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特种大队 第九十六章 特种选训队的长途急行军

潭轩 收藏 10 23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特种大队 第九十六章 特种选训队的长途急行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我之所以一开始就这么没信心,不是因为前面的沟有多难通过,而是因为林峰给我的地图是假的!不,我应该用更准确的词来形容,那就是有错误的地图。问题是地图怎么会出错呢?这只能用假地图来解释。如果地图不是假的,那就不能解释这个沟——一个重要的参考点——怎么会在这里了!除非我是飞毛腿,不然不可能走这么远。除非我犯了重大而低级的错误,在有指南针的情况下还会把方向弄错。可这些都几乎是不可能的啊!我对自己的定向技术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而且我还有指南针呢,况且今天的天气状况良好太阳也能给我导航!我的表也不可能出错啊,我的行进速度是相对稳定的,这是无数次训练打下的根基,就算不数步伐、不参考外界环境,距离也不会有太大的误差。但是在如此详细的地图上这个大沟怎么会没有出现呢?当详细两个字在我脑海中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是这个该死的林峰在搞鬼了。

他居然给我们假地图!这里面的信息可能都是假的,除了起始点和终点D以外。我再一次的核对地图,测距大约82公里,这个距离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既然起点和终点不会在地图上被修改,那我现在行进的方向也就应该是准确的。我现在真正理解,林峰在我上车前那句炮兵地图作业要过关的道理了。他是想用错误地图考验每一个人,既然你们炮兵图上作业好,那就应该更早的发现错误。这样可以为以后的行军省下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混蛋林峰啊!真他妈的是个混蛋啊!我心里无数次的大骂。24小时82公里还嫌不够啊!出发前不给吃干粮,用粥对付还嫌不够啊!地形这么复杂还嫌不够啊!居然还弄出这么多花样,真他妈太过分了!

对面有树,没费多大力气就用背包里的绳子架道索桥过去了。既然地图不准,我也就不用选择什么路线了。俩点间直线最短的道理连傻子都知道,现在最关键的是方位,幸亏有这个指南针,不然仅凭太阳指引方向准确度低不说,更重要的是还需要频繁校对。就算这样,可工作量比上次还是大了,而且总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复杂的地形。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实力,我也相信那些和我一起集训的兵们的实力。毕竟,他们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炮兵了。一想到此,我的心就渐渐下来平静了。虽然还是在深林中急行可是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浮躁了,因为我已经把林峰所有的那点小花招都看明白了。调节着步伐,调节着心律,调节着呼吸,调节着血糖,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走的时间一长了,我发现其中也有比上次训练难度不如的地方。首先就是温度和环境。虽然都是在北方,但是现在的气温已经明显上升了。我里面仅仅穿着厚秋衣、厚秋裤,头上还略有汗意。这比上次一身棉裤、棉袄的,至少负重减少了,身体也灵活多了。这里是北方茂密的森林,相对湿度正合适。这点很重要,如果是热带、亚热带森林湿度大,气温高,大量出汗,不仅会过多失水,对体能要求也会更高。就是到了盛夏估计这里的湿度也不会比现在的更好了,略微干燥点好。可是像上次行军的温、湿度又太低了。干冷干冷的天气,走的稍微着急一些,肺里的湿气就好像一下子就被掏空了。紧跟着就是干咳,这时候要是再赶上那裹着沙尘的寒风直冲你面前扑来。呵呵,真够人喝一壶的。所以说这样正好,不冷不热,不潮湿也不干燥,正是长途行进的好天气。

另一个降低难度的地方是在地形上。森林就是森林,虽然他有险峻的断层,但是它上下起伏的坡度和频率,却远不如那个到处是土包和梯田的丘陵地貌。其中的差别我觉得还是挺大的,一个是杀人于无形,另一个是虚张声势。高高低低的大量土包谁也不会注意到它,总觉得它是非常容易的,可这正是它危险的地方。越是不经意的地方人越是会麻痹大意,不然的话,当时我怎么会有摔倒,滚下土坡的经历呢?再说这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不然就不会有什么阴沟里翻船,淹死都是会水的,这些老话了。断层就恰好相反。没有人会愚蠢到连断层都不重视的地步。我恨不得弄俩条安全绳系在身上,即使面对的是同我常练的攀登墙一样难度的断面。因为天然毕竟是天然的,你不可能保证每一个着力点都是牢固的,万一那个出现了松动,都有可能导致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加上人天生对于高度的恐惧心理,所以安全方面的考虑就更加周到细致。这不是在爬训练用的攀登墙,攀登墙我们总练,熟悉到即使闭上眼睛都能爬上去的地步。所以虽然我不赞成那些人爬训练墙时不带任何安全设施,但他们有时候比起速度来就是什么也不带。我就是批评他们也没什么用。可这是能和那比的吗?你去问问那些经常跳伞的人,他们哪个人敢说我敢不带备用伞?哪个敢说和我跳伞绝对安全?那个敢说在飞机起飞前不最后检查一下伞包?除非他是亡命徒,不惧任何危险,乐意拿生命开无谓的玩笑。要不就是失心狂,满嘴胡言。要不就是想直接和大地做最后一次零距离接触。反正我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种。

