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八节 大刀进行曲(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二十九军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到来了!

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二十九军不是孤军。

看准那敌人,把它消灭!

把它消灭!冲啊!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杀!杀!


睡的正香的吴德突然被一阵乱糟糟的声音吵醒,吴德一下子跳了起了,抓起了中正式,迷糊中已经将子弹推上了膛,摆出了个向外防守的姿势。抹了抹眼睛,凝视远观,没有什么动静,看来不是鬼子进攻。松了口气的吴德回过身,才发现乱糟糟一片是三营还有保安团的兄弟。

“怎么回事啊,兄弟。”吴德扯过一个从身边跑过的兄弟。

“金营长要组织批敢死队,准备夜袭铁路桥,我这是去报名。”那么兄弟说完后,又急急的冲下了城墙。吴德一听,来劲了,回头找找班里的兄弟,才发现全部下去报名了,拷,真不厚道,也不叫下我,吴德心中暗骂。

下到城内的吴德被眼前的景像吓了一大蹦。由于日军的侵略行径已使兄弟们极度愤恨,当面就地抵抗的命令又使官兵郁闷于胸,兄弟们的情绪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如若再不令出城杀敌,几乎都要自杀。组织敢死突击队的这个命令一下,有的爷们难以控制兴奋的心情,竟然号啕大哭起来。报名参加的队伍马上从东门延长到西门。

哇拷,来晚了,吴德面色大变,城下的登记处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吴德怎么挤也挤不进去,哥们,让让啊,我也要去啊,你到是挪一挪啊,喂,后面的也不要挤啊。

吴德从人缝里瞅到登记的好象是营书记官,貌似是熟人,“秦书记!秦书记!算我吴德一个,喂,秦书记,别忘记了上次我还请你喝过二锅头,妈的,不算我一个,你也太不够哥们啦啊!”吴德老远扯着个大嗓门冲着登记官叫喊着。

“拷,这也能走后门?!小白,你个学生兵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城里好了。”

“说的也是,你就不要去了。”

“身上还有伤呢,你去添啥乱?”

“我们去就行了,你个小P孩子还得回军训团学习呢?!”

“边去!边去!别影响爷爷去杀敌。”

兄弟们说的都很难听,可是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的出来,这群身经百战的爷们,是多么的关心爱护这个全营最小学历最高最让人喜欢的开心果。

吴德的眼睛有点湿,一把扯下身上的绷带,吼道:“我操你大爷的,就你们是爷们,老子就不是汉子啦?!谁他妈的今天不让我去,我就跟他急!”

吴德如愿以偿的加入了敢死队,还在李猛那个班,还能跑的五六个哥们都来了。再后来全营就组织成了两个步兵连和一个重机枪排三百多号人,其他因伤或是没有来的急报名的汉子都急哭了,仍死缠着要去,最后去了四百人,还有些偷偷跟去的爷们。

“男儿流血不流泪,你们去流血吧!”

金营长敬完壮行酒,大手一挥。兄弟们拥向北面城墙,准备用绳梯缒城而出,有几个哥们等不住,不顾危险自7米高城墙飞身下跃,吴德也不要命跟着往下蹦,亏的战术动作不赖,顺势打了几个滚,除了一身泥外,也就背上的伤口扯痛了几下,安全降落。夜12时,敢死突击队秘密接近了铁路桥,兄弟们就猫在泥地里,兵分两路,慢慢的接进敌军阵地。

凌晨2时,刘副营长一声令下,兄弟从泥水中一跃而起,出敌不意,两面夹击,冲入敌阵地。先是每人急促三颗手榴弹,黑黑的一片落在日军阵地,顿时日军阵地手榴弹爆炸。兄弟们没有带长枪,都是人手一把大刀,几颗手榴弹,偶尔几把毛瑟二十响。只见大刀闪着寒光,喊杀声传出数里之遥。

吴德右手持着破军之刀,左手握着被吴德称为黑星的92式(还是黑星有气势多了,比那54式要好听多了),这几个月来,吴德一直都在练左手枪法,对于右撇子来说,只有左手大部分时间才空着,左手拔枪才能保证右手的武器不丢。几个月来倒也小有些成就,拔枪速度不亚于右手,准头吗,最起码肉搏战中那是指哪打哪,哇嗬嗬,虽说现在胳膊上有个眼,但是还没有影响到行动,貌似伤口已经结疤了。

还不知是吴德兴奋的发抖,还是破刀好久没有饮血,它竟然嗡嗡的叫唤起来,特别是在饮小鬼子的血后,刀身更显的妖艳动人,真他妈的不愧是外星出产,还有灵性不成?!吴德眼睛已经杀红了,小鬼子在经过短暂的混乱后,被我军分割成片的小鬼子三人一组,五人一团的各自为阵,并且在几个指挥官样子的指挥下,渐渐有会合的迹象。

“日他姥姥,哥几个,手榴弹!”,吴德招呼着旁边几个有点面熟的兄弟,将西瓜刀咬在嘴上,掏出几个手榴弹就往鬼子集合点扔。唰唰唰,七八颗手榴弹在鬼子的集合点爆炸,人仰马翻,就是现在,吴德取下口中刀,“哥几个,不要让他们合拢,杀啊!”,趁着烟雾还未曾散去,吴德一马当先冲进了鬼子群中,在鬼子被震的还没回过神来,刀光一闪,就抹了两个鬼子脖子,然后再“啪,啪”两声,手里的黑星也喝了血。后面的兄弟也是脸红脖子粗,双眼冒着红光,噢噢叫的冲了上来,大刀挥舞,三两下的功夫就把这批鬼子给打散了。

在军训团拜师学来的刀法可派了用场,都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吴德利用灵活的跑位,手中的破军以一个又一个诡异的角度出刀,程咬金的三把斧头果然够强,吴德对付一个鬼子根本就没用完三刀,二刀收拾不了的,吴德左手的黑星就是一家伙,好歹也有18发子弹不是,不用白不用,气得小鬼子哇哇大叫,还有几个略懂中文的小B指责他没有武士精神。日!老子就是流氓,拷!见人用人招,见鬼当然得用鬼招,二话不说,抬手就是几枪。

吴德用黑星点名点的正爽,“卡!”空膛,没有注意到子弹用完了,又没有备用弹匣。只见四个小鬼子狞笑的围了过来。嘿嘿,吴德笑了,将手枪插回了枪套。吴德越是紧张,越是激动的时候,他就会傻笑,但吴德不管何时何地,都要求自己保持冷静。再这个时候,气势首先就不输,吴德狞笑起来,用舌头添了添刀锋,妈的,畜牲血真他妈的臭,左手拔出了腰间中正步枪的军刺,摆出个双刀架式,如果有个武林人士看到,肯定会大叫起来,这是嵩山文家的鸳鸯刀法吗?不错,这就是吴德用了五六瓶好酒缠着军训团里的武林教官教的,那教官本姓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