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章 十面埋伏(八)

酒盏花枝 收藏 4 11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章 十面埋伏(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门外一个捆得像木乃伊似的人扔了进来,威尔玛还有一些随从也都涌了进来,一个个脸涨得通红,袖子卷得老高,拳头捏得像铁锤似的,看样子,这奸细没进屋之前,已经吃了不少苦头。

威尔玛又是愤怒又是佩服地对韩晋说道:“韩先生猜得没错,我们的随从中果然有奸细。一进舍拜凯,韩先生就悄悄提醒我和幕萨里德,说我们中间有内奸,我当时还半信半疑。韩先生让我们进入舍拜凯时各自分开走,那么我们中间的奸细肯定要向美军报告韩先生的行踪。我们只要发现谁敢在前往舍拜凯的途中离开我们,那么这个人就是奸细。果然,还没走多远,这家伙就鬼鬼祟祟地掉在最后慢慢走,一进城就想离开我们。我们的人抓住他以后一搜身,真的就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个钮扣大小的东西,幕萨里德一看就认出是GPRS全球定位系统。”

亚提尔如醍醐灌顶似的说道:“我说呢,怎么这美军像长了眼睛似的,我们到哪,他们就能埋伏到哪。对了幕萨里德怎么没回来?“

“他按韩先生的指示继续向舍拜凯突围去了,放心吧,没有危险的。”威尔玛显得信心十足。

亚提尔蹲下身,用手抓住奸细的下巴,将他面向地面的脸转过来,惊讶地说道:“是你!费希尔!这怎么可能!”

亚提尔把塞在费希尔口中的黑布扯了出来,原来是一条袜子。

“头,这是我的袜子!”谢罗特在一旁向亚提尔伸出了手。韩晋亚提尔这才注意到谢罗特的两只脚脖子是一黑一白。

亚提尔将袜子甩给了谢罗特,谢罗特扭了一下袜子里的口水,将袜子挂在墙上的一颗钉子上晾着。

口腔被解放的费希尔大声哭嚎起来:“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我让你嚎!”谢罗特正要冲上去给费希尔一脚,亚提尔狠狠地瞪了谢罗特一眼,谢罗特才停止了自己的举动。

“我不相信你会背叛真主,费希尔,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父亲是真主的好烈士,你的哥哥也是真主的好战士,你也是真主的好战士。你在和敌人的战斗中,负过七次伤,至今你的肩膀内还有几块弹片没有取出。每次我们遇到危险,你都是冲在最前面。你是我们的好兄弟,你怎么会背叛我们背叛真主呢?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费希尔听了亚提尔的话,哭得更凶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的大哥,南提斯,他,他上个月被美军抓了。前几天美军派人,带个话我,说如果,我能帮助他们,抓住韩先生,就,就放了我大哥。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不能看着哥有难不救啊。请相信我,我的灵魂没有背叛真主,我也不想背叛你们啊!”

“你都把我们卖了,还想让我们相信你,你这真主的败类!”谢罗特依旧是怒气冲冲的。

“我相信!”

众人都吃了一惊,说话的竟然是韩晋。

“给他松绑吧,我相信他!”韩晋非常坦诚地对亚提尔说道。

“可,可这家伙把我们卖了一次又一次!”谢罗特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好不容易才查出这个奸细,韩晋居然自己要把他放了,那自己和幕萨里德在外面不白忙活了。

亚提尔摆起了官架子,对谢罗特威胁道:“怎么,还要你的头儿亲自动手?”

威尔玛急忙打圆场道:“我来!”

“不,我来!”谢罗特口中不出声地骂着亚提尔的官僚主义作风,手脚麻利地解开了地上的木乃伊。

韩晋拍了拍从地上站起来的费希尔的肩膀,呵呵笑道:“其实在你的内心深处根本就没有背叛我们,也正是你的一点良知未泯,既救了我们,也救了你自己。”

费希尔不解地着着看着韩晋。威尔玛和谢罗特也是面面相觑。

亚提尔问道:“韩先生说他救了我们是什么意思?”

韩晋哈哈一笑,对费希尔说道:“你是不是把那个什么GPRS定位器一会儿开一会儿关?”

费希尔点了点头。

“正是因为你既想救你大哥,又不愿意背叛我们,所以你肯定是把GPRS定位器忽开忽关,因此美军一直只知道我们的大概位置,但无法知道我们的准确位置。如果你真的投靠了美军,将这个定位器持续开着,不出十分钟,美军的精确制导导弹就飞过来了。美军既然想消灭我,他们是不会在乎一个伊拉克人的性命的。当然,我们被炸死后,美军也许就真的会放了你的大哥。”

屋里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进入舍拜凯后,我让幕萨里德把所有人都带走,并故意说我将独自留在舍拜凯,这样你的定位器不会再有作用,你只有主动跟美军联系才能报告我的位置,我就是抓住你的这种心理逼你现身的。”

谢罗特佩服得五体投地,说道:“韩先生真是太厉害了!”

