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二节 卢沟晓月

反手一刀 收藏 10 1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渡桑干》

——唐朝刘皂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

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北平北靠燕山山脉,西依太行山脉,桑干河水于太行燕山之间冲出官厅峡谷,于门头沟附近流向平原,更名为永定河,古称卢沟或无定河。然后向东弯曲,在北平之南形成缓缓弧线。查看世界城市,几乎所有大城市不是傍河即是临海。北平的形成自然离不开这条有名的河流。永定河冲积扇形的背脊即是经过3000余年发展起来的北平。

北平城的水源丰沛,凿井汲水,喷泊为流,停潴为湖。山水景色,天赐帝王之象。永定河南即华北平原,因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是以白洋淀、东淀为中心的湖泊沼泽地带。这广柔平原布满湖泊河网,所以交通不便,致使北京南控中原必行大行山东麓缓坡,东据齐鲁江淮须经天津或走水路,自古以来太行缓坡都是进出京城交通要道。而卢沟桥即是要道的咽喉。

可以说有了北京城就有了卢沟桥,有了卢沟桥才有了北京城。元朝以前,北京曾被称蓟、中都、大都等名,金代以前,卢沟桥是渡口,有浮桥。金大定年间(1189年)始建石桥。

桥长266.5米,桥面宽7.5米。桥面分作桥面伏石、仰天石、桥面石三层。石栏杆279间,栏板279块,望柱280根。栏杆每间是望柱,柱头刻仰俯莲座,座下刻荷叶墩,柱顶刻狮子。石狮形象生动活泼。共485个,坐卧起伏,极富变化,有揉胸昂首,仰望云天,有双目凝神,注视桥面,有侧身转头,两两相对,有抚育狮儿,轻轻呼唤。这些狮子有雌雄之分,雌的戏小狮,雄的弄绣球。大狮子身上又爬着小狮子……

卢沟桥两端入桥口两侧有石制华表四根。两端雁翅桥面及桥头上,有碑四通,有康熙帝修卢沟桥碑,乾隆帝葺卢沟桥碑。“卢沟晓月”碑及乾隆题察永定河诗碑的碑亭。

宛平城,过去称拱北城,也称拱极城。拱北,拱卫北京的意思;拱极,“极”是人臣之极,即皇帝,拱极也就是保卫皇上保卫社稷了。

从卢沟桥和拱北城建筑位置分析,卢沟桥为交通咽喉,拱北城为屯兵之地。拱北城在桥的内侧,即靠北京一侧东侧。从军事角度看,敌人来自对岸,来自桥的西侧,拱北城西出,控制住石桥,使西侧攻来之敌不能通过。

现在的情况,今非昔比。日本的华北驻屯军已经捷足先登占领了丰台,丰台距卢沟桥只有7公里,而位置在宛平城东,卢沟桥与北平城之间。“拱北”、“拱极”现在都失去了意义。它唯一的目的是守卫住北平与中原腹地的交通咽喉,使其通畅,勿令日本人扼死北平。

守住卢沟桥,不等于交通线不被日本人切断,但是不守住卢沟桥,咽喉必被日本人切断。而且敌人在其背后,随时可能遭到敌人突然袭击切断宛平城与北平联系,使宛平成为孤立据点,由此可见守卫宛平实为艰险任务。

吴德拎着中正式步枪,站在宛平城头,看着月光下的卢沟桥,那漂亮的卢沟桥。思绪纷纷,脑中不时浮现以前得来的关于卢沟桥的情况,有实践才有发言权,吴德在身临其中,仔细想想之后才发现,二十九军是败的那么的无奈,那么的苦涩。

对敌人内情一无所知,长期胶着相处,摩擦——冲突——解决,已使麻痹意识渐渐滋生,而且二十九军上下普遍有一种轻敌思想,认为:“天时、地利、人和都对我们有利,日军劳师远侵,补给困难,语言不通,困难重重,用不了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把日本军队打垮。”连宋哲元军长在鼓励士兵时,都经常这样讲:“真打起来,我们这个军毫不含糊,日军有飞机、坦克,我们有大刀,手榴弹。在喜峰口和他们较量过,两军杀到一块,飞机、坦克不如大刀顶用……”

