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苏军坦克兵对英国、美国军援坦克的看法

bigstore 收藏 15 16115
导读:二战苏军坦克兵对英国、美国军援坦克的看法

红军中的谢尔曼坦克指挥官


——Dmitriy Fedorovich Loza,近卫军上校、苏联英雄


下面以记者采访稿的形式出现:


问:Dmitriy Fedorovich,你使用的是哪一种美国坦克?

答:谢尔曼,我们叫它“Emchas”,这个名字是从M4〔俄语里面,em chetyrye〕 来的。开始我们用的是只是短管主炮的,后来运来的坦克主炮是长管的并且有制退器。车体前部的倾斜装甲上面有运输锁扣,在公路行军的时候可以保证炮管的安全。主炮是相当长的。总的来说,这是一种挺好战车,和任何一种坦克一样,它有自己的缺点和优点。当有人说他是一种坏坦克的时候,我会回应说:“对不起。”人们不能仅仅信口开河说这种坦克不好。不好,要看和什么相比了。

问:Dmitriy Fedorovich,在你们的部队里面,只有美国坦克么?

答:我们的第六近卫坦克集团军〔是的,我们有六个这样的集团军〕在乌克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战斗过。对我们来说,欧洲的战争结束在捷克斯洛伐克。然后我们被快速送到远东和日本人作战。我忘了告诉你我们的集团军包括两个军:第五近卫坦克“斯大林格勒”军,装备我们的T-34坦克,和第五机械化军,也就是我参加战斗的军。开始这个军装备的是英国的“马蒂尔德”、“瓦伦丁”和“丘吉尔”坦克。

问:他们装备丘吉尔坦克的时间很晚吧。

答:是的,有点晚。一九四三年我们大规模取缔英国坦克,因为它们有着很大的缺点。特别是,他们的功率和重量比仅有十二~十四马力/吨,而当时的好坦克有十八~二十马力/吨。这三种英国坦克中,最好的是加拿大制造的“瓦伦丁”坦克。它的装甲是流线型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有一个五十七毫米的长管主炮。我的部队一九四三年末开始装备美国的“谢尔曼”坦克。基什尼奥夫行动之后,我在的军改名为第九近卫机械化军。我忘了告诉你每一个军有四个旅。我们的机械化军有三个机械化师旅和一个坦克旅,我就是在这个坦克旅战斗。一个坦克军有三个坦克旅和一个机械化旅,是的,在一九四三年末我们的旅有了“谢尔曼”坦克。

问:但是英国的坦克并没有从服役中撤掉,它们战斗直到被打掉为止。是不是有一段时期,你们的旅同时有美国和英国的坦克?同时使用不同国家的这么多种坦克,是不是会有一些相关的问题?比如,补给和维修方面?

答:哦,经常会有问题的。一般来说,马蒂尔德是一种不可信赖的废物坦克!我将要告诉你一个马蒂尔德的缺点,它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总参谋部的一些傻瓜计划了一次行动,把我们军调动到 Yelnya、Smolensk 和 Roslavl 地区。那里的地形是林木丛生的沼泽地。马蒂尔德坦克侧面有裙板。这种坦克基本上是为沙漠地区的行动而研制的。这些裙板在沙漠里工作的很好——沙子可以通过它们内部的长方形缝隙。但是在俄罗斯林木丛生的沼泽中,泥巴塞在裙板和履带之间的地方。为了换档马蒂尔德传动装置有伺服机构。在我们的环境中这些部分很脆弱,经常过热,然后就报废了。对英国人来说它们是好坦克。一九四三年他们研制了一套替换组件,仅仅旋掉四个固定螺栓,拉出旧的组件就可以安装新的组件。对我们来说,这样做常常是行不通。在我的营里面,我们有一个老中士 Nesterov,一个以前的 kolkhoz〔一种农庄的名字〕拖拉机手,作为营的机械师。一般每一个我们的坦克连都有一个机械师, Nesterov 是对全营的。我们的军里面,有一个生产这些坦克的英国公司的代表〔他的名字我忘记了〕。一次我曾经记下他的名字,不过当我的坦克被击中后,我所有的一切都烧掉了——照片、文件和笔记本。我们被禁止在前线携带笔记本,但是我总是偷偷得携带。无论如何,这个英国代表经常干涉我们修理坦克的个别组件的努力,他说:“这是一个工厂的封条。你不能这么笨手笨脚的修理它。”我们应该拿掉一个组件,安装一个新的。 Nesterov 为此对所有的传动装置都作了一个简单的维修。

