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七章 八国联军,中华之痛

天军指挥官 收藏 3 27
导读: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七章 八国联军,中华之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中年人名叫于海,家住北京,是一位与洋人通商的商人,因为慈禧老佛爷默许了义和拳,不少拳民涌进了京城,不少跟洋货有关的商铺被抢的抢,烧的烧,关的关。于海知道那些拳民不会放过自己,一合计,把老宅子里的事务交给管家打理,他领着家眷赶往天津,投靠他的小舅子王希朝。

贵妇人是于海的结发妻子王希惠,她左边的女子是大女儿于晓欣,右边是二女儿于晓玫。于海万事皆顺,可惜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于是他就在五年前娶了个戏班出身的二姨太,三年前娶了一小户女子为三姨太。

但老天好像跟他作对似的,无论于海如何卖力,二姨太和三姨太的肚皮就是没一点动静,这使得他很是沮丧,把全部的精力投到两个女儿的身上。

二姨太小金花现年二十三岁,三姨太王玲二十岁,由于两人没能给于家开枝散叶,于海对她们逐渐冷淡,提前几天派人把两人送去了天津。

于海对苏云飞的光头很好奇,如果不是和尚,在大清不留辫子是要被砍头的。苏云飞在尴尬地戴上假辫子后编了一个理由,说自己患有头疾,不得已剃了头发。

知道苏云飞是在敷衍自己,于海在心中盘算起来,他看出苏云飞是个麻烦的人物,准备到了天津后就把他赶下去。于晓欣和于晓玫见苏云飞的双膝上流着血,两人拿出了一个西洋医疗箱,上前小心翼翼地为苏云飞清理着伤口。

于海虽然不愿意女儿们给苏云飞包扎伤口,但他清楚女儿们的性格,心中不由怪起来自英国的马歇尔医生。于海原本只是希望马歇尔能教女儿们西洋知识和洋话,好让女儿们接他的班,没料到马歇尔竟然教两位女儿医疗护理,使得两个女人时常跑出去协助他照顾患者。使于海极为头痛。

趁着于晓欣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时机,苏云飞仔细打量着她,千真万确,她跟李韵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尤其是于晓欣俯身为自己包扎伤口的韵态,跟李韵照顾生病时的自己一模一样,这使得苏云飞不由盯着于晓欣发起呆来。

于海见苏云飞傻傻地盯着大女儿,故意咳嗽一声,惊醒了陷入回忆中的苏云飞,脸上顿时变得通红。

“咯咯……”

于晓玫注意到了这一幕,用肩膀碰了碰于晓欣,忍不住失声娇笑起来。

于晓欣刚才正专心地为苏云飞包扎着伤口,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愕然地扭头望向于晓玫,只见她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

被于晓玫这么一笑,苏云飞的脸上变得更加红晕,像是熟透了的桃子,连忙把目光投向别的地方,不敢正眼瞧于晓玫。这下,于晓玫笑得更加厉害,上前搂住了于晓欣的肩头。

“不得无理!”

见于晓玫在一个男人面前笑得如此放肆,于海双目一瞪,狠狠地瞪了于晓玫一眼。

于晓玫根本就不怕于海,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协助姐姐为苏云飞进行包扎。

包扎完伤口后,苏云飞假装靠着车厢小憩起来,不敢再看于晓欣。于晓玫凑到姐姐的身旁,一边在她耳边小声私语,一边用眼角扫着苏云飞,好像她看见了天下见最最好笑的事情。

于晓欣听于晓玫说苏云飞痴痴地看着自己,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用手指轻轻一戳于晓玫的前额,同时望了一眼对面歪着脑袋睡觉的苏云飞,刚才在为苏云飞清理伤口的时候,苏云飞竟然连哼都没哼一声。


马车平稳地在大路上飞驰着,傍晚时分,进入了天津城。

天津城里的空气也异常紧张,不少全副武装的兵丁在街道上巡逻着,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义和团打扮的人,看样子义和团已经进入了天津。

“公子,天津城到了!”

