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五章 “拳匪”

天军指挥官 收藏 5 11
导读:再创神州 第一集 雏鹰展翅 第五章 “拳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5/


1900年4月27日,苏云飞的船队抵达了天津。

天津的气氛有些紧张,不仅好几个国家的军舰在大沽口聚集,而且各国的侨民都撤往了租界,按照惯例,苏云飞先去了美国的办事处,在那里办理了相关的手续,毕竟这四艘船属于美利坚。

办事处的管事名叫爱德华,是一个中国通,他很惊讶苏云飞竟然从美国带来了这么多人和机器,在给苏云飞带来的人在美国的租界内安排了住处后,爱德华好意地告诫苏云飞这些日子不要离开租界,河北现在正在闹“拳匪”,到处打砸烧抢,秩序混乱,已经波及到了天津。

听爱德华解释了半天,苏云飞才明白过来,原来天津现在正在闹义和拳。义和拳又名义和团,起源地是山东,因为山东巡抚袁世凯对义和拳采取了高压手段,所以义和拳就转来了河北发展,直隶总督裕禄采取了宽容的姿态,使得义和拳轰轰烈烈地闹了起来,打出了“扶清灭洋”的旗号,成为了朝廷的一支民间武装力量。


苏云飞首先去保定拜访直隶总督裕禄,以期得到他的支持开办工厂,但是递上名片后就杳无音讯,总督府没有传来一点点召见苏云飞的消息。裕禄现在忙着收编义和团,根本就顾不上理会苏云飞,而且裕禄认为他只是一个投机的商人,不屑于理会。

在保定的一家客栈里住了七八天,苏云飞的心中变得烦躁,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他不仅换了清朝的装束,而且还戴了一个假辫子。

这次来保定,苏云飞只带了赵婉灵、刘以安和六名身手敏捷、枪法准确的保镖。保定府这些日子以来是热闹非凡,除了义和拳举办的各种活动外,与义和团有着密切联系的女子组织红灯照也广泛地吸收成员。

几日下来,苏云飞深深感受到了中国的落后,当西方世界正在风风火火地进行工业革命的时候,清政府却依旧在闭关锁国,以泱泱大国自居,看不起外来的科技,甚至对先进的科技感到恐惧。

“苏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天津!”

一家酒楼的二楼,靠窗户的位子,赵婉灵在给无精打采的苏云飞倒上一杯酒后,忽闪着大眼睛问道。自从赵婉灵跟了苏云飞,她便负责起苏云飞的衣食起居,开始的时候她喊苏云飞先生,苏云飞听起来很别扭,于是让她改喊大哥。

“唉,天知道!”

面对着满桌的美食,苏云飞没有一点胃口,苦笑一声,一口饮干了杯中的白酒,如果得不到朝廷的支持,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开办工厂。

刘以安和六名保镖直挺挺地围坐在桌子旁,在苏云飞没有动筷子前,谁也不敢开始进餐。苏云飞看出了刘以安等人的拘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在口中,刘以安和六名保镖这才开动。


“大爷,听首曲子吧!”

正当苏云飞喝着闷酒的时候,一对卖唱的父女上了楼来,挨个在餐桌前询问着那些身穿着锦服的食客。

食客们根本看不上这种卖唱的女子,纷纷挥手像赶苍蝇似地把两人赶走,询问了几桌食客后,店小二上来驱赶着两人,卖唱的少女只好扶着有些驼背、怀里抱着二胡的老父向楼下走去。

赵婉灵一边眼巴巴地瞅着苏云飞,一边可怜巴巴看着那两个卖唱的父女,苏云飞看出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冲着她点了点头。

得到了苏云飞的允诺,赵婉灵甜甜地给了他一个笑脸,然后跑过去把那对父女请了过来,店小二见赵婉灵衣着华丽,不敢怠慢,一改先前的恶劣态度,冲着那对父女连连鞠躬陪着不是。

父女俩来自河北沧州,因为去年粮食收成不好而流浪到了保定,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苏云飞看两人可怜,原本想给他们一笔钱财,可是父女俩说什么也不要,在唱了几个小曲后,拿上几个馒头就蹒跚地离开了。

父女俩的善良和淳朴让苏云飞感到震惊,如果拿到了那笔钱,他们完全可以过上好日子。赵婉灵的双目已经湿润了,从那对父女身上,她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五年了,家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尤其是疼爱她的奶奶。


“红灯照,穿得俏,红裤子红鞋大红袄。杀了洋毛子,灭了天主教,拆了洋楼扒铁道,电线杆子全烧掉。”

正当赵婉灵黯然神伤的时候,酒楼下面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了锣鼓声,而且里面还夹杂着女子清脆的喊声。

“红灯照来了!”