一次英国的代表找到 Nesterov 问他:“你原来在哪个大学学习?”Nesterov 回答说:“ Kolkhoz 大学。”


从这方面来说,“谢尔曼”要好那么一点。你知道“谢尔曼”的一个设计师是俄国的工程师,叫铁木辛哥么?它是S·K·铁木辛哥元帅的一个远房亲戚。谢尔曼也有它的弱点,其中最大的就是它的重心高。坦克经常翻倒在一边,像一个 Matryoshka 玩偶〔一个木制的叠放玩偶〕。但是我能活到今天要感谢这种缺点。一九四四年十月我们在匈牙利战斗。我领导着营前进,一个转弯处我的驾驶员〔兼机械师〕撞在了一个路边的石头上。我的坦克翻倒在一边。当然我们被抛了出去,但是我们都幸存了下来。同时我们其它的四辆坦克继续前进,开进了一个埋伏圈。他们都被击毁了。

问:Dmitriy Fedorovich,谢尔曼坦克有橡胶覆盖的金属履带。一些当时的作家指出这是一个缺陷,因为在战斗中橡胶会被击中着火。履带就会被剥光,坦克也就瘫痪了。你对这一点怎么看?

答:从一方面来说,橡胶覆盖的履带有着很大的优越性。首先,这种履带的寿命是钢履带的大约两倍。我可能记得不太准确,不过我记得T-34履带的寿命时二千五百公里。谢尔曼的履带寿命要超过五千公里。其二,谢尔曼在坚硬路面上驾驶起来感觉就像汽车一样,我们的T-34发出那么大的噪音,只有鬼知道多少公里外就能听见。谢尔曼坦克履带缺点在哪里?我记得在一九四四年八月在罗马尼亚发生的一个事件,也就是在 Jassy-Kishinev 行动期间。当时天气热得可怕,有的地方要到三十度。我们一天内沿着高度公路驾驶坦克前进了大约一百公里。托带轮上的橡胶内衬变得特别热,以至于都裂开了,剥落下来成了长条。我们的军在离布加勒斯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橡胶缠来缠去,托带轮都开始塞住了,噪音非常可怕,最后我们不得不停了下来。这马上被报告给了莫斯科。一整军的部队都停止不动了,是不是有一点像某种玩笑?令我吃惊的是,他们很快就给我们送来了新的托带轮,我们花了三天把它们装上了。我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从哪里找到这么多的托带轮。

橡胶履带还有一个缺点。即使只有一点冰,坦克就会像一个肥母牛那样在冰上滑来滑去。这时我们就必须把铁丝网缠在履带上,或者让履带齿片从链条上或者螺栓上伸出来,以及任何能够给我们摩擦力的措施。不过这只是第一批运来的坦克。美国的代表看到这个,向它的公司报告后下一批运来的坦克就配备有额外的带有刺和尖钉的履带块。假如我记得不错的话,每个履带有这样的七块,一个坦克总共有十四块。我们把它们放在零件箱里面。一般美国代表工作的都很有效率。任何他调查和报告的缺陷都很快卓有成效地得到解决。另一个谢尔曼的缺点是驾驶员座舱盖的结构。第一批运来的谢尔曼舱盖位于炮塔的根部,只是简单的向上开。驾驶员〔机械手〕经常开着舱盖伸出头,为了使看得更清楚。有好几次当炮塔旋转的时候,主炮就砸在舱盖上,把它敲到驾驶员的脑袋里面。我自己的部队里面就发生过一两次。现在舱盖都是上升以后简单地挪向一边,就跟现代的坦克上面那样。谢尔曼一个很好的优点是充电池的过程。我们的T-34充电的时候要打开引擎,用所有的五百马力来完成这个工作。在谢尔曼的成员舱里面有一个辅助汽油发动机,很小,像摩托车上面的。打开它就可以给电池充电。对我们来说这棒极了! 战后很长时间,我都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假如我们的T-34着火,我们就要跑得离它越远越好,虽然这是被禁止的。车上的弹药会爆炸。一段时间,大约是六个星期,在斯莫灵斯克周围我驾驶一个T-34战斗。我们连的一个指挥官坦克被击中了。坦克成员从坦克里跑了出来,但是没法子从它周围跑开,因为德国人用机枪火力把他们阻挡住了。他们趴在那的一块麦地里,此时坦克燃烧并爆炸了。到晚上战斗不那么紧张了,我们到他们那里去。我发现连指挥官躺在地上,一大块装甲碎片从他的头上穿出来。当谢尔曼燃烧的时候,主炮的弹药并不爆炸。这是为什么呢?