最困难的情况出现在夜晚。先是春寒料峭,晓来风急。温度再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硬生生的就降下来了,夜风带着潮气向我打来,很快就打透了我这身薄薄的衣服。潮湿的外衣更是助长了寒风的气势。外面这层作训服不知是自己的汗水,还是森林中的潮气,很快就被弄得潮乎乎的了,这样能量的损失速度就更快了。真怀念当初偷袭特种大队指挥所时的那身行头呀。特种装备就是好,防风、防雨据说还有透气性,要是我现在也能弄这么一身,我甚至乐意拿自己的中尉军衔和他交换。反正在这里中尉只是一个不被人提起,被人所遗忘的虚名,真不如一身特种服来实惠。想起那次我爬在满是露水的草地上,身体一点也不觉的冷。特种装备真是好东西啊,我心中又叨念了一次。可惜该死的林峰就是不能每人发我们一套。于是,我在心底又开始了责骂。骂,只能缓解一下不平衡的心理,对于有点瑟瑟发抖的身体来说,一点帮助也没有。没办法,还是拿压缩干粮充饥一下吧。甭管多少,也还是可以补充一些能量的。这时候那没出息的劲头儿就又上来了!哆哆嗦嗦的简直拿它当成了宝贝疙瘩了!现在想起来还有气,一股子破防腐剂的味道,弄的我每次在关键时刻吃,居然还能分得出到底是什么谷物的香味来——这次好像是炒香的麦仁味儿。也许是这东西以后吃得太多了,到最后我除了对酒精过敏外,就是不喜欢方便面的那股子味道了。所以说人贱呢,有了多次挨饿的经验,我终于现实的认识到孟子说的什么贫贱不能移的鬼话都是骗人的!

我刚把压缩口粮吃下去,精精神神得走了没多远——也就刚把身体走的暖和起来些——就又开始困了。野外行军本来视线就不好,疲倦和缺氧弄的精神恍恍惚惚的,脚下的枯枝落叶遮住了下面的土地,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进。不能睡,要坚持,我对自己唠叨着。真渴望当时能出现和上次一样的小河。有了它,我的腿和脚就可以稍微松解一下了,更重要的是冷水绝对有提神的效果。可是什么也没有出现,最多就是我打搅了本地的小动物从而引起它们匆忙逃跑的声音。这是我最难过的时候了,疲劳、困乏、寂寞、无声而又不断重复,似乎永远也走不完的森林,但是我不能停下来,如果现在倒下、睡去,恐怕就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了。最后,就连扇自己的耳光都不能保持多长时间的清醒了。好在阳光成了我最后的救命稻草,回过头看自己走过的道路,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那一夜的。机械的用一个频率不停的走,除了走我似乎什么意识都不存在了。说起来真的很幸运,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地形,而且自己一直保持着正确的方向,没有出什么大错。

就这么麻木的走到太阳出来了,整个森林也随着太阳的升起恢复了原先的活力。以前真没注意到,原来白天的森林是这么好。没有吓人一跳的野兔之类小动物的突然袭击,取而代之的是轻快的鸟鸣。我的活力好像也随着阳光的滋养而从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温暖的阳光使身体不再是僵硬的了,明媚的阳光赶走了困意,灿烂的阳光带来的生机驱走了我心中的寂寞。通过一夜迷迷糊糊的行军,我已经不能确定如今自己到底走出多少路了。没有地图的参照,不知道自己离目标还有多少距离,只得拿出自己最大的能力,全力冲刺。好在我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自作聪明选择牺牲距离来换取地图上地形平稳的道路。好在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太复杂的地形,叫我无法穿越。好在我及早发现了地图是不可信的,选择了直线行进。好在夜晚的森林中行军没出什么意外,我能囫囵的走过来。好在……总之,该感谢的东西太多了,除了这个给我们假地图的林中队外,我甚至连那些一惊一咋的野兔都感谢到了。要不是它们总一经一咋的跑出来,给我提神。谁知道我会不会一头倒下就睡过去了?

到终点的时候,我狠狠的瞪了林峰一眼。他回之以得意的微笑。再也顾不上别的,拿来不知道是谁递过的液体,一口气喝干。倒在卡车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至于别人的成绩当时没心没肺的我是真的不得而知,甚至都不曾考虑问问谁。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