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直隶总督府。

密室内,裕禄正在和三名官员谈笑风生,他已经成功地把义和团转编成自己手中的武装力量。

三名官员是裕禄的心腹手下,分别是天津总兵罗于,武卫军前军统领马玉昆和武卫军后军统领董福祥。

武卫军是清廷在在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获准建立的新军,分为五个军,为:武卫前军,武卫后军,武卫左军,武卫右军,武卫中军军机大臣荣禄担任武卫军的统帅并兼统武卫中军,以马玉昆统武卫前军,聂士成统武卫左军,袁世凯统武卫右军,董福祥统武卫后军,每军九千余人。

武卫军每一军共辖八营:计步兵五营,炮兵一营,马兵一营,工兵一营,另附一个学兵营。每营设一个统带,统带率四个领官,每个领官领一队,每队250人,所以每营是1000人。规定每营兵士必须足额,饷粮按人发给,足食足兵。

五军中,武卫右军即由新建陆军改编而成,是武卫军中最完整,最精锐的部队。武卫中军则是重新招募,以旗丁为主,一切规模俱参照新建陆军,人数超过万人,而且都是年轻精壮的。武卫前军,武卫后军,武卫左军这三支部队则是以燕陇旧军改编,如董福祥的武卫后军就是由甘军改编,所以旧勇营的习气和组织仍然存在,非常散漫。荣禄虽然限令他们就地整编,可是整编工作却很迟慢。

其中,袁世凯的武卫中军的战斗力最强,袁世凯也借着整编新军为名大肆扩张实力,在山东招兵买马,暗通洋人,为裕禄也不齿。

“总督大人,您只不过迎了一个黄莲圣母,现在义和团的那些拳匪全都以您马首是瞻!”

坐在裕禄左下首的是精悍的天津总兵罗于,他笑着向裕禄一拱手,拍着裕禄的马屁。

“总督大人神威无敌,那些拳匪哪里是大人的对手。”

“听说红灯照里有个大师姐林红儿甚是美艳,大人何不找个机会把他纳为小妾。”

坐在罗于下首的马玉昆和坐在裕禄右下首的董福祥也不失时宜地奉承着裕禄,裕禄现在统管武卫军,不仅是他们得顶头上司,而且还是他们在朝廷里的靠山,只要裕禄得到太后老佛爷的赏识,那么他们就等着升官发财。

“哪里,哪里,这全是太后老佛爷神机妙算,不仅收编了为祸地方的拳匪,而且增添了抗击洋人的力量。太后老佛爷圣明,奴才自愧不如。”

裕禄被那几个马屁拍得甚是舒服,肥嘟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小眼一眯,冲着自己的右上方一拱手,念念不忘太后老佛爷。

“太后老佛爷圣明,奴才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罗于、马玉昆和董福祥也冲着身体的右上方一拱手,一起齐声说道。

红灯照在保定的分坛原来是一个富户的庄园,为了讨好黄莲圣母,裕禄特意把它腾出来作为红灯照的分坛。

黄莲圣母本名林黑儿,身份不祥,据说“能治枪伤,应手即愈”,在义和团中有很高的声望。

莲花堂。

莲花堂原本是一个大厅,现在改成是黄莲圣母休息的地方,周围遍挂莲花和红灯。在大厅的中央有一个大莲花台,上面盘坐着一个面色冷艳,头戴黄莲冠的中年妇人,神情威严,她就是黄莲圣母林黑儿。

黄莲圣母的东南西北各摆有一个稍小的莲花台,东南西三方的莲花台上端坐着三个十三四岁、面目清秀、身穿红衣、头戴黄莲冠,跟赵婉灵打扮得一摸一样的女孩,正严肃地盘腿而坐。

“启禀圣母,北方圣女前来觐见!”

大厅的大门被两名红灯照推开,林红儿快步来到黄莲圣母的莲花台前,单膝跪地,娇声说道。

正在闭目养神的黄莲圣母缓缓睁开了双目,冲着林红儿微微一颔首。林红儿会意过来,朝门前的师妹们一挥手,右手扶剑站在一侧。

在两名红灯照女弟子的带领下,赵婉灵紧张地走了进来,她发现周围的那些红灯照女弟子全都神情严肃,浑身上下都显得冷冰冰。

“圣……圣母,求你放了苏大哥他们,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到前方莲花台上的黄莲圣母,赵婉灵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连连给她叩头。

黄莲圣母眉头一皱,起身走下莲花台,上前扶起了赵婉灵。

“你本是天上的仙女,因为犯了天规被贬下凡来,今后你要助本座驱除洋夷,光我大清国威。”

把赵婉灵领到北方的莲花台上坐下,黄莲圣母用右手按住赵婉灵的额头,声调缓和地缓缓说道。

“仙女!仙女!仙女……”

随着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赵婉灵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目光呆滞地重复着仙女两个字。

“天助我也,北方圣女归位,洋夷即将被驱逐出大清的国土!”

