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凰 第二章 历史的会议

涅凰 收藏 3 6
导读:涅凰 第二章 历史的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2/


视察的领导中有主席、总理、总长、国防部长和严武父亲严建。而其中又以总长和国防部长最为好奇,首先就对那个接他们的“车”颇感兴趣。耐不住地国防部长李忠狄在车上就向驾驶员提问了:“小伙子,当兵几年了?”那个开车的小兵显然不适应这么大领导的提问,红着脸回答:“报告首长,我今年22岁,当兵三年了。”“噢,三年了,还是个老兵了,那么这个车是怎么一回事啊。”李部长接着问。

“这个我不能说,基地规定除了经过主席和负责人同意外,不得透露任何与基地有关的内容。”说完还用余光看了下一直沉默的主席。主席一听忍不住笑起来:“小伙子倒是很守规定,好,我命令你向我们解释一下这个‘车’的具体情况,说吧。”驾驶员兴奋地说:“是,主席!这个车是由基地研究所研究而成的新概念交通工具,我们叫它‘地行者’。因为它在地上很平稳而且很快,这都是归功于反重力5装置的研究成功。它外表像一般装甲车或者坦克,自重五吨,可载重十吨,可悬浮离地从零到20米之间,最大时速为200公里,一次可行驶2000公里,以新式原子性材料为装甲,故自重才只有那么小,装甲厚度从三厘米到十厘米,但其强度却为相同厚度优质钢板的一百倍,所以世界上很难少有武器可以摧毁它,基地的地面防御力量都是改造过的地行者负责,报告主席我知道的全部说完了。”

几位领导对这个数据显然感到意外,这个不就是比坦克还坦克了么?跑的快,载得多,不怕打,还可越障碍,乖乖不得了。总理关心的显然是价格问题;“那么这个造价是多少,贵么?”驾驶员回答:“报告总理,这个具体价格我不知道,但听说和一辆主战坦克差不多。”总理显然对此回答很满意,点头不已。李部长就关心数量问题了:“那你们有多少这种地行者,多么?”“报告首长,据我所知,基地大概有五十辆左右,还有五辆是备用的,正放在仓库里。”国防部长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没有做什么表示。

在几个人的问答中,到达了记基地中心,一幢高达20层的建筑。严武早已在这里等候了,一群人走进了基地中心。

接下来就使察看成果了,在严武的带领下,大家一个个地参观了基地的建设和秘密研究成果,而总长对于停在一个机库内的一个飞行器也是颇感兴趣,在参观过程中问了严武。严武自豪地回答:“这个是杂货公司提供理论技术,然后双方研究人员共同努力的成果,命名为‘天行者’,是一种新概念战机,可称作是世界标准的第六代以上战机;它长三十米,高六米,翼展为二十三米,自重十八吨;全部采用原子性材料,同时以两台等离子压缩发动机为动力,单台推力450千牛,加力推力可达550千牛;因此巡航速度达到了五马赫,最大速度更是达到了6.5马赫,航程1.5万公里,升限为4.5万米;除了五吨的压缩燃料外另可载重二十吨,由于体积较大,故内部空间很大,所有武器均采用内置式,当然外面也有4个挂架;由于有如此巨大的推力,所以机动性是超前的,比现役的俄罗斯最新战机Su-37高了两个级数;在此过程中杂货公司研究人员有提供了可行性的隐形材料,虽然战绩体积庞大,但雷达反截面只有0.01左右,几乎可以说现今还没有哪个国家的雷达可以在十公里外探测到;当然造价是很贵的,试验机单价为两亿美元,估计量产后大约可降到单价1.2亿美元,现在基地只有两架试验机,就是说是没有装上攻击性武器的。”

总长和李部长眼睛都亮了起来,只有总理显示出心痛的样子,但他也不能说什么,这么好的战机只要两亿美元不到,已经很难的了。在压力下他同意拨款先购买十架。

这次的视察对中央的震动很大,他们几乎都怀疑自己是走进了一个梦境,那不就是他们愿望中的国家力量么?但这一切有让人们迷茫了,到底是什么让这一切发生的呢?是否有个力量在促进着这一切呢?