酒楼中随着一个人的喊声,大家哗啦一下涌到了窗户和栏杆处,饶有兴趣地望着街道上走过来的游行队伍。

苏云飞侧过了身子,低头望了下去,只见一群身穿红衣、头上裹着红巾、手中拿着红灯、青灯和蓝灯的女子边跳边唱地走了过来,义和团的旗子团员们舞着狮子、举着旗子,敲锣打鼓地护持在四周。

一队全副武装的清兵在前方开着路,高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

“黄莲圣母,神功盖世,杀光洋夷,光我大清!”

一名面罩寒霜的漂亮红衣女子在其余女子的簇拥下大声含着口号,周围的女子们一起发出清脆的喊声。女子的身后是一个八名男子抬着的莲花台,莲花台上搭着一个黄色的纱帐,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纱帐里面端坐着一个身穿红衣,头戴莲花冠的女子。

“总督大人要亲自躬迎黄莲圣母,大家快去看呀!”

随着游行的队伍的行进,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顿时,呼啦一声,街上的人们跟在游行队伍后面向着直隶总督府涌去。

“总督大人?黄莲圣母?”

见街道上的行人潮水一样跟在游行队伍的后面,苏云飞有着迷糊了,他觉得总督大人和黄莲圣母一个是封僵大吏,一个是民间组织,两个人八竿子也打不着,何来的躬迎。

不过,苏云飞还是对这个传闻充满了兴趣,领着赵婉灵和刘以安等人走下楼去,混在人群里看着热闹。由于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比赵婉灵,苏云飞见她伸长了脖子、踮着脚尖望向前方的游行队伍,于是一蹲身,就是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右肩上。

苏云飞身高达到了一百八十七公分,原本就在游行的队伍里很显眼,赵婉灵坐在他的肩膀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前面红灯照的队伍。


人群在总督府的外围就被总督的亲兵拦了下来,好奇的民众只好站在外围瞧着热闹。在保镖们的努力下,苏云飞和刘以安占据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赵婉灵兴奋地望着总督府的门前,她看见一个身穿朝袍,官帽上有一个红宝石帽顶的肥胖官员领着一干下属急匆匆从总督府里赶了出来。

肥胖的官员就是直隶总督裕禄,满清贵族,由于常年来的养尊处优,使他走到府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气喘吁吁。

“弟子直隶总督裕禄躬迎黄莲圣母及各位大师兄、大师姐!”

裕禄径直来到黄莲圣母的驾前,整理好朝服,一撩官服的前摆,正儿八经地跪了下去。见总督大人下跪,身后的一干大小官员呼啦一声,黑压压地跪了一片。

见封僵大吏和众多的父母官都跪了,周围的百姓也随即跪了下去,对黄莲圣母充满了敬畏。不过,人群中却依旧矗立着几个人,此时非常显眼,那是苏云飞和刘以安等人。

苏云飞还不习惯给人下跪,但是在官兵和义和团团员的怒目相视下,他微微一顿,放下肩膀上的赵婉灵,双膝一屈跪了下去,他可不想引发众怒,刘以安和六名保镖也随即跪下。

黄莲圣母也注意到了苏云飞等人,当她看到娇俏可人的赵婉灵后眼中一亮,隔着黄纱幔帐招来了那名面罩寒霜的红衣女子,低声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红衣女子一颔首,迅速退了下去。

“圣母起驾!”

随着两名双胞胎女童稚嫩的声音,八名大汉抬起了莲花台,在裕禄的引领下进入了总督府。当裕禄从地上起身的时候,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红灯照,穿得俏,红裤子红鞋大红袄。杀了洋毛子,灭了天主教,拆了洋楼扒铁道,电线杆子全烧掉。”

等黄莲圣母进入总督府后,红灯照和义和团的人边唱边跳地继续游行,苏云飞心中感到好笑,同时也感到悲哀。从苏云飞的角度来看,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形下,裕禄竟然不思进取,反而放下身份去迎接那个装神弄鬼的“神婆”。

原本赵婉灵还想继续混在游行的队伍里看热闹,但是看出苏云飞闷闷不乐,也就随着他挤出了群情激动的人群。

“扶清灭洋!”

在红灯照和义和团的那些师兄师姐的激励下,围观着的人群中忽然发出一个宏亮的喊声。

“扶清灭洋!”

顿时,所有的人一起举起右拳,热血澎湃地高呼着口号,一些年轻人还借机加入了红灯照和义和团,以“杀光洋夷,光我大清”为己任。

苏云飞从历史书上了解到,义和拳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场爱国反对帝国主义的农民运动,曾经在直隶一带闹得轰轰烈烈,给予过入侵中国的八国联军以重创,但最终还是在朝廷和外国势力的双重打压下被剿灭。

不过,看到今天的这种场面,苏云飞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了,连直隶总督都亲自躬迎黄莲圣母,那么可以看出朝廷对义和团的态度是友善的。

“义和团!八……八国联军!”