韩晋笑道:“老美居然敢跟我玩‘用间计’,也不打听打听这三十六计是谁写的。这一次我要让老美学一学,什么叫‘反间计’。”

“韩先生此话是什么意思?”亚提尔不解地问道。

威尔玛兴冲冲地对亚提尔说道:“韩先生让幕萨里德带着GPRS定位器奔舍拜凯城西的沙漠去了,这一带的沙漠我们都熟,我们知道哪儿有死沙丘,哪儿用流沙。幕萨里德会利用定位器将美军埋伏在城中的部队引到流沙中去。这一回,美军头又要大了。”

亚提尔对费希尔安慰道:“我的孩子,幸亏你这一次没有做傻事,你知道吗?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就算是救出了你的大哥,你也是害了你的大哥啊!你们全家都是真主最忠实的战士,如果你为了救你的大哥而背叛了真主,你的大哥将要为你羞愧一辈子,因为他将要一辈子背上一个叛徒兄弟的名声,在任何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你觉得你的哥哥会因为此事而感激你吗?”

“亚提尔先生!”费希尔跪倒在亚提尔面前泣不成声了。

韩晋安慰费希尔道:“没要太难过,你这次不也立了一个大功吗?我如果没估计错的话,现在美军正在流沙里祈祷着上帝的出现。这都是你的GPRS定位器的功劳!”

韩晋扫视了众人一遍,说道:“现在,舍拜凯城内肯定没有美军了,我们现在趁舍拜凯城内空虚,通过舍拜凯。出了舍拜凯,我们只能往北走,北边是通往纳杰夫,这条路上肯定布满了美军的关卡,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韩先生,我知道有一条路,说不定可以让我们少冒一点风险。”说话的是谢罗特。

“你说说看。”

“据我所知,从纳杰夫到希贾纳沙漠中有几条地下通道,是当年萨达姆总统打算失败后逃往国外的,其中有一条通道就是从舍拜凯穿过沙漠到哈曼井泉。这条通道的入口我知道,我们可以走这条通过安全一点。”谢罗特说道。

韩晋低着头考虑着,一言不发。

“韩先生,这条通道我们也知道,我们曾多次利用这条通道躲避美军的追捕,美军应该不会想到沙漠中的这条秘密通道的。”

韩晋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要小看了美军的情报侦察能力。这条通道既然是秘密通道,平常肯定极少有人走动。如果美军知道这条秘密通道,并在通道的出口处布下伏兵,等我们一出去,再想在人群里混过关就不可能了。不过,相比之下,这条秘密通道倒是眼下最安全的突围方法。试一试吧!”韩晋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眼皮忽跳忽跳的。

亚提尔对众人说道:“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发!”

众人出了小屋刚牵着骆驼准备出发,谢罗特惊恐地叫道:“听,有坦克声音!”

韩晋等人吓得魂都飞了,回头一看,只见向舍勒曼城的方向,十辆左右的布雷得利装甲车和M1A1坦克急急忙忙地向着自己的方向开来。

韩晋向四周看了看,舍拜凯城的郊区只稀稀疏疏的立着几个小房子,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隐蔽的地方,韩晋对大家说道:“都不要慌,原地站着不动。”韩晋知道,自己如果此时想跑的话,在这空旷的沙漠上,无异于在白纸上滚动的黑珍珠,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注意。于是,所有人都站在路旁紧张兮兮地看着美军坦克向自己的方向开来,只希望美军把自己这些人当成普通百姓保持这样的速度开过去。

可偏偏美军经过亚提尔等人时停了下来,亚提尔的所有人都感觉空气凝固了。

一辆坦克的顶盖打开了,韦尔斯少校从坦克顶盖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对亚提尔的人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亚提尔正要开口,韩晋却抢着回答:“我们是从舍拜凯那边过来的商人,我们进入舍拜凯之前,看见有你们的坦克和士兵陷在流沙里了,真可怕,你们快去看看吧,或许还能救几个。”

韦尔斯少校急忙拿起步话机下达了命令:“快速前进!”

坦克装甲车又急急忙忙地向舍拜凯开去,韦尔斯少校还在坦克上向韩晋招了招手:“谢谢啦!”

亚提尔和所有人都挥着手回道:“不用谢!”然后一阵大笑。

谢罗特赞叹道:“韩先生真有胆气,居然敢把美国鬼子骗得团团转!”

威尔玛也笑道:“这位少校真是没官运,眼睁睁可以少校提上校的机会,让他自己放跑了!”

韩晋说道:“走吧,还想站在这里把机会留给美军。”



众人继续骑着骆驼向着舍拜凯前进。伊拉克的柏油路依旧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的,路上也到处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反美传单。

进了舍拜凯,城内果然看不到一个美军,行不多久,威尔玛兴奋地叫了起来:“幕萨里德!”

韩晋也看到了,幕萨里德和一部分随从正在前面向着自己走来,威尔玛一喊,幕萨里德便狠狠抽了骆驼的屁股一下,飞到了威尔玛身边。

“幕萨里德,你没事吧!”威尔玛拉着幕萨里德的手,眼光却反复在幕萨里德身上扫来扫去,好像生怕幕萨里德少了什么似的。

幕萨里德深情地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谢罗特迫不及待地问道:“说说吧,那帮鬼子怎么样了?”

幕萨里德笑道:“都在那边的流沙里洗沙子浴呢!你别看那坦克嚣张,一进了流沙,照样没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