在乌克兰这种情况发生过一次。我的坦克被击中了。我们跳出来,可是德国人往我们周围发射迫击炮弹。我们只好趴在那里,我背上的军装都开始被燃烧的坦克烤热了。我们以为我们完了!我们将要听见一声巨响,然后一切都结束了!一个很普通的死亡!我们听见从炮塔内发出许多巨大的砰砰声。这是穿甲弹从它们的弹壳里被炸了出来。下一次火焰就会到达高爆弹,然后就是一片混乱!但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为什么没有?因为我们的高爆弹爆炸,美国人的不爆炸?最后我认为是美国的弹药有着更精确的爆炸。我们的由某种部件增加了一到一点五倍的爆炸威力,同时也增加了弹药爆炸的危险。

问:谢尔曼内部的布置相当不错,这一点很引人注意。这是真的么?

答:这是真的。这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它们非常漂亮!那时候对我们来说,就如同现在他们所说的“欧洲维修”的感觉!这就是某种欧洲的化身!首先,它油漆得很漂亮。其二,座椅很舒适,上面覆盖着某种相当特别的人造革。假如一个坦克被击中或者损坏了,并且假如没有人守卫仅仅几分钟,步兵就会把所有这些东西都洗劫一空。它是非常漂亮的战利品!纯粹的漂亮!

问:Dmitriy Fedorovich,你怎么看德国人?看成是法西斯主义者,还是占领者,亦或不是?

答:当一个人手里拿着武器站在你面前,而且有一个谁将要杀死谁的问题,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他是敌人。当德国人扔掉武器或者我们俘虏了它们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我没有在德国作战过。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在哪里战斗。这里有一个在匈牙利时候的事件。我们得到了一个战利品,德国的“letuchka”〔轻型维修卡车〕。我们的纵队渗透进了德国人的后方,沿着公路前进,当时我们的轻型卡车落在后面。不久一个德国人的轻型卡车,和我们的很相似,跟在我们的队列后面。过了一会我们的队列停了下来。我朝队列后面走去,检查车辆:“一切都好么?”确实一切都好。我接近队列最后一辆车,问:“萨沙,一切都好么?”我听到一声回答:“Was?”这是什么?德国人!!我立即跳到一边大喊:“德国人!”我们把他们包围了,总共是一个司机和另外两个人。我们缴了他们的械。就这时候,我们自己的轻型卡车才跟了上来。我问道:“萨沙,你到哪里去了?”他回答“我们迷路了”“好,看看”我对他说:“这里有另一辆轻型卡车等着你呢!”

问:Dmitriy Fedorovich,运达苏联的每一辆谢尔曼都有个人自卫武器,也就是汤姆逊冲锋枪。我读过资料,后方的人偷窃这些武器,很少有坦克抵达部队的时候还装备有这些冲锋枪。你们使用什么自卫武器,美国的还是苏联的?

答:每一辆坦克都有两挺汤姆逊冲锋枪,口径是11.43毫米〔.45〕,真是一种有益健康的口径!但是这种冲锋枪是个废物。我们有很多关于它不好的体验。有一次几个我们的人穿着带衬里的夹克,吵了起来。最后他们互相射击,结果子弹就在夹克里面自己烧起来了。真是一种废物冲锋枪。德国带折叠枪托的冲锋枪〔MP-40〕不错。我们喜欢它的紧凑。汤姆逊很大。在坦克里面你拿着它都没法子转身。

问:谢尔曼有一挺M2勃朗宁.50口径的防空机枪,你们经常使用它么?

答: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一批运到的坦克有机枪,另一批没有。我们用这种机枪对付飞机和地面目标。我们很少用它来对付飞机,因为德国人不是傻子。他们不是在高空轰炸,就是搞很陡的俯冲。这种机枪在四百~六百米的高度效果很好。德国人就在,比如说八百米或者更高的高度扔炸弹。他扔了炸弹以后很快就跑了。尽力把这个杂种打下来!是的,我们用了这个机枪,可是它不那么有效。我们曾经使用我们的主炮打飞机。我们把坦克停在一个小山的斜坡上,然后射击。不过我们对这种机枪的一般印象还不错。对我们来说,这些机枪在对付日本人自杀飞机的时候很有用。我们非常频繁的使用它们,结果它们都打红了,开始爆开。今天我脑袋里还有一个高射机枪的弹片。

问:你们在城镇地区作战的时候关舱盖么?

