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第二章 黄金水道 第三节 探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码头上有架鎍吊,我上去拉下链条勾住潜艇。洞穴里的空气很浑浊,偶尔有风。几米外就是雾样的黑暗,另人胆寒。鎍吊早已锈死,无法拉动,只能用链条锁住潜艇。希望章鱼别对不动的潜艇感兴趣。

我们和基地的联络采用有线通讯,刚才的变故扯断了通讯电缆,现在和基地失去了联系。但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我们是遭到了袭击,这么强的磁场感应应该是人为的。而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章鱼,老李认为是另一只巨型章鱼。但是连续出现两只巨型章鱼这很难用概率解释。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登上码头,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形,老李想探探这个洞穴。而我要时刻保全老李的安全,处境两难。选择回去,一来不知道是否还会遭遇刚才那神秘的磁场,二来章鱼也始终是个威胁。选择探洞则危险未知。权衡再三还是听从了老李的建议,进洞。正如老李前边所说,大洋深处我们了解的太少。

码头上的字母认不出来,不知道是哪国字,从未见过。我和老李站在码头上,用应急灯打量这里的环境。空间非常广阔,黑暗深邃的空间里不时传来沉闷的水浪声,到处都是人工设备,从流动的空气可以判断出这个洞穴已经位于海平面之上了,应该和我们洞内工程处在同一山脉之中。

码头的深处是一所大门,地上有轨道。大门厚重,是混凝土浇注而成,向码头的方向拱起,是三防设计。没有动力设备我们无法打开大门。

立在黑暗当中,始终不敢把灯光对准彼此的脸。到处散发着鬼魅的气息。我打开手表上的报警开关,希望能有所帮助。手表的一项功能就是感应各种探测信号,对我发出报警。

老李走在我前边,沿着门边的石壁仔细摸索,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指指地上回头叫我。与此同时手表发出了急速的震动。我一个冲跳,抱起老李就地向另一边滚去。

“嘭——”一声闷响在耳边炸开,巨大的冲击把我和老李震到十米开外。内脏像是扯开了被人当鼓狠狠捶了一下。我无力得瘫软躺在地上,一阵阵恶心涌上心头。枪也不知被震到那里了。老李就趴在身边,手臂还在动。急忙翻过老李,还没昏迷,只是恶心。压了他的腹部,检查了下内脏。还好他只有一些皮外伤。

因爆炸产生的耳鸣一直消退不了,我扶着老李回到水边,在水里浸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老李这才告诉我他的发现,他在石壁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套个人潜水装备。

这里有人来过!

我吃了一惊,这里有人。况且如果这里的水下通道只有我们来时的一条路,那么来过这里的人应该是从水下200米的深度潜水进入的。这对个人潜水来说是个极限,一般的潜水装具是无法潜入水深100以下的。而且上浮过程需要不断的减压,非常耗时间。这不是一般的潜水人员能做到的。能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他还故意留下了潜水装具,并设置了炸弹,目的就是想杜绝后人。

现在看来,这个人已经进入了大门。这个神秘的水下基地究竟是谁建造的?目的何在?而这个潜水进入的人又是什么人?一系列的问题跳了出来。我和老李没有头绪。看来这个连通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马六甲在相关各国的眼中真是个战略要地,不愧是黄金水道。以前只是在地图上看到这个狭窄的水道,现在亲眼看见了这个水下秘密基地,给我的震撼如同刚刚爆炸的炸弹。

我和老李回到大门边上。应急灯的玻璃被震碎,好在灯泡还好。这次我们小心多了。我走在前边,用一根拉构挂着手表细细的探察,没有其他埋伏,但还是没找到其他的入口,看来想继续深入只能打大门的主意。

洞穴的顶穹非常髙,是经人工拓展过的。但还是怪石嶙峋,灯光照上去,在顶壁的衔接处留下一片黑影。

“是不是上去看看?”老李看看我。

我点点头。

上边距离地面大概10米的高度,看看那些石头,我估计我能攀爬上去,但还是要小心埋伏。还好在陆战队,攀岩也是我们的训练科目之一,文书小张就是高手。我爬的很慢,主要是担心埋伏,爬一米就要探测上边几米,很费体力。

在顶端凹陷的地方又发现了人的痕迹,凹陷的石壁里钉着一根鎍钉。而在石壁深处,有一个控制盒。打开后,有几个按钮,这是开关,用手表上的小灯看过,没有字。我扣住鎍钉,回头看看老李。老李正帮我在下边用应急灯给我照亮,也在看着我。我叫老李后退。默念一声“老天保佑。”按下按钮。

按下第二个按钮后,身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金属摩擦声。大门大开了。

我和老李站在大门口,里边依旧是深邃的黝黑,灯光射不进多远,像是另一个空间。很奇怪,这个时候,人类的好奇心往往会战胜恐惧。尽管怀着对黑暗和未知的恐惧,我还是迈步跨了进去。我和老李间隔着灯光的射程,一前一后的向黑暗前进。

里边是个空间更大的通道,两边有很多房间,一些房门半掩着,一些则完全关闭着。门都是三防设计,厚重的很,关闭着的,我们根本没法进入。而那些半开着的里边多是些辅助设施,像是仓库,有些还是厕所。有几间似乎是储水室,进去后趴在一人多高的石壁上向下看,惨白的灯光射在不知什么液体的池子里,形成一个绿幽幽的光晕。不由得让人胆寒,彷佛从这个光晕中透射出一股能量,射穿你的理智。

继续向前,好像是个路口,景象凌乱。

“这里应该有控制器了,这是通道尽头,设计时应该考虑得到。”老李左右看看,开始找起来。可就在这时,不知从那里传来几声模糊但却能击碎我理智的恐怖的叫声!不是人的声音!

我全身一下子就发麻了,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紧张中老李把应急灯直对着我,逆光中他的脸呈灰绿色,像是见了鬼似得盯着我。

“冷静、冷静。”我对自己说,强迫自己深呼吸,可发现此时深呼吸也是那么艰难,似乎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引起黑暗中神秘的未知物的攻击。

黑暗中只听见我和老李的喘息声,那个神秘的吼声消失了。平静下来,我和老李互相拍拍对方,算是鼓励,然后继续寻找照明灯开关。

“哐——”一声巨响,眼前明亮起来,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暂时失明了。我举枪的同时听到了老李的声音。

“找到了,是我!”

的确是个秘密基地,开灯之后才发现这里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这个路口实际上是个小广场,码头进来的通道到这里结束,在广场的对面是另外几个通道,而广场的左右两侧是些更大的房间。

“达瓦理式。”老李站在一扇门前突然说了句听不懂得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