在回去的谈论会上,所有人都认为该看清这一切的关键,也就是吴伟的技术是哪里得来的,根据调查显示:在吴伟被辞退后不久,有个神秘人物接触过他,但不久就消失了,然后吴伟就开创了一个人类的奇迹。所以关键全在那个神秘的男子,但国安局的人员却怎么也查不出线索来,大家决定从吴伟那儿找答案了。

在领导视察不久的时候,即8月20号,吴伟被叫到了中南海主席办公室。面对着几大共和国最到军政领导,再笨他也知道了那一刻的来临了。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有意安排,昨晚林鹰告诉他只要主席他们问起,现在可以告诉真相了。所以早有准备的吴伟在其他人的静听钟交待了一切。在让吴伟回去后,几个领导又开始了谈论,目标是明确了,但该怎么做呢?最后还是用最平常的一招也是最管用的一招,就是把林鹰招来为国家工作,因为据吴伟了解林鹰是一个很爱国的人,时刻想着祖国的强大,所以才会向国家提供了那么多的技术。

不久林鹰也被带到了中南海主席办公室,还是那几个军政领导。当林鹰走进时,几个领导人还是很奇怪,因为无论怎么看,林鹰都是以各很普通的年轻人,只是个十几岁小孩子嘛,这也太意外了。

能在几位中央最大人物的注视下而面不改色的人恐怕全国也没有几个,而年轻的林鹰恰恰是其中之一。在大家沉默了近一分钟后,主席首先开口了,毕竟这次是大家第一次见面,而且谈的也是关乎大国家未来的大事,可不能像往常一样搞什么立威。“呵呵,这为就是吴伟经理口中的林鹰小朋友吧,我可以这么叫你么?”主席半开玩笑地问到。林鹰马上回答:“当然可以,我就是林鹰,我想今天主席把我叫来一定是因为杂货公司的事情吧?”

主席还是笑着说:“坐、先坐嘛,别见外,以后我可是要时常见你的呢。你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是因为这件事的,我们对这个非常关心,至于原因你也知道。”

“谢谢各位的信任,其实我一直在思考着该怎么让祖国强大起来,但我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今天我还是没有答案,所以我一直没有出现。之所以现在出现是因为我明白了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找出一个适合的道路,并不是在书房里就能做得到的。”

总理这时意外地插口了:“好,说的好,好一句‘实践找到道路’。我也叫你小朋友吧,说实在这几年中国的超速发展是离不开你的贡献的,所以我代表全国人民请求你一定要再辛苦了,你一定要答应啊!”

面对总理为国的真情流露,林鹰也为他感动,马上说:“请总理及各位领导放心,今天我来了就是表明心迹的,既然我有能力做出一些贡献,身为一个华夏子孙是义不容辞的,我现在请求主席给我任务,我保证一定服从,并且出色地完成。”

主席等的就是这句话,虽然中国一向以报国为最高目标,用它来衡量一个人的品格,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显然对于那些观念是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他还是很担心,真的不知道如果林鹰不答应,自己该怎么办。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他认为新的时代即将来临,而引领这个时代的恰是古老的华夏民族。他不禁为自己能见证这一天而激动。

情不自禁的主席走上前握住林鹰的手颤抖地说:“好,是个好男儿,我为中国有如此青年而自豪,要知道未来是你们,我们迟早要退的,现在只是为了给你们做好更坚实的基础。”

“我命令林鹰同志为中国‘新兴小组’的负责人,领上校军衔,具体事务我们会交待的,现在让我们在好好地讨论一下具体的工作方针和计划吧。”

兴奋得主席迫不待地召开了‘七人会议’(本来是六人的,现在加了个林鹰),这个会议在官方的纪录中没有出现过,但民间的学者一直认为是有这个会议的,而后来历届政府也没有发表任何说明,成了史学家的有一个激烈争论的话题,这也是当事者们所没预料到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