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程(修改) 第一章 迷雾 第六节 打破围剿

xinyu4520 收藏 16 28
导读:铁血征程(修改) 第一章 迷雾 第六节 打破围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3/


距离敌人进攻的时间还有2天了,各支部队已经抵达了指定的区域,挖战壕,密切群众,要做好一切必要的工作,在得到群众的大力支持下才能取得战斗的胜利。

在一连汪志恒的汇报中,我得知一个情况,附近的老百姓说距离桦树镇东南3公里有一个黑瞎子沟,那里有几百名的山匪,经常下山抢粮,欺男霸女,过几天他们就该来他们这个地方了。军委会决定,在阻击清军的任务完成后,二连、三连奔赴西南岔,与一连汇合,在武力的威胁下,想办法收服这伙山匪,如果不成,消灭之。

1910年12月15日上午8时,清军从三个方面出动了。正值冬天,战士们在寒风中匍匐在战壕里等待敌人的出现。首先发生激战的是一连所在的西南岔。在作战会议室里,对讲机传来了汪志恒的声音:“老大,清军在我前方200米处出现,领头的是一个哨官,骑着一匹马。不对,有一个骑兵队,大概有20几匹马!”“怎么会有骑兵?”王鹏举问。魏强嚼着口香糖说:“汪志恒,在他们没有发现你们之前,利用步枪的有效射程,把那几匹马给我打下来,否则你们就等着屠杀吧!”作为军人深知骑兵的厉害。“一连明白,放心吧!强哥!”

西南岔前线。汪志恒下令:“弟兄们,瞄准马背上的人,给我打!”顿时步枪声此起彼伏。汪志恒也端起步枪瞄准哨官射去。很快,马背上的人纷纷倒地,马四散跑去。在清军步兵阵的哨长见此情况,高喊:“撤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伏击,可是连人影都没有见到,就死伤了20多个清兵。他在心想:这是什么枪声?没有听到过啊。他还算镇定,马上收拢剩下的100多名清兵。召集几个小头目商量如何继续前进。一连没有追击,他们想看看清军下一步会怎样做。

哨长是这样命令的:有枪的在前面放枪,没有枪的在后面跟着前进。如果是在冷兵器情况下,这个命令还算正确,可是这是在面对武器精良的革命军,这个命令就显得非常的愚蠢了。

清军装备的前膛线步枪有效射程没有38式步枪远,根本不会对我军造成任何的伤害。即便站起身对着射,即使被射中也就擦破一点皮的事情。但是汪志恒没有大意,中规中距的战斗。“把他们放进些再打。听见没有。”一连战士们齐声回答。清军离战壕越来越近了,200米,100米。清军哨长终于看见了面前的敌人。敌人一个个趴在坑里(哨长没有见过战壕),端着跟毛瑟枪差不多模样的步枪。清军的火枪手们盲目的放枪,我们的战士被流弹击中,仅仅擦破了皮。50米,汪志恒不再犹豫了,高喊一声:“打!”接着就是集体的冲锋,一个个逃跑的清军被射中,倒地。一连的阻击战就这样结束了。村民们在帮着战士打扫战场,有些小孩儿对地上的弹壳情有独钟。为了节约资源,不仅将清军的前膛线步枪和一些铁制武器收缴,还将地上的子弹壳打扫的一干二净。统一运回青沟子总部。一连在完成阻击后,留在了西南岔,总部要求汪志恒再招一个满编连,成立四连,连长由张斌担任,连指导员刘岳。在张斌和刘岳临行前,他们来到了我的房间:“老大,我们两个坚决完成总部交给的任务,请老大和各位大哥放心。”“这次运输队和你们一起行动,先去一连那里完成四连的日常训练,过完春节你们就出发。”“是!我们走了。”

在一连阻击战胜利结束后,二连和三连也传来了消息。机务员任芳走进作战会议室:“报告总部,一连、二连和三连完成阻击任务,歼灭来犯清军共300余人,俘虏50人,逃跑20人。我军轻伤5人。”报告完以后,她走了出去。我和他们几个常委相视一笑:“跑了就好,还怕没有逃跑的呢!”会议室笑做了一团。

12月15下午,二连报告:“二连到达西南岔。”三连报告:“三连到达西南岔。”一连报告:“报告总部,三个连汇合西南岔,5日后开始下一步行动。”我们一直在会议室聊天,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收到信息后,陆占国回复:“总部收到,批准请求。你们六个人自己商量着如何破敌吧!张斌和运输队到了吧!你们补充一下弹药。你们别老汇报了,我们几个脑袋都大了。等你们招安他们以后,再汇报。我们这两天也想休息一下脑子。要不咱们换换?”对讲机传来了六个人的声音:“算了吧!我们可做不来。我们还是前线的呆着吧!”会议室再次传来了欢笑声。

