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是英雄的特权

人民币求购铁血币 收藏 6 85
导读:叛逆,是英雄的特权

人们说董卓是“无恶不作的奸臣”,我说董卓是“投机取巧的能人”;

人们说周瑜“心胸狭窄”,我说周瑜“量能容人”;

人们说鲁肃“老实无能”,我说鲁肃“口齿伶俐”;

人们说曹丕“篡汉真是无耻!”,我说曹丕“不篡才是傻子!”;

人们说曹操是“十恶不赦的逆贼臣子”,我说曹操是“颇有雄心的中原霸主”;

人们说孙权“胸无大志、限江自保”,我说孙权“能屈能伸、眼放大海”;

人们说刘备“只会哭,孔明投错了主”,我说刘备“很会忍,不愧一代雄杰”……


孙权、曹操、刘备,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似乎因为演义的缘故,他们的形像早已被定型了,人们提起曹操,想到的总是一个“奸”字,提到刘备,则是“仁义”,也有人认为他只会哭,是个无能之君,至于孙权,他则是个被忽视和贬低得相当厉害的人物,无论“守成之方”,还是“守城之主”,都难听之极,实际上,无论是辛弃疾、苏东坡,还是毛主席,都对孙权抱以欣赏的态度,辛弃疾曾感叹自己遇不到孙权这样年少有为的君主,毛主席则说过“当今惜无孙仲谋”,可见历来,人们对孙权是存在非常严重的偏见的。

在笔者看来,无论孙权,还是曹操,亦或刘备,他们都曾经站在了历史的舞台上,都有所作为,自然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不结合周围各种情况与条件,就硬是给历史人物扣上“逆贼臣子”、“限江自保”、“只会哭”的帽子,实在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笔者想写一篇文章,表达一下我对曹操等人的看法,当然,这也只是笔者的个人意见而已,我很讨厌人云亦云,这一篇以曹操为主角的文章,算是笔者我对那些不负责任的燕雀之言的反击吧……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对于曹操这个人,说实在的,笔者从来没有特别讨厌他过,记得小时候看动画片《三国志》时,曹操登场了没几集后便喊出了一句:“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那时人们都说他邪恶,但笔者那时还年小,不懂得“邪恶”的含义,只觉曹操这样念法很“帅”,也很有气迫,因此笔者对曹操一开始的印象是属于偏好的,而不是和广大人一样对他恨之入骨,当然,笔者也曾有一段相当短暂的时间对曹操反感过,那就是在读《三国演义》时,看到曹操逼死宫里人,但笔者对曹操的反感也只有在这一瞬间而已,后来看见曹操为典韦之死痛哭流泣,还有放走关羽的时候,不由再次为之感动。而对于曹操的这一瞬间反感,笔者亦只将其作艺术家手笔看待,毕竟小说是小说,历史是历史,小说终究不是历史的。

到了现在,“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句历来被倍受批评的话儿,笔者又有了不同以往的看法,在那个乱世的时代,其实烧杀抢掠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社会之动荡不安可想而知,而在这个不安宁的时期,拥有如此心态未尝是不好的,这是一种豪言壮语,表达自己想要征服天下的宏伟决心。是的,弱肉强食,何尝不是这个时期的一个常见的现象呢?尤其是对政治家而言,怎样打天下并无所谓,正统也好,篡逆也好,继业也好,能够把天下守好的人,才是一代明君、仁君、智君,像司马炎那样不及格的开国君王,那可就是大好河山的悲剧了。

纵观曹操、孙权、刘备的一生,此三位英雄都能为自己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这显然说明了他们的存在是顺着历史潮流发展的,在笔者看来,三位英雄各有可取之处,都有可敬之处,整天围绕着谁是正统吵个耳目赤红,以贬低其他两方的人物来抬高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可谓滑稽之极的事儿。

关于曹操的这句话,《三国志》中似乎并没有记载,笔者甚至因此而觉得失望过,但后来发现同一时期的《魏书》、《世说新语》中却有收录此言,《三国志》为晋人陈寿所著,因此内容免不了会讨好魏国人士,而讨好魏国,实际上还是为了讨好晋国,不仅如此,对于曹操杀吕氏一家、借头息怒等等陈寿都给予百般的维护,可见其维护统治阶级的用意。历来人们都用“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句话来作为评判曹操的主要论据,但笔者不这么认为,如此宏伟雄心的一句话,不出自一个英雄之口,似乎反而让这位英雄失去了不少色彩,至少笔者我是这样来鉴赏这句原本用来贬斥曹操的名言的。

