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卅五 突出去了

梅戈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在飞机的轰炸中、在坦克大炮的轰鸣中,根据地的主力部队掩护着军区机关、学校和后勤等单位在这用血与火构成的通道中急速冲了出去。

日军已经得知八路军在向外突围,所以他们拼命地想堵住这个缺口,把这唯一的口袋口扎死,他们的援军更是源源不断地向这里奔来。

在许万喜的枪口下,已经有七、八个鬼子和伪军倒下了,这时他正瞄着一名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衬衣、手里挥舞着战刀、嘴里伊哩哇啦乱叫的日军军官。这名鬼子军官挥着战刀、不顾一切地一个劲儿地向上冲,在他的带动下,十几名日本兵也是凶狠不要命地狠冲。许万喜望着这名鬼子军官,第一枪射出时恰巧这鬼子官低了下头,子弹就擦着他的军帽飞了过去。许万喜有些懊悔,枪口再稍微低一点就好了。

这回许万喜瞄准了这名鬼子军官的胸口,轻轻一扣扳机,一朵鲜红的血花在鬼子军官的胸口炸开,这名鬼子军官却依然又向前冲了几步,带着满脸的不解,手一松,战刀掉在地上,人也随之摔倒在地上。跟在他身后旁边冲锋的鬼子们,看他中弹倒下了,有几个人就愣了一下,但大多数人却跟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向前冲着。

这时村子所有的房屋都已经被打坏了,杨明杰一边指挥着战斗一边操纵着那挺机枪,他是全中队唯一会使用机关枪的人。看着这股敌人不顾死活地向前冲,杨明杰把枪筒已经打红了的机枪掉过来,喊着许万喜几个人道:“我们一起消灭这股敌人!”

许万喜几个人喊道:“好!消灭他们!”

十多名鬼子兵此时已经跑到被许万喜炸断履带的那辆坦克旁,杨明杰一拉机枪的枪栓,瞄着他们“嘎嘎嘎”就是一梭子,许万喜等人也开了枪,这十多名鬼子兵顿时被打倒了八、九个。剩下的六、七个鬼子兵稍稍愣了一下,依旧呐喊着冲上来。

许万喜叫了一声:“真是不知死活,今天就让你们为你们的天皇尽忠!”他瞄准一名鬼子又开了一枪后,对杨明杰喊道:“中队长,你拦住后面的敌人,俺带几个人用刺刀消灭他们!”

杨明杰喊了声:“好!我坚决给你们挡住后面的敌人!”他枪口一抬,火力延伸了出去。

许万喜大吼一声,叫了四、五名战士迎着这几名鬼子兵就冲了上去。

此时这几名鬼子兵已经冲到离八路军阵地十来米的地方,看八路军冲上来,这几名鬼子兵全是“呀”的一声怪叫,挺着刺刀就扑上来。

许万喜迎头逼住一个大个墩实鬼子,两个人一交手,就试出对手身手不凡。

两个人对视着转了转,鬼子立功心切,首先呐喊一声挺着刺刀给了许万喜一刺刀。许万喜一侧身,把鬼子的刺刀拨了出去。鬼子用力有些猛,几乎摔了个趔趄。

两个人又转了转,寻找着对方的漏洞。许万喜屏住气,眼睛紧紧地盯住对方,只要对方稍有动作,他就要寻机消灭对方。

两个人转了两圈,旁边的一声惨叫都吓了双方一跳,许万喜听出惨叫是鬼子发出的,知道自己的战友又消灭了一个敌人,而和他对视的鬼子兵却知道自己又少了一个同伴,这让他心里有些发虚,他怕八路军夹击他,心里一慌,急于干掉自己的对手,不等许万喜露出破绽,他迎胸又照着许万喜刺了一刺刀,这一刀刺的刚才的一刀还狠还用力。

许万喜从他的眼神里已经看出他心里有些发虚,暗自等待着机会,这时看他极其用力地刺来一刀,知道机会来了。眼看着刺刀刺来,许万喜没用手里的步枪去拨,而是向怀里一收枪,往旁边一侧身,鬼子的刺刀就刺空了。许万喜倒转步枪,攥着枪杆抡圆了一用力,步枪的枪托照着鬼子兵的耳根子就拍了下去。这一下许万喜是使足了力气,当时就砸的鬼子兵耳、口、鼻同时喷出了鲜血。鬼子兵惨叫一声,扑通摔倒在地。许万喜马上把枪掉过来,照着鬼子兵的胸口立刻补了一刺刀。鬼子兵又是一声惨叫,但这一声明显没有上一声大了。

许万喜骂道:“看你还来侵略不侵略了!”身子一俯,把鬼子兵的步枪捡了起来。

这时候那几名鬼子兵也被消灭了,而随许万喜冲上来迎击鬼子兵的县大队战士也有一人牺牲、一人负伤了。许万喜顾不得说别的,对战士们喊道:“快走,快撤回去!”几个人背起牺牲和受伤的战友,快步跑回阵地。

在远处观战的鬼子军官们看冲到八路军阵地前的士兵全被八路军消灭了,气的是嗷嗷直叫,他们手里的小旗一摆,没冲到八路军阵地前的士兵全撤了回去,随即所有的大炮对着八路军的阵地立刻死命地轰击起来。

趁着敌人的进攻暂时告一个段落,冒着不断飞来的炮弹,八路军的崔连长、杨指导员和田世英,以及随后赶过来的石国泉书记商量起下一步如何行动。

按照石国泉和田世英的意见,既然军区主力已经突出去了,这里就由县大队继续掩护,让崔连长、杨指导员带着加强连撤下去追赶大部队。但崔、杨两位指挥员是坚决不同意。

崔连长道:“上级给我们连的任务是在这里坚守四小时拖住敌人掩护大部队突围撤退,而你们县委县大队的任务只是负责给军区主力找一个突破口,现在你们的任务不但是已经完成了,而且还帮助我们在这战斗了三个小时,所以现在你们必须撤走!”