来到一个僻静的街口,于海让马夫停下了车子,晃醒了已经酣睡的苏云飞。

由于几日来的惊吓,苏云飞一直没怎么休息过,精神一松懈下来就沉睡了过去。向于海道谢后,望了于晓欣一眼,苏云飞下了马车,认准方向,一拐一瘸地沿着街道走向租界。

“哼,老爹就是没有爱心,外面兵荒马乱的,他都伤成那样了还把他赶下去。”

目送了苏云飞下车,于晓玫小嘴一翘,不满地拥住了王希惠,一双明亮的眼睛望向了于海。

“小孩子懂什么,那个年轻人的身份蹊跷,我们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免得惹祸上身。”

于海瞪了于晓玫一眼,不理会她的不满,吩咐车夫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只要到了王希朝那里他们就安全了。

于晓玫还是觉得不应该就这么抛下苏云飞,但是车上没人支持她,只好闭上了嘴巴,撅着嘴独自生着闷气。


苏云飞记得他离开的时候天津城里还是热闹非凡,现在却是一片萧瑟的景象,不少店铺早早的都上门板打烊,街上行人稀少,而且都步伐仓促,如惊弓之鸟。

跌跌撞撞,苏云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一身臭汗地来到德国租界和大清的交接地界,正当他松了一口气准备进入德国租界的时候,一群拿着刀枪的义和团团员从附近的建筑里涌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干什么的?”

领头的一个粗壮的团员把手中的鬼头大刀往苏云飞的面前一横,气势汹汹地问道,他身后的团员就势把苏云飞团团围住。

“我……我舅舅家在那边!”

苏云飞心中暗道一声苦也,忙嬉皮笑脸地说道,不住地对着眼前的团员点头哈腰。

粗壮的团员冲着身后的人一摆首,两名团员上来开始搜查苏云飞的身体,很快就找到了那袋林红儿给他的碎银。

“杀了这个二毛子!”

粗壮的团员把那袋碎银塞进怀里后,冷笑一声,向周围的团员下了命令。顿时,周围的团员杀气腾腾地围了上来,苏云飞的心脏怦怦的跳个不停。

正巧,德国租界有一个巡逻队经过,苏云飞抓住机会,连忙高声用德语喊着救命。苏云飞学习的德语救了他一命,巡逻的德军听到呼救,立刻呈散兵队形跑了过来。

没有想象中的激战,那群义和团见德国冲了过来,立刻一哄而散,那个领头的粗壮团员也是撒腿便跑,但是被苏云飞一拳打在脸上,摔在了地上。

德国士兵很快围了上来,苏云飞向他们表明自己供职于一家美国公司,准备去美国租界的时候,德国士兵把枪口对准了倒在地上的粗壮团员。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我不是义和团的那些拳匪,我是本地人,只不过想趁机捞一笔横财!”

见苏云飞和那群德国士兵交谈,粗壮的团员立刻爬起来抱住苏云飞的双腿乞饶着。

怪不得刚才那些人不战即溃,原来他们只不过是天津的一些痞子,打着义和团的旗号进行抢劫。苏云飞本来还想帮粗壮的团员说几句好话,但是得知他是冒牌的义和团后,心中不由升起一团怒火,飞起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哗啦,一些碎银从粗壮团员的怀里掉了出来,粗壮团员从地上爬了起来,贪婪地捡着地上的碎银。

摇了摇头,苏云飞大步走向对面的租界。顿时,那些德国士兵涌了上去,冲着粗壮的团员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红灯照,赎罪堂。

林红儿由于私放囚犯被黄莲圣母投到赎罪堂思过,赎罪堂其实就是一个禁闭室,与众不同的是,房间的四周挂满了红灯,由青灯照的弟子们把守。

林红儿双腿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心平气和地闭目养神,对于圣母的惩罚她没有一点怨言。

“大师姐!”

