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男人失去肢体和生命而女人失去是她们的心

一、大乔

那一年江南的春天来的很早。小乔的琴声又从庭院的另一边传来,慵慵起身寻去,果然见

她坐在那株桃树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十四岁的女孩竟也衬得起这冶艳芳华。

我说,大清早的,吵得人睡不好。

她笑,促狭道,扰了姐姐春梦真是罪过。

我作势要打,被她一扭身躲开,笑声方在耳边身影却瞬间飘进房去,只留下桃树下那雷击

木雕成的琴。

我抚去琴弦上的花瓣,漫不经心的勾出宫商角徵羽。“曲有误,周郎顾”,江东女子的春

梦中,怕是都揣着那么一个倜傥男子的身影吧。

听说他随主上出兵荆州,大破皖城归来,父亲已相邀夜宴洗尘。

心底暗暗浮出抹笑意,公瑾经世之才,大乔倾城之姿,还有比这更羡煞旁人的良缘么。



二、小乔

绾了长发,着了儒衫,化身一位翩翩佳公子。今夜父亲约了周瑜孙策,吴郡名士也将倾巢

而至,不知他们可及得上我的风采。

此时大乔定是躲在帘后暗自挑拣未来的郎君了吧,那女人就是这般傻,这些个自恃其才眼

高于顶的男人们慕的不过是二乔之名,谁能将东吴第一美女收入怀便可从此名声远播风光

无限。更何况以父亲和孙策之交,若攀为乔家东床快婿,宏图大展便指日可待。世人谁不

逐炎凉,区区一个女子的才德哪有这名利双收的妙事更吸引人。

“烦请通报学生萧憔来拜。”眨眨眼,对见了我后目瞪口呆的老仆吩咐,便依足礼数进了

门。

父亲正唤来大乔抚琴助兴。

整日里听她练得耳朵起茧的一首《思凡》,偏偏硬生生被拨乱了一个尾音,我心中一动,

难道她……

环顾席间果然见左首的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凝了神蹙了眉。

“曲有误,周郎顾” ,原来如此。

原来这就是年方弱冠便名动江左的中郎将周公瑾。原来未及弱冠便征战无数的周瑜竟是这

么优雅俊秀的少年郎。

我暗叹。大乔她实在是不够聪明,心思剔透如他又怎会看不透这样一个小小把戏。周郎回

首一顾,怕只是为了被糟蹋的曲子,而非为着弹琴的娇娆。

父亲显是明了了大乔的心思,对周瑜言道:“公瑾熟通音律,不若指教小女一二。”

周瑜淡淡一笑,说:“小姐琴技之妙哪容瑜置喙,何况臂伤未愈,怕是要扫了乔公和在座

各位雅兴了。”四两拨千斤,顿时撇得干干净净。

他嘴角若有若无的淡嘲不知怎么蛊惑了我心绪。我突兀的长身而起,目光掠过愠怒的父亲

和惶然的姐姐,定定的望向他,而后躬身道:“吴郡萧憔愿斗胆代奏一曲,望诸位不弃。


三、大乔

这一夜他的目光只在她的身上。

木然坐听小乔弹高山流水,听周瑜赞伯牙子期。我不甘竟被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夺去了光

彩。暗怨上天不公,这世上已有了个牡丹般的大乔,为何偏还降生个桃花般的小乔。

牡丹再雍容,怕也终及不上满树桃花的绝艳。

次日有人上门提亲,竟是孙策。父亲大喜,当即定下亲事,小乔遂顺水推舟嫁了周瑜。



迎亲时孙策对周瑜说:“乔公之女,虽经战乱流离之苦,但得我们二人作婿,也足可庆幸

了。” 而周瑜却说:“小乔吾妻,更兼我红颜知已,有妻如此,乃瑜三生之幸。主公成全

之恩,瑜定衔环以报。”

我心中酸苦。非但红颜,更为知己,令这般男子尊崇至斯,为何她有如此幸运。

新婚不久孙策便出兵攻寻阳,讨江夏,平豫章、庐陵,留周瑜镇守巴丘。他担心我姐妹孤

寂,便让小乔搬来与我同住。周瑜偶尔回来,两人唱和之间恩爱无限。

听她妙语解颐,读她字字珠玑,观她琴技一日千里,我终于明白,只有她这样才情的女子

,才配得起他这样傲岸的男子。

于是安心作个举案齐眉的妻。乱世之中,有夫威武如孙策,我还有什么可期求。


四、小乔

建安,一个我嗤之以鼻的年号,既无所建,又不能安。就如名存实亡的汉廷,早锁不住群

雄逐鹿。

建安五年,我的姐夫就死在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年份。噩耗传出的时候周瑜握兵在外,孙权还只是个十八岁的文弱少年。一片愁云惨淡之中,大乔仿佛一夜间便人老珠黄。

孙权差人来偷偷问我:“公瑾可会回来?”

