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七篇 铁军驰骋 第四章 重振军威

yuertou 收藏 21 51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七篇 铁军驰骋 第四章 重振军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苏亚雷的叛乱在国内,军内抛起了巨大的风波。这是从第三次对日战争以来,中国叛变军人中的最高级军官。普通军人叛变还算不了什么,但是苏亚雷是集团军代理军长,是一名中将,而他的叛变带来的影响就不敢小看了!

光是处理38军内部的问题就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经过周密的调查,最终确认参与苏亚雷叛变的只有少数的高级军官,包括112师师长黄伯臣,113师师长田真卿,以及四名团长,12名营长。而114师并没有跟随苏亚雷叛变。同时,对第3集团军另外的部队也进行了调查,结果有点让人感到意外,其他部队基本上就没有参加叛变!

而在这期间内,魏明涛也接过了第3集团军代理司令的职务,一方面协助总参谋部的调查工作,另外一方面则重新组织部队,重点对38军进行整编,以消除苏亚雷叛变带来的影响。但是毫无疑问的,不管魏明涛怎么努力,38军的思想负担是背上了,苏亚雷不但是第3集团军的代理司令,而且也是38军的军长,38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对每一名官兵来讲,都是难以接受的,而这一点对38军在后来战斗中的表现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

苏亚雷原本准备运送到俄罗斯去的武器弹药全都没有带走,都被查封了,但是仅仅他一个人叛变带来的影响都难以消除,毕竟苏亚雷很清楚第3集团军的兵力配置,并且更为了解中国军队的兵力部署情况,战术思想,乃至一些更高级的军事机密。因此,魏明涛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部署在前线的20军与42军全都撤了下来,放到了后方,而围攻伏尔加格勒的战役也暂时结束了!

苏亚雷叛变带来的另外一个巨大的影响就是中国在进攻俄罗斯的战略行动中出现了巨大的危机。此时,正因为第3集团军久久不能打开局面,所以其他进攻路线上的部队也都暂时停止了行动。只有拿下了伏尔加格勒,各路部队才能够继续进攻。所以,就在魏明涛接过了第3集团军的指挥大权时,总参谋部也发来了命令,要求他尽快想办法打破战场上的僵局,为后面的进攻行动做好准备!

魏明涛现在是有苦自己知,第3集团军的主力部队是38军,而现在38军几乎没有了战斗力,虽然清叛工作已经结束,但是部队的军心很不稳定,对他这个新的代理司令更是没有多少好感。另外,20军在前面的战斗中消耗很严重,所以需要时间休整,42军的战斗力虽然还没有下降多少,但是苏亚雷的叛变产生的影响仍然非常巨大。也就是说,现在魏明涛手里其实只有40军还拥有不错的战斗力,只不过要用一个军去攻占伏尔加格勒,这显然是很不现实的事情!

为此事,魏明涛与总参谋部联系了多次,还派人专门回去商量一下增兵的事情,但是总参谋部的回答很简单,现在各条战线上投入的兵力都已经非常多了,除了能够保证为第3集团军提供充足的空中支援以及弹药补给之外,要想获得新的部队,根本就没有可能!最终,逼得魏明涛只有做长远考虑,把进攻伏尔加格勒的行动先放到了一边,开始着手解决俄罗斯游击队以及特种部队带来的威胁!

“这次的安排与我们在日本地区一样,主要的任务是围剿对方的游击队!”魏明涛不是那种闲得住的人,即使现在第3集团军大部分部队还在整编,但是他已经开始行动了,而他能够用的也就是40军。“但是,这边的情况有所不同,我们是在国外作战,不能够照搬日本战场上的经验,我们最应该注意的还是民族政策。现在我们控制地区的俄罗斯平民的反抗意志很坚强,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大部分俄罗斯人都认识到,反抗对他们来讲没有多少意义,最好还是放弃抵抗。各位,你们对此有什么好的意见与建议吗?”

“军长,依我看,还是按照日本的做法,将平民都集中起来管理,扣住粮食这一环节,就不怕他们再继续支持游击队了!”

魏明涛看了一眼发言的参谋,摇了摇头:“这不大现实,首先我们手里的兵力有限,如果分出部队去执行这一任务的话,那投入到战斗中的部队就更少了。而且俄罗斯人比日本人更为彪悍,其战斗意志也更坚强,如果我们将他们赶出自己的家园的话,恐怕遇到的困难将会很大。但是把握住粮食这一命脉的意见可以考虑,现在俄罗斯游击队获得的支援本来就很少,大部分依靠的是当地居民提供的帮助,如果我们把好了粮食这一关的话,那么游击队就会缺乏补给,他们的战斗力自然就会降低很多!”