随着一个轻柔的喊声,一个身穿兰衣的女子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她是红灯照的三师姐马兰儿。

林红儿睁开眼睛,冲着马兰儿微微一笑,起身来到八仙桌前。

马兰儿带来的全部都是林红儿爱吃的食物,林红儿一边品尝着一边夸赞着马兰儿的手艺。马兰儿给林红儿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义和团就要大举向天津进发,慈禧太后特意从国库中又拨了十万两白银作为义和团的活动经费,使得义和团群情高昂。

这也意味着,林红儿即将离开赎罪堂,率领着红灯照配合义和团行动,负责后勤和护理伤员。

不过,林红儿却没有一丝的开心,一年多来的经历已经使她变得成熟起来,半年前,她曾经亲眼目睹义和团的师兄弟们被清兵的毛瑟枪打得血肉模糊,一个个在她面前绝望地死去。但,圣母却说那些人意识不坚,生平积了一些孽障才使得护身法术失灵,这使得林红儿深信不疑。

但是,越来越多的师兄弟们倒在清兵的枪口下,这使得林红儿开始怀疑圣母的法术。不过,在林红儿的心中,圣母依旧具有崇高的地位。


经过一番折腾,苏云飞终于回到了在美国租界的驻地,安德曼兴奋地拥抱了疲惫的他,苏菲亚更是请来了医术高超的马歇尔医生来给苏云飞治疗。马歇尔很欣赏先前为苏云飞清理伤口的人,这使他很容易对伤口进行处理。

安德曼带给了苏云飞一些不好的消息,随着义和团愈演愈烈的驱逐洋夷,使得各个国家对此感到非常不满意,一边向广州、上海一带撤离侨民,一边向天津增兵。朝廷中主战和主和一派吵得不可开交,慈禧太后逐渐倾向主战一派,使得原本就危急得形势变得更加糟糕。

清楚不久后即将有一场大战,苏云飞立刻领着苏菲亚、安德曼和货物、人员转往广州。苏云飞的这条命令让大家很不理解,有不少人的家乡就是在天津一带,虽然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家看望就别的亲人,但还是执行了命令,登上了南下的客轮。

与河北的情形不同,广州显得波澜不惊,义和团只在山东和河北发展,没有波及到其他的省份。

广东巡抚刘世仁是个开明的洋务派,当苏云飞递上帖子表明要在广州开办工厂的时候,他亲自在府邸接见了苏云飞、安德曼和苏菲亚。经过一番商议,刘世仁支持苏云飞在广州开办神龙机械厂和神龙贸易有限公司,神龙机械厂生产新式农业器具,神龙贸易有限公司则是与外国人打交道,从事进出口贸易。

神龙贸易有限公司租了一块场地作为停放货物的货场,苏云飞把货船上的机械物资运到了货场里存放,护卫队和工人们居住在严密封锁的货场里,一律不得外出,除了办理日常生活用品的人外,禁止其余的人踏出货场。

苏云飞原本想依靠清政府来完成振兴中华的大任,把从美国带来的机械交到清政府的手中,但是清政府的腐败和愚昧让他十分失望,决定把这一批机械保留下来,寻找更好的出路。

经过一番思考,苏云飞把目光投向了拥有丰富资源的北方,尤其是东北三省和远东地区,那里不仅民风淳朴,而且十分适合重工业的发展。

为了拓展商路,苏云飞和苏菲亚、安德曼开始跟聚集在广州的各国商人们频频接触,结交了不少欧洲的商人朋友。


随着时间的推移,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从天津和北京传了过来:

义和团烧了天津的几所教堂,直接导致外国驻军的干涉,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由于得不到有力的支援,大沽口清军在打完了所有的炮弹后被攻陷,英、法、德、俄、美、日、意、奥八国组成联合军队向北京进发;“精锐”的武卫前军、中军和后军由于战斗力低下和纪律松懈一触即溃,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裕禄饮弹自尽,慈禧太后向八国联军宣战:从山海关调来的武卫左军在统领聂士成的率领下英勇奋战,但是无法挽回溃势,被俘后英勇就义。

连科尔沁草原的王爷都率领精锐的骑兵利用生命和鲜血减缓了八国联军向北京推进的步伐,但是作为大清战斗力最强、拥有最新式装备的袁世凯的武卫右军却迟迟不肯支援京城,他为了保存实力,一方面对清廷虚与委蛇,另一方面暗通洋人,两面捞取好处,可恶之至。