我说,会的,一定会。因为我在这里。

言及此脊梁后忽然感到森森冷意,一身孝服的大乔如鬼魂般飘到身后,冲我冷冷一笑,像

撒下一纸咒符。

三日之后周郎果如我所料的前来奔丧,风尘仆仆全不复羽扇纶巾的优雅。他竟是抛了随从

单人快马不眠不休的赶回。我心头一酸迎上前去,眼角却瞥见大乔已面沉如水。

是夜他格外激狂的要我,好像这天地间只存我们二人。

我知他少年便欲廓清天下,我知以他之能绝不甘为池中之物,我亦知他手中握有东吴大半

精兵。

可他居然真的回来了,回来对孙权行尽君臣之礼。

我埋首在他的颈侧,低声问:“你难道就不想……”

他未等我说完,便回了苦恼的眸光,若有所思的看我:“你知道我想。”

他起身批衣,看窗外皎皎明月,接着道:“可我周公瑾三个字怎担得起悠悠众口史笔如刀

。”

我缓慢而冗长的消化完这句话,终于清醒,我这如花的美貌,如水的身躯,到头来竟及不

上周公瑾三个字令他魂牵梦绕。

他回来,不是为了我。

纵使恋我红颜,敬我知己,他爱我却远不及他爱自己的一世英名。


五、大乔

转眼八年过去,二乔的艳名似并未被时光抹煞,而寡居日久早已将我的心打磨得垂垂老矣

。战事越来越紧,曹军越逼越近,朝堂上下女眷们均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独我不为

所动。人生之役我早已输得一败涂地,是生是死,为奴未婢对我都已不具意义。


周瑜又一次在危急中千里奔袭而归,力挽狂澜,临危受命为左督。

我终夜辗转。她……真的就有那么好,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回来。

他嘴上说着:“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忠臣之义,内结骨肉之亲,言行计从,祸

福共之。即使苏、张更生,郦叟复出,犹抚其背而折其辞,岂足下幼生所能移乎!”其实心

底终归只是为了桃树下那个翘首企盼的可人儿吧。

听闻刘备帐下的孔明先生说,只要放一叶扁舟于江上,舟中大小二乔,便可星夜退曹。


以我们两名微末女子便可消弭战火,周郎他可舍得?


六、小乔

他当然会拍案而起严词拒绝。

从此便成孙刘联手赤壁之战,周瑜声威大震,名扬天下。

但以诸葛孔明经天纬地之才,恐怕早已料到那篇《铜雀台赋》早被周瑜烂熟于心。

以周郎的风雅,又怎会放过曹子建这文坛名士的文章。不愧是卧龙孔明,一眼便窥破了周

瑜爱其名如鸟之爱羽毛。

这样的智计,恐怕早晚亦不能见容于我那眼高于顶的丈夫吧,这一场战争又该如何收场,


我还真是期待……


之后的故事被后人演绎了无数种可能。

实际上他在班师回江陵的路上旧病复发,盘桓巴丘。

孙权说:“你去吧。这些年一直不放心他,连累你受委屈了。”我盈盈下拜谢主隆恩,一

路上快马加鞭却囚不住脑中思绪纷飞。

巴丘,好熟悉的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让人觉得温暖。

是了,当年他镇守巴丘,令行禁止将士用命,私下却时时费尽心思跑回吴郡只为见我一面

相拥片刻。

如今,奄奄一息的他微笑对我说:“我周瑜此生致憾便是未能荡平天下给你个太平治世,

陪你安心坐在桃花下共抚一曲高山流水。”

我望向我们交握的双手泪如泉涌。

执子之手,与子契括。我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他要雅量高名,他要威震天下,他要忠君

事主,他要芳名百世,都只是为了……我啊。


七、大乔

小乔扶柩回京,周瑜的葬礼极尽哀荣。

诸葛亮竟轻装简从前来吊唁。这清俊瘦弱的年轻人倒也颇有胆色。


色狠不能将他生吞活剥,而他竟能抚棺念念有词哀哀垂泪。

我不知传言是真是假,我从未了解过周瑜。

但是我分明看到小乔伤而不哀,眉梢眼角如放下心头重负。


又是一个春日,我们姊妹坐在桃园之中,看小乔的两子一女和太子玩的开怀。

小乔拈了片花瓣幽幽问我:“姐姐你还在怨我么。”

我还在怨她。可又能怎样呢。

当此乱世,死了的都死了,活着的谁又是赢家。

我们的这场红颜之战似乎未曾揭幕便注定被湮没在历史之中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