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劫 全书篇 第七章 疯狂的老师

幻觉错误 收藏 1 842
导读:色劫 全书篇 第七章 疯狂的老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2/


在万安的帮助下御风拿到了身份证,户口也齐了全是靠近万安自已的,他这也是在赌一把,赌的是御风不是杀人越货的通击犯,不然为赚这点钱而去陪着坐牢就不划算了。


这些天为了自已身份的事,请客送礼全做了,见到御风和那些户籍小警员周旋处理得极是圆滑妥当,万安不禁心中暗叹“这小子,十成有九成九是个离家出走的富豪子弟,看来自已发了”。


一有机会就劝说御风,亲人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不管发生什么事别和家里人闹翻,而且自愿当和事佬。


他倒是挺历害,御风的身份十成他猜对了九成九,错的那点就是他死都不会明白,御风这无耐的离家出走有多远。


当洛阳第一中学的入学手续办好后,御风就很少和万安混在一块,虽然自已是商人出身,但万安的步步为利让他有些厌倦,不时感叹万安是个多么合格的真正商业中的高人。


而自已再去从商,这点他根本没想过,现实自已只想学着了解这社会,寻找一个栖身之所,用新鲜的事和物来打发时间,期待奇迹再次出现,回到属于自已的时代。


来到2006年有三个多月了,御风时时提醒自已要适应这里就先做一个合格的新时代的人,现在他做得已经很不错。


课堂上除了历史和语文,他能接受外,其余科目对他来说无疑是天书,还好他“勤奋”每日花高薪请老师,去酒店为他补课,不然连小学知识都欠缺的他早被责令退学了。


为御风补习的张老师也是很惊讶,御风的接受能力远远超出她的想像,她偶尔会怀疑他是不是早就懂,那故意请自已给他补习,难不成他看上我了,‘师生恋’这三个字眼出现在她心上。


他的年轻、英俊,言谈举止透露出的风度与贵气,早已让这年轻的老师倾心,时间一长她便陷入不可自拔的地步。


而御风丝毫没有感觉到年轻的张老师,心中的想法在一天天改变,只觉得这老师还不错,除了刚开始为钱而忙,现在可是全心全意在帮自已,看来还是好人多。


好人,张老师如果知道这一切换来的就是这两个字,她可能会疯掉,实事上她也一点一点的在疯了。


御风除了和她说课本知识外,其余一概不谈,偶尔想找他聊会心事,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绝不放弃,能以酒店为家的人,家世一定显赫,想到这里她开始笑了一字一句的念道“你―逃―不―掉-的”


“啊~~~~~~~~”御风醒来后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四周“老师不好意思,您还在啊”。


什么,当我不存在?惹恼女人是不明智的举动,可御风却全然不知。


她再也无法忍耐,忘却了理智“御风,你喜欢老师吗?”


喜欢?御风听得是一头雾水“老师,我看你累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你别不承认,你天天请我陪你补习,为的不就是这个吗?”说着慢慢解开上衣的纽扣,洁白的肌肤一点一点露出来。


未经人道的御风吓着呆住,她对自已的美貌是很有信心,追自已的人多到每周排满,男人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正当自已的全部即将要展现在他面前时,一张床单罩住了她“使不得,老师使不得啊”。


这时她也清醒过来,想到自已的所作所为,羞愧躲在了被子里,过了会后偷偷的探出头,见到御风将她脱在地上的衣物检到他床边,至始至终他有眼神是那么清澈。


完了,自已怕是真爱自已学生了,他是那样让人着迷。


“老师,你先将衣物穿上吧,我去上洗手间”说罢御风将自已关在了厕所里,用凉水给自已降温,说他没受到诱惑那是骗人,可理智还是让他清醒过来。


她穿上衣物后本想一走了之,可他还是自已的学生今后天天见面的,良久后“御风,你出来吧,我穿好衣服了”。


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御风头发湿湿的,她笑了笑得很灿烂,而御风尴尬的陪着干笑几声。


现在女子的开放是他暂时无法理解的“老师,对不起刚刚我得罪了”。


见御风这样说她也蛮不好意思,即然说开了就不再有顾及“为什么你不接受我呢?”。


“您是我尊敬的老师,其礼不可逾越”


“说话文诌诌的,像个古人,好了别站在哪里了,坐吧”她指着床边。


御风还是没有移动半步“我又不会吃了你”这时已经恢复正常的张老师开始说笑起来。


看着御风她突然间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能告诉我你怎么看待爱情,或者是你期待什么样的爱情呢?”,她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很认真的看着他。


爱情?我配拥有爱情吗?她的话引起了御风的反思,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有权利得到爱情吗?


见到御风深思,眉宇间透露出无耐与不安,她很心疼,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也不会段然拒绝自已,我一定要帮他。


“有什么话你就敞开说吧,或许我能帮到你”


见到她的真诚,御风还是无耐的笑了笑,转过头看着窗外月光真让人陶醉,她还好吗?这时竟想起那晚和他说月光美的夏雨。


“爱情?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如果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两个人要经历无数痛苦,最后能不能在一起还是味知数,那我宁愿选择一个人痛苦”


得到这样的回答她才真正意识道,眼前这男生不是她所能拥有的,跟他比自已太庸俗,可心中又不舍,如果今天就这样走出这里,今后能不能在一块聊聊天不说,只怕连见面都很难了。


她再次靠近他,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你总是张老师的叫我,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见到这亲和的笑容、听到这温柔的语调,御风不再闪躲这一刻像见到亲人一样,感觉那样安宁。


“我叫张静,如果你愿意认我做姐姐吧”


姐姐?这么久第一次感觉亲人在身边,一时间他忘却所有靠在张静的肩膀上哭泣起来“姐……”,三个多月了所受的委屈和痛苦倾潮而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