“替死鬼谁都可以当,只是需要”


当初看到CCTV拍摄的《三国演义》时,曾看到这样的一个片断,曹操因军粮问题,将其责任推给了王后,并将王后杀害以息士兵之愤,这是小说《三国演义》中也有的,而这也是人们历来批评得相当厉害的一个情节,认为曹操简直无耻到了极点。也许先几年正值“愤青之年”的时候来看这个情节的话,笔者我或许也会愤怒之极,但自从读过拿破仑等历代英雄伟人们的传记、以及一些政治书籍后,笔者也吸取了一些政治想法,自然对曹操的这种作为不感到特别的气愤,只是很同情那个被牺牲的王后。

站在政治的角度上,曹操这样做自然是正确的,如果不以王后作替死鬼,那么只会给军队内部带来危害,使得更多的人死去,很讽刺地说,人命,在战场上往往只是一个数字,后世人常以一个人到底剥夺了多少人的生命,来认同他究竟有多伟大,上次笔者在《擦亮双眼看张飞》一文里,关于刘备的一段曾说过“政治不能和个人道德相提并论”,是的,这也是笔者目前的个人观点,很多道德上我们批评得很厉害的事儿,在政治上则是正确的。杀一个人是罪犯,杀一万个人是英雄正是这个道理,人们所崇拜的曹操、刘备等人,站在老百姓的角度上来看,他们只是镇压农民起义、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

当然,杀王后息兵怒一事,在正史上记载得并不详细,这应该是后时代人们痛恨曹操的传言,而罗贯中老先生就将这一段引入了小说中。不过笔者也不保证曹操会不会真的作过类此的事儿,毕竟政治始终是政治,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无法理解的,而这也不能说明绝对的对与错。曹操好屠城,这点历来颇受责备,然而事实上,无论屠城还是战争,都只不过是在杀人罢,这是同样可耻的,但往往在人们的眼中,一个“平民”没有被杀的义务,而一个“军人”却有——哪怕这个“军人”只是被强迫踏上战场的“平民”。

“为民”二字,不过是政治家争取民心的口号,政治家无论“安抚世民”、“振兴国事”,还是发动战争讨伐四方,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政治统治,与个人的品德好坏无关,政治需要的是明君,而不是好人。


“英雄,总是叛逆的”


曹操的一生是叛逆的,他不甘于寂莫,非要闯出轰轰烈烈的一番大事业不可。曹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也不断地为自己的事儿奋斗着。

《三国演义》中一开始就描写到曹操从小就不是个很诚实的人,还会耍点小聪明,而有人据此认为曹操必将会是个乱世的奸雄。英雄也罢,奸雄也罢,袅雄也罢,乱世中的他们,必将双手沾满了鲜血,而后世人将会崇拜这群双手不干净的人,原因在于他们“有效率地残害了同胞”。

的确如此,和曹操一样,孙权是另一个笔者所欣赏的伟人,孙权想过作一个好人,但他也知道,好人是作不成优秀的政治家的,否则就会引来祸害,曹操、刘备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李煜何尝不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呢?但以政治的角度来看,他则是一个昏君,一个亡国之君。

曹操的叛逆精神,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平凡,有人说,他的事业不过是偶然成就的,也有人同样把这个说法套在了赤壁之战上:赤壁之战吴国会胜,完全是出自于偶然;也许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也相当的片面。是的,有人说过:“时势造英雄”,乱世,给予了曹操一个创造大业的机会,没有乱世,曹操就没有此壮举,这也许真的是偶然,但是,曹操有壮志雄心,有叛逆的性格,失去了这两点,曹操就不可能成就大业,而会与刘璋、刘表、张鲁等人落个同样的命运,有条件创业,但不把握机会创业的人,他们最终只会受到历史的嘲笑。时势,是曹操创业的偶然,而雄心与叛逆,则是曹操创业的必然,同样的,赤壁之战曹操的失误给吴国提供了偶然的机会,但及时地把握住这个偶然的机会给予机智的反击,则属于必然的范畴。

而曹操可以说从年青时候起就已经在贯彻“叛逆”这个词眼,当年他任洛阳北都尉的时候,将五色棒挂于尉门四门左右,遇到犯禁的人,不管是谁一概棒杀,就连皇帝最宠信的太监蹇硕的叔叔夜行,被曹操逮住了也照样棒杀,曹操就种不畏强贵的精神,使得旁边无人再敢触犯法律,对此皇帝的近臣们对他都恨之入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