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行动组 正文 第五章 腾空而去

江满月明 收藏 0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6/


在大家纷纷向李博文靠拢准备撤出战斗时。霍元良和赵中京与韩同为躲避几只飞过来的汽油桶,竟冲进日军餐厅后面的一间简易活动板房。

他们一进去就愣住了。只见房间里已吊起一盏明亮的汽灯,摆放着二十几张行军床,躺满了轻重不等的伤员。有的人身上缠满了绷带,有的人吊着夹板身上涂满了药膏………………他们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双双惊恐无奈的眼睛注视着他们三个。

几名身穿医务工作服的日本女军人冲到他们面前。高举双手愤怒喊叫着:“这是全是伤员,没有武器。请不要伤害他们,请你们出去!出去!!”

她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脸胀得红红的。大声吼叫着,神情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怯懦与慌乱。

赵中京惊讶的叫了起来,“他妈的,活见鬼了!她们还要冲我喊叫。”

韩同忙问道;“霍元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打!”枪口喷射出一道道火舌,密集的子弹如同暴雨,向日本女军人和伤兵席卷而来。日本女人和伤兵在弹雨中扭曲挣扎,最后被吞噬。

日军士兵已发现李博文他们的目的,在拼命拦阻他们。密集的弹雨打得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滚倒在火海中。李博文、交通员、韩春和维斯特.凯丽也分别投入了战斗,他们各自抢了一挺冲锋枪,在日军士兵的背后开火了。

韩春惊奇的发现。日军士兵虽说打得没有章法,却是那样顽强勇猛。看来他们缺少的只是一名有头脑与经验的指挥官,否则这将是一支多可怕的生力军!”

从南面回撤的安立文与马元魁临走时,向弹药及物资存储处接连扔了几颗燃烧弹和手雷。那震天撼地的爆炸声联珠般响起,几乎就听不出个数来。爆炸卷起漫天烟尘,掀起数不清的火团烟柱。犹如一股平地突起的飓风和烟尘碎片,将邻近的人们猛然扑翻在地。

“走!”安立文和马元魁从地上一跃而起,向集结地域扑来。到处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到处是破损的武器和肢体的碎块,到处是横飞的弹丸,到处是雨点般落下来的火球。他俩的衣服上,武器上,头发上全是腾腾燃烧的火苗。

疯狂的日军士兵一批批的冲上来,不断有人倒在他俩的身前身后。安立文边跑边射击,突然他双腿一软扑倒在地上。几名日军士兵冲了过来,将他按住了。

马元魁发现后面声音不对,他一回头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扔掉了机枪,拽出插在腰间的两把二十响驳壳枪。大步流星的扑了回来,他将一手娴熟的单发急速射技术发挥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他浑身都是嗤嗤燃烧的火舌,冒着浓烟。他的面颊、双手、颈部在火舌的灼烤下发出吱吱的声响。那几个将安立文按住的日军士兵,竟然无法相信这团快速扑过来的“火球”,竟是一个敢于以死相拼的战士。

马元魁冲到安立文身旁。一伸手抓住安立文的后脖领子,一手扯住他的腰带,双臂一叫劲,“嗨”的一声大吼,将受伤的安立文扛在肩上跑了回来。

此时。李博文已带人杀了回来,扑上来的敌人潮水一般退了回去。

美军飞行员已将运输机发动了。引擎喷出了一串“吭呛”的吼声,发动机的叶片缓缓转动起来。然而,敌人已愈来愈近了,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向飞机射击。

美军飞行员慌忙松开制动装置,加大马力并缓缓推动操纵杆。此时,除掩护大家登机的霍元良之外,其余人都已登上了飞机。飞机猛然向前一窜,机身剧烈抖动了一下,它开始滑行了。

霍元良这才转身扑向飞机的舱门,他这才发现飞机已滑行出足有二十米了。他心头一紧,眼前有点发黑,他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一种不详的孤独感掠过他的心头。

踞守在舱门口的赵中京一声惊叫:“停下…停下来……霍元良还在下面呢……………”机舱里顿时一片慌乱,混乱中,大家原以为人都到齐了。此时大家都扑到机舱门口并打开舷窗,朝敌人拼命射击,用密集的弹丸为霍元良筑一道火力防御圈。

飞机滑行的速度愈来愈快,喷出的气流使地面上燃烧的火焰扭曲着,跳跃着。

李博文蹭的一下扑进了驾驶舱,冷冷说道:“停下来……快!”

美军飞行员回头看了李博文一眼:“来不及了,咱们停下来,就谁也出不去了。”

李博文拔出勃朗宁手枪,抵在飞行员的额头。说:“停下来!否则你现在就得死!”

飞行员的脸色顿时变得像纸一样白。他惊恐的看了看李博文铁青色的脸,又看了看黑洞洞的枪口,他知道这无论如何是不能开玩笑的。

他把希望地目光转向维斯特.凯丽,“怎么办?”

维斯特.凯丽斩钉截铁地说:“按他们说的办!”

如果我把飞机减速咱们都有可能会死,可我不停,那我现在就得死。所以他决定最好还是把死亡,往后推一推的好。

他轻轻叹了口气,松开了油门,迅速压下了操纵杆。飞机摇晃着、抖动着、滑行的速度迅速降了下去。

此时飞机周围近百平方米内,早已是熊熊燃烧的火海与滚滚的浓烟。霍元良立即扔掉机枪,拔腿就向飞机所在地发疯一般扑来,终于搭上了飞机。

美军飞机员立即加大油门,向前猛推操纵杆,引擎吼叫着,速度在迅速升高,终于这架运输机在既没有领航员也没有副驾驶员的窘境中,奇迹般地离地升空了。飞机到了空中又灵巧地调转方向,向缅甸北部飞去。

李博文收起手枪,轻轻拍了拍飞行员的肩膀,疲惫之极的身躯一下跌落在座椅里。他抬腕看了下手表,他笑了。从行动开始到撤出战斗,正好13分钟。可这是什么样的“13分钟”啊!在人的一生中,又能有几个这样的惊心动魄的“13分钟”呢?

坦率地说他的心里并不轻松,他知道这才仅仅是开始,更残酷更艰巨的考验还在后头。他们毕竟不仅仅是为了这个飞行员,才来缅甸作战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