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四节 罚款二角!

反手一刀 收藏 9 48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四节 罚款二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天色阴沉,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全连停止了训练,都躲进了屋子,李猛班长看了看天,很有经验的说道:“今天看来不用训练啦。”班里一片欢呼声,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哥几个兴致勃勃的想叫吴德讲一些稀罕的故事,却看见吴德抱着个胸,冷冷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山雨欲来!

离七七事变越来越近,吴德感觉整个天空的气氛都不一样,他也写了一封信劝说爷爷奶奶提前做好转移迁校的准备,只有他们二老安全了,吴德才认为自己能够真正的放手一战,他们可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啊。

生存或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1937年6月以后,驻扎在丰台的日军到卢沟桥附近演习频繁起来。

日方演习的目的性比较强,如:以某街某巷为目标的巷战演习,以某地某军为假想敌的进攻演习等。而我们二十九军的演习目的朦胧,大都属“示威”性的演习,就是“不蒸馒头蒸(争)口气”的意思。对于敌方的特点,可能发生的情况,敌方战斗力,我军将领用兵方法用什么战术等则很少考虑。

6月份以后,丰台日军以卢沟桥我三营守军为假想敌的演习日渐升级,先是日出而来,日入而回,后来变成日暮而来,日出而回,再后不分昼夜,甚至连日连夜持久演习。先是一般空弹训练式的演习,后是实弹实战式的演习。

日军的实弹演习一打,三营就负有守城守桥任务,不能再跟在日军的屁股后面“蒸馒头”,只能是摩拳擦掌,子弹上膛的站在宛平城墙上作壁上观。而吴德也在其内,仔细的看着日军的战术,期盼着能找出点漏子,遗憾的是,就算是吴德眼中的漏头,拉到二十九军这种杂牌军身上那就不在是漏洞。别看小日本一个个矮个子外加罗圈腿,但是能很明显的看出他们的营养他们的身体素质要比我们强,个个都是满面红光油光衬亮。而反观我们,一个个面带菜色,士气虽说很高昂,但单兵素质明显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突然有一天,小日本提出,要求通过宛平县城和卢沟桥石桥到长辛店进行演习。这种明显的挑衅被三营长金振中当场拒绝。日军兵围城下,三营官兵与之针锋相对,刺刀对刺刀僵持了近10余小时。

两方士兵无论谁一走火,可能卢沟桥事变就要提前开始,吴德当时也很紧张,子弹上膛,手枪袋打开,以为就要开打起来。他现在搞不清楚自己这只蝴蝶到底影响到了这世界的格局没有,吴德突然间看不到前方的路了。

没有想到的是,小日本已经摸透了华北当局的特点,于是找当局交涉,结果可想而知,政客的圆滑性来了,折衷方案,日军可以通过宛平县城,但不能通过卢沟桥石桥。日方同意。也许日方本来的目的就是进宛平城。国人和稀泥的功夫害人哪!!

宛平城是一个长640米宽320米,长方形微型城——当时全国最小的县城。从东门到西门一条中轴路整整640米。没有南门北门,中轴路两旁各160米即是南北城墙。从宛平中轴路通过顾望两边,城中一切一览无余。日军通过城池再出西门,即到卢沟桥石桥桥头,桥距西门仅50多米。走这一趟,可以讲,把一切建筑设施,军事部署看得一清二楚。

吴德跟其它三营兄弟一起挺立在宛平城中轴路旁,恨恨的看到,日军驻丰台一木清直大队所部,在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带领下,神神气气威威风风地进了东城门,向西门缓缓前进。这位鬼子军官轻轻策马,左顾右盼,好不牛B!

