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春蓬府战役由2007年12月28日开始,至2008年1月4日凌晨结束。中国陆军累计参战兵力总计2个步兵师又1个山地步兵旅,此次战役共歼灭印度精锐伞兵部队约10个营的兵力,顺利打通了克拉克地峡交通线,此后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的装甲洪流可以畅通无阻的奔腾向南,直扑泰马边界。

但在这次战役中中国陆军的表现,却一度被倡导“新闻自由”的香港媒体所诟病。某电台的知名军事评论家在自己的专栏节目内,大肆批评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的表现:

“战略上毫无新意,我们看到的还是围点打援、坑道作业这些解放战争时期的老把戏。”

“根本没有组织起象样的空地协同的作战,夺取阵地的手段基本还是大炮加冲锋,靠政工宣传要求战士冒着敌人的火力前进。结果造成了一线部队巨大的伤亡,官方数字是伤亡1500余人,不过真实的数字呢?我们永远不得而知。”

对于这些恶评,远在曼谷南部帕塔亚的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司令部内的胡维风中将置之一笑。没办法,没有参加过实战的军事评论家永远都在追求高新的战术理念,信息战、火力控制、空中打击……仿佛二十一世纪的战争再也不需要陆军一样。但实际上,即便强如美军在费卢杰攻坚战中,面对只凭一腔血勇的伊拉克反美武装,最后靠的也能是步兵的逐屋争夺。

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并非无力夺取春蓬府区域的制空权,但是胡维风中将却要求空军尽量不要进入这一战区。这不仅是为了暂避印-俄空军“方块-A”空军中队的锋芒,更是由于对于长期以来已经习惯于以地制空的中国陆军来说,谁掌握天空并不重要。

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印度空军还不擅长防区外的精确打击,却缺乏对战场的信息实时监控能力。印度空军的机军即便突破中国陆军的防空火力网,飞临战场的上空也难以对中国陆军的行动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不过随着战线的继续前推,中国陆军第13集团军补给线必然将进一步的延伸,在印度空军全线失利的此刻,中国空军如果再不夺回战场的制空权,不仅将影响陆军在泰国中南部的交通补给线的畅通,更将延误下一个阶段的城市地域攻坚作战的进展。

经过了近一周以来的激烈空战,印度空军战前在远东战区前线各机场集结的庞大机群,已经被遭到了空前消耗和削弱。苏门达腊岛的天空已经看不到印度空军战机的身影了,而安达曼—尼科巴群岛野战机场的跑道上也稀稀拉拉的没有几架战机了。

而支撑着印度空军战区局部制空权的只剩下印度海军的“辛格”号航母战斗群的Su-33/ Su-33UB舰载机联队和装备着Su-35战斗机的印-俄空军“方块-A”联合中队。

随着春蓬府地区的印度伞兵在克拉克地区最后的阵地被全歼,印度海军“辛格”号航母战斗群也终于结束了其一周以来艰难的对地支援任务。庞大的航母战斗群编队开始撤离泰国南部普吉岛外海的攻击阵地。

作为印度海军少壮派的代表,指挥着远东第一分舰队的印度海军准将拉维. 萨蒂亚,此刻正站在“辛格”号航母的岛式舰桥的飞行甲板观察站上,注视自己庞大的舰队缓慢的转向。下一个转向,舰队将前往何方?拉维. 萨蒂亚对自己和舰队的命运充满了迷惑和怀疑。

作为一个理性的舰队指挥官,拉维. 萨蒂亚清楚的知道“辛格”号航母战斗群已经难堪再战了。即便在优秀的海军航空兵也难以长期匹敌庞大的陆基机群,何况在失去了格雷特海峡周遍的印度海军部署的“基洛”级常规动力潜艇反潜警戒线之后的安达曼海随时将成为中国狼群的猎场。

如果要拉维. 萨蒂亚作出选择,他会要求舰队立刻撤出危险的马六甲地区,返回印度本土接受补给和休整,以利再战。但是新德里给“辛格”号航母战斗群的却是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辛格”号航母战斗群将驶向槟榔屿附近的海域,支援印度陆海军的部队从吉隆坡地区—巴生港战区的撤退行动。此刻正有数万名印度士兵沿着中央山脉西侧的公路向槟城的方向撤退。

一度在巴生港外海支援两栖登陆任务的印度海军“英迪拉.甘地”号直升机航母编队,此刻也将全速撤出危险的马六甲海峡。

而此刻在整个战区的印度空军前沿机场根本无力拼凑出一支象样空中力量来掩护这样一场规模空前的战略撤退。所以“辛格”号航母战斗群必须继续保持着前沿部署的姿态。

“该死的,中国人的蜂群战术来了~!”又一组闪亮的光点出现在了正在安达曼海上空执行值勤监控任务的印度空军A-50I型空中预警机的雷达屏幕上。

A-50I的“I”代表的是以色列。1997年2、3月间,俄罗斯政府同意向以色列IAI公司提供一架经过改造的A-50M预警机的机体,作为A-50I的新平台。而IAI公司负责安装先进的费尔康雷达与电子战系统并将飞机最终出售给东亚某大国,而最终的订购数量则为4架。

为了使战机能安装上IAI公司的子公司Elta电子公司研制的EL/W-2085费尔康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A-50I较之A-50系列的其他产品拥有了全新的、紧凑的机体结构,俄罗斯工程师拆除了原有的雷达罩,飞机的垂直尾翼和水平尾翼也有很大的修改。

虽然A-50I在1999年底完成了以色列雷达系统和电子战任务系统的安装,并且IAI也收到了亚洲某国为购买这架飞机支付的近1亿美元的定金。但是2000年4月,美国政府向以色列施加了压力,要求其不得向亚洲某国出售这架预警机,以色列政府虽然在权衡考虑之后一度决定不理睬美国照会,打算加速项目的进程,尽快交付这架飞机。

但是随着2000年7月初,美国国会警告以色列:美国国会将反对美国政府在2001财年向以色列提供任何形式的财政援助之后。2001年7月的第二个星期,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巴拉克通知美国总统克林顿,以色列政府已经决定中止向亚洲某国出售A-50I预警机的合同。

随后这些A-50I预警机一度被封存在以色列空军的仓库内,但是精明的以色列人最终还是将这些存货销售给印度空军。如果这些“改嫁”的A-50I空中预警机此刻自己正被用来监视昔日的买主,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在A-50I上装备的EL/W-2085费尔康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由三块太阳板状的相控阵雷达天线组成,每个天线上集成了数百个发射电磁波的发射/接收单元。由于融合在机背的雷达罩内,它能够不间断提供360度方位内的任何信息,实战中,雷达天线接收到的目标的初步讯号经过控制单元——信号处理——任务电脑分析的流程最后显示在彩色的显示屏上。

这种雷达能够有效地探测到380-398公里范围内的目标,并同时连续地跟踪100个空中目标的飞行轨迹。但是今天,它显然不够用,从泰国中北部和澜沧—湄公河一线起飞的中国空军庞大机群此刻正如出巢的蜂群一般涌向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