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一章 基业徐成 第十三节 遇袭

秦时竹 收藏 11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秦时竹去找郭田仁的时候,郭家正在吃饭,看见他来了,赶紧招呼:“秦副使来了,还没吃饭吧,赶紧坐下一起吃。”

“不了,我已经吃过了,我来找郭先生商量点事情,扰了大家吃饭,真不好意思。”秦时竹又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说:“小静,这是你葛大哥从奉天带回来的好东西,叫‘巧克力’,挺好吃的,就送给你啦,最近你帮了我们不少忙啊。”

郭田仁连忙说:“那太谢谢秦副使了,难为葛统领这么忙还记得小静,不知找我有什么吩咐啊?”一旁的郭静把礼盒接了过去,说:“真好看,谢谢秦副使,谢谢葛大哥!”

秦时竹把要接受招安的事告诉了郭田仁,他连连点头称是,表示全力支持。秦时竹又说:“郭先生,今天在下来,还有个使命就是给我们老二何峰来提亲的,我琢磨着过了年小静就该十八了,难得他们郎情妾意,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啊?”

“哈哈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该给小静找个人家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我准了。”郭田仁哈哈大笑。

“唉,先生还要问问小静的意思,婚姻是人生大事,万不可勉强。”秦时竹又说,“我们兄弟几个都是孤儿,我这个做兄长的就厚着脸皮来提亲了,你看连聘礼都没有,真是不像话。”

郭静在旁边脸刷的红了,低着头在那摆弄着礼盒,她心里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女孩子的矜持还是懂得的,所以一句话也没说。旁边的郭夫人就笑了:“秦副使您别见怪,我们家小静自然是喜欢的。上次何统领送她的香水她当宝贝似的藏着呢,这段时间也三天两头地往人家那里跑,说什么学洋话呢。我估摸着这孩子也该成了。”

“妈!”郭静叫了一声,又羞涩的低下头去,“人家还小嘛!”

“哈哈,小静,我说过完年再让你们成亲的,那时你都18了,也不小了啊。这样吧,你要是乐意,就点个头,也免得我们何峰望穿秋水啊!”秦时竹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郭田仁夫妇还有郭文、郭宝两兄弟都注视着郭静。终于,她坚定地点了一下头。

“好,好,我这差事算是办完了。回头我去找沈先生,让他帮忙张罗个婚礼,提亲已经草率了,这婚礼还是要办得热热闹闹的。”秦时竹大喜过望。

“有劳秦副使费心了,我们家小静总算找着了好人家,我这个当爹的就放心啦。”郭田仁也很开心。

来到沈麒昌家里的时候,正听见一阵“赢了”、“输了”的声音,走近一看,秦时竹不禁乐了,原来他们父女两在那下五子棋呢。

“哟,沈先生好雅兴啊,不过看来形势不大妙啊。”秦时竹扫了一下棋盘就知道沈麒昌快输了。

“复生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玩啊。红儿,赶紧上茶。”沈麒昌连忙招呼,十分亲热。一旁的沈蓉也甜甜地说:“秦大哥好。我正和我爹下你上次教我的棋呢,我爹水平不济,已经输了好几盘了,还是你和我下吧。”

“你这个鬼丫头,肯定每次都是你先行的,不然哪有这么容易赢。”秦时竹笑了笑,说:“先行者有其他规矩约束的,简单来说是三三、四四、长连禁手。”说着他便在棋盘上摆开了,沈蓉果然觉得没有那么好下了,一连输了好几次。不过秦时竹还是称赞她,“沈小姐果然天资聪颖,这回比上回进步不少了,等下回有空再把其他规矩也一并教给你吧。”

“复生,你来恐怕不是专程来教蓉儿下棋的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请尽管吩咐。”沈麒昌毕竟阅历丰富。

