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九篇 风云时代 第八章 选找突破

yuertou 收藏 25 4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九篇 风云时代 第八章 选找突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新奥尔良,轮船进出港的汽笛声惊起了一群群觅食的海鸥,一艘万吨级散货轮正离开港口。而在港边的一座立交桥上,李晨曦丢上了手中的报纸,烟头随风飘落了下去,在烟头落地的那可瞬间,李晨曦也走下了立交桥。

中国政府的变迁,连这里的小报纸都注意到了,甚至还有专门的评论员发表了专门的评论,说得有声有色,当然,出了对美国的关注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对当地将产生什么影响。

对于祖国的强大,李晨曦是满心欢喜,但是现在他可没有时间来庆祝一下。走到一座偏僻的巷子里,拿出了兜里的电话,在麦克风处按上了一个变声器。

“滴滴”的三声之后,电话被接通了,李晨曦没等对方说话,立即说道:“不要问我是谁,如果你想再看到朱丽丝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做,我回再联系你的!”

话一落音,李晨曦就挂上了电话。随手取出了里面的电话卡,丢进了路边的下水道里,这才如常的向他暂宿的酒店走去。

那通电话自然是打给艾迪逊的,而朱丽丝就是艾迪逊唯一的女儿。

当李晨曦在国安部的绝密资料库中找到关于艾迪逊的资料的时候,就知道艾迪逊中年丧妻,膝下就朱丽丝一个女儿。显然,这对父女的关系并不好,在母亲去世之后20年中,朱丽丝很少父亲联系,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接触的。而艾迪逊是很爱女儿的,但是他从事的工作决定他没有多少时间来照顾这些私人的感情,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是越走越远了。

在开始行动的时候,李晨曦并没有想到利用朱丽丝这点,因为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寻找艾迪逊这个女儿,中国的那些特工大概也没有注意到这些,所有关于艾迪逊的资料中,出了提到他有个女儿之外,就再也没有关于艾迪逊女儿的一点资料了。但是,当李晨曦在艾迪逊家附近观察了2天之后,非常幸运的看到朱丽丝也到了那处庄园。李晨曦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随即改变计划,放弃了直接在艾迪逊身上打注意的办法,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名已经有一个儿子与一个女儿的中年妇女身上。

当然,以李晨曦的手段,要绑架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根本就算不了什么难事。在跟踪到朱丽丝加里之后,李晨曦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摸清了这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中年妇女的行踪,并且成功的完成了绑架行动。现在朱丽丝与她的儿女被李晨曦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由李明翰派来的两个人在看着,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那个已经与朱丽丝离婚的丈夫还没有发现异常,大概也没有人报案吧!

按照三天来的习惯,李晨曦在这家大酒店的餐厅里面吃了顿丰盛的晚餐,也照样给了服务员一笔不菲的小费,这才回到了房间去。开始那通电话,仅仅是为了让艾迪逊紧张起来,而要让艾迪逊老实的按照李晨曦的吩咐做,那就要先钓钓他的胃口。以艾迪逊的精明,他肯定不会急着报案,大概这时候正在联系他以前的老部下,让那些特工帮忙寻找线索吧!

在抽完一根烟后,李晨曦早早的就上床休息了,反正不可能有人找到他的头上来,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当是用别人的钱渡假吧!看李晨曦的样子,似乎这是一次很简单的行动一样。


上海,在才落成的“龙飞地产”集团的办公大楼的顶层,当美国的暮色逐渐落下来的时候,这里的太阳已经爬到了半空中。

“很好,你们都做得不错,只要李先生有什么需要,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满足他的需要,同时按照态度吩咐去做,明白吗?”李明翰放下了手上的电话,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合同文本,眉头皱到了一起。

现在已经接近年底结算的时候了,而夏炎还没有找到,虽然用来前部空缺的资金都已经到位,但是这件事情是绝对隐瞒不住的,那么就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而这个理由,就必须要从夏炎的身上着手,所以李明翰心里很焦虑,不知道那位特工能不能帮他找到,即使黄龙飞没有催促,李明翰都准备不惜一切代价要找到夏炎了。

