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章 枭雄末日(六)

江南疯子 收藏 3 25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章 枭雄末日(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看来今日难逃一死了。死了倒没什么,但身上的硬盘没交给忠哥他们啊。”导火线看着成扇形逼近自己的三十几个大汉心里暗暗思付着。

慢慢放下背上的夜猫,导火线朝那个离自己最近为首大汉冷笑道:“你以为人多就能杀了我?哼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至少在我倒下去之前你们也得死几个人。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是孙子成的什么人?”说到这,导火线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冲锋枪。

“孙子成?他算什么东西!”为首的大汉冷笑着,满脸不屑一顾,“看在你临死的份上,我告诉你吧,省得到阎王爷面前告我的状。你听过‘王爷’吧?是他让我们来的。我们是‘王爷’的特别行动队。”

“你们是‘王爷’特别行动队的人?嗯,看样子,你们好象也是学过武功的,是武林中人吧?我也曾学过几年武功,算半个武林人吧。我们放下枪,用武林中的方式解决怎么样?”导火线边说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四周的地形,同时也在拖延着时间,希望王忠、丁松他们能尽快赶过来。

“哈哈……”为首的大汉狂笑起来,脸上完全是一副猫玩老鼠的神情。“你小子还真拿我们当孩童了!你以为用如此方法拖延点时间,你的同伴就可以来救你了?”周围其他的大汉也同时笑了起来,都没注意到孙子成别墅里的枪声此时突然又响了起来,而且听这一阵密集的枪声好象是很多冲锋枪在扫射着。

导火线听到了枪声,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你……?”为首的大汉看到了导火线脸上的神情,不由地非常奇怪,用手指着导火线。可他的话还没说出来,“突突突”一阵枪声从他身后传来,七、八个大汉顿时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三十几个大汉中几乎有一大半人僵在了原地,咽喉上插了一把五寸长的飞刀,以为首的大汉为中心的站在最里圈的四五个大汉纷纷伏倒在树丛中,向身后胡乱地射击着。而为首的大汉在伏倒于地的一瞬间,举枪朝导火线射去。可是在他举枪前的一秒钟,导火线已经蹲了下去,子弹从头上掠过。导火线往地上一滚,抱起昏迷的夜猫向左侧滚了十来米距离。

“是松子和忠哥吧?还有四五个大汉没有死,他们是‘王爷’特别行动队的。”导火线拿出了怀里的手机低声说道。这毫无疑问,能如此无声无息地让二十几个大汉

“你这死小子,说过多少次了,叫松哥!”手机里传来丁松恼怒的声音。“忠哥带大部队去解决孙子成了,我这边还有几个小兄弟。可惜我身上的飞刀带的不多,不然就省得再费事了。那四五个家伙我看到了,肯定跑不掉的。”

导火线听了丁松的话,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既然王忠已经带大批人去收拾孙子成了,而丁松又带了几个人来了这里,那一切都会安然无恙了。只是一想到死去的柳建和郑义,导火线心里又难过起来。虽然和柳、郑二人接触时间很短,但也算是战友了,而今斯人已渺,导火线能不伤心吗?想到柳建和郑义,导火线赶进去看身边的夜猫。夜猫此时依然处于昏迷状态,身上的衣服全被血给染红了。

“兄弟,你千万给我挺住啊!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惊涛骇浪,今天这点小波涛不算什么,你一定要坚持住,我还等着回天京的时候你请我喝酒呢。”导火线听着夜猫沉重的呼吸,看着他昏迷的脸,心里暗暗地祈祷着。

“突突突”、“啪啪”,密集的枪声再度响了起来,不时还夹杂着惨叫声,显然丁松等人已经发动了攻击。

导火线趴在地上,心想这一轮攻击也不知道杀了几个,但我总不能在这坐等着丁松杀了那四五个大汉后再来救援自己吧?反正自己也只是腿和肩膀中了一枪,还能行动,不如摸过去干掉一两个再说。想到这,导火线果真朝那几个大汉的位置慢慢地爬去。可他还没爬出三米的距离,“突突突”、“啪啪啪”的枪声再度响了起来。

“啊!”、“啊!”又是几声惨叫响了起来。丁松等人手上拿的全是冲锋枪,火力与手枪当然不在一个层次上,而且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了那几个大汉的位置,正所谓知己知彼,很容易就占据了上风。

