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一节 满江红

反手一刀 收藏 11 291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一节 满江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南苑,距北平永定门16公里,第二十九军军事训练团就设在北平南苑二十九军军部,抗日英雄时任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任军训团团长,张寿龄任军训团教育长,团下辖三个大队。第一大队为军官队,上校大队长李克昌(原西北军老韩部);第二大队为军士队,中校大队长张自创(原西北军干部学校毕业);第三大队为学生队,上校大队长冯洪国(冯玉祥将军的长子,曾留学苏联)。第一、二两大队各辖三个分队;第三大队辖四个分队。第一、二大队的学员系由各部选送来的进修的初级军官和军士;第三大队是从平、津地区招考来的600名具有中等文化学历的爱国知识青年,全团学员共计1600名,而吴德就被分在三大队三分队。

吴德制止了爷爷奶奶去找门路拉关系,他是经过严格的考试,正儿八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二十九军军训团的。这倒不是吴德有多高尚,不需要这一套,也不是吴德扮清高,树牍坊,身为现代人,怎么会不知道中华五千年这关系网的重要?!特别是在吴德来之前的社会,你有能力,还得有关系才能出头。他完完全全是觉的没有这个必要,至于为什么,大家自个儿想去。

在当时有篇考题作文,题目叫《兵贵精不贵多论》,虽说吴德不是特种部队出身,但也歹也是老野应急作战部队的一员,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吴德同志大笔一挥,洋洋扬扬写了有数万字,这些刚出校门的学生哪里懂什么军事,再加上吴德后世那跨越一个世纪的建军思想的先进性,让吴德一下子鹤立鸡群,就这一篇文章,其它考科,军训团校卷人员瞅都没瞅,军训团教育长张寿龄大手一挥,就让他以全优录取。(如果真要较真,我看吴德最起码得挂掉好几科,不说别的,就他那见不得人的右起繁体字能让他过关那可真是邪了)

在吴德看来军训团的日子极其艰苦,条件相当的差。入伍后,二十九军军训团只发给吴德蓝色军服、白内衣各两套、一些日用生活必需品和一枚印有二十九军军训团的布质襟章,其它物品都江堰市得自备,亏的哥们准备的够齐全,吴德心里想到。在这里连鞋子都要自备,只发了两根绑腿带,被吴德随手当成了军靴的擦鞋布,并为此而蹲了几天禁闭,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时的宿舍是个大通铺,结构简陋,北方的汉子那打起呼噜来那可真是不同凡响,此起彼伏,让自以为习惯了排房生活的吴德大吃一惊,夜不能寐。伙食又差,粮食和肉菜供应不足,吃的是糙米饭,一周只能吃两三片猪肉,以萝卜叶当菜吃,虽说现代军营吃的伙食糟糕,味道极差,但好歹也有大鱼大肉,大米饭管饱,虽然吴德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还是很不适应,现代人回到过去那个苦啊。

不过总的来说,吴德还是跟大家一样整天朝气蓬勃,干劲十足。比太阳早起半个钟头,这就是二十九军的规距,军训团也不例外,吴德他们一般早上五点半起床,几分钟搞好内务清洁,便到操场集中早操。在军训团除了要学政治课、文化课外,还有军事训练。那时的政治教育以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及遗训为主,并倡导儒家伦理、新生活礼义廉耻等。

白天,除了三餐和午睡,其它时间全在操课学习训练,除了木马、单杠、浪桥、跳台、天桥等常规体能训练项目之外,还有操典、战斗法则、内务规则、应用文、地理、自然、地形学、射击学、筑城学、测量学、战略战术学习等等,武术更是其中的必修课,二十九军那就是靠大刀打出了名,只要进了二十九军,那就得人手配一把大刀,军训团专门有个传说中出生于武林世家的教官来教刀术。

在被吴德连削了N把大刀让大家都认识到这祖传的宝刀之后,冯洪国大队长也就没有要求吴德用统一制式的大片刀。为此,吴德专门跟武林教官学了几式短刀刀法再综合自己的几式流氓刀法后,在整个队伍里那西瓜刀耍的是虎虎生威有模有样,仗着刀锋,跟几个前来当教员的老兵还能有来有往的过上几招。

晚上是自习,每周两晚进行“夜间教育”,学习如何夜间作战。九、十点钟才结束,由于是全封闭式训练,没有任何业余活动,训练学习安排得又很紧,学兵们根本一点懒也偷不得,在训练时谁也没有丝毫懈怠,因此非常辛苦。当然已经在老野部队服役过五年的吴德不在其内,虽说他现在整个人看起就是那个小白脸儿(小麦色在那个时代就是小白脸儿),但他可是实打实在老野混出来的,军营生活过习惯了的人。

身体素质、战术技能、地形学、射击学、班排战术等综合性相关科目,那在以前就有相当水准,就更不要说什么夜间作战,GCD部队就是夜战的老祖宗。高楼平地起,吴德基础打的好,当然学什么都快。

军训团大部分教材都是取至中央陆军学院,世界名校,也就是后世称之为中国的西点——黄埔军校,吴德除了对其中的什么《精神教育》,还有那个什么所谓的“中兴三名臣”的曾剃头与胡林翼写的《曾胡兵法》(据说还是老蒋钦点的教材)不怎么感冒之外,其它的各科那在三大队那可都是头名,在整个军训团那都是前三甲的。

整个军训团里也就吴德一个人最轻松,有事没事就寻个理由跑去找张教育长打打屁汇报汇报思想,然后再满眼星星的瞅瞅佟麟阁将军。其它有闲那就去找武林教官过过招,毕竟这个时代流行肉搏战不是?!这个刀术算是吴德最用功,也进步最快的一个,由于被某种吴德说不上来的力量改造了身体,再加上吴德对西瓜刀那种异乎寻常的刀感,经过不断的锻炼后,连武林教官都没有把握接住吴德头三刀,这也达到了吴德最基本的要求,在战场上那不就是要追求一二刀解决问题吗。

虽然伙食不好,有时候还吃不饱,但是每次在吃饭前二十九军全体军人都要高唱《吃饭歌》:

“这些饮食人民供给,我们应该为民努力,帝国主义吾辈之敌,救国救民吾辈天职。”

还有《起床歌》,必须鼓起中气去唱。

“黑夜过去天破晓,朝日上升人起早,国耻莫忘了,将来练得学术高,复兴民族显英豪。”

在睡觉前还要高唱《睡觉歌》:

“今日工作又完了,平安快乐去睡觉。国耻莫忘了,灭日复仇显英豪!”

其它还得唱岳飞的《满江红》歌、《站岗歌》、《八德军歌》、《悔改歌》、《射击军纪歌》、《利用地物歌》、《行军歌》、《站哨歌》和《国耻歌》等。

让吴德感到最可笑的是《悔改歌》,歌词是:“悔改工夫切要,曾子三省教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乃是完人。”

而让吴德没有想到的是,他年关在家唱的那首《精忠报国》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传遍了大江南北,中华女儿都以会唱此歌为荣,并被好几个音乐权威人士所赞叹不已,惊呼北平又出了个音乐天才——吴奇龙!

二十九军的官兵自然也不例外,学唱传抄歌词不已,但谁也没有想到此歌的“原创”歌手会猫在他们的身边,虽然有人知道吴德大字奇龙,也还曾用怀疑眼睛看过他,但被吴德平常那些曲不成曲调不成调貌似还无比下流唱的鬼哭狼嚎的破公鸭叫立马给打消了这个念头,音乐天才可能会是他这种德行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