,藏着的应该是俄国防部长!”

杨兴波挥了下手,立即有四名特种兵冲了过去,屋内出了这名国防部长以及他的卫兵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而屋子的主人已经被他们赶到了地窖里去,反而逃过了一劫!而当两个俄国人看到冲进来的特种兵的时候,根本就忘记了抵抗!

“带他出去!”一名上尉军官指了下那名穿着西服的俄国佬,然后一枪就放到了已经投降的卫兵,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战线上的战斗,但是这些特种兵显然已经习惯了在战斗中不多留活口,所以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已经违反了国际战争法!

半小时不到,俄政府的绝大部分官员都被逮住了,而只有俄总统,国家情报局长,以及那名女特工还没有落网。搜索仍然在继续进行中,虽然这支内务部队已经被车队的击溃了,但是杨兴波大校显然有点急了,这样的战斗绝对不能拖太久,周围有好几支俄军部队,如果这些俄军问讯赶来的话,他们这支小突击部队根本就无招架之力!

“大校,那边是最后一条还没有搜索的街区了!”

杨兴波点了点头,示意小队的人都分散开来,准备进行最后的搜索。

“等等!”侦察兵突然站住了,“南面有人突围,已经被我们的人截住了,好象俄总统就在里面!”

“张大亮,招呼另外一个小队过来继续搜索,我们过去看看!”

在南面截住突围俄军的正是张德彪他们,战斗只打了五分钟,掩护政府官员突围的内务部队就投降了。而当张德彪他们清点俘虏的时候,这次发现一网下去就捞了好几条大鱼。

“这人应该是俄罗斯总统,我在电视上看过他讲话!”

“把他带到一边去!”张德彪很是得意,没有想到自己立了大功,看来他们也不比总参谋部的特种部队差多少。

这时候,一名特种兵跑了过来,在张德彪耳边说到:“上校,开始好象有一小股俄军向东北方向逃了!”

“有多少人?”张德彪一愣。

“十来个吧,动作挺快的,我已经让孙小海他们去追了!”

“你马上再带两个小队去追,一定不要让他们跑了!”

上尉军官立即点了点头,招呼着别的兄弟就出发了。

这时候,清理人员也搞清楚了他们抓获人员的身份。“包括俄罗斯总统在内,另外还有几名政府的副部长,总统的特别助理,内务部队的指挥官,但是没有俄罗斯的国家情报局长,以及我们要找的人!”

“看来他们跑了!”张德彪咬了咬牙。

这时候,杨兴波也带着人赶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被单独押在一边的俄罗斯总统:“怎么样,抓住所有逃窜的俄官员了吗?”

“他们的情报局长好象跑了,我正派人去追!”

“哪个方向?”杨兴波也有点急了,时间已经过去了40分钟。

“那边!”张德彪朝东北方向指了一下,“应该很快有消息的!”

“我们也过去看看!”杨兴波显然不想在这里等消息。

正在逃窜的出了俄罗斯国家情报局长,他的助手,高级情报顾问库里斯诺娃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人,即背叛祖国,投奔俄罗斯的苏亚雷!

三人身边只带了五名卫兵,当他们遭到伏击的时候,就立即从藏身的房子里冲了出来,而这三人显然都有着丰富的逃生经验,所以一直跟在总统的卫队后面,当总统的卫队受到攻击时,他们立即转向,在被中国军队赶上之前,向镇子东北面的沼泽地跑去。虽然,在黑夜中穿过沼泽地随时有被吞没的危险,但是不逃,他们也只有死,所以还不如一博!

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奔跑着,似乎都可以听到身后中国军人的急促步伐声了,即使他们的求生本能再强,但是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比起特种部队来讲,他们的逃跑速度太慢了!

杨兴波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队员,而且几乎可以借着夜视仪看清楚前方正在逃跑的那些人了。

“怎么不开枪射击?”张德彪看到了自己的队员。

“老大,你想让他们跑得更快一些吗?我们如果要死的,那现在就可以开枪,但是我们要的是活口!”

“不要废话,你们两人从西面绕过去,你们两人从南面绕过去,然后在前面截住他们,想办法把他们赶回来,我们在后面布置个陷阱!”杨兴波毕竟还是经验老到的人,立即就做出了决定。

四名特种兵立即加快了脚步,虽然沼泽地上很危险,但是他们装备的多功能战地鞋帮了他们很大的忙,即使是在雪原上,他们都可以如同驯鹿一样的奔跑,就更别说这里了。

前面的枪声一响,几个逃跑的人立即就停了下来,他们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发现朝北面逃跑已经不可能了,很快,东边与西边也传来了枪声,显然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我们赶紧回头,也许还有机会!”中年俄过人显然快要绝望了,一时都忘记了后面肯定也会有追兵!

“我不走了,要死,就死在这里吧,你们要逃,就赶快吧!”苏亚雷停下了脚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几名俄国人相互看了一下,也没有管苏亚雷,立即就朝南面奔去。苏亚雷其实不是不想逃,而是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看着俄过人消失在黑暗之中后,苏哑雷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那是他的故乡,也是他曾经背叛过的祖国的方向。人到了这个时候,会突然想起很多以往的事情,苏亚雷也不例外,即使他在背叛祖国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忘记自己的过去,但是那么多的往事,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呢?