出了夏炎的事,因为年终结算即将开始,所以李明翰头痛的事情还不少,而这之中,最让李明翰头痛的就是关于“龙飞地产”上海分公司的事了。

前面已经说到,虽然黄龙飞在北京的房地产公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到现在,虽然还说不上占据了北京房地产的江山,但是至少已经起到了市场主导作用。随着另外几期廉价高质的商品房开始建设,北京的房价正在进行大“跳楼”,所以,黄龙飞在北京的房产投资已经起到了引导市场进入正规化经营的作用。但是在上海,黄龙飞的进展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相对于北京来讲,上海是一个更开放的城市,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中国的“经济首都”,上海不但代表着中国,现在也代表着整个东方世界,是世界上最发达,最庞大的国际大都会之一。所以,在上海市场上,并不是任何一方,也不是凭借与国家合作,就能够起到很大的主导市场的作用的。

在上海的地产市场的投资方中,主要分为了三大类。第一类是上海本地或者是周遍地区的投资者,第二部分是国内外地的投资者,显然黄龙飞就是其中之一,最后一种,就是国外的投资者。

在上个世纪,当上海的地产市场引爆之后,主要的投资者都是本地或者附近的大商人,而在那个暴利的时代,投资房地产,无疑就是找到一出金矿。所以,可以到在2002年之前,上海的地产市场是一个还处于自由竞争,以中小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

到了2002年,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房地产法规,加高了进入这个市场的门槛。这一部分,是为了加强房屋的安全性,另外也就是要规范这一市场。所以,从2002年到2006年的这几年间,上海的房地产市场进入了有序竞争阶段,各中小型投资者相互吞并整和,最终资本集中到了几个大的企业,或者是集团下面。虽然无序的竞争结束,但是却进入了一个更残酷的竞争阶段。而到了2006年,在外界力量的压迫下,上海几大房地产公司达成了默契,用同进退的方式来达到控制市场的目的。

到了2006年,中国入世时所签署下来的开放政策到期,中国开始有限制的对外国投资者开放房地产市场。与汽车,电子,甚至是农业一样,先前还闭关守旧的国内资本一下发现外来的压力确实太大了,不得已,只得内部联合,共同抵抗外界的竞争者。但是,作为一个高度开放的市场,上海的房地产市场第一个沦陷。到2008年,上海房地产市场中,外国投资者以及占到了25%的分额,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扩大。

显然,有了竞争,那么价格才能够降低下来,但是当中国政府的各项限制房地产过热的政策出台之后,所有的投资者都认识到,他们的竞争只能给政府提供机会,最后都赚不到钱。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上海又是第一个民族资本与海外资本进行联合的地区。所以,到了2008年的时候,上海房地产市场已经平静了下来,价格趋于稳定,但是却并不是稳定在一个合理的位置上。

黄龙飞在北京的成功,已经让他成为了现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最为引人瞩目的名人了,所以,当他准备进入上海市场的时候,几乎找不到一个合作者。那些既有利益占有者都联合了起来,一起抵制黄龙飞的进入。所以,即使黄龙飞想走好一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李明翰放下了手上的那些文本,点上了一根烟。虽然与几家规模稍微小一点的公司都接触过了,但是却没有一点进展。现在没人愿意与这个“破坏者”合作,即使李明翰已经开出了相当高的问路价,却仍然是寸步难行,在这个已经进入饱和阶段的市场中,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一个突破口。

找不到突破口,那就创造一个突破口!这是李明翰一惯的办事方针,绝对不会顺着别人的路走,既然要起到改变市场的作用,那就应该用自己的办法来做!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李明翰的目光落到了另外一堆文件上。

不久,李明翰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叫袁经理过来一下,顺便给我们准备好车,等下我要出去!”

不一会,一个身材曼妙,面容娇美,看上去大约20多岁的女经理走了进来。也许,很多人对这张面孔并不熟悉,但是在眉目之间,却能看出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影子来。对,她就是以前我们所认识的袁美玲,也就是那个曾经受到了巨大伤害小美。

关于那段往事,包括李明翰在内的所有知情人都没有向现在的小美提起。自从在坦桑尼亚出事之后,小美的生命虽然保住了,但是却只能记起年幼时的事情,而且容貌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摧残。经过黄龙飞不遗余力的帮助,小美的面貌再次恢复了,而且看上去比以前还更漂亮。而小美并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而是重新选择了一个新的人生。在大学毕业之后,小美考上了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生,并且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别人需要两年半的学业。随即,她申请到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几乎没有让黄龙飞再帮一点忙,她就在一年之内拿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的MBA学位。后来,她回到了中国,又进入了“龙飞集团”,并且从一名基层的经济分析师做起,到现在她已经是“龙飞集团”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了。

