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一章:二虎之计(四)

红色猎隼 收藏 24 50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二卷 马六甲 第十一章:二虎之计(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由南中国海西出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的安达曼海,前行640公里便有一条南北向的岛链横卧在面前,这就是印度海军雄霸孟加拉湾窥探南中国海的前哨基地-安达曼-尼科巴群岛.

这条纵向散列750公里的群岛岛链北隔格普蕾帕斯海峡与缅甸的纳格雪斯角相邻,南跨格雷特海峡与印尼的苏门达腊岛接壤,向东则可以俯窥整个马六甲海峡,宛如一条铁链紧锁着狭长的马六甲海峡的西侧出口。

自1789年,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为英国占领以来,此处便一直被视为印度洋的锁钥之地。与太平洋和大西洋不同,印度洋洋面辽阔,中间岛屿稀少,进出印度洋的海峡便具有特别重要的战略意义。

18世纪的英国便是通过控制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马六甲海峡和龙目海峡等进出印度洋的战略枢纽,从而独霸印度洋,将其构建成辽阔的“英国湖”的。一直雄心勃勃想继承“日不落帝国”远东势力范围的印度,自1947年独立之日起便将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划为中央直辖区,以作为其拱卫印度洋、向东扩张的战略跳板。

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海岸线曲折,港湾较多,其中北安达曼岛的康沃利斯港、中安达曼岛的埃尔芬斯通港和马亚班达尔港、安达曼岛的布莱尔港等地自然条件优越,都是印度海军理想的海军基地。

所以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一直被印度海军视为印度的“珍珠港”,成为了印度扩展海上霸权的战略支撑点。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对于贫穷的印度而言,在远离本土最东端海港城市加尔各答1225公里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修建现代化的海军基地实在是一件劳民伤财、无比奢侈的事情。

直到20世纪70年代印度海军才对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主要的军港布莱尔港进行大规模的扩建。1987年从日本进口了一座3万吨的浮动船坞,陆续建成了适合大型舰只停靠的深水码头。但也只能驻泊8000吨级的海军舰艇,无法容纳印度海军的4艘航空母舰中任何一艘。

在一支现代化的舰队,缺乏航空母舰和舰载机编队的保护,便无法应对脱离己方岸基航空兵保护的远洋作战任务。而对于拥有以常规动力驱动的航空母舰的海军而言,缺乏前沿补给港口同样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一贯延续前苏联海军思想的印度海军并非看不到自身所存在问题,但是多年来穷兵黩武,重武器装备而轻基础建设的印度政府又那有闲钱来建设大型深水港区呢?

“如果要我来选择战场的话,我宁愿和中国海军决战于马六甲海峡西端,也不会命令我的舰队进入海峡或者深入南中国海的。”随着印度政府将甘地级直升机航母2号舰“拉吉夫.甘地”号和原俄罗斯海军的基辅级改进型“尼赫鲁”号(原“戈尔什科夫”号)航空母舰被调往远东舰队,印度海军已经在马六甲以西形成的大军押境之势,对东盟联合舰队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印度海军远东舰队司令塔布拉斯中将却依然希望能守株待兔,等待中国海军主动越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安达曼海与自己决战。“只有那样我们才有赢的机会。”和新德里那些愚蠢的官僚不同,常年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驻守的塔布拉斯知道中国海军的真正实力。

但是很显然中国海军根本没有西进的计划。在爪哇岛争夺战中充当主力的“上海号”核动力母舰此时已经北返,正在香港驻停。

“上海号”在香港驻停的5天中大部分水兵和飞行员都被获准上岸休假。但是舰上所有的损管、维修、舰上地勤组的骨干却被要求马上投入到战舰和舰载机的维修和保养工作中去。直到秘密的南下的东海舰队的基地保养组赶到,他们才得以轮休1天。

“时间不等人啊!”同样几天以来都没有离开战舰的徐杰大校看着工程进度表,仔细计算着每一个小时。“实际上中途岛日本联合舰队是败给了迅速修复‘约可城’号的美国船工。”整个上午在舰桥上帮助检修指挥系统的马澜中校提着两瓶矿泉水走进了船舱,船上的炊事兵们也已经获准离舰休假去了,这几天所有监守岗位的中国军人吃的都是从香港运来的盒饭。

“有点见地。没办法,中央要保持‘北京号’对日本的持久压力。能投入作战的只有‘上海号’和‘江苏号’了。”徐杰大校一边扭开瓶盖一边说道。“其实战舰的维修和保养都可以按时完成,但是在海战中损失的优秀飞行员的缺口却不是短时间之内可以补的上的。”

在年轻的中国海军航空兵中优秀的舰载机飞行员实在是数量有限。“特别是中国人民海军第47战斗机“东海之箭”中队,这个中队在战斗中减员接近1/2,连中队长刘庆征中校都被击落,至今失踪。”马澜中校接着说道。

“是啊!我正要和你说这方面的情况呢!我已经向东海舰队那边打过招呼了。他们同意从江苏号和南京军区的航空航天学院那边抽调一批技术骨干过来。这两天就会抵达香港,在返航上海的途中就可以进行训练了。”徐杰微微点了点头回答道。

战火纷飞的雅加达市中心,惨烈的巷战终于接近了尾声。中国远征军已经控制了这座为血与火多次洗礼过的城市的大部分地区。

在一片断壁残垣之间谁也无法想象这里就是昔日雅加达大饭店集中的J1.Thamrin路,狄青看着他的印尼华人士兵们席地而坐等待下一次出击的命令,在持续接近一个星期的城市战中这些小伙子们学的很快。

他们基本掌握了中国人民国防军诞生于东北解放战争时期的“四队一组”巷战战术,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拥有了一颗军人勇敢的心。

“还要多谢你啊!”狄青转过脸对在一旁抽烟的刘庆征说道。由于缺乏地面重型武器的火力掩护,中国人民国防军特别为印尼华人的各部队中安排空中支援引导员,以便及时召唤中国海军陆战队前沿部署的J-13H型(俄制雅克-141M型的中国改进版)垂直起降战斗机空中火力的掩护。

而在北加海岸刚刚归队刘庆征便以空中支援引导员的身份加入了狄青的这支部队。由于同样是飞行员,所以刘庆征提供的火力指引,往往又准又狠。

“没什么!我今晚就要搭飞机回去。”想到马上可以回到自己的战友身边,刘庆征多少有些兴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