“快,打掉他手里的枪!”

一名特种兵手疾眼快,杨兴波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掷出了匕首,准确的扎进了苏亚雷拿枪的左手,接着两名队员一起冲了上去,把苏亚雷按在了地上。其中一人立即扳开了苏亚雷的嘴,另外一人把一个柔软的橡胶球塞进了他的嘴里,这样可以防止苏亚雷服毒自杀。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苏亚雷手腕上的刀伤之后,接应他们的飞机也到了,虽然这次战斗任务算不上惊险,但是参加行动的两支部队都是各有所获,而且都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魏明涛在指挥部等了整整一个晚上,坐力不安,而当前线的消息一送回来,他立即就兴奋了起来。

“还是总部的部队有办法啊,这么棘手的问题,一来就解决了!”

“魏司令,好象逮住俄罗斯总统与苏亚雷的都是我们的人!”参谋好意提醒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还是总部的人指挥的战斗嘛!”魏明涛笑着点上了烟,现在心情好,他也懒得与参谋计较那么多了。

“老魏,我看你这脸变得还真快啊,前几天还在说总参谋部排人来是抢了你的饭碗,小站就开始说别人好了!”

“老余,你怎么处处跟我做对?”魏明涛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与你们计较,我先到那边去看看,这苏亚雷到底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当魏明涛看到一身狼狈的苏亚雷时,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把他押到了一间单独的囚室关了起来,第二天一早,趁着没人的时候,魏明涛才去单独见了苏亚雷。

“在那边看来过得不怎么样吧?”虽然魏明涛对这类叛国份子是恨之入骨,但是想到与苏亚雷也曾经同学一场,到口边的狠话又收了回去。

“一般,至少比在这边不受重用为好!”苏亚雷苦笑了一下,“有烟吗?”

魏明涛把烟递了过去,他仔细的看着苏亚雷,曾经那么不可一世的将军,现在成了阶下囚,而且两人由朋友变成了敌人,这猛然的关系转变,让魏明涛都有一点适应不了。

“成王败寇,被你抓住了,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说吧,打算怎么处理我?”烟抽够了,苏亚雷的精神也好了一点。

“处理你,不是我的事情,应该是由军事法庭来审判!”魏明涛的语气很平淡,“当初,你为什么要做出样的选择,难道你不知道叛国的罪名有多重吗?”

“为什么?”苏亚雷苦笑了一下,“没有为什么,我的外祖父是俄罗斯人,现在明白了吧?”

魏明涛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苏亚雷,这才发现他的眉宇之间确实带着点俄罗斯人的痕迹。但是魏明涛有点想不通了,军队的政审工作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疏漏,如果知道这一点的话,苏亚雷怎么也不可能当上将军,至少不会成为前线指挥官!

“其实,到这一步,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12岁那年,我就已经开始接受情报方面的训练,并且被安排到了部队里去,的任务就是进行军事渗透,只不过,功亏一篑,眼看我就要成功的时候,却遇到了你,也许是天意吧,注定了的!”

“成功什么?”

“窃取军事机密,以及俄罗斯最想要的东西,包括战略防御系统等等,这些都是我盯上的目标,当然,现在这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失败了,而几千年来,失败者的命运就没有改变过!”

魏明涛没有再说什么了,站了起来:“也许,我们从来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但是审判你的事情,我管不了,你做好思想准备吧,也许你悔过,会得到从轻发落,毕竟,你的父亲,还有你身上流淌着的3/4的血液都是中国人的,你应该是一个中国人!”

离开了苏亚雷的囚室之后,刚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就看到余彬兴高采烈的朝他走来,魏明涛皱了下眉毛,他不想让人知道他与苏亚雷单独接触的时候,所以调过头来就想走。

“老魏,我正在找你呢,别走!”

魏明涛很不情愿的停下了脚步,心里想着怎么跟余彬解释。

“我也想来看看苏亚雷的,毕竟大家同学一场,怎么样,他的态度转变了吗?”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转过身来:“老余,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

“哦,你看我这人,告诉你一条好消息,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余彬顿了一下,接着说到,“俄罗斯总统在半个小时前宣布投降了!”

魏明涛一愣:“这么快,他也太软弱了吧!”

“这也许是保存俄罗斯这个民族唯一的办法了,早投降,早点结束苦难!”

两人朝司令部走去,虽然实现投降命令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这已经意味着战争结束了。而且他们军人身上的负担也卸了下来,至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中,这些已经在战场上拼搏了一年的将士们可以得到一次短暂的休息了,但是这场世界大战还远没有结束,俄罗斯的倒下,也许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

战争确实结束了,俄罗斯总统在电视上向全国发表了投降命令,要求各级部队停止抵抗,接受中国军队的改编,并且在原地停留,不得随意调动!虽然仍然有一部分俄军没有放弃抵抗,但是大规模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魏明涛是在三天之后收到归国令的,他知道,自己在俄罗斯战场上的演出已经结束了,但是他并不知道,他在下一个舞台上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