“那么我们就得考虑加强我们的后勤线路的安全工作了,如果俄罗斯游击队被逼急了的话,他们也许会到我们后方来搞破坏!”

魏明涛点了点头:“对,这一点很重要,但是我们可以将这一任务交给42军去执行,另外让附近的兄弟部队做好准备!”

“军长,其实最关键的还是围剿俄罗斯游击队的问题上。只要我们控制了粮食,那么俄罗斯游击队必然会想方设法的搞到粮食,如果我们在这上面做点文章,打几次大战役的话,那么俄罗斯游击队必然大伤元气!”

魏明涛考虑了一下,笑了起来:“看来还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意见很不错,我们完全可以按照在日本的办法来做,让俄罗斯游击队也尝尝这一苦头!”

很快,具体的行动计划就做了出来,而40军也立即开始行动,在有了充足的后勤保障,还有强大的空中支援的情况下,即使这里已经不是日本,但是40军的行动依然非常的迅速。

两天之后,黎德强的部队奉命执行一次押送任务,将一批上千吨的粮食运送到前线部队去。

“营长,这次怎么还有坦克为我们送行?”

“你管那么多干嘛?这是军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我们不仅仅是护送这批粮食,今天肯定有大仗要打,大家都打起精神来,等下战斗一打响,不要都慌了神!”黎德强对自己被安排来执行这一任务感到有点不满,“还有,各连队之间靠近一点,充分发挥我们的火力优势,这次老毛子的游击队肯定要对我们进行袭击,不然的话,他们就要快断炊了!”

部队在大路上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主要是很多运输车辆开动的速度就不快。很快,前面执行侦察任务的一名班长跑了回来。

“营长,前面的路被堵死了!”

“堵死了?”黎德强一愣,立即挥手向旁边的通信员打招呼,让他立即给各连队传命令,部队立即进入了防御状态。

“对,被山上滚落下来的岩石堵死了,工兵已经上去了,正在考虑爆破的办法!”

“看来老毛子这次要行动了!”黎德强顿了一下,“立即让工兵撤回来,各部队准备防御,通知后方的部队,让他们做好支援准备……”

黎德强的话还没有落音,前方就传来了枪声,以及猛烈的爆炸声,部队最前面的那辆坦克被一发火箭弹击中,虽然坦克没有被完全摧毁,但是其动力装置已经出现了故障,横在路中间无法动弹了。接着,队伍最后面的一辆坦克也遭到了袭击。很显然,这是游击队经常采用的打头截尾战术,在这狭窄的公路上,只要队伍前后的车辆被摧毁,那么这支队伍就跑不掉了。以前,很多补给车队都遭到了类似的袭击,而且损失惨重,只不过,这是黎德强他们是有备而来。

护送的部队很快就依靠周围的地形,以及坦克装甲车辆做好了防御准备,当大批游击队从左侧的山头上出现的时候,黎德强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营长,快隐蔽,你现在还笑什么?”

“你小子懂个屁,这次是军长专门为老毛子安排的,通知各部队,大家务必要坚持在阵地上,我们的支援马上就到了,只要老毛子的游击队杀上来,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

俄罗斯游击队的士兵表现得非常的英勇,但是在面对中国军队的密集火力防御时,却显得束手无策了。这些游击队员还没有遇到过这么猛烈的抵抗,而且对方显然有所准备,其士兵单人的战斗力也很强,根本就不会让游击队靠近。从一开始,战斗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数千游击队员发动了轮番冲锋,但是效果却非常的糟糕!

越来越多的游击队出现在公路的两侧,对黎德强的部队进行了包围,虽然防御一方还在坚持着,但是外围阵地已经快要丢掉了。而这时候,黎得强也急了起来。

“营长,我们的支援什么时候到?”

“急什么?”黎德强自己也有点急了,“军长他们肯定还在等机会,这才多少老毛子,我们再坚持一会,等到所有的老毛子都暴露之后,我们再将他们一锅端!”

“营长,我们还是先把阵地收了一下吧,这么打下去,我们的伤亡太大了!”

“好,让外围部队都撤回来,加强火力打击!”黎德强没有拒绝这个要求,他也看到了,现在至少已经有30多名官兵伤亡,这么消耗下去不是办法。

这时候,通信员跑了过来:“营长,军部发来消息,5分钟后空中支援到达,让我们作好准备!”

“立即命令所有部队返回装甲战车,空军使用的肯定是燃烧弹,不能伤着自己人!”