导火线正想继续往前爬时,突然听到了丁松的叫声,好象是从哪棵树稍传过来的,“呵呵,还剩下两个,兄弟们,快包抄过去!”导火线前面二十多米处,树竹杂草顿时晃动起来,一阵悉悉唆唆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又一声惨叫离导火线不远处响了起来,看来又一个大汉受伤或毙命了。不过刚才没有枪响起来啊?导火线想到这个问题,随即又笑了起来,既然没有枪响起来,那肯定是丁松的飞刀又出手了。只有一个敌人了,导火线想着,正准备朝前爬去解决掉这最后剩下的一个大汉时,突然左侧响起了一声低喝:“别动!”话音未落,一把手枪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腰上。慢慢地扭过头去,导火线看到自己左侧一个大汉正圆瞪着双眼盯着自己,正是那个为首的大汉。

“呵呵,朋友,你的身手也不错啊,到了我跟前我竟然没发觉。”导火线淡淡地说道,脸上毫无惊慌之色。其实不是他的反应迟钝了,而是刚才的一阵枪声和丁松他们传来的响声扰乱了他的听觉。

“你想怎么样?拿我当人质逼我的同伴放了你?”导火线问道。

“不想怎么样,只想让你陪我走一趟而已。”大汉冷声说道。

“哦,是吗?陪你到哪儿去?送你安全离开这里还是陪你见‘王爷’去呢?”导火线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大汉。顿了顿,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答应你吗?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最讨厌别人用枪抵--着--我!”

话音未落,导火线突然往右侧一躺,一脚踢在了大汉的手腕上。“啪”地一声把大汉的手枪给踢飞了。而那个大汉虽然没料到导火线会突然反抗,但在手枪被踢飞的一刹那,人已经往右一滚,迅即一个虎扑,向导火线就扑了过来。

导火线在把手枪踢飞的时候,身子往右一滚,随即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见大汉扑了过来,好胜的心性大发,甩掉了手中的冲锋枪,一脚向大汉的脑袋踢去,嘴里还大叫着:“松子,你别帮忙,看我怎么收拾这家伙!”

再看那大汉,前扑的姿势依旧未变,只是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朝导火线踢过来的脚就刺去。导火线脚往后猛地一缩,迅即一个拐弯,脚从侧面踢向大汉的耳朵。大汉无奈之下,往边上一滚,也是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呵呵,朋友的身手不错嘛。”丁松和八个手持冲锋枪的国安站在三米远的地方,看着大汉。“哼哼,你放心,我不会让人开枪的,也不会用飞刀杀你,你就和他打一架吧。他小子虽然受了点伤,但只要没死,还是照样可以打架的。”丁松干脆双手环抱在胸,冷笑道。虽然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但丁松还是经常和导火线打交道的,也曾一起执行过很多任务,他当然知道导火线的倔强脾气一发,三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更何况孙子成别墅大院里密集的枪声已经渐渐地停了下来,只偶尔响起一两声零星地枪声,丁松知道王忠他们肯定已经控制了局势,所以也放下心来,正好看一下导火线肉搏的经过。

导火线脱了保镖制服,两手一用力,撕下两只袖子把自己受伤的右腿和左肩膀给绑扎了一下。站起身来对那个大汉说道:“好久没和人动手了,正想过过瘾呢。既然我们说了给你一个公平机会,那你就放心好了。”

大汉根本没看身后的丁松等人,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无法逃走了,而眼前的这小子竟然丢了枪要和自己决都一下,即使自己败了也顶多是死,而如果胜了也可以拉个垫背的。当下听了导火线的话,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用武林中的方法放手一搏吧。”话音刚落,一个“雷公击鼓”双拳紧握,就朝导火线的胸口击了过来。

导火线见大汉的速度竟然比自己预料的还快,心里也不禁暗暗吃惊,不过动作却没慢下来,一个侧身,一招“断山裂谷”,飞起左脚踢向大汉的腰部,而右手化掌,切向大汉的两只手腕,两人一来一往地激斗了起来。

两人相斗到激烈处,只见一团脚影、拳影、掌影漫天飞舞。导火线左肩和右腿受伤了,动作毕竟比不上平时敏捷,只能仗着所学的各武林门派精妙招数与大汉搏斗着;而大汉仗着自己没受伤,力大沉猛,行动方便,和导火线相斗了大约有十分钟时间,竟没分出个胜负来。而随着时间的拖延,导火线肩膀上和腿上的伤口又流出了不少血。

在旁边看着的丁松见这大汉和导火线相斗了有十来分钟时间竟没分出胜负,不禁对所谓的“王爷”特别行动队大生警惕之心。他可是知道导火线的功力高低的,以导火线这些年师从武林各门派宗师而学得的身手,放眼江湖至少也算个二流高手了。虽然今天导火线的肩膀和腿受了伤,但遇到的要是一般武林人物这几十招过去应该能拿下来了。再看大汉的招数,竟然也很驳杂,有少林的、武当的、峨眉的等等。因为导火线肩膀和腿因为激斗而不断地流出血来,丁松也开始担心起来,心想还是指点一下好。“小子,你的血越流越多了,昆仑的‘飞鹰笑林’,走乾位、进坤位!”

