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5/


沉寂的大地,发出一声怒吼!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北边山际腾起一片红光,上千门火炮在这一刻,几乎同时从炮口飞喷出复仇的炮弹,整个大地都跟着在颤抖!密集的炮弹在头顶上像一层纱幕般向南边压去,火箭炮弹拖曳着尾流在天空里划过一道又一道的光线,掠过前方的阵线,向着南边更深的地域飞去,首先攻击敌炮兵阵地!

“咻咻咻。。。。。。”

“轰轰轰。。。。。。”

数百发炮弹发出破空声和落地后炸开的巨大响声,震得整个山谷都在抖擞,趴在山坡上的林革三人,贴着地的胸口被震的一时喘不上气来。耀眼的火光裹着浓烟不断的在眼球里闪现。底下越军吹响的哨声,显得是那么的微弱,慌乱的越兵拼命的跑向炮位。

“王八蛋!这批败家子,丁丁!!叫炮火再向前一百米!!!”林革骂骂咧咧的大声喊道。如此猛烈的爆炸声里,他根本就不用担心他的喊声会被底下的越军听到。第一轮的炮击,全打在了敌炮阵前沿的斜坡上,偶有几发也只是落在前沿的空地里,炸出几个冒着黑烟的大坑。丁丁啊的一声,还是照做的拿起话筒拼命的喊叫着。再往前一百米,弹幕的边缘就把他们都覆盖其中了。

“咻咻咻。。。。。”

就在敌炮兵匆忙摇动炮口时,第二轮攻击的炮弹压了过来,一些越兵听到尖锐的叫声,本能的从炮位上跑向一旁,引来边上军官的喊骂。

“轰轰轰。。。。。”

喊骂声未停,炮弹就在阵地里炸开,猛烈的火光和巨大的爆炸声,在阵地里留下一个个大坑,浓黑的烟尘腾上空中。一辆停在临时土路上的弹药车被一发152毫米口径炮弹直接命中,车体就像一个火球一样,猛的一涨被撕扯开来,车里的炮弹跟着向四方飞撒,有几枚被引爆的炮弹在敌阵里炸开,将越军的火炮连同它们的主人抛起在半空中。在闪起的火光里,钢铁与血肉一起翻飞。这一轮爆炸过后,越军的阵地留下一片狼藉,还有惨叫的呻吟声。

“妈的!就应该这样,丁丁!叫他们继续这么揍!!”说罢林革的嘴里发出几声狂笑,凶猛的爆炸,将他震荡的血脉澎湃,严然忘了下边正在消弱的,是一条条的生命!

丁丁的手变的颤抖,沙哑的声音,让本是细细柔柔的南方方言,变得尖锐与恐怖。从未见过此番人间地狱般情景,爆炸声和惨叫声侵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似乎手里的话筒变成了一挺射出凶猛火舌的机枪,将成片成片的越军在眼前扫倒。

密密麻麻的光点再一次从远处北边的山后升起,向着这边抛射而来。一直看着这些的陈海东忽然大喊道:“快跑!!!!!”

就在三人拼命的向后面不远的山头冲去时,尖锐的叫声在耳边响起了,三人赶紧卧倒在山头,一发63式130毫米火箭炮炮弹落在了他们刚才趴着的沟壑里,炸出一个大坑。如此近的爆炸声让三人的耳朵嗡嗡直叫,耳膜被震的生疼,一大片的泥土裹着小石子被掀盖到身上,敲打着后背。

林革用力的甩甩头,将盖在头上的泥土甩开,重重的拍了下边上的陈海东,哈哈笑着说道:“你妈的臭小子,眼神还真够尖的啊!哈哈”

“什么?连长!”陈海东大声的问道。底下持续响起的爆炸声和耳朵里的嗡嗡声响,让他根本就听不清林革的说话。

林革把嘴揍近一点大声的喊:“我说你眼神不错,要不然我们三个都成烈士啦!!!”

“哦!!”陈海东用手指头抠着耳朵里的泥土,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连长是在夸他“嘿嘿!连长!你忘了,上次我差点被火箭炮营那批家伙炸回老家的事啊?从那后我只要一听到火箭炮的叫声,就会特别注意!。。。。。”陈海东说起上回演习时发生的事,说话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惊愕的瞪着林革身后。意识到什么的林革,猛得一个转身。丁丁的整个身体都被埋在泥土里,只露出半截无线电台,一动不动!

“丁丁,丁丁。。。。”林革拼命喊着,用手拨开盖在身上的泥土,扯住衣服,一把就把丁丁从泥土里拉出来,也赶忙跑过来陈海东,帮忙把丁丁背上的电台拿下,林革把丁丁翻过身来在地上放好,蹲在地上用双手拼命的按压他的胸口。

“嗯。。。。嗯。。。咳咳。。。。。”随着一阵喉咙里的轻微的响声,喘上气来的丁丁拼命咳嗽起来。

“你这臭小子,妈的,想吓死我们啊!”林革笑着将丁丁上身扶起,揉着丁丁的胸口说道。

“咳咳。。都怪海。。。海东啦。。咳。。。叫的那么突然。。。我还在喊话呢。。。跑的太。。急。。。一口痰。。。跑。。。跑到气管里了。。。。咳。。。”丁丁喘着气为自己解释道。

林陈二人相视一笑,陈海东笑呵呵的回道。“要不是我!你早被炸死啦!”

“连。。。连长,我身上没事吧?”丁丁意识到了这点,眼睛扫过自己的胸前和下身,带着惊惶的眼神看着林革问道。

“没事!好的很呢!身上所有零件都好好的!!!”

“轰轰轰。。。。。”又一轮炮弹打了过来,在敌火炮阵地里炸开,山头上已经被腾起的烟雾所弥漫。

“好了!还有活干呢!”林革在丁丁的腿上一拍,向山坡的正面跑下去。那个被火箭弹炸出的弹坑里,火箭弹剩余的燃料还在泥层表面燃烧着。

。。。。。。。。。。。。。

几轮炮击在南边响起的爆炸声清淅可闻,越军的反击炮火显的有些仓促,炮弹落在后边炸起,每一声爆炸都让一直趴在前沿出发阵地里的战士,身体猛得一紧。但稀疏的炮声让他们心安不少,都明白敌人的支援炮火在我方的猛烈轰击下正变得越来越弱。

那名叫赵小柱的小战士趴在362高地前,比起身边的战友,或许是经历过下午的枪林弹雨的原故吧,他要显得平静许多。手指紧紧的扣在板机上,枪管不再抖动。但脸上的幼红还是消失了,两片紧合着的嘴唇,不断来回磨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