“先生说的不错,我一来是给小姐送个礼盒,是洪义从奉天带回来的巧克力,味道不错,算是谢谢小姐上次给我做的棉衣。”秦时竹把礼盒递给了沈蓉,看着她笑盈盈地接了过去,才稳定了心思,接着往下说,“二来,还有两件事要和先生商量。”听到他们还有事商量,沈蓉很识趣地回自己房间去了,还不忘拉上红儿一起去品尝巧克力。

“这第一件事是,我二弟何峰和郭先生家的女儿郭静共结秦晋之好,我想安排他俩在年后完婚,这个要先生多多帮忙,此外,我五弟周羽和七妹夏海燕从小青梅竹马,我也想借此机会一并让他们举行婚礼。”

“好好好,这是大喜事啊,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复生,你放心,一切都由我来筹划。只是他们的父母还是要派人去接过来啊。”沈麒昌满口应承下来。

秦时竹的脸上抹过一丝悲凉,转眼又复归于平静:“我们七个父母早年均亡于洪水,自小相依为命,除海强、海燕是亲兄妹外,结成异性兄弟姐妹,流落到此。都说长兄做父,我这个当兄长的对不起他们啊,连个象样的婚礼也筹办不来啊!”

“复生不必自责,你已经尽力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必然选一个黄道吉日安排婚事。那第二件事是什么啊?”见勾起了秦时竹的伤心处,沈麒昌心里也有些难过。

秦时竹就把接受招安的事讲了,沈麒昌听后连连称是:“复生啊,此意甚妙,我等办团练,声势虽大,然毕竟是自发为之,倘若官府勒令解散也不得不从。若接受招安,不失为一条晋升之道,我老了,你们的前途还很远大。这事我一定联合其他乡绅联名给新民厅上书,那新民知府廖彭与我有旧,想来必然会同意。”

“那就拜托沈先生啦,知会官府,必然要打通关节,我那还有不少烟土、珠宝什么的,到时候请先生一并带去,可能用得着。”办妥了事,秦时竹笑呵呵地走了。

2月1日(腊月十二),太平镇团练举行了盛大的比武大会,通过检阅,团练的头头脑脑都很满意,如果这支部队不能用训练有素来形容,起码也可以说初具规模了,毕竟从起事到现在尚不到半年,能成此气候已实属不易。比武完成的总结会上,陆尚荣向优胜者颁发了奖品,并进行了新的班排长任命,人群之中自是一片欢呼。随后,在听到秦时竹公布每人加发银子三两、放假七天的消息后,更是欢声雷动,士气达到了一个新高峰。

2月7日正好是除夕夜,七个人又聚在一起,在秦时竹住处吃年夜饭,大家吃着饺子、小菜,喝着酒,倒也其乐融融。但不知为什么,秦时竹感到有点心绪不宁,是在想沈蓉吗?他摇摇头,似乎不是,可又是什么呢?幸好其他几个没受他影响,照样是管自己吃得开心。周羽还劝他,“老大,别闹心了,第一批放假的人都回来了,也安排他们一起吃团圆饭了。第二批下午时分走的,你就放心吧。”

“今天是除夕,我们兄妹难得一起过年,又是在这个时空,大家要开心才是,大哥你也放松一下吧,别想太多,我敬你一杯。”海燕说完就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大伙才回各自的房间睡去。躺在床上,秦时竹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只好去找邻屋的陆尚荣聊天,“大哥,今天是除夕,你这段日子可能太操心了,所以才这么心神不定,好好休息吧。”陆尚荣也宽慰他。

“除夕,除夕!”秦时竹喃喃自语,突然一拍大腿,“不好,今天可能要出事!”