答:我们绝对是要把舱盖从里面关上的。按我自己的经历,当我们突入维也纳的时候,它们从建筑屋顶上朝我们扔手榴弹。我命令所有的坦克停在建筑物和桥梁的拱顶下面。不时的,我把坦克开到开阔地区,伸出鞭状天线来和我的上级指挥官通信。一次,一个无线电操作员和一个驾驶员/机械手在他们的坦克里面忙着什么,舱盖开着。有人从上面往舱盖里面扔了个手榴弹,它掉在无线电操作员后面爆炸了。两个人都死了。因此在我们经过城镇地区的时候我们要非常确定地锁紧舱盖。

问:空心装药破甲弹〔铁拳就是一种〕的基本杀伤机制就是在坦克内生成高压,这样就可以使成员失去战斗力。假如舱盖稍微打开的话,是否就会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我们的部队在进入德国之前就发布过关于此的特殊命令。

答:这是对的,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把舱盖锁上。在别的部队可能有些不同。铁拳射手经常射击引擎部分。如果你能够把坦克打着火,不管关不关舱盖坦克成员都要跑出来。这时候德国坦克手就用机枪射击这些人。

问:假如你的坦克被击中,幸存的机会有多大?

答:我的坦克一九四五年三月份在奥地利被击中。一个“虎”式坦克发射的炮弹直接从我们中间穿过去。这个穿加弹穿过整个战斗舱,然后穿过引擎部分。坦克里面有三个军官。我是营长,连长 Sasha Ionov〔他自己的坦克已经被击中〕,以及坦克的车长。当虎击中我们的时候。驾驶员/机械手被当场杀死。我的整个左腿都受伤了,我的右面, Sasha Ionov 的右腿最后不得不截肢。车长也受伤了,我的下面坐着炮长,Lesha Romashkin,他的双腿都断了。战斗前不久,我们坐在一起吃饭,Lesha 曾对我说:“假如我丢了双腿,我就给自己一枪。那时候谁会要我?”他是一个孤儿,所知没有任何亲戚。在命运的奇特安排下,这个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了。 我们把 Sasha 拉出坦克,然后是 Lesha ,然后我们开始帮助其他人进行疏散。这时候 Lesha 给了自己一枪。通常,坦克被击中后有一~两个人受伤或者死去。这要看炮弹打到哪里了。

问:战斗中你们怎么和步兵合作?

答:根据最高统帅部的命令,坦克旅有三个坦克营〔每个营有二十一辆坦克〕和一个营的冲锋枪手。一个冲锋枪营有三个连,每一个坦克营配属一个连。我们在一九四三年末和一九四四年初是这种三个营的结构。其他时间我们在旅里面只有两个坦克营。冲锋枪手对于我们就像兄弟一样。行军的时候他们坐在我们的坦克上。在那里他们可以取暖,烤干东西,还可以睡觉。我们一起前进,当停下来的时候,坦克手可以睡觉,我们的冲锋枪手保护着我们的坦克和我们的坦克手。经过一段时间,许多冲锋枪手成为我们坦克成员的一部分,开始是做装填手,后来做无线电操作员。我们平等地分享胜利:他们和我们,我们和他们。因此他们和普通的步兵相比,日子要好过一些。战斗的时候,他们坐在我们的坦克上,直到双方开始交火。当德国人向我们的坦克射击的时候,他们跳下坦克,在我们坦克后面冲锋,经常可以在敌人的轻机枪火力下得到装甲的保护。

问:假如坦克在机动和速度上有限制的话,你会调动你的步兵,或者让他们停下来么?

答:从没有这样的行动。我们从不注意他们。我们干我们的,他们在我们后面干他们的。关于此没有任何问题。假如我们被击毁了,对他们来说是很糟糕的,所以让他们在我们后面冲锋。

问:攻击的时候坦克有速度限制么?为什么要限制?

答:当然有限制!我们要射击么!

问:你怎么射击,短停射击还是移动中射击?

答:两者兼有。如果我们在移动中射击,坦克的速度不能超过十二公里/小时。但是我们很少移动中射击,仅仅为了在敌人中引起恐慌我们才这么干。基本上我们是短停射击。我们冲到一个地方,停下来一秒钟,射击,然后前进。

问:你能谈谈德国的“虎”式坦克么?

