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七节 宛平保卫战(下)

反手一刀 收藏 10 17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七节 宛平保卫战(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7月8日下午3时,保安第四团第二营曹营长带领四个连长来见金营长,说明奉冯师长之命支援宛平,曹营长所带700余人交金营长指挥,此时宛平守军已经增至2100人,但在铁路桥等处战斗和宛平保卫战中守军已经损失近200人,重要的是铁路桥已经失守。日军在几次进攻过程中损失较重,光铁路桥的战斗中就减员百余名。我们守方算是占了地力,跟日军打了个平手,从总的方面说,在战斗力上,日军仍占优势,但士气已堕。

在这段时间里,没有战事发生,仍然是那些政客的活动时间。吴德跟班里的兄弟一直蹲在城墙上,防备着日军再次进攻,明显可以看出,小日本的援军到了。

在中途,让吴德感到幸福的是,能够和着雨水吃着城里百姓送上来的热气腾腾的饭菜,吴德第一次感到原来吃饭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儿。

吴德曾经说过,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乐观积极的态度,所以已经适应战场的吴德在城头嘻嘻哈哈的打着趣说着笑话,逗的兄弟一阵阵的发笑,一支军队最可怕的就是失去了斗志失去了信心。所以吴德现在讲的就是日本人最讨厌的几个笑话。

“四个外科医生围坐在一起,谈论他们喜欢为何种人做手术。第一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图书管理员做手术。当你打开他们的身体时,里面的一切东西都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第二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会计做手术。当你打开他们的身体时,一切都是按数字顺序排列的。“第三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电工做手术。当你找开他们的身体时,一切都是用颜色做代号的。“第四个医生说:“我最喜欢为日本人做手术。“其他三个医生面面相觑,表示怀疑,其中一个问什么。第四个医生说因为他们没有心肝,没有脊骨,且屁股和头可以相交换。”

“哈哈。。。。。。。。。。。。。。。。。。。。。。。。。。。。。”兄弟被吴德声情并貌给逗的合不拢嘴,身上的伤口似乎也不痛了,一致要求吴德再来个。这对吴德来说,那不是顺口拈来。

“有一架飞机上面坐有一美国人一个德国人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中国人,飞机飞到一半突然没油了,机长宣布必须有一人跳机以减轻重量,于是那美国人就发挥其个人英雄主义精神走到飞机舱口高呼一声:美利坚和众国万岁!!然后就跳下去了!飞机继续飞.....这时机长又宣布:重量还是太重了,还的跳下去一个人!于是德国人就站出来,走到飞机舱口,高呼一声:德意志帝国万岁!也跟着跳了下去!飞机继续飞.....这时机长又宣布说:不行,还是重了,必须再跳下去一个人!中国人看了日本人一眼,站起来走到了飞机舱口,日本人赶紧走过来紧紧握住中国人的手:好兄弟,我不会忘了你的!中国人高呼一声:中华民族万岁!!接着一脚把日本人给踹下去!”

“中华民族万岁!”兄弟们听完后都激动了,不错,小日本一个小小的岛国屁大的地,竟然欺负到我大中华民族头上来了,真是不知死活!

“中华民族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整个宛平城都震憾了,所有的中国人都喊起了这个口号,士气震天!惊动了设在宛平城东一公里处的沙岗大枣山上的日军指挥部里的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

这个老小子听到后感觉很不爽,大骂指挥战斗的一木清直大队长,大削了几个耳光后,让手下牟田口大佐派人绕道从宛平西门进城送信,请宛平城的王冷斋县长或金振中营长出城谈判。王、金以守土有责,不便擅离职守为由,回绝牟田口。下午5时,牟田口又派人送函,向宛平政府发出通牒:

一、限于当天(8日)下午8时前,中国军队撤到西岸,日军亦撤至河东,逾时即实行以大炮攻城;

二、通知城内人民迁出;

三、城内日本顾问樱井,翻译斋藤等,请令其出城。

王冷斋县长阅信后答复牟田口三条:

一、本人非军事人员,对于撤兵一节,未便答复;

二、城内人民自有处理办法,勿代劳为顾虑;

三、樱井等早已令其出城,惟彼等仍愿在城内商谈,努力于事件之解决。

上级命令精神都是固守宛平,包括中央政府得到卢沟桥事变消息,蒋介石的命令:“固守宛平,就地抵抗!” 所以所有人对于小鬼子的威胁都没有当回事,谁怕谁啊,你小子就不会死啊,你种你再打来试试,非撸死你不可。

下午6时,宛平城内政府官员及谈判代表,离开宛平专员公署办公厅,到附近一所民房办公,以备不测。人们刚刚步出专员公署十几米,日军的炮弹呼啸而来,第一炮就打中了专署办公厅,接着炮弹一颗接一颗,顿时,宛平城里是一片天崩地裂的爆炸声。把专署和城内房屋炸得东倒西歪,栋折梁摧瞬间成为一片废墟。

整个宛平陷入一片火海,炸毁了宛平城内的大批房屋,无辜百姓惨遭祸殃。该死的混蛋,三营的兄弟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心里的恨越来越深。

小鬼子在炮火掩护下,又开始进攻,竟然动用了9辆坦克配合步兵,试图攻克我宛平城。

妈的,吴德恼火怎么就没有个反坦克炮,要不来个火箭筒也好啊,小鬼子那种二战中最差的坦克既然能在这里如此牛XX。吴德郁闷的拎着中正朝着坦克开了好几枪,都被弹开了,这种铆接破坦克也就只能在我们这里牛,我操他姥姥的。

看着日军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步步逼进,吴德眼睛都红了,不停的问着自己,怎么办,怎么办,除了抱着炸药包冲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啦吗?!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望着小日本的95式破坦克耀武扬威,喷出收割着一条又一条兄弟的生命。吴德心里真的急,我操他姥姥,不就是一条命吗,老子豁出去不要了,吴德骂骂咧咧的扯过一箱手榴弹捆绑起来,决定去回人肉炸弹。

金营长看到后冲了过来,一巴掌盖了过来“你小子发什么疯呢?我们有城墙在这里挡着,坦克上的来吗?只要坦克一靠近,我们往城下扔手榴弹就行了。”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有个城墙呢?!被以前的抗战电影勿导的吴德清醒过来了,就小日本那破轻型坦克,就算是对着城墙打那也只打个小坑而已,没有攻坚炮,没有轰炸机支持的小日,也不能说啃就啃得动宛平这几朝古城啊,真是个人英雄主义害人啊,差点我们的吴德哥们就抱着炸药包出去殉国了。

凭着顽强的意志,不死不休的斗志,三营的爷们以步枪和手榴弹等轻武器硬是把坦克全部打退。小日反复冲击屡遇挫折,完全没有料到,会遭到如此强硬的反击。一场恶战,进行了3个小时,日军毫无进展,只是炸毁了宛平城内的大批房屋,无辜百姓惨遭祸殃。晚9时日军停止进攻。

在这生死的三个小时中,吴德的好运气也到头了,背上被炮弹溅起的碎石打的血肉模糊,左上臂挨了一枪,也亏的小日本的三八式穿透力强,6.5口径的子弹只在手上钻了两个眼,没啥大碍,如果真是换成现在的AK,不削断骨头才怪。

大雨终于停了,胡乱包扎了一下的吴德,拒绝了退下去休养的命令,嘴里还含着个没吃完的饭团,倒在城墙上就睡死了过去。从昨晚就高度紧张的吴德,那个累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