“大哥,你这是怎么啦,一惊一乍的,平常日子你不是这样的,不会是时空把你的脾气给改变了吧。”陆尚荣表示了不解。

“不,根据历史记载,去年除夕张作霖就是被金寿山偷袭了,没办法才逃到八角台去的,我们不可不防。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你陪我去四处转转吧。”秦时竹猛然想起了什么。

“好好好,算我倒霉,这么冷的天,你心血来潮还要出去逛,还是除夕夜。唉,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大哥,张作霖是张作霖,咱们是咱们,他被袭击,咱们不见得也会,咱们实力这么强,就更不会了。”陆尚荣虽然有些埋怨秦时竹,但还是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

突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有人的声音:“秦副使,陆营长,不好了,不好了!”然后又是猛烈的捶门声。

秦时竹连忙打开门,“出什么事了,这么慌张?”,借着灯光一看,是个小伙子,帽子也没带,衣服歪歪斜斜的扣着,有只鞋的鞋带还散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报…报告…报告,小人王云天,是夏连长部下,住在离镇五里的王村,刚才我起来上厕所,听到一堆人骑马过来还个个带着枪,在村口那下了马就朝镇里摸来。本来我以为是咱们的巡逻队,后来一想不对,今天放假时夏连长亲口告诉我们今天是除夕,就不巡逻了。我估摸着是土匪,估计想偷袭咱们,所以赶紧骑马过来报告了。”

“土匪大概有多少人马,怎么过来的?”秦时竹急忙问。

“大概有八九十个吧,后面好像还有一队,天黑乎乎的,我也看不清,又赶着来报信,骑马从另一条道来的。”

“他们大概怕惊动我们,所以才步行过来的,我估摸着现在最多离这还有三里地。老大,要快了,不然要来不及了。”陆尚荣焦急地说,“估计首要目标就是沈麒昌的宅子,就象上次咱们打李风成那样。我看,我和你赶紧去通知沈先生,让王云天通知小羽、海强还有李春福他们。”

“事不宜迟,王云天,你赶紧去通知夏、周、李三位连长,让他们马上集合队伍准备战斗。这次你立功了,等回来我好好赏你。”秦时竹断然下令。

“是,我一定办到。”王云天接过任务,就骑快马走了。

“啪啪”“咚咚”沈府大门上的铜环被拍得震天响,陆尚荣和秦时竹两个人焦急地敲门,各自手里还提着武器。

“来啦,来啦!深更半夜的,敲什么门呀!”一个睡眼惺松的家丁打开了门。

“快,快,通知马瑞风,赶紧集合队伍,土匪打过来了!”“陆营长,你不是开玩笑吧……”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陆尚荣重重的一巴掌,“快去,不然全都得死这!”那人挨了一掌,仿佛清醒了些,撒腿向里屋跑去,边跑边扯开嗓子喊:“不得了啦,弟兄们快起来啊,土匪打过来了!马排长,马排长,快起来啊,快起来啊!”

“大黑,你抓紧集合警卫排做好战斗准备,和马瑞风一起守住这院子,一定要守住。我去内院,通知沈麒昌他们。”

“好,大哥,你放心吧,有我在,院子一定丢不了。”陆尚荣坚定地点点头。

刚才那家丁这么一喊,大家已经纷纷惊动了,内院也不例外。听到外面人喊马嘶,沈麒昌赶紧批衣起来,打开了门,想看个究竟,沈蓉也被惊醒了,跟在他爹后面,手忙脚乱的,连头发也没梳。刚开了门,迎面碰上秦时竹。

“沈先生,不好了,有土匪打过来了,你们赶紧找个地方躲躲。”秦时竹挥着手里的枪,着急的(地)说。

“复生,这到底怎么回事?”沈麒昌还有点不相信。

“事情紧急,容我事后再细说,现在你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然……”秦时竹话还没说完,外面已经交上火了,不时传来“啪、啪”和“哒哒哒”的枪声,“不好,已经接上火了,沈先生你快去啊!!!”

“好好好,复生,一切都靠你了。”听见枪声,沈麒昌什么都明白了。秦时竹转身欲走,却被一只手拖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沈蓉。“秦大哥,你自己要当心啊,打不过赶紧逃吧!!”说着,她的眼泪就下来了。

“蓉儿,别哭!!肯定没事的,我一定活着回来,你赶紧跟你爹躲起来,没我的命令不要出来。”秦时竹抓起了沈蓉拉住他衣服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我走了,你要保重!!”转身就朝外面跑去。

“秦大哥…………”后面响起沈蓉带着哭腔的喊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