答:它是一种非常重的战车。谢尔曼从来就不能在正面射击中战胜一个虎式坦克。我们不得不迫使虎式坦克暴露出它的侧面。每辆虎指定两辆谢尔曼进行攻击。头一辆谢尔曼射击履带并破坏它。短暂的时间内这个重型战车还在使用一个履带前进,这就导致它转向。这时候第二个谢尔曼射击它的侧面,努力击中它的油箱。这就是我们怎样对付它。一个德国坦克由两个我们的坦克来对付,因此胜利属于所有两辆坦克的成员。

问:炮口制退器的一个缺点就是当射击的时候就会扬起一股尘土,从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一些炮兵试图抵消这个现象,比如,把他们炮口前的地面浇湿。你们采取什么措施呢?

答:你是对的!我们曾经用帆布盖在地上。我记不得我们遇到过什么特殊的问题。

问:你们的瞄准器被灰尘、土还有雪迷盲过么?

答:没什么特殊的困难。当然雪会使我们迷盲。不过灰尘不会。谢尔曼上面的瞄准器不是突出来的。相反,它凹进炮塔里面。因此它对于这些东西被保护的很好。

问:Dmitriy Fedorovich,我们用英国丘吉尔坦克战斗的坦克手指出,乘员舱内差劲的取暖装置是此种坦克的一个缺点。标准的电加热器对于俄国的冬天是不够用的。谢尔曼在这方面的装备如何?

答:谢尔曼有两个发动机,由一个连接器连接在一起。这有好处也有坏处。有这样的例子,战斗中一个发动机被打坏了。乘员舱内可以松开连接器,坦克就可以用一台发动机从战场上爬开。另一方面,两个发动机上面都有强劲的风扇。我们常常说:“张开你的嘴,风就能从你的屁股里吹出来。”我们要怎么取暖?那里的有着这么强大的气流!可能发动机能够发出热量,可是我不会告诉你它是热的。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我们立即用帆布盖上我们的发动机舱。然后坦克里面就能暖和几个小时,我们就在坦克里面睡觉。

问:对坦克有弹药消耗的基准么?

答:是,有的。首先,我们携带一个基数〔满载弹药,比如说JS-2的基数——二十八发〕的弹药去战斗。长时间突袭的时候我们在坦克外面携带多余基数的弹药。当我们行军到维也纳的时候,我们的指挥官个人要求我们携带两个基数——正常的基数弹药在车内,第二个放在装甲上。另外,我们每个坦克携带了两箱战利品——巧克力,来为我们自己提供额外的补充。可以说我们是“自力更生”。这意味着假如我们要在后方很深的某个地方执行一次突袭,我们就要多带给养,并在那里带上弹药。我们所有的轮式车辆都是美国的二点五吨 Studebakers。它们经常向战斗前线携带弹药。我还要说另一件事情。我们苏联的弹药是怎么保存的呢?几发外面涂了一薄层油的炮弹在一个木板条箱内。一个人不得不坐在那里几个小时来把炮弹表面的油清除掉。美国炮弹装在一个硬纸筒容器内,三发捆在一起。保护性纸筒内的炮弹闪闪发光,干净的很!我们把它们取出来,立即就装在坦克里面。

问:你们坦克内携带什么种类的炮弹?

答:穿甲弹和高爆弹。没有其它的。比例大约是一发高爆弹配两发穿甲弹。

问:一般来说这个比例也许要和坦克有关吧。我们知道在我们的JS重型坦克里面就是另外一个比例方式。

答:你是对的。可是JS坦克那结结实实的射击是那么强有力,对任何东西的一击就足够了。但我们进入维也纳的时候,他们配给了我们一个连的重炮JSU-152,三辆。他们可把我们拖得够呛!在公路上我们用谢尔曼可以跑到七十公里/小时,而JSU几乎就跑不动。

问:你们怎么加油?

答:每营都有几辆加油卡车。战斗前坦克都必须重新补充油料。假如我们要行军或者进行一次袭击,我们就把一些多余的油桶带在坦克上,在战斗前把它们扔掉。加油卡车到营的后方,然后往前方给我们带来油料。一个时间不会所有的卡车都往前运送油料。一旦一个加油卡车空了,另一个就派往前,以此类推。当一个加油卡车空了马上它就转向往后去旅那里加满。在乌克兰,泥泞的路面使我们不得不用坦克拖这些加油卡车。泥泞实在是太讨厌了!在罗马尼亚我们的坦克突进德国人的后方,他们把我们和后勤隔开了。我们做了个鸡尾酒油料,就是汽油和煤油的混合物〔M4A2谢尔曼用的是柴油〕,不过比例我记不清了。坦克用这种鸡尾酒油料前进,不过发动机过热。

问:你们的部队里面是不是有“无马”的坦克手?就是没有坦克的坦克手?你怎么使用他们?

