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五节 宛平保卫战(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7月7日。

黑不咙冬的夜,月亮也被乌云笼罩,宛平的雨季就要来临。

吴德全副武装抱着枪靠坐在墙角闭目养神,全班的其它十一个弟兄也都没有睡,全副武装的或坐或卧,精神炯炯,不会别的,就因为吴德说过,今天晚上可能会出事。由于吴德各方面的表现已及有一些超乎于常人的感觉,让吴德在短短的一个月中隐隐成为班里面的二号人物,李猛班长对于吴德也是言听计从。

虽然这次吴德说不出个什么东东出来,但是全班十一条汉子都按吴德说的做了,大刀擦的埕亮,枪也好好保养了一番,绑腿打的紧紧的,只要一声令下,立马能冲出去。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耐不住等待的几位兄弟已经打起了呼噜,其余的兄弟都眼巴巴的看着吴德,而吴德还是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叭叭,噼叭。。。。。。。。。。。。”,好象是宛平城东北角方向传来一阵枪声,吴德一跃而起,冲出来营房,跑向城头。其余的兄弟也在李猛班长的带领下跟紧了吴德的脚步。

城头的哨兵被吴德等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吴德问道。

哨兵看了看吴德,说道:“呵呵。。。原来是小白啊,没有什么事,只是日军演习的地打了几枪。”

吴德翻开手腕,一看,11时10分,难道今天不会出事吗!?历史的走向就已经偏差了吗?!

“站住!什么人?!”,一声断喝打断了吴德的思绪,吴德抬头望去,只见城外走来一队人马,当头走出一个人来,站在城头叽里哇啦讲了一通。日本军人?!!

“准备战斗!”说话的是李猛班长,“哗啦”响起一片推弹上膛的声音,全班的兄弟都找好了隐蔽处准备射击。

“找个会说中国话的出来!”,只见城头上值勤的中尉排长林力站在城头,掏出毛瑟盒子炮顶了顶帽子,喝问着鬼子,身后的左手还挥了挥,叫了个通讯兵去集合队伍。

一个生涩的中国话响了起来:“我方有名士兵在演习中失踪,怀疑为你方所为,我们的士兵被你们捉去,我们要求进城搜索。”

“放你娘的屁!!”,林力排长有点毛了,喝道:“自己把兵丢了,还想赖我们头上不成,我们可没那个闲功夫抓条白眼狼来浪费粮食!”

估摸着那群鬼子还没弄明白白眼狼是什么玩意,仍然操着生涩的中国话:“请阁下让我们入城搜索一番,如果没有,我们自然会退去。”

“奶奶的”林力排长小声骂了一句,然后说道:“不可能,这里是中国人的地方,不可能让你们进去,你们赶快给我离开。”

“哪泥,阁下难道就不怕挑起战争,如果不让我们进去,那后果你们自负!”鬼子就是鬼子,獠牙就露了出来。

“哼!”林力排长没有说话,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后,宛平城中响起了一片哨声,城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城头的机枪已经架了起来,用实际的行动回答了鬼子军官的话。

“八格牙鲁!”小鬼子早就架起了枪,驻好了炮,一幅夺夺逼人的鸟样,似乎要来个不死不休,三四百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吴德感觉手心里都是汗,七七事变就要开始了,一个在训练有素的军人,如果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血那也不能算是个合格的军人。虽然吴德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也一直做着战斗的准备,可是当这一刻就要来临的时候,吴德心里还是有点发虚,毕竟真正的战争跟想象的会很不一样!

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整个华北都动了起来,又到了政客们表演的时候,由于双主高层的命令,我们终究没有立马打起来,上面命令,不开第一枪,吴德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吴德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有高兴、有解脱、有失落,反正吴德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中。打还是不打?!

凌晨5时30分,北平地区下起了滂沱大雨。宛平城内外朦胧在漫天而下的雨水之中,吴德被这一通雨淋醒了,想那多干吗?我这是在害怕吗?这一战不是我期待的吗?身为一个中国人,炎黄子孙,特别是身为一个中国军人,我在怕什么么?不就是小鬼子吗,我怕什么!

“哼!喝!喝!!!”,吴德由小腹过胸吼出一股闷气,眼神坚定起来,握紧了手中的钢枪。

“轰轰轰。。。。。。”从日军新增援的炮兵阵地上传来一阵阵的炮响。

“卧倒!!!!!”,李猛扑过来把还有点傻愣在那里的吴德给扑倒在地,日军开始炮轰了,卢沟桥战斗开始了!

日军不顾他们的谈判代表尚在宛平城内,就已经迫不及待,向宛平城发起了进攻。开始用大炮轰击,炮弹呼啸着飞过城墙,首先炸毁了营指挥部,继之轰击城墙,并击毁城东顺治门城楼。狗日的,果然把城内的地形布置给了解详细罗。

城内军民紧张地行动起来,在抢构掩体工事和运送弹药。

在大地的振动中,吴德紧紧的贴在城墙上,用胸口感受着那冰凉的石板带给自己的清醒,自己果然还太嫩,连炮火来了都不知道卧倒,在震耳欲聋的炮击声中,吴德渐渐的溶进了战斗员这个角色。吴德在地上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检查着自己身上的装备,把手榴弹旋开了后盖,步枪上了膛,手枪打开了保险,插拔了腋下的破军之刀。然后静静的躺在地上,等待着鬼子进攻的那一刻。

“杀咯咯。。。。。。。。。。”

枪声大做,鬼子在炮火的掩护中进攻了。吴德闻声一个鲤鱼打挺,抢在指挥员的口令前,占好了自己的位置,举起了中正式。

雨很大,天色也只是朦胧亮,基本上瞄准是不可能了,吴德小心的寻找着目标,凭着感觉出枪。就你了,噢噢叫冲过来的日军中有一个刺刀上着卫生巾的鬼子,吴德把枪口对准了他,以为你是个卖狗皮糕药的偶就不打你是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