“明翰哥,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小美并没有遗忘小时候的事情,仍然如同小时候一样的叫得很亲切。

“对,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李明翰笑着站了起来,去帮小美泡了杯咖啡,“现在,你帮我查一家公司最近的财务往来,我需要知道这家公司最近几年之内的所有财务报告,不管是他们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什么公司?”小美皱了下眉头,知道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宏升集团’你知道吗?”李明翰见到小美点了点头,从桌上拿起了一份资料,“这是一家只有2亿注册资金的房地产公司,从创办到现在已经有5年了,也可以说是上海资格比较老的公司了。而我就感到很奇怪,那些比它还要晚成立的公司,现在都有好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资本了,而它还在原地徘徊。所以,这中间应该有问题。而我需要你帮我查出这家公司的帐目往来,我想从这里找到突破口!”

小美翻了下资料,里面记载的东西并不多:“那你什么时候需要?”

“当然是越快越好!”李明翰拍了下小美的肩膀,站在她的旁边,“但是你别急,细细的查,我需要知道一切细微的线索,所以,你不用在乎用多少时间,我也会派人协助你的!”

“那好吧,我现在马上就去,希望能够早点给你结果!”小美站了起来,显得有点仓促。

“小美!”李明喊在小美即将走到门边的时候叫住了她,“今天晚上有时间吗?陪我吃晚饭怎么样?”

“今天晚上?”小美愣了下,“好吧,到时候你来叫我,我在公司!”

李明翰点了点头,这时候秘书也进来通知他,汽车已经准备好了。


新奥尔良。

当夜幕降下来的时候,李晨曦好象脑袋中有个闹钟一样,睡眠的时间刚到6个小时,他就坐了起来,看了下手表,就马上开始收拾行李了。

6个小时已经足够艾迪逊焦虑,并让他去通知以前的老部下,来确认他女儿的安全了。如果那些美国的“同行”行动快的话,那么现在也应该找到这座城市来了,毕竟手机的信号是可以追查的,即使通信时间再短,在美国的情报机构中,都肯定有记录。所以,现在李晨曦必须要离开这里,到下一站之后,再与艾迪逊联系。

打发掉两名帮他提行李的服务员之后,李晨曦开着那辆李明翰派人帮他搞来的林肯轿车,离开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库,从东面出了城之后,沿着美国南部沿海公路,向东方开去。

李晨曦的下一站是莫尔比,加勒比海边的一座中型城市,也是一个小型的港口。而车在出了城之后,李晨曦又拿出了电话来。

装上一块新的电话卡后,李晨曦熟练的拨通了开始那个号码。

“你是谁?”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很是焦虑。

“不要问我是谁,现在先听我说吧!”李晨曦显得一点都不礼貌,现在他也不需要礼貌,“相信艾迪逊局长已经派人去查了吧,相信我上次电话中的那番话并没有错了?”

“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要多少赎金?”艾迪逊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但是显然没有将李晨曦当做是一名普通的绑匪。

“艾迪逊局长,你似乎忘记了我开始的话,请不要再打断我的话了!”李晨曦很“礼貌”的警告了一下那位美国前国安局局长,显得很得意,“关于我是谁,相信艾迪逊局长也应该很清楚,能够查到朱丽丝的下落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的绑匪。所以,你应该知道,报警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帮助,而且对你以前的那些手下,我也不是小看他们,要想找到我,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好吧,我没有报警,你需要什么?”艾迪逊的话语明显没有多少底气,看来,他确实是派人找过了,但是收获肯定不多。

“那就最好了,我相信你也是个聪明的人,那我们就直接说吧”李晨曦换了一只手拿电话,“我并不需要你那点微薄的退休金来赎回你的女儿,现在,我只需要局长大人帮我做一件事,对你来讲,很轻松,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那你先放了朱丽丝,她是无辜的,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艾迪逊显然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不,不,不!”似乎电话那边的人就在对面一样,李晨曦笑了起来,“艾迪逊局长,你认为我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我也知道朱丽丝是无辜的,所以我并没有打算伤害她,当然,这个前提是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将我需要的东西送来。你放心,你的女儿,还有两个宝贝外孙都被我的手下照顾得很好。但是我也无法肯定那几个手下能不能忍受得太久,如果你的行动迟了点的话,那我也不能保证将三个完整的人还给你了,所以,现在你先想好吧,我等下再联系你!”