至此,大清最精锐的武卫军宣告瓦解,袁世凯成为了当中最大的受益者,拼命扩张自己的势力。

黄莲圣母在天津的战事中受伤被俘,最后不知所踪,据传被某国军官带回了国内,红灯照自此解散;为了阻止八国联军向京城进发,义和团发起了声势浩大的阻击战,可惜刀枪不入的口号并不能阻挡钢铁制成的子弹,义和团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八国联军击败,无数团民被残杀。

令苏云飞担心的是赵婉灵,大战过后红灯照便失去了消息,谁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不知是否还生存在世间,这使得苏云飞异常的苦闷。


八国联军在占领通州后,原来商定先休息一天,然后再研究如何进攻北京城。但俄军为了抢攻占北京的“首功”,背约在14日凌晨首先进攻东便门。经过激战,于凌晨2时攻占了东便门。接着,俄军又进攻建国门。日军见到俄军已发起攻城,也于14日进攻齐化门(今朝阳门)。美、英各军也相继开始攻城,并先后攻入城内。

8月15日晨,八国联军进攻皇城东华门。慈禧太后急忙带着光绪皇帝、皇后和一批王公大臣仓皇从西华门至德胜门,转经西直门逃出北京城,八国联军终于占领了北京。

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城后,公开抢劫3天。颐和园的文物古玩,侵略者括其所有;安放在大殿前面的那些存水防火用的鎏金大铜缸,因过于笨重,搬不走,洋兵们就用刺刀把表面的金子刮走。侵略者把颐和园的珍宝、文物,用骆驼运往天津。

9月中旬,八国联军达10万人。联军统帅德国将军瓦德西分兵四出攻掠,东占山海关,南犯保定,北侵张家日,西扰娘子关。八国联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京津一带的许多地方变成了瓦砾场。

慈禧太后在逃往西安的途中,于8月24日颁布上谕,催促议和全权大臣李鸿章立即从上海赶回北京,会同庆亲王奕迅速办理“和局”。9月7日,慈禧太后又颁布“剿匪”上谕,正式宣布“痛剿”义和团。9月25日,又宣布惩处放任义和团的载漪、载勋、刚毅和赵舒翘等亲贵重臣,并且加派亲英、日的刘坤一、张之洞参与和谈。至此,大清帝国一败涂地。

其中,1900年7月16日,俄军制造了海兰泡惨案,居住在海兰泡的数千名中国人几乎全部被俄军惨杀,泅水逃生的不到百人。17-21日,俄国侵略军又先后将江东六十四屯居民万余人赶至黑龙江边枪杀或用斧头砍死,剩下的被赶入黑龙江淹死,只有极少人泅水得生。8月28日,俄国军队占领齐齐哈尔;9月22日,占领吉林,28日,占领辽阳;10月1日,进入盛京(沈阳)。俄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义和团再次成为了拳匪,所不同的是,这次围剿他们的除了清军外还有洋人,在朝廷和外国势力的共同打击下,义和团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彻底失败,被屠杀的拳民不计其数。

当然,除了外部势力的围剿外,义和团的内部也存在不少问题,由于发展过快,导致成员良莠不齐,加上盲目信任朝廷,最终走上了灭亡。


1900年11月16日,安德曼和苏菲亚领着四艘客轮和货轮返回了美国,准备回去过圣诞。临走的时候,苏菲亚和苏云飞进行了热情的拥抱,从苏云飞沉郁的神色和闷闷不乐的情绪中,苏菲亚感觉出他有满腹的心事。安德曼更是使劲拍打着苏云飞的肩头,这些日子差一点没把他憋死,为了安全,他基本上都在驻地里,无聊透顶。

相处这么久的朋友一旦要分开,苏云飞心中不禁感到万分伤感,他站在码头上,奋力向苏菲亚和安德曼挥着手,高声喊着一定会让两人再度前来游玩,那时候他会好好地尽地主之宜。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