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在季羡林先生头上撒泡尿!

新华社消息:中国诗人季羡林、高占祥、李国彝在第19届世界诗人大会上当选世界桂冠诗人。据说桂冠诗人的称号在诗学界被认为是最崇高的荣誉,只有诗力深厚的诗人才有资格获得,据说季羡林创作的《泰山颂》、高占祥的《和平颂》征服了参会诗人,在十多位提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高占祥的《和平颂》和李国彝先生的获奖作品无缘过目,季羡林的《泰山颂》是这样的:


巍巍岱宗,众山之巅。雄踞神州,上接九天。吞吐日月,呼吸云烟。阴阳变幻,气象万千。兴云化雨,泽被禹甸。齐青未了,养育黎元。鲁青未了,春满人间。星换斗移,河清海晏。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风起水涌,处处新颜。暮春三月,杂花满山。十月深秋,层林红染。伊甸桃源,谁堪比肩。登高望岳,壮思绵绵。国之魂魄,民之肝胆。屹立东方,亿万斯年。


这是一首仿古(赞或铭)四言诗,却仿得不伦不类。“平仄通押”乃诗之大忌,古诗可一韵到底,也可四句一转韵,但韵脚不能象此诗这样“千,甸,胆,年”乱押一气的。赞或铭宽松些自由些,平仄通押的情况亦极少见。就算当代人仿古,可以抛开旧制与时俱进,但本诗中“雄踞神州”与“屹立东方”,“呼吸云烟”与“兴云化雨”,“泽被禹甸”与“养育黎元”,“暮春”与“三月”,“十月”与“深秋”等,意思都相近或差不多,在一首短诗中陈词成语毫无必要地重复堆砌,这又犯了诗之大忌。


问题多着呢。“登高望岳”,别扭。这里岳只能指泰山,是在泰山高处望泰山还是登另一高山望泰山呢;“壮思绵绵”?柔情才绵绵呢,既称壮思,当有激荡、雄壮、浩渺的意思,形容以绵绵,虽无不可,毕竟别扭;“齐青未了”与“鲁青未了”是化用杜诗“齐鲁青未了”的,把一句拆成两句,诗意全无,点金成铁;以“国之魂魄,民之肝胆”颂泰山,离题万里,不知所云;其余写景句子,也没写出任何泰山特色来,套在任何一座山上都可以;结尾枯燥之至,毫无余味…。此作倘是中学生所写,马马虎虎啦,出自国学大师之手,未免有辱大师之名。


诗臭艺劣也罢了,对于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不作苛求。令我不耻的是此老借歌颂泰山之机向中共大飞媚眼。在特权资本主义、国家恐怖主义日甚一日的时候,在此贫富两极分化、官场极端腐化、官民矛盾激化、生存环境恶化的形势下,说什么“春满人间”,什么“星换斗移,河清海晏。人和政通,上下相安。风起水涌,处处新颜。”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老季这么颂上一颂,让文化积淀深厚、象征意义丰富的泰山蒙羞!一首非古非今陈词澜调的顺口溜诗和歌功颂德的马屁诗,要艺术没艺术、要思想没思想、要意境没意境,居然“征服了参会诗人,在十多位提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桂冠”,遗笑大方呀。


尊老乃传统美德,何况季先生据说是国学界泰斗,作为晚辈本不该出口不逊。可是,大师要有大师的尊严,前辈要有前辈的风范,年高还应有德,德高才能望重。孔老二强调温良恭俭让,却也会骂“老而不死是为贼”呢。季先生别说与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独立知识分子相比,便是做一个普通学者也不够格-----躲进书斋不问政治埋头做学问也罢了,都九十多岁人了,还这样一副媚态软骨帮闲帮忙的样子,累也不累?羞也不羞?


大流氓刘邦起事后,每有文士求见,常命其免冠并用其冠作尿壶。老枭拜读季老《泰山颂》,枭脸为泰山为国学而红,忍不住向刘邦同志学习一把,放胆在季羡林先生戴的“世界桂冠诗人”桂冠上撒一泡尿玩玩。同时也写了一首《泰山颂》,即兴之作,平庸之极,却也足以与老季争一诗之长了。枭颂曰:


岩岩岱宗,伟峙天东。万邦所瞻,五岳最崇。中正纯粹,元气洪朦。阴阳阖辟,万象包容。瀑悬白练,塔镇黑龙。秋林染丹,春色葱茏。奇石古碑,汉柏秦松。佳境胜迹,文化钟嵘。历劫沧桑,依然称雄。日月同寿,造化同功。回顾九州,黑雾蒙蒙。千古一概,政苛虎凶。愿继往圣,重煽仁风。壮我民魂,佑我岁丰。系黄河带,捧海日红。天门一啸,万里清风。

----------------------------------------------------


暂且不说这诗写得如何,此兄的一番独到见解令小弟佩服,自知才浅,转发此文以自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