“你……”

在艾迪逊的第二个字母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李晨曦就挂断了电话,用手绢擦掉了电话上的指纹之后,李晨曦才将电话连卡一起抛到了公路右边的大海中。

很快,汽车在转了两个弯之后,驶下了高速公路,向一个小镇开去。

这是一个专门为过路人提供服务的小镇,全镇上下最多的就是汽车旅馆以及汽车修理店,而全镇上下1000多人,大概多半都以这些行业为生吧!

林肯停在了一家汽车修理店的外面,大门是半掩着的,里面的人一看到林肯停下来,随即打开了大门,等到林肯开进去,门在全关上的时候,里面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都准备好了吗?”李晨曦对走过来的那个熟悉的年轻人问到。

这是李明翰安排在这接应李晨曦的人,而那个年轻人是专门负责与李晨曦联系的,而这家修车店的别的员工,也都是李明翰的人,只是李晨曦并不认识,他只在这停一站,也不需要都认识。

“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都在等着你过来呢!”

“很好,带我过去吧,把这辆车销毁掉,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李晨曦指了下身后的那辆林肯,就跟在那年轻人的后面,朝后面的车库走去。

车库里停着几辆客户留下来修理的轿车,另外还有一辆八成新的吉普车,那年轻人绕过了轿车之后,走到了吉普车的边上。

“这都是按你的要求准备的,里面进行了改装,你先看看!”

“好的!”李晨曦点了点头,先看了下车外的涂装,然后再钻进了车内。

两分钟后,李晨曦退了出来,满意的点了点头:“很不错,时间也不早了,我现在就开走,也免得让人起疑心!”

“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反正在附近都是我们的人,没有人会怀疑的!”那年轻人显得很客气。

“不用了,你去装点吃的,放在车上就好了,我去前面看看!”李晨曦并不想多留,但是他对前面的那些工人显然不放心,所以想过去看看。

年轻人赶紧去准备食物,而李晨曦走到前面维修车间的时候,三个工人正在用氧炔焊分解那辆林肯。三人的动作都很熟悉,毕竟都是老练的修车工人,这拆起汽车来,也显得很是得心应手。当年轻人把装着食物的袋子带来的时候,那辆林肯以及被插得七七八八了,甚至连发动机都被大功率激光切割机给截成了好几块。

“好了,现在我先走了,这边的事情就都交给你处理!”李晨曦对这些工人的工作显得很满意,指了下那些废铁块,“这些都要处理掉,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拿去回炉,那才最安全!”

“放心吧,我们有自己的焚化炉,明天我就亲自送过去!”年轻人点了点头,一副很重视的样子。

5分钟后,一辆八成新的路虎开出了汽车修理店,穿过了镇上的两处街道之后,很快就上了高速公路,朝东方的那座城市继续开去。


上海,浦东新区。

在一栋烂尾楼的下面停着一辆豪华奔驰车,两名保镖正站在车边,而在周围,还停着一连贯的好几辆轿车与箱车,一看那些四处张望的保镖,就知道有大人物到这里来了。

楼上,李晨曦用脚就已经丈量出了一套房屋的面积。实际的使用面积大概在120平方米左右,即使建筑面积大概也就130左右吧,这可比表称的140的面积要小多了。而房子的架高只有2.5米,比一般的要低了足足30厘米。布局也不是那么合理,主卧室就对着厕所,显然不是那么让人舒服。可见,这是一套很一般的房屋,甚至算不上是优秀的商品房,但是其标出的每平方米12000的价格,却并不低。

“方老板,你这些房子修得还真不错啊,一看墙上的涂漆,就很不错了!”李明翰小心的在墙上摸了一下,好象生怕把墙上的涂料弄掉了一样。

旁边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尴尬的笑了下:“李总哪的话,如果能够比得上你们在北京修的那些房子,那我们也就不用愁了!”这个胖子就是“宏升集团”现在的董事长,也是这个家族企业的第二代当家人方力,一个花头多与实际,在优越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大公子。

“呵呵,方老板客气了!”李明翰走到客厅的中间,停了下来,“现在我们就直说吧,对于我们开出的收购条件,不知道方老板还有哪里不满意的呢?”

“这……”方力的目光从李明翰的身上移开了,过了一会,才很尴尬的说道,“李总,你也不是不知道,对于贵公司开出的条件,我是很满意,但是家父却不答应。虽然我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是公司的事情还是由家父掌握着的,并不是我说了算。老头子他不答应,我也没办法啊!”