见赵婉灵呆坐在莲花台上,黄莲圣母微微一笑,扭身向周围的弟子们高声宣布。

“神威天助,扶清灭洋!神威天助,扶清灭洋……”

顿时,厅内厅外的女弟子们一起跪倒在地,高呼着口号。

四个圣女目光呆滞,跟着众位女子的一起喊着口号。

“圣母,那几个二毛子怎么办?”

忽然想到仍在地下室里的苏云飞等人,林红儿上前一步,听候着黄莲圣母的吩咐。

“不能让他们打扰了北方圣女,既然当了二毛子,就把他们和那些洋夷一起对待。”

黄莲圣母闻言仔细想了一会儿,扭头望了望赵婉灵,冷冰冰地丢下一句话,起身走回自己的莲花台。

“是!”

林红儿原以为圣母会放过苏云飞等人,在清楚了圣母的意思后愣了一下,拱手退了出去。

走出莲花堂,林红儿的心中充满了矛盾,她原本想向黄莲圣母求情放了苏云飞等人,可是圣母却下令杀了他们,但是林红儿先前答应了赵婉灵要救苏云飞。

一时间,林红儿陷入两难的境地,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杀了苏云飞等人。

地下室里,苏云飞双目无神地盯着头顶的铁栅栏,在美国的时候万事顺利,一回到自己梦牵魂绕的祖国却举步维艰,而且现在还身处险境,随时都有可能被外面野蛮的大汉砍掉脑袋。

咕噜,咕噜……

想着想着,苏云飞的小腹中传来一股奇怪的声响。挪动了一下身子,苏云飞拍了拍肚子,用力紧了紧腰带,这时候,他有些后悔在酒楼上没有多加几筷子饭菜。

“喂,拿点吃的过来,就是上断头台也让人吃一顿饱饭。”

一名叫做牛大力的保镖见苏云飞饥肠辘辘,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用力拍着铁栅栏,冲着外面的人喊道。

“喊什么喊,你们是二毛子,根本就不配吃饱饭。”

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一个义和团团员扭头不屑地瞅了一眼牛大力,故意把一块肉塞进嘴里大口嚼着,这些美酒和美食是总督府送来犒劳义和团的。

“可恶!”

牛大力见那些家伙不把自己当人看,恼怒地用手砸了一下铁栅栏,就是在美国开矿山的时候还能有食物果腹,于是嘴角一撇,准备对着他们开骂。

“算了,谁让我们是二毛子呢?”

苏云飞不想惹怒那群野蛮人,冲着牛大力摆了摆手。牛大力气呼呼地坐在了地上,他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义和团要排斥国外洋人的科技,更可笑的是,他们竟然崇尚刀枪不入那一套古老的谎言。

“圣母有令,要带走他们!”

林红儿领着一批红灯照来到了地下室,向着秦师兄一拱手,高声说道。

秦师兄双手抱拳回了一个礼,吩咐人打开了铁笼子的门,苏云飞等人被红灯照一个个押了出去。以为要处决那些二毛子,秦师兄自告奋勇地想给林红儿帮忙,但是却被林红儿拒绝,急匆匆地离去。

苏云飞等人走后,秦师兄的心情好像好了许多,继续跟手下的师兄弟们喝酒。可是不一会儿,青灯照的大师姐柳青儿领着一批青灯照的女弟子赶了过来,询问秦师兄是否已经处决了那些二毛子。

秦师兄不由感到诧异,他把林红儿带走苏云飞等人的事情告诉了柳青儿,柳青儿跺了一下脚,领着青灯照的姐妹们追了出去。秦师兄也发现情形有异,招呼着义和团的人跟了过去。

红灯照中总共分有三部分,分别是红灯照、青灯照和兰灯照,其中红灯照的林红儿是大师姐,青灯照的柳青儿是二师姐,蓝灯照的马兰儿是三师姐,三人是黄莲圣母从众多的女弟子中选出的贴身弟子,在红灯照中地位尊贵,其中,又以林红儿红灯照力量最为强大。

虽说是大师姐,但是林红儿的年龄并不大,只有十九岁;柳青儿反而是三人中年龄最大者,但也只有二十岁;马兰儿的年龄是三人中最小的,只有十八岁。三人都是一年前黄莲圣母创立红灯照时加入的女弟子,对法力无边的黄莲圣母是无比敬畏和尊敬。