丁松的话音未落,导火线已经依言施展了昆仑派的“飞鹰笑林”。虽然还没来得及思考丁松所说的“飞鹰笑林”为什么要走乾位、进坤位,但也来不及考虑,依言而行。“啪!”“啪!”导火线的一掌拍在大汉的颈上,左脚也踢在了大汉的背上,大汉一声闷哼,滚出三米多远倒在了地上。正想爬起来时,却发觉一缕指风击中了自己胸口的檀位穴,僵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一缕血丝,显然导火线刚才的一掌一脚让他受了内伤。

“你已经倒地,那就算败了,所以我刚才的这一指应该不算偷袭吧?嘿嘿,朋友一身所学很杂啊,各门派的都有,只不知道你的身手在你们的什么特别行动队排第几位?”丁松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也不等大汉回答,对旁边的几个国安一挥手,“把这小子上了拷给我带回去。”然后转身看着已经因流血过多而坐在地上直喘气的导火线,“你小子非要逞强好胜,本就受伤了还来个决斗,这下累了吧?不过,我还真就欣赏你小子身上这点倔强的性格,你也只有这一点让我欣赏的了。嗯,你们过来几个人,快把导火线和夜猫赶紧送到医院去。”

“等,等。”流血过多,加之伤口疼痛,导火线的身体此时确实非常虚弱了,“嗯,这是我从孙子成的别墅和清风公司的办公室电脑上拷贝下来的。你马上交给忠哥吧,迟了恐怕来不及抓住‘王爷’了。”说着从怀里掏出移动硬盘递给了丁松,又闭上了眼睛。

等丁松下了山到了孙子成的别墅大院时,只见整个大院里一群一群地站满了人,而每群人周围都有几十个武警战士或国安持枪警戒着。这些人中,来参加舞会的各单位的人分成了一群;孙子成两百多个保镖分成了一群;孙子成别墅大院的工人站成了一群;另外还有几百个武警战士站成了一群。丁松走到孙子成的清风别墅的时候,只见王忠正站在大门口一口接一口地猛吸着烟发呆呢。

“忠哥,‘战场’快清理完了,你怎么站在这里发楞呢?孙子成抓到了吗?”丁松虽然不知道王忠此时的神态是怎么回事,但已经预感到了这次行动可能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

“他妈的,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竟然临死前给我来了这一手。把所有的电脑全部给销毁了。一点资料也没留下。”王忠看着丁松说道。

“什么?你是说孙子成死了?我们没能抓到活口?”丁松问道。

王忠点了点头,“在我们快攻入那个舞厅的时候,孙子成虽然也在舞厅里,但他命令手下人把大院里所有的电脑全部给销毁了。随后他自己看到大势已去,也开枪自杀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孙子成究竟是不是‘王爷’呢。嗯,导火线和夜猫两人情况怎么样?”

丁松于是把山上激斗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笑着说:“忠哥,孙子成虽然把电脑销毁了,但导火线已经在清风公司的办公室和这栋清风别墅的电脑里拷贝下了相关资料,他说这资料很重要。”说完把导火线交给他的移动硬盘递给了王忠。

“啊?这小子提前拷贝了资料?呵呵,好,好,好。”王忠一听导火线没什么危险,而且把资料拷贝了下来,心情顿时开朗起来。“导火线这小子这次立了大功了。既然那几十个大汉是‘王爷’派来的,那么孙子成就肯定不是‘王爷’了?我那车上有车载微型电脑,我们快去看看这硬盘里是什么东西。”王忠边说边朝自己的坐车里走去。

十几分钟后,王忠和丁松走了下来,两人都阴沉着脸,神色非常焦急。可见导火线硬盘里拷贝的资料让他们不仅感到震惊,而且依据他们两人的判断,情况也非常紧急,再不抓紧时间布置的话,“王爷”可能已经逃走了。

叫过来国安局带队的处长和武警少校,王忠吩咐道:“刚才我已经让国安局的孙局长和军分区司令联系过了,你们两人赶紧把这些家伙全部给我押回军分区大院。注意,回去的时候做好伪装,严禁走漏风声。另外,留下一百个武警战士在这大院里埋伏下来,如果有人进来的话那就立即扣押,遇到反抗的就地击毙。”说完,和丁松上了车,驱车向市区驶去。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