我们这群持枪携大刀的三营士兵密密排列在路的两旁,就他妈的有点像仪仗队。狗日的政客,这不更加显露出小日本的嚣张吗!我们是来迎接他们还是怎么滴,我操他妈的!吴德现在相当难受,连最后一块桥头堡都让小日本大摇大摆的晃了进来,那还要我们军人干什么吗?!吴德持枪的手白了,差点就想掏出手枪给前面那洋洋得意不知道自己姓啥玩意的鬼子军官一枪。

可是老天也要给小鬼子点教训,小日本的战马虽然也训练有素,可是它究竟不是小倭皇的宝驹“初雪”,经常见到这样阵仗,这小鬼子骑的马感到宛平城很眼生,再加上动物的敏锐性,感觉到了兄弟们择人而食的气势,恰恰此时站在路旁的一个兄弟的大刀在阳光下一闪,刺眼的闪光射向马头,这鬼子军官的坐骑立马一惊,向路旁躲去,一脚踩到了一棵小树,小树在马蹄下倒下去。小树边刚好站着的就是吴德。好机会,吴德一见树倒,伸手抓住了马头的辔头,狗日的东西,吴德目露凶光的瞪着那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小鬼子。

“罚款两角!”

吴德用吃人的眼光看着这小鬼子,并用眼睛的余光瞄着其它的鬼子,右手已经做好了拔枪的准备,一个不对立马拔枪射击。狗日的东西,不赔偿,哥们今天就是豁出去了那也要你的命!

开始这鬼子军官很横,说要兵戎相见。狗日的东西,吴德巴不得他先动个手,也就不差这么几天啦,反正是打,还怕你不成,吴德上前一把扯下鬼子军官,他妈的果然是个矮子。

旁边的哥们一看小白已经出手了,就全都围了过来,说那鬼子军官损坏中国树木,必须赔偿。那矮个子鬼子回顾左右,只见自己所率的中队已经目不斜视的走到城池正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情况,再看到宛平城四面城墙上枪口向内架着机枪,也许四周建筑之中还有伏兵。一旦动手,中国人岂不是在瓮中捉鳖,鬼子军官虽然也很想挑起中日冲突,但在现在,看到二十九军这群官兵那一个个恨不得吃他骨喝他血的架式,怕了,现在挑事恐怕首先是自己受皮肉之苦。衡量利弊,“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也没有被自己人看到,鬼子军官脸红了青青了白好一阵子才哝哝的掏出了两角钱,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到了吴德手上,上马灰溜溜的跑了。

三营的兄弟们一直目送着日军出了西门,走到卢沟桥桥头。根据双方协议,鬼子们没有通过石桥,而向北行约一公里,再越过铁路,到了大瓦窑村附近,准备开始军事演习。

三营接到的命令就是,如遇日军挑衅,一定坚决回击!而现在看到鬼子军官吃了个哑巴亏,并且安全无事故,兄弟们都很开心。

“噢。。。。。。。。。。。。。。。。。。。。”,三营的官兵一阵欢呼,他奶奶滴,今天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兄弟把帽子扔上天觉得还不过瘾,几个哥们一商量一把抓起吴德,就把他高高的扔到天上,“噢。。。。。哈哈。。。。。”,兄弟们都很兴奋,全部挤到吴德这群人这里来,几个军官也是笑呵呵的看着没有制止的意思。

“小白!小白!小白是个英雄!噢。。。。。。。。。。。。。”,吴德现在也很享受,每次抛上天都是相当的兴奋,一阵狂叫“我是天才!哈哈哈哈。。。。。。。。”。

“打倒小日本!”

“二十九军万岁!”

“小鬼子是个孬种!”

“。。。。。。。。。。。。。。。。。。。。。。”

士气高昂,三营长金振中闻信后,也很高兴,当场宣布嘉奖吴德一次,全营加餐,吃肉喝酒。

“有肉吃罗。。。。。。。。。。。。。。。。”

哥几个一兴奋,把吴德丢到半空后就没有管他,一阵欢呼,四散回营,准备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只可惜了我们吴德兄弟,从半空摔了个半死,趴在地上大骂这群没有良心的东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