还没走出几步,猛然,苏云飞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禁不住停下了脚步,口中喃喃自语。

赵婉灵和刘以安等人也随即停下了脚步,大家一起望向脸色有些苍白的苏云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头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身后那些群情激昂的游行队伍,苏云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失魂落魄地往所投宿的客栈走去。因为苏云飞的低落情绪,赵婉灵的心情也跟着变得低沉,她不声不响地跟在苏云飞的身旁,不时地用眼角偷看着苏云飞。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苏云飞等人身后,一群红灯照和义和团的团员在那名面罩寒霜的红衣女子的率领下悄悄尾随着。


回到了客栈,苏云飞就吩咐刘以安收拾行礼,准备返回天津,在这个复杂的时期,他除了等待时机外别无他法。

砰!

赵婉灵刚为苏云飞整理好头上的假发,房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下意识地,苏云飞一把把赵婉灵拉在了身后。

“奉黄莲圣母之命,我要带走她!”

闯进来的是红灯照和义和团的团员,领头的是那个面罩寒霜的红衣女子,她目光一扫缩在苏云飞身后的赵婉灵,冷冷地盯着苏云飞。

两名红灯照的女弟子快步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拉一脸惊恐的赵婉灵,但是却被苏云飞抓住了两人伸出的手腕。

并不想和这群女人纠缠,苏云飞双手一用力,把那两名红灯照推了回去。领头的红衣女子眉头微微一皱,她没有料到苏云飞竟然敢反抗,正要下令众姐妹拿下他的时候,她身后起了一阵骚动,刘以安和那六名保镖拎着左轮手枪赶了过来,六名保镖每个人持有两把左轮手枪,站成一排挡在了苏云飞的身前。

“洋枪!”

领头的红衣女子知道火器的厉害,一挥手,让那群红灯照姐妹退后。

“原来是二毛子,大家杀了他们!神灵护体,刀枪不入!”

义和团的一个大师兄却顾不了这许多,刷地抽出腰间的长刀,用长刀的刀身拍了拍肚子,领着义和团的人高喊着“刀枪不入”,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

在义和团团员的紧逼下,六名保镖由于没有得到苏云飞开枪的命令,只好不断地后退。逐渐,苏云飞退到了墙壁,已经退无可退,赵婉灵紧紧挽住苏云飞的手臂,把身子贴向了苏云飞,她觉得苏云飞会保护自己。

万般无奈,苏云飞可不想把赵婉灵交给那个什么“黄莲圣母”,而且义和团的那名大师兄双目喷着愤怒的火焰,像是要把他活吞了一般,于是牙齿一咬,准备下令保镖开火。

危急时刻,眼见那些义和团的团员就要丧命在金属制的弹雨下,领头的红衣女子忽然把手里的红灯扔到了苏云飞和义和团前方的地面上,其余的红灯照也纷纷投了过去。

红灯摔在地上碎开,一股股黄烟从灯笼里冒出,身子一歪,义和团和六名保镖相继倒下。

“不好,是毒气!”

苏云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随即眼前一黑,扭身捂住了一旁赵婉灵的鼻子。扑通,刚刚捂住赵婉灵的鼻子,苏云飞便摔到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苏大哥!”

赵婉灵连忙跪了下去,焦急地摇着苏云飞的身子,随着吸入淡香,她身子一晃,倒在了苏云飞的身上。


当赵婉灵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身红色的服饰,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莲花冠,正躺在一间卧室的一张挂着黄纱幔帐的床上,床的四周站有九名红灯照的女弟子。

见到赵婉灵醒来,一个女弟子立刻请来了她们的林红儿大师姐,先前的那名面罩寒霜的红衣女子。

“我在哪里?你们是什么人?苏大哥呢?”

环视了一下房间,赵婉灵慌忙跳下了大床,惊惶地来到林红儿的面前,着急地抓住了她的衣袖。

“启禀圣女,这里是红灯照的一个分坛。那些二毛子已经关进了义和团的牢房,准备明天处决!”

林红儿单膝跪地,冲着赵婉灵恭敬地双手一抱拳,周围的女弟子也一起跪了下去。

“什么?要处决苏大哥他们?不可以,不可以!”