黄莲圣母十分了解林红儿,已经从她离去的表情中看出了林红儿可能会私放苏云飞,于是派出了与林红儿有矛盾的柳青儿前去监督。可惜柳青儿晚到了一步,苏云飞已经被林红儿带走。

林红儿押着苏云飞等人离开了分坛后直奔城外,把他们带到了一处荒僻的草地上。

“从这里往东走就可以到达天津,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们充当洋人的走狗,否则我一定斩下你们的脑袋。”

没有苏云飞预想到的砍头,红灯照的女弟子们放开了他们,林红儿冷冷地抛给苏云飞一袋碎银,扭身准备离去。

“请问小姐,小丫头现在怎么样,是否身处险境。”

苏云飞这才明白林红儿要放过自己,接住那包碎银后连忙问她赵婉灵的处境。

“放心,她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北方圣女,谁也伤害不了她。”

林红儿并没有回头,一边往回走一边冷冰冰地回答了苏云飞。

得知赵婉灵现在没事,苏云飞放下心来,领着刘以安等人向东方奔去。

林红儿走了没多远就遇上了追赶而来的柳青儿,双方冷冷地对视着。

“那些二毛子呢?”

冷哼一声,柳青儿柳眉一竖,冰冷地质问林红儿。

“被我放走了!”

林红儿没有隐瞒,同样冰冷地回答了柳青儿。

“哼,回去再跟你算帐,他们跑不远,追!”

见林红儿爽快地承认下来,柳青儿面色一寒,抽出腰间的长剑就要追赶苏云飞。

“不准追!”

没等柳青儿移动脚步,林红儿已经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难道跟他们有勾结?莫不是你看上了二毛子?”

柳青儿没有料到林红儿会阻止自己追赶二毛子,在愣了一下后,冷笑着说道。

“胡说!”

林红儿闻言气得双颊绯红,杏目一瞪,大声呵斥柳青儿。

“果然跟二毛子有一腿,我看你连自己的祖宗都忘了!”

瞧见林红儿生气,柳青儿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故意提高了声调,继续讽刺着林红儿。顿时,周围的女弟子起了一阵骚动。

“你胡说!”

林红儿见柳青儿这样侮辱自己,顿时感到愤怒,抽出腰间的长剑就攻了过去。

“哼哼,想杀人灭口,没门!”

柳青儿长剑一撩,挡住了林红儿的攻势,双目不屑地盯着她,嘴角挂着冷笑。

已经懒得再理会柳青儿,林红儿和柳青儿战成一团,两人的身手相当,一时间谁也奈何不料谁。

“大师兄,她们打起来了!”

秦师兄领着二十几名义和团的团员随后赶到,望着远处打成一团的林红儿和柳青儿,一个团员诧异地指给秦师兄。

“看来那几个二毛子跑了。哼,他们跑不了多远,我们追。”

秦师兄已经看出发生了什么事,当下一挥手,领着众人绕开了红灯照的人,向着东方急奔而去。

高一脚浅一脚地在刘以安和牛大力的搀扶下在长满杂草的田地里行进着,苏云飞现在只想饱餐一顿,然后洗个热水澡,接着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站住!”

正当苏云飞想着美味大餐、热水澡和大睡一场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喊声。

扭头一看,苏云飞见一群裹着头巾的义和团团员从身后追了过来。

“不好!”

知道形势不妙,苏云飞招呼起刘以安等人,没命地向前方跑着,好像一下子忘记了饥饿和疲劳。

“妈的,你们跑不了了。”

“投降吧,饶你们一命。”

“再跑,再跑老子捏碎你的脑袋。”

……

义和团的团员见苏云飞等人逃跑,在后面杂乱地叫嚷着。不喊还好,听身后那些大汉们一喊,苏云飞等人跑得更快了,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要是落在那些人的手里,他们这辈子也就过到头了。

可是,苏云飞等人脚力怎么是那些穷苦人家出身的义和团团员的对手,逐渐,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听着身后越来越清晰的喊叫声,苏云飞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已经筋疲力尽,完全凭着毅力在逃命。

牛大力知道这样下去谁也跑不了,于是扭头冲着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他身旁的四名保镖立刻停下了脚步,返身向身后的追兵奔去。

“喂,你们干什么?快回来!”

感觉到四名保镖的异动,苏云飞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地冲着他们大喊,可四人置若罔闻,死命地冲向那些义和团。

“董事长,快走,不要让他们白白送死。”

牛大力一拉苏云飞,面色痛苦地摇了摇头,那四个人都是他的好兄弟,一起在矿山吃苦受累,感情深厚。

“唉!”