不到3分钟,开始所有在外围战斗的官兵都退回到了步兵战车或者运兵车里面,然后借助这些战车上的火力继续阻止着游击队的进攻。

当数枚炸弹落下来,在阵地上爆炸开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停止了射击。空军这次可真是大手笔,使用的全是重型燃料空气炸弹,如果他们不及时撤回具有防护能力的装甲车内的话,也得跟随外面的游击队一起完蛋!而对于没有丝毫防护的游击队来讲,这种炸弹就是他们的夺命符。

当黑色的烟尘散去之后,出里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响之外,阵地上再也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了。数千名暴露在外的游击队全部被炸死或者烧死,更多的人是窒息而亡。燃料空气炸弹可以制造近10分钟的缺氧状态,而一个人如果5分钟之内无法呼吸到氧气的话,那就必然死亡!

“外面恢复了正常,我们可以出去了!”

黎德强率先走下了指挥车,虽然氧气面罩还挂在脖子上,但是他没有戴上,而是嗅着旷野里那带着焦臭味的空气。

“真是太残酷了!”一名士兵看着外面被烧成焦碳般的一具具的尸体,终于忍不住捂住了嘴。

很多才编入40军的新兵都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这哪里是战斗,这是屠杀,毫无反抗的屠杀!而对于那些参加过在日本地区评判战斗的老兵来讲,这样的场面他们算是屡见不鲜了,但是此时也有很多人回过了头去,不想看到这残酷的一幕。

“立即打扫战场,这次作战行动结束了,准备回去吧!”黎德强虽然意志够坚定,但是他也知道,对于数千名游击队员来讲,这个结局确实太残酷了一点。

此时,魏明涛坐镇集团军司令部,前线部队的战报已经陆续发了回来。这一天,俄罗斯游击队组织了数万人对中国军队的后勤补给车队进行袭击,但是他们都没有好的下场,这是一个巨大的圈套,正因为这些游击队几乎都是倾巢而出,大部分游击队都被消灭了。而魏明涛动用的仅仅是几个营的兵力,以及几十架空军的轰炸机而已!

“军长,统计结果出来了!”负责具体行动指挥的参谋长把一份统计清单交给了魏明涛,“我们消灭的游击队数量大概在3万到35000人左右,而执行诱敌任务的7个营都已经安全的撤了回来,我们的伤亡人数在200人左右!”

“不错,命令空军可以全部投入战斗了,重点轰炸游击队的驻地,另外,张德彪他们那边有消息了吗?”魏明涛似乎没有认识到3万人就这么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也许对每一位从日本战场上下来的人来讲,这都只是个数字,而并不代表一些活生生的人在瞬间变成了干尸一样!

“张德彪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因为他们是秘密行动,所以在取得成功之前,不会与我们进行联系的!”

“好了,你先去忙吧!”魏明涛点了点头,现在还仅仅是一个开始,而这次大围剿能否消灭俄罗斯游击队,至少是重创俄罗斯游击队,那就还要看张德彪与钱广飞这两支部队的行动收获了!

张德彪此时正率领一个小队的特种兵埋伏在一个山洞里面,而他在等待钱广飞的一个侦察排的报告。侦察排是他们的耳目,而张德彪他们就是投出去的飞刀,一击致命!

对于与侦察营合作执行任务,张德彪并不没有很大的好感,他们与侦察部队之间本身就是竞争关系,但是现在军长亲自安排了作战行动,他也不好说什么。当然,能够执行这一重要任务,张德彪也感到满足了,至少这比在日本好多了。

“大队长,怎么前面还没有消息!”

“耐心点吧,我们不是普通部队!”张德彪有点自我解嘲的说到。

这时候,一个黑影猫着腰跑了进来,是一名侦察员。

“他们回来了!”

张德彪立即迎了上去,发现是与他们配合行动的侦察排排长力龙上尉。“怎么样,搞清楚了敌人的情况了吗?”

力龙点了点头,说到:“敌人的队伍应该全都派出去了,现在他们指挥部只有一个排的防御兵力,我们的人已经分散包围了他们的指挥部,现在就等你们动手了!”

“好,我们立即出发,你们做好掩护工作!”张德彪朝队员们打出了手势,然后率先离开了隐蔽的山洞。

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虽然山路很崎岖,但是根本就难不倒这些特种兵。半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负责监视的侦察员立即上来接应他们。

“情况怎么样?”力龙立即向那名侦察员询问。

“暂时没有动静,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另外,我们也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防御配置!”很快,侦察员从自己的电脑内调出了数据,“一个典型的环型防御阵地,一个排的兵力,前面部署了三个火力点,另外还有一个警卫班,在后面负责支援,指挥部内应该有不到20名参谋人员!”