赵婉灵闻言脸色变得苍白,上前一把搂住林红儿的肩膀,激动地摇着她的肩头。

林红儿任由赵婉灵摇着自己的肩头,圣母说的没错,赵婉灵跟苏云飞的关系不一般,这点她也从当日苏云飞不顾自己的安危捂住赵婉灵鼻子的动作上看出来。

见林红儿无动于衷,赵婉灵心中一急,顺手抽出林红儿腰间的长剑,把剑身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快,带我去见苏大哥,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退后了两步,赵婉灵双手握着剑柄,冲着林红儿娇喝一声,锋利的剑锋划破了她柔嫩的肌肤,鲜血顺着剑身流了下来。

林红儿万万没有料到赵婉灵如此刚烈,连忙站起身来,感觉到赵婉灵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领着她前往关押苏云飞的地下室。


阴暗的地下室里,苏云飞和刘以安等人被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七八名义和团的团员一边喝着酒一边瞪着他们,眼中充满了杀机。尤其是当日在客栈喊出刀枪不入口号的那名大师兄,杀气腾腾地擦拭着手中的那把大刀。

感觉那名大师兄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似的,苏云飞弄不明白自己哪点得罪了他。

“秦师兄,总坛那边的师兄传下话来,总督大人已经给我们拨了20万两的军饷,看来很快就要打洋毛子了!”

一个身材粗壮的团员喝了一碗酒,抹了抹嘴巴,兴奋地望向那名擦拭大刀的大师兄。

“哼,等明天先拿他们这些二毛子祭刀!”

秦师兄饮了一口酒,然后把酒喷在刀身上,冷冷地瞅了苏云飞等人一眼,擦干净大刀后用红布包好。

苏云飞此时心中一惊,不仅仅因为自将要被那位秦师兄祭刀,更重要的是清政府和外国列强的冲突即将上演,北京城不久以后就会在八国联军的蹂躏下哭泣,美丽壮观的颐和园更是被强盗们抢劫一空。

“天呀!”

想到即将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苏云飞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无力地靠在了铁栅栏上,刘以安和六名保镖围在他的身旁,显得不知所措,义和团的人根本就听不进他们的解释,把他们当成洋人的走狗。


“苏大哥!”

地下室的大门被打开了,望见铁栅栏里的苏云飞,赵婉灵面色一喜,握着长剑奔了过去,义和团的人想要拦住她,但是被林红儿挥退。

“你这是干什么?”

见赵婉灵把长剑架在脖子上,而且颈部已经被划破流出血来,苏云飞来到来到另一侧的铁栅栏前,惊讶地望向快步走来的赵婉灵。

“我没事!”

赵婉灵来到铁栅栏前,忍着眼眶里的泪水,笑着望向苏云飞。

“你们这些混蛋,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也要下这么狠的手,还有没有人性!”

以为赵婉灵受了不少委屈,苏云飞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怒火,他抬头望向站在不远处的林红儿,大声质问她。

“找死!”

一个近前的义和团团员见这个二毛子如此嚣张,抽出腰刀就要干掉苏云飞。

“不准过来!”

赵婉灵见状一个转身护在了苏云飞的面前,双手使劲抓住那把长剑,剑刃又刺破了她颈部的肌肤,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眼睛望向身前的林红儿。

“退下,她是圣母选的四大圣女中的北方圣女!”

林红儿虽然预想到赵婉灵会维护苏云飞,但是当她以性命相威胁的时候,林红儿还是有些动容,喝止了那名靠上去的团员。

“如果你去向圣母求情,圣母有可能法外施恩放了他们。”

双目盯着赵婉灵,林红儿微微一笑,抛出了一枝诱人的橄榄枝,这全部都在圣母的意料之中。

“你说的是真的?”

赵婉灵闻言一怔,连忙惊讶地望向赵婉灵,只要有机会救出苏云飞,她什么也愿意做。

“圣母向来一言九鼎!”

看出赵婉灵有些心动,林红儿不动声色地向前走了几步,冲着赵婉灵伸出了右手。

“好,我去求圣母!”

赵婉灵扭头望了一眼苏云飞,下定决心,把手中的长剑交到了林红儿的手中,随着她走向出口。

“小丫头,不要答应她做什么圣女,你不用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已经感觉出情形不妙,苏云飞双手扶着铁栅栏,冲着赵婉灵的背影大声喊着,可惜,赵婉灵头也不回地离去。

“唉!”

等到赵婉灵离开地下室,苏云飞失望地用手砸了一下铁栅栏,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坐在了地上,义和团很快就要和外国军队发生冲突,而且朝廷也会在战败后围剿义和团,赵婉灵加入红灯照会遇上很多危险。

“这小子真走狗屎运,竟然被圣女给救了。早知道老子一刀砍了他。”

相当失望,一个义和团团员来到铁栅栏前看了苏云飞一眼,起身走了回去,跟同伴发着牢骚。

“哼,这还说不定!”

秦师兄面色一寒,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随即啪的一声把酒碗摔碎。

好像明白过来秦师兄话里的含义,其余的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开始开怀痛饮,反正苏云飞等人的命运掌握在他们的手中,他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苏云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