苏云飞明白了牛大力的意思,咬紧牙关,拼命向前方跑去。

迎着义和团的那些团员的长刀,四名保镖毫不畏惧地扑了过去,跟他们扭打成一团。

经过一番搏斗,四个人倒在了血泊中,但是双手却紧紧抓住了杀死自己的人的衣服和双腿。费了好大的劲儿,其余的人才掰开了四个人紧握的手指。

从四人布满粗茧的手上,秦师兄判断出这四人都曾经受过苦,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当二毛子,更不明白为什么要冲回来送命,难道是为了保护那个二毛子头子。

“追!”

虽然想不通,但秦师兄还是从口中吼出了一个字,面无表情地领着手下的兄弟追向苏云飞,只要是二毛子,那就必须要死,因为他们比老毛子更可恶。

利用四名保镖牺牲生命创造的时间,苏云飞等人和义和团的追兵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不行,跑不动了,你们快走!”

急速奔跑了一段路程,苏云飞感到浑身乏力,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膝盖处被擦破了一大块皮肉,鲜血直流,他索性坐在地上,丧气地冲着刘以安和牛大力等人挥了挥手。

刘以安和牛大力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上前架起了苏云飞,不顾他的反抗架着他继续往前跑着。

很快,身后的义和团追了过来,但是幸运的是,苏云飞的前方出现了一条大路,一辆马车正在马路上疾驶而来。

牛大力来到大路旁边,分离地挥舞着双手,想要引起马车车夫的注意,可是马车没有减速的意味,反而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身后的追兵已经叫嚷着扑了过来,苏云飞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他命绝于此。可是,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刘以安、牛大力和另外一名叫司马富贵的保镖站成一排挡在了大路上。

马车的车夫也吓傻了,眼见就要撞上三人组成的人墙,拉车的大马一扬前蹄停住了身形,马车向前顿了一下停住,车里的人来了撞成一团。高头大马停在了刘以安的面前,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马鼻子里喷出的热气。

“老刘,怎么回事?”

马车刚停稳,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恼怒地掀开了挂在马车上的帘子,探出脑袋来呵斥着马夫。不过,他很快就目瞪口呆,除了傻在那里的车夫外,他看见前面并排站了三个男人。

“完了,遇上打劫的了!”

中年人心中一凉,一张脸扭成了苦瓜,刚刚逃离了拳匪的虎口,现在又落进了强盗的魔爪,车里不仅有女眷,而且还有不少金银珠宝。

“先生,麻烦一下,带走我们的少爷,到了天津他会重重酬谢你!”

刘以安的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他慌忙把苏云飞扶了过去,已经可以听到追来的义和团的喊声。

中年人见不是打劫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见他们也是被义和团追捕,料想不会对自己不利,于是把苏云飞搀扶上了马车。

“少爷,天津见!”

等苏云飞上了马车,刘以安拍了一下马屁股,那匹大马晃了一下脑袋,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停车,停车,他们还没有上来!”

苏云飞见状大惊,一边扭头望着身后的刘以安三人,一边抢夺着车夫手里的缰绳。

“不能停车,车里已经没有空位了,载不了他们!”

中年人连忙按住了苏云飞,生怕马车停下,万一被那些拳匪追上可就麻烦了。

刘以安三人好像一下子超脱了似的,望着远离的马车松了一口气,向大路的另一侧跑了过去,没有了苏云飞,三人的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

秦师兄目睹了苏云飞上了马车,懊恼地跺了一下脚,领着手下的兄弟越过大路,追向刘以安,他要把怒火和不满发泄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

苏云飞叹了一口气,失落地随着中年人钻进了马车,他无法承受别人为自己失去生命,在他的心中,谁也无法轻易夺去对方的生命。

“啊!李……李韵!”

坐在马车的一侧,苏云飞无意间抬起头来,只见对面两个年轻的小姐拥着一位中年贵妇人,正充满好奇、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而贵妇人左边的那名女子竟然和李韵长得一模一样,使得他紧盯着她,愕然张大了嘴巴。

中年人见状咳嗽了一声,苏云飞回过神来,尴尬地冲着那位小姐一笑,习惯性地伸手抓了抓脑袋,谁知道一不小心把假辫子拽了下来。

“咯咯……”

对面的两名小姐望见苏云飞的光头,忍不住噗哧一声娇笑起来。中年人觉得两人十分无礼,双目冲着两人一瞪眼,两个小姐以手掩口,强忍着心中的笑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