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桃花飘落了,飘落了

鲜红鲜红的流水承载着无尽的凄凉

漂向山的那一边,那边有个浣溪的姑娘,水似的眸子,静月的脸庞

雨来了,烟起了,整排的绿柳低垂着

长长的纱衣,桃花如血,风撩起了发丝飞扬

姑娘的手在风中,叩问着消息

风拔弄了琴瑟,翻动着记忆,悠悠的,似是杜宇的悲啼

山盟已是寂寂的青篱,书桌上的信笺又飘来一缕淡香

笑靥是最后一朵桃花

败草漫过了房前的小径,堂燕已不忍这里的荒凉

潺潺的流水还在每天张望着那位浣纱姑娘,伊人去了何方?

桃花已尽落了流水,人间再无芳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