二十九军不但输在装备上、军事上、政治上,更是输在轻敌上!你说除了苦涩之外,你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吴德到是上交了一份,关于治军、战术、训练以及对日军的分析等等方面的数万字报告,可惜石沉大海,谁会把一个小小的新进学兵放在眼里,在这个论资格排辈份的老军阀部队里,估摸着那份报告就躺在哪个角落里生灰。

宛平城现在由三十七师一一○旅二一九团第三营接防,第三营是加强营,计有步兵4个连,轻重迫击炮各1个连,重机枪1个连,约1400人。营长金振中中校是个倔强、经验丰富的军官,宛平城前后受敌,金营长不得不将兵力分散布置。十连、迫炮一个连布置在卢沟桥西岸大王庙附近,守西岸咽喉之地,十一连在宛平城北、十二连在宛平城南构工筑阵防守,重机枪连、迫炮一个连、九连同营部坐镇宛平城,而此时日军在卢沟桥附近驻扎有河边正三旅团一木清直一个加强大队二千余人。

不但兵力上落于下风,而且二十九军面对的是强敌日本,日军的重武器必然在步兵行动之前打击,而二十九军方面还击能力不足,只能被动挨打,必然会被打乱阵脚,打击士气。这种整军布阵的防守阵地战的弱点其实在长城抗战中已经体现得比较明显,而且在以后的抗战中也都大吃其亏。

基本上每一次中日两军大的交战中,日中伤亡人数的比例大多在1∶5——1∶10之间,即:死伤一个日方战斗人员,中方要付出5个至10个战斗人员的沉重代价。

从抗战时期中日两军的质量看,大约1个日军的战斗力能抵5——10个中国士兵。除武器的因素外,军事素质相差悬殊。日军士兵都经过严格的军事战术技术训练,战斗意识强,各级指挥官均出自军校,自陆军小学到陆军大学的军官比例很大。

中国的士兵均出身农民,绝大部分抱着当兵吃粮的雇佣意识,战斗的意志不强。二十九军的军官绝大部分行伍出身,在军阀混战中提拔起来,虽然战斗经验比较丰富,但过去遇到的对手均为不分仲伯的国人,在长城抗战之前尚未遇到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意识很强的对手。

军官的指挥水平带着很大的随意性和个人的性格特征,教育士兵的指导思想非常陈旧,二十九军的士兵课本就是四书五经,孔子的哲学是治世哲学,用于对付外国侵略者颇为迂腐。

宛平城,只能说是处于风口刀尖,火炉架子上。

吴德不知道是自己到来的蝴蝶效应,还是自己的对“卢沟桥事变”的了解不够,在吴德的印象中宛平城的驻军长官不应该是团长吉星文吗?怎么会是金振中营长呢?吴德很有些自怨,早知道会来到这里,自己干吗不多了解了解“卢沟桥事变”,现在自己只知道是二十九军在这里跟小日本死掐,最后还败了,知道佟麟阁将军、赵登禹将军壮烈牺牲在这场战事,但却不知道二十九军打了多久,伤亡多少人,二十九军后来又怎么样。唉,抗日英雄的事迹特别是国军抗日英雄了解的太少太少。

下弦之月,衔在西山边上,黛色笼罩,滔滔大河冲出峡谷,如银蛇蜿蜒,至桥下奔腾东去。这就是燕京八景之一的“卢沟晓月”。

过往商旅,文人墨客,升迁或谪贬的官宦或寄情山河,或感慨人生短促,或叹息旅途艰辛,或留墨或留诗,已经形成卢沟文化现象,光以卢沟桥为背景的诗流传下来就有几百首。

见证我中华沧桑七百年的卢沟桥啊,你可知道,英雄的中华儿女即将把满腔报国热血挥洒落在你的桥头,以血肉之躯卫我中华,驻我中华长城,血祭卢沟桥!

请保佑我们。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