答:我们绝对是有的。一般三分之一的人员就是。他们什么事都干。他们帮着维修、补充弹药、加油,以及其它任何需要做的事情。他们来做这些。

问:在你的部队里面是否有伪装过的车辆?

答:有一些,不过我不记得它们了。我们什么样都有。冬天我们按照命令的样式把我们的坦克涂成白色,有用油漆的,也有用石灰水的。

问:涂伪装需要经过许可么?你是否需要某些人的允许才能在坦克上画那些口号,比如,"Za rodinu"〔为了祖国〕之类的?

答:不,不需要任何许可。这是你的选择,你要涂,你就涂。假如你不想涂伪装,你就不涂。至于你所说的那些题字,我相信那必须经过政治代表的同意。那是一种宣传,一种政治声明。

问:德国人很广泛的使用了伪装色。这对他们有帮助么?

答:是的,这对他们又帮助。有时候这对他们是至关重要的!

问: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答:我们缺乏材料。我们没有很多的颜色选择。有一种保护色,我们就涂上它。要涂满一辆坦克要耗费相当多的油漆!假如我们能够得到其它的颜色,可能我们就会给我们的坦克涂上伪装色。一般来说,手边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维修、加油等等。德国人要比我们富。他们不仅给坦克涂上伪装色,还给重型坦克用上防磁性炸药特种涂层〔zimmerit〕。另外,他们在重型坦克上挂上履带板。有时候那非常有效!一个炮弹打在履带板上然后就跳飞了。

问:当一个炮弹击中坦克的时候坦克手会不会受到震荡,即使在炮弹没有穿透装甲的时候?

答:一般来说,不会。这要看炮弹击中哪里了。让我们设想一下,我坐在炮塔左侧,一发炮弹打在我的附近。我听见撞击声可是这并不会伤害我。假如打到了车体的某个部分,我可能根本就听不见。这发生过好多次。我们会撤出战斗检查我们的坦克。有些地方装甲会显示出一个撞击的痕迹,就象热刀插进奶油一样。但是我没有听见炮弹撞击的声音。有时候驾驶员会大喊:“他们从左边射击。”但是没有任何压倒性的声音。当然了,如果象JSU-152这样强劲的火炮射击击中了你,你会听到它!而且它会把你的脑袋和炮塔一起掀飞。我还要补充一下,谢尔曼的装甲非常坚韧。有这样的事例,我们的T-34被炮弹击中但是没有穿透,可是坦克成员却因为内部装甲飞出的碎片而受伤,这些碎片飞进了坦克手的手里和眼里。这从来没有在谢尔曼上发生过。

问:你觉得什么什么对你最危险?一门炮?一辆坦克?还是一架飞机?

答:直到第一发炮弹开始射击的时候,他们都是一样危险的。不过通常来说,一门反坦克炮是最危险的。他们很难被发现和击毁。炮兵挖的掩体是那么深,实际上它的炮管是放在地面上的。你仅仅能够看到几厘米的反坦克炮防盾。当它们射击的时候,假如它们有炮口制退器那是最好了,灰尘都会被吹起来!不过要是在冬天或者雨天,下一步该怎么办?

问:会不会有这种情况,你从坦克里面看不到敌人是从哪里射击的,可是伴随你的步兵可以看到?他们怎么引导你们敌人射击的方向?

答:有时候他们敲击炮塔并喊叫。有时候他们用曳光弹射击那个方向,或者对那个方向发射信号火箭。那时候,你知道,我们进入战斗的时候,指挥官经常从炮塔里面对周围进行观察。没有潜望镜,即使在指挥官上面的突起也没有潜望镜,这样我们就得不到良好的视野。

问:你和你的指挥官以及其他坦克之间怎么进行通信联系?

答:通过无线电。谢尔曼有两个电台,HF和UHF〔高频和甚高频〕,质量都很好。我们用HF和我们的上级指挥官、旅里面联系,用UHF和连营之间联系。坦克内部用内部通话系统联系。它工作的相当好!不过一旦坦克被击中,坦克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扔掉头盔和喉头话筒。假如你忘了这么干往坦克外面跳的时候,你就被吊到那里了。









4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