“很好,让部队悄悄靠上去,先摸掉他们的哨所……”

“还是我们来吧,你们按照计划,负责在后方为我们提供掩护与支援!”张德彪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把到手的战斗让出去。

“那好,我去布置狙击手,等下进攻的时候,我们就先干掉他们的火力点,为你们扫清障碍!”

张德彪点了点头,等到力龙离开之后,这才带着自己的人摸了上去。虽然他这个小队只有12名队员,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特种兵来讲,即使没有支援,也保证能够完成任务!

很快,外围的三个暗哨都被特种兵干掉了,而此时侦察部队的狙击手也已经到位。当张德彪他们向指挥部杀去的时候,狙击手立即干掉了火力点上的敌军。在没有丝毫阻挡的情况下,张德彪他们就冲到了指挥所外面。

“闪光弹!”张德彪打出了手势。

一名特种兵立即拿出了闪光弹,看到所有队员都做好了准备之后,就从指挥所的窗户将其投了进去。随着强光一闪,四名突击手已经冲了进去,随着几下轻微的枪声传来,指挥所里顿时平静了下来。

张德彪冲进去的时候,突击手正在清理房间内的敌军。

“不错,一个上校,两个少校,立即将他们押出去!”张德彪没有想到战斗会这么简单。

“大队长,其余的人怎么办?”一名突击手指了一下地上的几名敌人。

“带他们回去是个累赘,你们看着办吧!”张德彪笑了一下,就让几名队员将那三名军官押了出去。

很快,别的突击手也撤了出来,为了不留下行动的痕迹,他们没有留下活口。而此时,侦察部队也把周围的敌军消灭干净了。

“看来军长给我们的任务也不怎么样啊!”在等待前来接应他们的飞机的时候,几名特种兵开始发牢骚了。

“你们别高兴得太早,军长早就说过了,这次是让我们练兵,以后还有更艰难的战斗在等待着我们呢!”张德彪虽然心里也是这么想,但是他必须要维护军长的威信。

很快,接应他们的飞机到了,押上三名俘虏之后,张德彪看了一眼负责爆破的队员,登上了飞机。起飞之后,这座隐蔽在山里的俄游击队指挥所就被工兵埋下的数十公斤炸药给摧毁掉了。而此时,魏明涛也陆续接到了前线突击分队发来的消息。

“所有特种部队的行动都已经完成了,抓获了20多明游击队的指挥官!”

“很好,让他们立即返回基地休息吧,把审讯的工作交给政委他们负责!”魏明涛伸了下懒腰,“现在我们该去休息了,等有了审讯结果之后,再来通知我!”

这次抓获的俘虏让负责审讯的政委都大吃一惊,出了一名俄游击队的高级将领之外,还有数名俄罗斯特种部队的军官,看来俄罗斯游击队得到了其特种部队的全力支持,而游击队的很多战术其实就是特种部队的战术,这也难怪之前俄罗斯游击队能够多次打击有武装护送的运输部队!

“政委,这些人不好对付,看来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好消息,所以我们还是先去休息吧!”

政委摇了摇头,说到:“这次任务相当关键,打击游击队只是个开始,我们真正的目标是要打击俄罗斯特种部队,所以,审讯工作必须要抓紧进行,尽快搞清楚他们的组织结构,部署情况,以及与特种部队联络的方法!”

“这些都已经安排下去了,现在正在对20多名俘虏进行单独审问,如果没有结果的话,那我们会采用下一步审讯办法!”

政委点了点头:“好吧,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负责了,你先把那名游击队的将军带来,我要亲自审问他!”

很快,那名游击队的少将就被单独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他是俄罗斯前陆军上校季米特诺夫,后来在战斗中与自己的部队失散了,就留在了占领区内,并且把失散的部队集中了起来,组成了一支游击队。而在与后方联系上之后,他也获得了晋升,成为了少将。而他现在指挥的游击队有数万人,这比做一名少将军长还要风光,但是此时他也谈不上什么风光了!

“你应该是莫斯科人吧?”政委看着眼前的这个将军,觉得此人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即使是当了俘虏,身上仍然透露着一股傲气。

那名俄罗斯少将没有开口,以沉默来应对着审问。

“我去过莫斯科,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政委苦笑了一下,“其实,俄罗斯也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只不过,你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对,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侵占别国的领土,还到处打着道义的旗帜,这就是正确的选择!”