田世英道:“你们是主力,打鬼子比我们更重要!”

崔连长道:“我们是正规军,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在这里坚守四小时,四小时不到,或者没有军区的命令,我们是坚决不能撤!”

杨文玉亦道:“你们参加今天的战斗,伤亡已经是很大,军区主力走后,在本地区坚持工作离不开你们,所以你们必须撤!而我们必须留下来打满四小时!这是命令!”

石国泉等人都知道,最后留在这里的部队能够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且不说敌人飞机大炮轰炸的越来越厉害,就是源源不断开上来的鬼子兵围上来挤也把人挤死了。田世英站起来,不顾炮火的轰击用望远镜看了看对面敌人的阵地:膏药旗下,无数的日、伪军在列队,看来新的进攻就要开始了。他放下望远镜望了望石国泉,主力部队已经远去,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牵制敌人,省得敌人腾出手来去追击军区部队。

石国泉咬了咬牙道:“好!我们撤,你们的伤员我们带走!”

杨文玉有些犹豫,他知道县大队的伤亡也是近半,如果再带上自己连队的伤员,他们的行动肯定会受影响,但能眼睁睁地看着伤员死在这里吗?

石国泉看出杨文玉的犹豫,语气坚决道:“如果杨指导员不让我们带走伤员,我们县大队就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同日本鬼子血战到底!”

杨文玉不敢再迟疑,他不能让整个县大队损失在这里,军区主力撤走后,各县县大队就是抗击日寇的主力,如果让石国泉、田世英率领的这个县大队全部战死在这里,这个县主要的抗日武装就算完啦!杨文玉噌地站起身,道:“好,你们赶紧撤,伤员和你们走!”

石国泉一握杨文玉的手道:“我们在鬼子的包围圈外尽量等你们坚守满后接应你们一下!你们尽量也要杀出去!”

杨文玉慨然道:“如果我们不能看到抗日的胜利,就让我们做抗日胜利的基石吧!为了国家和民族,我们每一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让我们自由的鲜血浇灌出自由独立的花吧!中华民族永远都不会屈服的!让侵略者死在他们自己挖的坟墓里吧!”

石国泉感动地听完杨文玉的话,又重重地重新握了握杨文玉、崔振庆的手,对田世英语气沉痛道:“通知部队,带上八路军同志的伤员,我们撤!”

“是!”田世英答应着立刻让通信员分别通知两处阵地的指战员带着八路军的伤员撤退。

通信员跑走了,石国泉和田世英分别在阵地上组织八路军伤员跟着县大队撤退,但许多八路军的轻伤员死活不愿意跟着县大队撤,最后只有十来名昏迷不醒的八路军重伤员被县大队集中起来。看着这些受伤的战士,石国泉感到有些为难,杨文玉走上来道:“石书记,你们赶紧撤吧!你看,敌人已经开始向这边进发了,再晚几分钟你们就很难撤出去了!”

石国泉没办法,狠狠心喊道:“撤!”

一百多名县大队的指战员在石国泉、田世英的指挥下,抬着二十多名八路军和县大队的重伤员向着军区主力突出去的鬼子的包围圈外跑去。

这时天上鬼子的飞机已经不见了,估计不是追踪八路军主力去了就是回去加油添弹了。

县大队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一口气跑出有三里地,田世英掏出望远镜回身向刚才战斗过的阵地望去,只见足有七、百名日、伪军在十几门大炮掩护下拼命向崔连的阵地攻去。

那辆一开战就出了故障的鬼子坦克这时也修好了,它利用己方的炮火掩护把那辆陷在大坑里的坦克拖了出来,这两辆坦克吼叫着向八路军阵地猛冲,要不是有一些县大队在战前挖的大坑阻挡着它们,它们恐怕早已经冲上八路军的阵地。

田世英把望远镜的镜头向敌人的后方转去,只见成队的鬼子和伪军或坐车或步行,沿着公路正一路向双方交战的前线狂奔,那些骑在马上的日、伪军军官们不停地催促着部下,步行的士兵们几乎已经是跑了起来。

田世英看了一会儿把望远镜递给身边的石国泉,小声道:“崔连长他们恐怕撤不下来了,现在这里保守估计最少也到了两、三千敌人,他们想撤下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石国泉举着望远镜只看了几秒钟,声音沉痛道:“一个加强连,一百六十多人,全是好小伙子啊!就、就……”石国泉一连说了两个就说不下去了。

田世英一拉石国泉道:“石书记,我们走吧,这里离敌人还很近,说不定敌人马上就会分兵追下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还有不少伤员要安置,我们要做的事还很多!”

石国泉无奈地摇摇头,和田世英紧跑了两步,追上了已经走出去一段路的部队。

大家又走了一段,许万喜回头望望,只能听见枪炮声了,他落后几步,跟田世英借来望远镜向小村方向望了望,一面太阳旗已经在小村上面飘扬了,虽然枪炮声还在响,但已经稀疏下来了,他不由得就“哎呀”叫了一声。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