魏强突然蹦出了一句话:“我们应该建立一个野战医院,咱们部队的名字我还是觉得不合适。”众人疑问。“医院是要建立的,我看邱海波就不错吗!他可是北大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董萍也可以。我老婆也可以过去帮忙。你们说呢?”“我看成。”魏强点头。其他的人也没有什么异议。“那就这么定了。成立人民医院,院长邱海波,副院长董萍。”“你说军队的名字不合适?为什么?”彭学涛问。魏强说:“你看我们现在可都穿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服,说实话,我挺念旧的。想起《亮剑》里的一句话:统一制式的军服,统一制式的装备。你们说呢?”我点点头:“那就改过来吧!咱们的被服厂还好没有印名称呢。”“那就改吧!既然老大都同意了。举手表决吧!”王鹏举发话了。7票通过。军队名称改回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军旗沿用解放军的军徽军旗。这就是军人,对于祖国和党的忠诚无悔的誓言。这个消息总部传给了每个人,来自未来的人高兴溢于言表。

逃跑的那些人经过11个小时的奔命逃回了抚松县,他们跑到了抚松县衙,向县太爷哭诉他们的遭遇。抚松县衙的县官叫刘一水,他听了以后,叫来了驻军长官胡刀。“胡营长,听逃回的那些人说在青沟子有一群汉匪,不仅抢了军火,还把前去围剿的清军300多人都消灭了,可见汉匪的战斗力很强。”刘一水说。“强!强个屁!逃跑的人都是饭桶,连小小的汉匪都剿灭不了。都是他妈的饭桶!”胡刀蔑视到。“胡营长不可小觑啊!”“我胡刀带的兵你还不知道?能吃能打!看着吧!我带兵去把他们的匪首割下,带给大人。大人,我去了。”“胡营长……哎!不听劝啊!他就等着死吧!还是赶快给长春方面写信汇报吧!”刘一水苦劝不行,赶忙写信向长春求援。“来人,速速把这封信送到长春吉林将军手里,切勿怠慢!”接信的随从快马加鞭连夜将信送往长春。

部队在向黑瞎子沟前进。“我们这是到哪里了?”何齐问旁边的两位连长汪志恒和徐栋。汪志恒看看地图,“我们离黑瞎子沟还有1公里,快了!”徐栋拍拍汪志恒:“快看,前面有人。”其他两个人向前望去。几个人从道路那边往这边走来,汪志恒下令:“停止前进。”部队停了下来。“走,咱们过去看看。其他人原地待命,警卫员跟我们走。”一行20人向那几个人走了过去。那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当他们注意时,汪志恒的20个人已经离他们只有几步的距离了。他们看到都拿着枪,觉得不对,掉头就跑。汪志恒几个追了过去。他们哪里有训练有素的士兵跑得快。汪志恒几个很快就追上了他们。把他们围在了中间。汪志恒问:“你们怎么见我们就跑?”那几个人支支吾吾。徐栋问:“你们是干什么的?”那几个人还是不说话。突然从四周冒出了七八十人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把汪志恒20个人反围了中间。那几个人拨开汪志恒他们,走了出去。在远处待命的葛云、文旭、龚博看到这个情景,大叫不好。带领解放军战士们悄悄摸了上去,把那些人给来了个反包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是什么人?”那七八十人中有个拿着一杆毛瑟枪的看似是个头目,他站了出来:“你们是解放军?”何齐喊道:“你没看见我们没有辫子吗?我们是解放军!”

“弟兄们!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解放军。长官,误会,误会。弟兄们,我们走。”“想走?站住!你们是什么人?”龚博喝道。“长官,我们是张彪的部队,就在黑瞎子沟训练。也是革命的。”“革命的?噢!那你们走吧!下次认清楚了。告诉张彪,我们会去拜访的!”汪志恒说道。说完,那些人灰溜溜的走了。徐栋看着此刻情景问:“你怎么让他们走了?这正是个机会啊!”“他们说是自己是革命的,我怎么说,缴械?先看看吧!调查一下再说。我们先赶路吧!”

很快,部队就到了黑瞎子沟的外围。有好些个村民向部队的方向跑了过来,汪志恒把其中一个拦住,“老乡,您着急忙慌的跑什么?”“小年轻,你不知道,张彪的部队要来了!还不赶紧跑?”“他们不是革命的部队吗?”“革命?他们就会欺负百姓。我先跑了。”说完村民跑远了。“来了,快跑啊!”远处看见大批的村民跑远了,有些落在后面的妇女被赶上的张彪的士兵抓住强奸,妇女的丈夫反抗被那些人打死。解放军战士们看见了,压抑不住心中的怨恨,纷纷请战。六个指挥员也看到了此刻情景,也按捺不住怒火,高呼:“解放军战士们!为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的安全,我们消灭土匪!冲啊!”三个连的士兵就像怒吼的狮子向土匪冲去。刚才那个头目看到此情景,顿时吓傻了,愣愣的呆在那里。他被愤怒的战士打成了筛子。有的土匪拿着大刀劈向战士,被战士们用步枪打死。绝大多数土匪被打死,有一些人跑回了山里,向张彪报告去了。我们的战士将惨死的百姓掩埋了起来。那些作恶多端的土匪的尸体被愤怒的村民焚烧,大火冲天。张彪这个鱼肉乡里的土匪头子带着剩下的土匪下山了,与解放军展开了决战。这是一场实力明显悬殊的战斗,解放军没有费吹灰之力,将土匪一举歼灭。百姓们拍手称快。消息传到总部,我没有批评他们,因为换作是我也会那么做。

经过休整,三个连回到了总部。我为他们举行了庆功宴。在而此时,情报部得到抚松县胡刀的一个营出动的消息。

下面会发生什么?请关注第七节《惊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