“成王败寇,这是不变的真理,不管怎么样,这是以实力说话的战争,而不是和平谈判!”政委看着对手,知道这个人不好应付,“当然,我们会遵照日内瓦战争公约,人道的对待每一位俘虏!”

“如同你们在日本那样的做法吗?”

“那是我们的内战,而每有任何一部战争法会保护叛国者!”政委加大了声音,“当然,你可以选择,要么老实的告诉我们,要么我们就想办法让你开口,当然你会吃不少的皮肉之苦,你也知道现在只要我们愿意,花上足够的时间,你就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但是你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少将显得很镇定,似乎早有看穿了这一点一样。

“对,我们的时间确实很紧张,但是你应该明白,对你,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双方都沉默了,似乎都在暗暗的衡量着对手,过了一会被俘的少将说到:“好吧,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

政委点了点头,示意他说出来:“这就对了,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商量!”

“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我要求你把我的人都放了!”

政委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这个没问题,只要我们证明你所说的事情没有错,那么要放你们这些人,我就可以做主。好了,现在我们想知道你们特种部队的藏身地点,作战行动路线,以及兵力部署情况等等所有关于袭击行动的资料!”

半个小时之后,政委就拿到了他需要的东西,让人把那名少将俘虏带了下去。“把这里面的资料给情报分析组的人分析,另外,再与其他俘虏招供的东西对比一下,就知道真伪了!”

“政委,他怎么老实的把所有事情都交代了?”一名负责审问的军官有点佩服的看着政委。

“这不奇怪,他有事要求我们!”政委顿了一下,接着说到,“这批人里面肯定有个重要角色,你们小心一点,不要搞死人了,另外尽量找出那人是谁!”

“这个好办,其实让他们互相看一下别人受审时的样子,再观察他们的表情,就应该能够知道谁是那个重要人物了!”

“好吧,你赶紧去办,这事拖不得,也许这后面还有很大的牵连!”

政委的预料果然没错,一经过安排,就立即从这些俘虏中找出了最重要的那人。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人不是什么高官,而仅仅是一名少校军官!

“情报分析组确认这些东西都没有错,另外我们也从别的俘虏嘴里了解到的情况做了对比,没有多大的出入,政委,我看那名少将交代的都是实情!”

“很好,你立即去找军长,让他们抓紧时间行动吧!”

魏明涛被人叫起来之后,立即就去了集团军司令部,其实就在隔壁而已。

“很好,这么快就有审讯结果了!”魏明涛很是兴奋,“立即通知张德彪与钱广飞他们,让他们抓紧时间行动,争取今天晚上就给我结果!”

“是!”参谋顿了一下,说到,“政委开始打来电话,说他们可能找到一个重要的人物,可能有更重要的发现,让你留一支部队!”

魏明涛看了一眼参谋,说到:“好吧,让张德彪他们留下一个中队,我另外有任务安排。现在我们去政委那边一下,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魏明涛赶去的时候,审问者正在用药物让那名重要人物交代出自己知道的事情,虽然没有严刑逼供,但是审讯的场面仍然不怎么好看。两名带着口罩的人正在向那名俘虏注射药物,而另外一名心理专家正在记录着什么东西。

“很快就应该有结果了,这人显然受过心理方面的训练,正常剂量的药物没有起到效果,现在正在加大药物剂量,他坚持不了多久!”

魏明涛没有说话,而是耐心的等着,十分钟之后,那名心理专家走了出来,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把记录仪交给了政委:“他把什么都交代了,此人应该受过严格的反审讯训练,但是仍然被我们问出了不少东西来,起中就有你们想知道的部分!”

“小李,麻烦你了,现在你回去休息吧!”政委把记录仪交给了魏明涛,“看来,我们这次的行动确实没有白费,能够抓住这条大鱼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魏明涛只看了一眼,就点了点头:“我立即让张德彪他们去!”

张德彪在收到魏明涛的命令时,就自己带着一个中队留了下来,上次他上了当,这次就学乖了一点,没有跟随大部分出发,而是单独留了下来,等待着更好的机会。他的判断没有错,当魏明涛命令他们紧急出发的时候,张德彪就立即带着队员登上了运输机。

“具体的作战任务传来了,大家可以通过自己的电脑阅读!”当张德彪看清楚他们要去抓什么人之后,也兴奋了起来。

飞机越过营地上空,迅速的朝着北面的崇山峻岭飞去,虽然天已经快要黑了,但是这些特种兵都显得很兴奋,这绝对是一次有价值的行动!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