李明翰点了点头,点上一根烟后,并没有急着说下去。

“宏升集团”是方力的父亲方宏一手创办的,经过这个上海老一辈商界传奇人物数十年艰辛的开拓,才有了现在的家业。而方宏就这么一个儿子,显然,他也知道这个儿子并不是虎子,只是个披着一层豪门外表,拿着几张不值钱文凭的花花公子,所以现在他都快70岁了仍然没有放下公司的权利,他不是不想放,而是不敢放。

虽然方宏在努力的维持着公司,但是人毕竟老了,所以当上海地产市场大风暴刮起的时候,他也只能够勉强的维持下去,根本谈不上与别的公司进行竞争了。艰苦维持了几年,虽然公司的架子还在,但是,却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特别是方力策划修建的几栋商品房的失败,直接将公司带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中。

当李明翰着手上海房地产市场调查的时候,就把目标对准了“宏升集团”,知道这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但是,当他派出就个人去进行收购工作的谈判时,却都碰了一鼻子的灰。不是现在的方力不支持,而是方宏怎么也不松口,这收购一事,自然就耽搁了下来。

现在,李明翰亲自出面,把方力约到了这里来,无非是要让方力认识到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再不答应收购一事的话,他们就只能等着破产了。但是现在看来,问题不在方力这,而是出在了他老子的身上。

“方老板啊!”李明翰在房间中徘徊了一会,“这房子已经开工快一年了吧,按照政府现在的规定,再过半年,这就要算着是烂尾工程,要被强行拆迁吧?”

方力点了点头,这已经是12月了,寒风呼呼的刮来,汗水却顺着胖胖的脸上滚落了下来。

“而我也知道,你们是2年前向银行贷款修的这套商品房吧?”李明翰笑了起来,递了根眼给方力,然后点上了那根微微有点颤抖的烟,“银行的贷款期限是3年,也就是说,如果在一年之内,你们无法让资金回笼的话,那么银行就有权申请破产保护,强行收回贷款吧?”

方力又点了点头,吐出来的烟丝显得极为不规律,而且根本就没有吸进去,只是在嘴里打了个转,又吐了出来。

“我相信,以贵公司现在的能力,是可以在半年之内让工程完工的!”李明翰笑了笑,目光在房间中扫了一下,“但是,半年之后,你们恐怕要以15000的高价,才能够把投资收回来,而以这种房屋的品质,恐怕连1000都难以卖到吧?”

方力擦了下汗水,点了点头:“李总,你的这些话我们都知道,我也很想与你们合作,但是……”

李晨曦摇了摇手,打断了方力的话:“我知道,但是我更知道,现在你们手中,这样的房子还有好几栋,情况并好不了多少。如果贵公司破产的话,需要偿还的债务是3.5亿,而你们公司的流动资金去不到2000万,而且总资产也不到2亿,那破产意味着什么,相信方老板应该很明白了!”

“明白,当然明白……”方力说不下去了。这个结果,他是非常清楚的,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只要一破产,那他就将身无分文,也许从艰难中走出来的方宏还能忍受,但是从小就没有吃多少苦的这个大少爷,又怎么能够忍受呢?

“那就好,其实我们也是为方老板着想!”李明翰再给方力点上了一根烟,“我们以前开出2.5亿的价格,看起来并不算很合理,如果方老板有意思的话,我们可以将价格加到3亿,但是还是给以前那个价,多出的5000万嘛,就由方老板自己处理了,你看怎么样?”

“这……”方力明显是心动了,到时候,即使破产了,那5000万也够他逍遥快活一辈子了。当然,到时候破产不破产,那也不关他的事了。

“另外,我们还将接下你们公司的所有债务,这笔钱,是纯给你们的!”李明翰开出的这个加码已经很有诱惑力了,“当然,我想,方老板也应该为未来考虑考虑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方老爷子不答应,是因为碍着另外几家大集团的面子,不想第一个破坏同盟关系吧!而现在,你们面临困难的时候,又有谁来帮助你们呢?方老爷子被蒙了眼,但是你不笨啊,如果这么拖下去,那你们将第一个完蛋,到时候还会有人来可怜你们吗?方老板,你要仔细想想了,如果觉得我开出的条件还可以的话,我随时恭候你的消息!”

说完,李明翰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方力之后,就带着秘书走了。显然,他那番话,已经在方力的心里抛起了波涛,至少,比以前的有了巨大的进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